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时,不远处一个身影朝着这边走来。

    随着这个身影的抵达,这倒是让其他人越看越是震惊。

    这些,到底是什么情况?

    倒是这一点,完全看的这些人有些始料未及。

    不过越是现在这样,其实在这里,沈轩则是一点点向着这边靠近。

    尚少海呢,眉头皱起。

    “到底是谁?”

    尚少海的这番话说着,此时沈轩呢,则是微微挑了挑眉。

    “刚才,你还一个劲的说这么多。”

    “现在,我不是来了吗?”

    随着沈轩的这番话说着,很显然,对待目前这些事情。

    其实对于沈轩而言,接下来下一步,到底打算怎么去解决掉。

    本身而言,这样的事情,其实倒是已经完全摆在这里了。

    而伴随着沈轩的这番话说出口,越是如此,其实在这里。

    沈轩现在,倒是完全没觉得会怎么样。

    “只是这样,其实来的还是完全都不够的。”

    “不过这种情况,我倒是觉得,其实还是差的很远。”

    当沈轩看着这边,沈轩则是很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随着沈轩的这番话说出口,这倒是让沈轩的面前,其他第一商会的人见状。

    恨不得把沈轩给碎尸万段才好。

    而尚少海呢,则是咬着牙:“哼,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

    “既然你诚心想要找死,那么接下来,我就直接成全你,给我上!”

    尚少海的这番话说出口,更是示意身边的那些人直接出手。

    越是现在这样,针对这些事情,接下来到底打算怎么处理掉。

    其他的事情,反倒是压根都没有什么可说的。

    而越是如此,其实对于目前这一点。

    他们大家的心里,倒是越看越是清晰明朗。

    而第一商会的其他人,也是纷纷不顾一切,快速的朝着这边冲了过去。

    “哈哈,这个家伙肯定是想要找死,否则又怎么可能会这么说呢?”

    “是啊,其实仔细想想的话,这一切倒是非常正确。”

    “别的事情,其实压根也没有什么可说的,既然事已至此,那么这一点,我倒是觉得咱们大家,这么做就对了。”

    当身边的那些人,纷纷不忘对着眼前说着。

    越是现在这样,其实针对这些事情,接下来到底打算怎么处理掉。

    本身而言,这些事情倒是来的,比他们大家所想象的还要棘手的多。

    而至于沈轩呢,则是完全不觉得会怎么样。

    “有意思了,只是现在你们,还打算这么继续耗下去吗?”

    这些事情,别的暂时不去说什么。

    但是在沈轩看起来,其实这一切,本身而言,还是完全有这个必要,应该就此做个了断。

    而看到眼前这些,此时的沈轩则是活动活动筋骨。

    甚至是打量着眼前开始,对于目前所期待的这些事情。

    到底应该怎么做,其实他们大家的心里,则是越看越是透彻的多。

    而沈轩呢,则是摆了摆手:“好了,大家可以出来了。”

    沈轩说完,大夏商会的那些人,则是迅速的抵达眼前。

    其实这件事,在他们大家看起来,本身就应该如此。

    毕竟这一点,从根本的程度上来说,倒是已经完全摆在这里。

    而至于沈轩本身,则是一边看着,一边不忘对着这边继续说下去。

    “好了,其实现在的话,这些事情并不重要。”

    “现在你们不是想要玩吗,那么就陪你们玩到底。”

    沈轩说着,大夏商会的那些人,也是纷纷不忘在这里说着。

    “是啊,说的没错,所以接下来,还有什么想要玩的吗?”

    “现在第一商会的经济,已经被我们给摧毁了,他们现在别无选择。”

    “所以还是咱们会长厉害啊,居然算无遗策,把这些全都预料在内了!”

    这下子,周围那些大夏商会的人,则是纷纷不忘在这里说着。

    毕竟接下来,这里的事情,不管怎么说,其实都已经完全摆在那里了。

    而至于在这边,尚少海呢,又怎么会看不出来这一点?

    但是到了这里,尚少海的心中,更是完全憋着一口气。

    “哼,该死的混蛋。”

    这下子,当尚少海的视线落在眼前,对于这一点。

    尚少海的心里,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接下来到底应该怎么做才好。

    不过越是现在这样,当尚少海看到这里。

    此时此刻,尚少海整个人的眉头微微皱起。

    这样的事情,别的暂且不去多说什么。

    但越是如此,其实在尚少海看到这里,尚少海本身,则是越发的感觉到非常不错。

    “有点意思了,不是想要继续玩下去吗,那么接下来,就尽管来吧!”

    反正这一切在尚少海看起来,其实都已经差不多了。

    所以尚少海现在,倒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熟悉的多。

    这里的事情,无论怎么说,其实现在来看,还是完全有这个必要,应该就此豁出去了才是关键。

    否则的话,现在不管怎么说,其实最后的结果,都是依旧的。

    而当尚少海看到这里,对待目前这些事情。

    尚少海的心里,倒是比任何人都要知道的更多。

    而只是如此,尚少海的脸上带着一丝说不出的狰狞。

    “哼,现在不是想要玩吗?”

    “既然事已至此,那么接下来,我就和你好好玩玩!”

    当尚少海看到这里,此时的他,甚至是已经完全吃定了这些。

    而在这里,尚少海一边打量着眼前,则是一边不忘继续往下说着。

    “只是现在,即便你们准备的再充分,其实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当尚少海看到这里,甚至是对待目前这些事情,倒是完全不在意那么多。

    而越是现在这样,这一点接下来到底打算怎么去解决掉。

    此时的尚少海,整个人则是越发得意。

    “沈轩,我知道你很厉害。”

    “而且,我也很佩服你的勇气。”

    尚少海说到这边,则是突然停顿了一下。

    而至于沈轩呢,则是很淡然。

    “所以呢,你这是打算对着我投降了吗?”

    当沈轩看到这里,很显然,对于目前这些事情。

    接下来到底打算怎么解决掉,别的事情,其实反倒是完全都不算什么。

    而且既然现在,已经完全打定主意要这么做下去了。

    那么别的问题,倒是暂且先不去说什么。

    尤其是现在开始,这些事情,其实对于沈轩而言,接下来到底怎么做,本身更是已经被预料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