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下山

    青阳市。

    火车站。

    炎热的夏天,包裹了整座城市,一缕温暖阳光,透过空气层,照射在一个青年身上。

    青年的穿着很简单,看起来非常的阳光、帅气、还有一股小白脸的气质。

    他穿着一件白色短袖衬衫,一条休闲打洞的牛仔裤,脚底是一双整洁而不失潮流的白鞋。

    五官精致,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眸子透有清澈的明亮。

    此时,火车站人流涌动,大包小包的人急冲冲的行去。

    而陈天也不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师傅留给自己的纸,纸上有个地址,还有一串电话。

    师傅说下山后按照纸上的地址找过去,哪里会有想要的答案。

    当一位短发美女经过陈天身边时,带来一股清香,这让陈天不由得抬头瞧了瞧前方。

    “好漂亮的背影,嘿嘿,没想到老头子果然没有骗我!!”

    陈天心中念叨,眼睛却被前面少女给吸引着。

    少女的打扮也是青春靓丽,她的短发刚好是在白皙光泽的脖子处,一件学生装,佩戴灰白的超短裙。

    一双白色袜子包裹着精致细腻的小腿,脚上是一双黑色的皮鞋。

    陈天从小被师傅抚养长大,一直住在山上,这十八年来,从未出山。

    也没有见过什么美女,所以他对漂亮的美女很是欣赏,和好奇。

    这次下山,也是为了师傅的一个任务而来,要不是师傅老人家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启蒙拐骗,带诱惑,说城市里有很多美女和好玩的东西。

    要不然陈天也不会下山,没想到刚到这座城市就能见到一个美女,这让陈天很是开心。

    要不然,他根本不知道城市里的灯光景色。

    其实,陈天也非常想下山的,只不过见师傅老人家,最近几年身体越来越差,想等师傅身体好些后,再下山闯荡一番也不迟。

    只可惜,师傅说有个任务必须要自己去完成,还扯出一堆理由来,让自己走,没办法才顺了师傅的愿。

    “美女!”

    陈天只想找前面的美女打听一下位置,所以直接对前面的美女喊了起来。

    当少女听有人在喊话时,也是愣了一下,左右望了望,还以为在喊自己呢,发现没人,自顾自的又走了起来。

    嗨嗨,陈天咳嗽了一声,快速走到少女的身边的时候,突然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如何去打招呼了。

    摸了摸后脑勺,用一副笑脸说道:“美女,你真好看!”

    师傅说撩妹,一定要掌握技巧,就比如多多夸赞美女好看的话语。

    所以陈天也不知道想什么方法夸赞少女的话好。

    “你是在叫我吗?”少女单纯的用手指了指自己,狐疑不解的问到,俏脸上还有一丝丝的羞涩。

    “是啊,美女你好漂亮!”陈天露出一口白牙笑了笑道。

    一开始,还没仔细的去看,现在四目相对,把面前的少女看的清清楚楚,还有一种肆无忌惮的味道。

    那羞红的小脸蛋,还有那对睁大不可思议的美眸,一眨不眨的样子真可爱。

    可当,陈天越看越是不对,从少女的脸上可以看出,一开始她还是单纯好奇,直到害羞和愤怒。

    当然,对于陈天来说,这也是一种好奇,越看越是好看,所以就光明正大了一点。

    此时,他还发觉少女的情绪波动正在转变,一直看个眉来眼去,左右打量个没完。

    这让陈天不由的有些心动了起来,想捏捏美女是个啥样。

    想到这里,也没有拖泥带水,用手直接就捏住少女的一边脸蛋,还特意望外边拽了拽。

    闻言,少女越发的愤怒的起来,她见过无耻的,却没见过这么大胆无耻,流氓的人。

    在公共场所尽然还用手捏住了自己的一边脸,还特意往外拽,这让少女的心情暴怒无比,越发觉得这是一个流氓。

    想到这里,不由得让她皱起了眉,待会儿绝对要好好教训这个流氓,让他也知道自己的厉害才对。

    陈天,没有多想少女的情绪波动,依然还在,不知死活的拽了拽,他觉得一边脸拽的不过瘾。

    又用了另外一只手,往另外一边俏脸上,捏了过去。

    嗯,挺细嫩,挺柔软,主要是有一丝弹性,跟自己的脸也好不到哪去,只是要比自己的脸白皙光滑,细腻了点而已。

    难怪师傅说,女人的皮肤如凝脂,肌骨如冰玉,果然老头子没有骗自己。

    证明了这一切后,刚想好好夸赞夸赞少女几句。

    “啪!”

    只见少女的出手动手,也极其快速,那双魅力带有羞涩的眼睛,不再是羞涩,而是厌恶和锐利,还有一丝寒芒。

    目光精准直接朝着陈天的脸打的过去。

    陈天还在沉静,思考着如何夸赞少女的句子,发现少女出手时,已经晚了,小手已经打了过来,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清脆的巴掌响起,陈天这才知道被打了。

    还不知道理所然的他,想找少女理论一下为啥要打自己?却听到少女的厌恶之声。

    “流氓!”

    “谁是流氓?”陈天不解?

    听到陈天耍无赖,越想越气,一个莫名的少年莫名捏住自己的俏脸,还说不是流氓?

    少女咬牙切齿,恶狠狠的道:“混蛋,流氓,耍流氓还想抵赖不成?”

    “喂喂喂,我只不过捏了一下你的脸而已,要不要被你说的那么可恶啊!”陈天辩解说道。

    “哼,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本小姐就不叫周晓茜!”少女闻言,气急,从小长大,只有自己的家人捏过自己脸,还从来没有男孩子主动伸手捏过自己的脸。

    现在还有些隐隐作痛的感觉,这让她一发不可收拾。

    周晓茜恼怒道:“接招!”

    对于一个学过散打的女孩子来说,发飙的样子,就连动物园的老虎看到都怕,何况是个流氓呢?

    “嗨嗨,美女别以上来就动手动脚啊,你不知道男人动口不动手啊!”陈天连忙躲避。

    “无耻!”周晓茜冷哼一声,一手左勾拳就打了过来。

    陈天,左右往后躲避,一边躲开拳脚的公式,一脸的无辜道:“美女,要不我也给你捏捏行不,你可别动手了好不好!”

    听到这个无赖的话,越想来越气,尽然还敢调戏自己,难不成他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状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