第二百九十三章 现在知道怕了?

    起笔,运笔,收笔……

    整个画符的过程我在脑海里演练了两边,放缓呼吸,鼓起勇气缓缓的握起狼毫笔。

    手指还是不可控制的微微颤抖,但我没有时间再犹豫了,只能硬着头皮将笔尖落在黄表纸上。

    糟了!

    明明已经在心里演练了好几遍,可是因为紧张下笔还是停顿了一下,我整个人顿时有些慌了起来。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我感觉手背一凉,一只宽大的手握住了我的手,牵引着我的手腕行云流水一般将一张驱邪符完整的呈现。

    虽然第一笔的停顿有些许的不足,但整体影响并不大,至少呈现的效果比我自己一个人画出来的要好很多。

    我被那只大手握着,就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紧张的情绪瞬间消散。

    “愣着干什么?还不换纸?”耳边响起阎墨大佬凉巴巴的声音。

    我反应过来,赶忙用另外一只手将画好的驱邪符抽到一边。

    阎墨此刻就贴在我的耳边,我整个人都被他的气息所笼罩,虽然他板着一张脸,显得很不情愿,但捏着我的手并没有停顿。

    “看本君干什么?看纸!”阎墨被我的视线看得有点不自在,不耐烦的提醒。

    “教了你几遍还是画得跟鬼画符似得,出去别说是本君教的你,本君丢不起这个人!”

    我喜滋滋的点点头,嘴角不由得上扬。

    不管他嘴上怎么嫌弃我,可只要他肯出手,就算骂我是大傻子我也乐意。

    阎墨快速的带着我画完第二张,轻哼一声:“蠢成这样还好意思笑!你可知道画这一张符至少会折你半年寿,等这一叠黄表纸画完,你大概也没几年好活的了。”

    “哈?一张就折寿半年?这么狠?”我惊住了,虽然刚才阎墨已经说了会折寿,可我也没想到竟然折这么多。

    林慕宇留下的这一叠黄表纸目测有四十多张,我一口气全画完的话岂不是就少了二十几年的寿命?

    我现在已经二十三,按照短寿的五十来算,折掉二十几年,那确实没几年好活的……

    难道我白娇娇这么快就要英年早逝?

    “怎么?现在知道怕了?”阎墨嗤笑,好像就等着看我受惊吓的反应,“你要是后悔还来得及。”

    我余光瞥见他嘴角的一丝笑意,眼珠骨溜溜的转了转道:“你,你别吓唬我!我想起来了,上次在地府的时候,生死簿上都没有我的名字,我根本没有阳寿可以折!”

    “我要是真的因为多画几张驱邪符就死翘翘,那你还有龙元的碎片没找到呢,你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

    阎墨声音清冷:“你这回倒是聪明起来了,难得难得……”

    我愣了一下,回味过来:“你耍我!”

    阎墨也不否认,瞄了我一眼道:“现在不紧张了?还不赶紧画?要不然你的林小师兄恐怕是要撑不住了。”

    哎呀!我一走神都忘了现在正是争分夺秒的时刻。

    不多,多亏了阎墨这一打岔,我心态确实放平了很多,就算阎墨不抓着我的手带着我写,我也能顺利的把一张驱邪符完整的画出来。

    而且,我越写越顺手,运笔也越发的娴熟,注意力更是高度集中。

    等一口气把所有的黄表纸都写完,我长长的舒了口气,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林慕宇,我画完了!”

    我站起来,赶紧把驱邪符给林慕宇送过去。

    林慕宇此时脸色很难看,貔貅也瘫软的趴在地上,显然力量已经透支。

    “干得不错!”林慕宇由衷的称赞了我一句,他跑过来一把拿过我手里的驱邪符,沉声道:“这里交给我,你快退出去!”

    在林慕宇拿走驱邪符的那一刻,我只觉得双腿一软,再也撑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原本这画符就很消耗画符之人的体力和精神力,我一口气画了四十多张,全凭意志力支撑着。

    这会儿任务完成,精神松懈,再也扛不住。

    “白娇娇!”林慕宇回头看了我一眼,很是担忧。

    但他自己的状态也好不到哪去,还要对付那些怨魂,根本无瑕顾及到我。

    不过,好在有阎墨大佬在我旁边镇守,那些怨魂即便看见了虚弱的我,也不敢贸然上前。

    “我,我没事,不用管我。”我不想成为林慕宇的负担,强挤出一丝笑对着他摆摆手。

    “那你自己小心!找机会先出去。”林慕宇说完,桃木剑舞动起来,另一只手捏着我画的驱邪符开始做法。

    驱邪符的威力确实很大,一张至少能击溃十多只怨魂,可那些怨魂数量太多,又极为凶悍,林慕宇就算有驱邪符护身也有些力不从心。

    我看着干着急,可又帮不上什么忙,目光不自觉的又转向了阎墨。

    阎墨双手抱着胳膊,早就看穿了我的心思,他轻哼一声凉巴巴道:“你这位林小师兄命硬的很,放心,他死不了。”

    话音刚落,我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白小姐!”

    这个声音,是王炎。

    他怎么来了?

    我心里一着急,赶忙回头,心说现在正是危险的时刻,他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普通人贸然跑进来这不是添乱吗?

    我跟林慕宇这会儿都自顾不暇,他要是被怨魂盯上了,谁顾得上他?

    可让我意外的是,他不是一个人来的。

    旁边还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沈秋!”看到一身白袍的沈秋出现在视线中,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从来没觉得他的身影这么伟岸过。

    沈秋没理会我,目光看着我旁边,我心中一惊。

    不会吧,沈秋看见阎墨了?

    但沈秋并没有说话,只是朝着那个方向微微点了点头,脸上充满了敬意。

    阎墨倒是没什么反应,表情平平淡淡,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

    我可不管他们之间是不是通过眼神在交流,赶紧对沈秋道:“你怎么现在才来?赶紧帮帮林慕宇吧,他快撑不住了。”

    沈秋这才把目光转向我,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抚道:“别慌,既然我来了,既不会让他有事。你跟着这位王先生先出去,剩下的交给我。”

    沈秋这句话等于是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我知道自己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于是点点头。

    王炎虽然没有阴阳眼,但是前面那么多怨魂聚集,半空中一团黑气,他肉眼就能看到。

    显然,他也感受到了这里阴冷的气场。

    “这,这里怎么回事?小宁呢?她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