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五】

    ……

    暂时脱离战场的左小多只感觉自己从头到脚,都在接受一种莫名的灌输。

    浑身经脉,在被这股庞然灵气时刻冲刷,连灵魂,神识,也都在蜕变,在脱胎换骨。

    灭空塔中,世界成就雏形,地火水风,尽皆具现,无数的山峦大海,纷呈涌现……

    天空不断的越来越高,一直到了无法看到尽头……

    大地也越来越厚,尽载万物……

    天空中多了密密麻麻难以数计的星辰……

    无数的道韵,点滴滋生,不断在空中旋转,在大地流转……

    自己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都在不断地增长能量……

    甚至连头发……都感觉那种由内而外的脱胎换骨……

    “太慢了……再快些,还要再快些……啊啊啊……”

    左小多心中疯狂的呐喊着,催促着。

    灭空塔内,世界雏形终立,格局底定,一切的一切都因而疯狂地颤抖着,动荡着,扩大着……

    消失了执念,完成了宿命任务的灭空塔……这一刻的变化乃是无限恐怖的。

    进境也是瞬间天翻地覆,沧海桑田。

    原本的高山被推平,原本的平地化作了海洋,原本的稀疏的树林子,狂猛扩张,一棵棵小树,如同吹气球一般长大,长粗……

    逐渐变成三人合抱,五人合抱……

    树干高耸入云。

    森林密密麻麻,一望无际,远远的延伸出去……似乎一直到世界的尽头……

    无数的悬崖,无数的峭壁,无数的高山,无数的湖泊,无数的海水,无数的……

    甚至还有雪山,还有冰河,还有……

    还有一些似乎是从无到有的生灵,骤然出现……

    有飞禽走兽,有……

    左小多感觉自己整个精神,所有修为,都在随同世界的扩张而扩张……

    他颤抖着,振奋着,迷失着……

    如同在做一场稀奇古怪荒诞离奇却有绝对真实的梦。

    他焦急的想着,快醒来!

    快点醒来!

    外面战斗很危急!

    他不断的催促着……心急如焚。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或者是一瞬,或者是一时,或者是一世,终于终于,终于停止……

    左小多只感觉自己的灵魂呈现的那股子天翻地覆的悸动,也已经消失了。

    浑身骤然一阵轻松!

    猛地睁开眼睛,甚至来不及去感受身体的具体变化,修为的进境程度。

    他第一时间就召唤出来了九九猫猫锤,一声怒吼,急疾冲进了战圈。

    动念之间,神识扫过,照看战场局势。

    己方众人尽皆摇摇欲坠,无论妖皇妖后东皇亦或者左长路夫妇,尽都是一边吐血,一边战斗,勉力维系,全然不顾口鼻五官七窍中不间断流出来的鲜血……

    那是内腑已经遭受严重震荡,受了极端内伤的迹象。

    形势已经危急到了极点!

    所有人都只是用意志力在撑着……

    就在左小多冲上去的这一刻,道祖狠戾一掌横扫,众人竭力抵挡时,突然一掌化作七掌,好似穿花绕树一般的穿插而出。

    吴雨婷一声闷哼,早被一巴掌拍在肩头,咔嚓嚓的整个肩头尽被拍碎,断线风筝也似地飞了出去。

    “妈!”

    左小多一声大叫,飞身抢前一步接住吴雨婷,迅速塞了一颗丹药进口,随即就是举着大锤,冲入战圈。

    心念甫动之瞬,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去到了道祖的上空位置!

    空前狂猛的气势,直轰道祖,犹有一股混杂了极尽柔和的力道,将众人尽皆轻柔的推送了出去,顺便还甩出去两瓶丹药在左小念怀里。

    正是九转金丹。

    随着轰的一声脆响,九九猫猫锤俨如雷霆闪电,瞬时衍化成为滔滔雷海,在道祖头顶之上极速凝聚,旋即便如雷河倾泄,雷光电流极尽倾盆。

    一时间,整个空间方圆百丈之地,尽是左小多的九九猫猫锤生成的黑白之色!

    一个一个的道韵流转,化作了雷霆风暴,无限嚣狂。

    而这样的道蕴,竟然是完全陌生的道韵!

    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道韵。

    眼见空前猛袭来临,道祖手中首现一口神锋,剑身清亮如水,样式古朴,却又自然而然夹杂着一股子君临天下,威赫寰宇的气势。

    似乎一剑既出,整个空间的所有生灵,无任山河湖海,尽要低头膜拜,臣服无地!

    “剑名纯钧。”

    道祖淡淡道:“已经是十万元会,未曾显著人间。”

    剑身不过一晃,已然幻化千万道寒光,每一道剑光,都精确的抵敌一锤,竟无疏漏!

    但见左小多半步不退,分毫不让,强势争锋!

    左小多此际只感觉浑身修为,如同要把自己身体撑爆了一般,经脉到现在还在不断地容纳涌进来的灵气,还在不断的扩张,还在不断地变强,有余未尽,绵绵不绝。

    是时,左小多大吼一声:“什么剑能比得上我的猫猫锤!”

    道祖注目于那两柄大锤,亲身感受着这两柄大锤雷霆万钧的重击,脸上肌肉赫然出现了一些抽搐,眼神中也流动有莫名的神色。

    一如之前,洪水大巫听到这两把锤名字时候的表情一般。

    如此神器!

    即便与纯钧剑这等绝世神锋硬碰硬也是丝毫不落下风,甚至还有占据主动之势,反向压制纯钧剑的逆天神兵!

    居然就叫这么个名字!

    你不会取名字,就不取名字好不好?

    平白糟蹋了这等神器的格局格调!

    碰撞时刻不停,两人间的大战也呈现出越来越见激烈的氛围。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甫一上手就显现出实力突飞猛进的左小多,在与道祖持续对战中,修为实力仍在突飞猛进,随着时间的持续,竟是越来越见威猛起来。

    从一开始的并不熟练,不怎么圆融,渐渐攀升到了圆满大成之中!

    好似根基不稳,境界不固,招法套路难以于骤然猛进的修为相匹配,却在持续的战斗中令到一切尽归圆融,不过片刻光景,无论根基境界招法,皆好似沉淀磨砺了数百年数千年数万年,圆融无缺!

    战况也从一开始的落在下风苦苦支撑,到一点点的扳回局面,再到稍落下风,却有攻有守,及至平分秋色……

    左小多的进步之速,快到了让人瞠目结舌、不敢置信的地步。

    这种“亲眼见证了奇迹的发生”的微妙感觉,让所有人都感觉眼前所见荒谬绝伦,却又真实不虚。

    从来不知道,一个人修行精进的速度与幅度,竟然是可以这么快,这么的大!

    看着现在正与道祖鏖战丝毫不落下风的左小多,大家都感觉自己的三观被颠覆了。

    或者说,早就被颠覆了!

    左小多入道修行一共才几多岁月?

    若以人世时间计算,一共才二十多个年头,纵使有灭空塔的时间流速变异,一日千日,一年千年,全数算下来也就不过数千年岁月,可他今时今日的修为,却已经与横亘无数岁月的道祖,天地第一人比肩,这岂止是奇迹,该当说是神迹,神话,超神话……

    左小多的力量还在不断地增大,修为也在不断加深,现在他的状态,就像是一个大海,还时刻有长江大河的水量以汹涌澎湃之势,源源注入,不断为大海增强底蕴!

    还要是越来越见汹涌澎湃,越来越见怒潮倾天。

    锤与剑碰撞声仍旧绵密,可道祖的身躯,竟自出现了很明显的颤抖,脸上神色,更是空前的凝重了起来。

    时间不多了!

    众人都是眼力过人之辈,尽都看出来了,左小多的攻击,道祖还有足够的撑持之力,虽然现在看去,现在是左小多转据了上风,但要说能在短时间内击败道祖,仍旧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以目前这般态势持续下去,双方势均力敌,再有个三天三夜未必可以分出胜负。

    但是,封锁这片空间的力量,却已经只剩下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上限了!

    太极图所给出的一个小时时限,即将过去!

    一旦道祖恢复了跟外界的空间的联系,左小多纵然成就了一方世界之主,奈何时日尚浅,仍是无济于事!

    因为摆脱桎梏的道祖可以调动整个祖地世界的力量威能,那是超乎左小多力量上限的威能级数!

    一念至此,刚刚才休息了两分钟,略略恢复些许元气的左长路与吴雨婷还有左小念齐齐迈出一步。

    同一时间里,妖皇妖后还有东皇,妖族三大巨头,亦是齐齐踏出一步。

    洪水与四大祖巫也是不差分毫的上前一步。

    十一位绝世高手的气势,连成一气,联袂合力,乍然涌动而出。

    气机牵引之下,便是道祖也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精力,来留意他们的动静。

    现在却不是刚才,情势已经是大大的不同了——

    刚才可以不在乎,可以无视,因为刚才的攻击对于自己来说,全无什么威胁可言,自然可以游刃有余,信手拈来。

    但是现在,有左小多这等足堪匹敌自己的对手存在正面牵制住自己,情况可谓空前恶劣。

    再加上彼端这些个足够份量的敌人,岂止是雪上加霜,简直是岌岌可危。

    如何能不注意?

    左小多越打觉体内灵气越见沸腾,一时间竟生出意气风发的感慨。

    但同样还有忍不住的焦急。

    因为他自己同样清楚,这样是分不出胜负来的,这样相持下去己方就完了。

    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按照现在的战况来看,哪怕是父母等人也都入战、参与围攻的话,时间,也是断断不够用的!

    现在时限已经过去了五十一分钟,还有最后的九分钟,这片桎梏空间就会失效!

    到那时候,人人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灭空塔空间里,还有小小,云中虎,白云朵,和朱厌。

    小小和白云朵夫妇现在这种时候出来,非但不会起到奇兵的作用,只会白白赔上两条性命而已!

    至于朱厌……

    左小多思量再三终于还是决定叫其出来助阵。

    并不是说朱厌的修为,就比白云朵夫妇和小小强很多,足以改写战局,而是……左小多感觉,朱厌有一种战略作用,能够发挥的作用,或者超乎想象……

    这是一次赌博,但迄今为止,用朱厌为赌注的赌博,每次都是己方获得胜利!

    这事儿,玄归玄,但结果如是,不能不承认。

    最起码的,朱厌的精神威慑效果是足够强的!

    有鉴于此,左小多心念一动。

    “呜呀呀呀……”

    朱厌手举狼牙棒,嗷嗷嚎叫着冲了出来。

    厄运之毒,俨如一只犀利毒箭,威势射向道祖。

    砰!

    道祖随手一掌就将之打飞,脸色平静无波,没有任何变化,好似全不在意。

    然而其眼底深处,却是蓦地闪烁一下。

    这个倒霉玩意儿,怎么也在这里!

    当初就是这个王八蛋,突然出现,令到完整的造化盘,就只剩下了一点核心……亦是造化玉碟的由来……

    这就是一个开天辟地,古往今来最大的扫把星!

    厄运之兽!

    谁见了他都没好事儿,没有例外!

    在这等决定世界的大战中居然遇到这个玩意儿……真不吉利!

    道祖心里有点嘀咕。

    随着众人的一拥而上,战局倾斜持续偏移,彻底扭转。

    道祖被众人联手,死死地压落到了下风。

    这还是其他人与左小多的实力,呈现出太太大的断层,而左小多又是因为意外,骤然提升的修为实力,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提前演练之说,彼此之间的配合脱节多多。

    道祖虽然被逼落到下风,却还不至于完全没有还手之力,负隅顽抗,始终力保不失。

    时间一点点过去,众人愈发焦躁起来。

    时间,快不够用了。

    还有最后的六分钟。

    虽然高手决战,胜负只在瞬间,但修为实力去到道祖这种不死不灭级数的强者,却又岂是瞬间就能解决的!

    随着时间的点滴逝去,道祖愈发习惯适应起来,转为寻找众人配合之中的漏洞,借机反扑。

    刷刷刷……

    十几道影子陡然从道祖身上闪现,飞袭众人。

    而他的真身,则是一步跨越空间,径自来到李成龙的面前,一把掐向了李成龙的咽喉。

    这一击,势在必得!

    这一瞬,道祖有十足的把握,这个家伙,在自己这一击之下,必死无疑!

    他之心下早有盘算,此役的最大难点关窍所在,并不是左小多的骤然实力增长,而是李成龙这家伙的总控全局!

    正是他的操盘指挥,弥补了众人之间的实力断点!

    要不然,现在早就应该有人死亡了!这货的指挥太精准了。

    必须要将这家伙尽速干掉!

    一只手,瞬间抓到李成龙的咽喉。

    李成龙怒吼一声,想要招架,却已经来不及了。

    道祖的来袭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太疾了!

    “肿肿!!!”

    即便是左小多,变生肘腋之间,也已经完全来不及救援了,正自心底一片冰凉的当口……

    一支箭,以更加出人意表,更加突兀的态势,自高空中撕裂空间,将整整从天到地的滚筒空间,尽数化作了恒久湮灭的空间黑洞!

    皮一宝!

    自从开战到现在为止,从来没有出手过的皮一宝,终于出手了!

    面对道祖这种存在,皮一宝这一出手,便是集中自己所有的灵魂神识之力,毕生的极限修为……因为他知道,自己只有出这一箭的机会!

    非关针对道祖,再无第二次机会,更因为,他这一箭之后,再无战力!

    所以皮一宝一直都在等这个机会,唯恐错漏。

    他静静的站在虚空,纵使下面战局惨烈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仍旧没有出手!

    他眼看着自己这边的高手牺牲,也从没出手过!

    因为他感觉,那不是机会。

    在之前道祖的六道分身鏖战的时候,皮一宝压根就没动,连运功都没有。

    他感觉到出手无用。

    但是现在,他终于出手!

    机会到了!

    甚至这一次出手,也不是为了救援李成龙!

    而是……真正的……时机合适!

    道祖以分身逼开了其他人,真身冲向李成龙,针对目标纯然,直接到了极点,效果毋庸置疑,

    然而这番动作的过程始终,亦是明显太过。

    这记势在必得的一击,再不会有中途偏移!

    所以在这个时候,皮一宝一箭集中了全部灵魂神识修为……贯顶而下!

    这一箭的速度,超越了一切的一切,甚至超过了左小多,超过全力施为的道祖!

    一箭既出,空中的皮一宝就此再无没有半点力量在身,好似纸片一样的无力飘落。若是无人接住,他甚至能就这么一头摔死。

    因为他整个人,现在实实在在的,比空壳还空壳。

    一年之内,这样的一箭,他再也做不到第二次!

    道祖的手指头,已经感觉到了李成龙脖颈的温度,蓦地头顶一凉。

    咻!

    一箭自天灵盖位置直穿而落!

    倚着修者危机本能,他的身子本能的往后一仰,但这一箭,却早已经进入了他的头颅!

    这一刻的所衍生的痛苦,堪称是前所未有,直若灵魂分裂一般。

    纵然是道祖的心性,仍旧忍不住仰天嘶吼!

    李成龙浑然不知自己为什么能够死里逃生,却以惊人反应一个懒驴打滚,一溜烟的躲出去十丈余,却兀自感觉喉头凉嗖嗖的……

    皮一宝的终极之箭足足三尺长,此际直插入道祖头颅一尺有余,却是开战以来,己方首度重创道祖真身,前所未有的重创!

    道祖痛不欲生,脚下的庆云尽数消失,全部都集中在头上,意欲迅速回复。

    突然再发一声嘶吼……浑厚的修为裹住伤患之处,一支箭从脑袋上倒冲而出,混杂着红白血浆。

    冲向天空!

    道祖的脸色,登时又更苍白了几分。

    这一箭,居然将他所有的预留潜力,尽数消耗得一干二净!

    而且依然是受了重伤……

    此刻的恨意,自是无与伦比,怒愤填膺!

    偏偏直到此刻,仍旧不知道为何会有这一箭,为何会有一个敌人并不在自己的感知之下!?

    一眼照看,一眼看到彼端好似枯败落叶飘零的皮一宝,什么修为一眼可见——半圣!

    竟然只是一位半圣!

    道祖恨极怒极之余,疑惑更添三分!

    半圣修者固然是当世修者顶峰层次,也确实有机会可以伤到自己,但说到重创自己,至少要包含三重因素,缺一不可!

    其一,自己不知道此人的存在,由始至终都不曾察觉,这样的人,可能存在吗?

    其二,想要伤到自己,对方需要将毕生修为实力,还有生命神魂尽数融汇到一击之间,如此才能达到伤损自己道体的级数!

    其三,就算满足了以上两点,半圣修者的极端爆发,出乎意料的一击,也就只是能够伤到自己,并不能达成重创,因为只得一己之力,突破自己的护身元气之余,还能剩下几分,纵然伤损,不过皮肉之伤!

    可是,刚才自己逼出数道分身,强推除李成龙之外的所有敌众,更欲一击必杀,不留余地,催动了全力,令到自身护御之力直落最低点……却等同反向帮手,帮那箭手达成了第三项能够重创自己的要素,这……真他么的了!

    到了到了,筹谋算计一番,最终被算计的反而是我自己!

    可是……最最不能理解的是……这个混蛋,为什么连半点气息也没有?

    这世界上居然真有这种没有半点存在感的人!?

    随着道祖意外重创,耗尽了预留的所有潜力,战事氛围也越来越残酷起来。

    众人不断的攻击,道祖的反击,也是越来越狠辣,举手投足,尽是致死杀招……

    时间一点点过去,道祖还在支撑着,苦苦支撑……

    他必须得支撑,一旦支撑不了,这一场清天劫,自己依然是败了。

    撑住!

    而桎梏时间,就只剩下最后三分钟了!

    没时间了!

    众人都已经意识到,即便是多了皮一宝的意外一箭,令到希望曙光乍现,但想要当真获胜,恐怕仍旧需要付出庞大的代价——

    生命!

    洪水大巫眼中神色陡然变得幽深,他在不动声色的避开与其他人的距离,同时暗暗提聚修为,松动神识锁定……

    那是自爆的准备……

    帝江天吴两位祖巫也自脚下微妙挪动着……

    左长路神情闪烁,往一侧悄然移动,不显山不露水……

    但他的这一举动,尽皆落在吴雨婷的眼中,左妈没有阻止,而是选择同步向着另一侧挪动,幽冥寂寞,我怎会让你孤身独走,注定魂走九泉,也一定有我的相伴……

    场外,游星辰扫过左长路的脸,多少年的老朋友老兄弟了,他岂会看不出左长路的意图……

    随着一声狂啸,东皇正待扑身抢上的一瞬间,一道身影,竟比他更快,快到越过了他。

    东皇想的很简单,大哥大嫂伉俪情深,任一则损,另一位也不会独活。

    自己光棍儿一个,死了也就死了,总比让他俩任何一个出问题来得便宜!

    所以东皇早早就做好了准备。

    但是,比他准备更早的,发作更快的,却是鲲鹏妖师。

    这么多年的君臣相处下来,鲲鹏妖师这世人最最佩服的,莫过于东皇陛下,最最心怀感激的人,同样也是东皇!

    甚至还要超过了对妖皇的敬畏。

    他与东皇,亦师亦友,彼此了解甚深。

    这种情况昭然,已经透彻得很了,必须要有人牺牲,才有可能达成既定目标。

    他更因此得到一个肯定的结论,首先牺牲赴死的人,一定是东皇!

    必然是他!

    因为东皇就是这个脾气,行事向来就是这样的风格。

    东皇决不会允许自己的哥嫂死在自己前面!

    所以鲲鹏在发现了东皇的细微动作之后,二话不说,第一时间燃烧了自己的灵魂,燃烧了自己的潜力,神识,燃烧了所有的一切,鼓动此生最快的速度,一声不吭的飞了起来,冲了过去!

    越过了东皇,冲到在了东皇的前面。

    妖族可以无鲲鹏,但不可以没有东皇!

    若是可以选择的话,当然是由我赴死,保全东皇陛下!

    他心里这样想着,却并没有喊出来。

    因为他知道,如果喊出来的话,东皇就绝对不会放任自己去死。

    纵然自己抢先了一步,他仍旧还是会阻止,明知是徒劳的尝试,仍旧尝试。

    所以鲲鹏妖师直接来了一个无声的抢先,抢先东皇一步,直面道祖!

    轰然一声,燃烧灵魂的湛蓝色火焰,化作了一道蓝色流光,掠过了众人之间,径自扑进了左小多与道祖的战局之中,冲向道祖,在冲的过程中,发动了最极端的自爆!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鲲鹏知道,道祖在经历之前的偷袭一箭后,一门心思顽固防护,意图拖过最后的一点时限,将自身超过七成以上的力量都用于护御,凭自己一己之力是万万冲不过去的,想要过去抱住道祖再自爆,根本就是妄想!

    或许修为更胜一筹的东皇能可能做到,但是自己,却是万万做不到的!

    随着轰然一声爆响,浓烟四起之瞬。

    左长路和吴雨婷已经准备冲了。

    因为两人知道,只是凭着鲲鹏妖师自爆,是炸不死道祖的。

    但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两道身影,间不容发的冲了进去,冲进了自爆的粉碎空间之中。

    这两人亦是一言不发,甚至都没有让人看清自己是谁,就已经冲了进去!

    两人并肩携手,燃烧灵魂,燃烧潜力,燃烧神识,燃烧所有的一切,疾冲道祖,冲向正被鲲鹏自爆炸得踉跄后退的道祖。

    又是轰然一声巨响——

    游星辰!

    泪长天!

    这两位护卫人族数万年的前辈,人族顶峰,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赴死自爆了!

    虽然他们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他们的意思,却是谁都明白。

    妖族巫族有赴死之英雄烈士,难道人族便无勇魄之人吗?

    左长路和吴雨婷都已经做好了自爆的准备。

    但是左长路不能死!吴雨婷不能死!

    索性就由我们来!

    他们比我要重要得多,而我……早已经生无可恋。

    若是老左夫妇有任何一人自爆,左小多和左小念小两口只怕就要心念大崩溃,那样,才是人类末日!

    既然如此,那就由我来!

    这是游星辰!

    女儿不能死,女婿当然也不能死,老大更不能死,外孙和外孙媳妇,当然更加不能死!

    如果咱们一家,必须要有一人牺牲来换取胜利的话,舍我其谁?

    这是泪长天。

    在看到左长路吴雨婷隐秘小动作的时候,泪长天迅速做出了主意。

    事实上,他早在此之前,就已经打算好了牺牲赴死准备……

    对于自己此刻的陨落,泪长天心里不独没有遗憾,反而还有几分兴奋。

    老大,这次你没抢过我……桀桀桀……

    接连三人自爆!

    一妖两人的豁命赴死,舍生破敌,道祖浑身上下血肉淋漓,脸上也多了一道一道的伤口,触目惊心。

    然而他的受伤程度,实在算不得多严重。

    所有伤势全加起来,都不如之前皮一宝那一箭所造成的伤损严重!

    不独因为他将七成以上的修为威能都用于护御自身,更因为——在他的身前,浮现出来的一个飘飘悠悠的葫芦。

    紫葫芦!

    纯然紫色的葫芦,神秘且高贵!

    只是这颗紫色葫芦,因为承受了三大顶峰强者的极端自爆,亦告不堪重负,遍体龟裂,千疮百孔,一个勉强维持人形的小娃儿,奄奄一息,仿佛随时都要一命呜呼的款。

    吴雨婷与左长路齐声悲愤大叫:“混账!谁让你们去的!”

    左小多悲愤至极,大锤狂舞,奋力前冲。

    随着刷的一声轻响,以紫金葫芦为首的八个葫芦齐齐而现,恍如虚空挪移一般的移动过去,将残破度去到了九成的紫葫芦包围住,然后九个葫芦一起不见了……

    帮助道祖顶过三大顶峰自爆的紫葫芦,赫然是所有葫芦的老大;亦是道祖保留已久的底牌之一,从开战到如今,一直都没有出现。

    紫葫芦乃是众葫芦的老大,威能级数更超侪辈,再加上得到道祖亿万年精心淬炼,所蕴威能之巨,便是等闲准圣,也未必能当葫芦一击!

    正是知道这点,纵使战况如何危急,左小多也始终没有催动一众葫芦助战。

    蓦然动用葫芦助战的结果,很大机会就是道祖收走所有葫芦,令到局势急转直下,一发而不可收拾!

    而今……道祖身陷三大顶峰的先后自爆,被迫用上紫葫芦自保,虽然成功逃过一劫,却也令紫葫芦承受重创,威能百不余一,被一众葫芦裹挟,转回灭空塔空间,至此,原本绝无望重聚的九大先天葫芦,终于齐聚了!

    眼见三大顶峰陨灭,痛不欲生的左小多一连疯狂舞动数百锤,砸得道祖东倒西歪,形象尽失。

    但道祖身上的破破烂烂伤口,却在逐渐地蠕动着,恢复。

    三人的自爆威能,威力毋庸置疑,但超过七成以上的自爆威能都由紫葫芦承受,再加上他们的层次距离道祖毕竟太远,虽然成功令到道祖更添伤损,但伤势并不沉重,反而点滴好转。

    众人眼见道祖遍体鳞伤渐渐好转的时候……

    帝江祖巫一跃而出,他之眼中,唯有无地自容。

    他曾是那么的相信道祖。

    他为了道祖会不会做这件事,几乎与所有人翻脸。

    但是他错了!

    帝江祖巫只感觉,自己实在是太傻了。

    “老大,我来!”天吴祖巫咬牙一把拉住帝江祖巫。

    帝江哼了一声,道:“你们都不精擅空间之力,此时此刻必须动用到最高段位的空间之力才有可能束缚住他,否则,自爆再多,也只是让他更多受伤,以他的修为境界,很快就能恢复……而且现在时间无多,想要功成,必须动用极端之法!”

    听到这句话,让正要冲出去的洪水大巫也愣了一下。

    是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所谓牺牲赴死就毫无意义了。

    “你怎么不早说!”东皇大怒道。

    早说的话,鲲鹏岂非就不用死?

    帝江祖巫冷漠的说道:“你道动用最高段位的空间之力不需要任何的准备蓄势的吗?我正在做准备的时候……你们就冲上去了……而且,就算我早说了,也制止不了的。你们自己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他这句话倒是没说错。

    这三人严格意义来说,固然不乏想要以自己一命博取杀死道祖去的机会,但他们更知道自己的这一搏希望渺茫,他们真正的目的,更多的是不让自己在意的人死。

    基于这个意向,若是能杀死道祖自然最好,但若是杀不死……也就杀不死了。

    自己先一步自爆,总比自己在意的人,冲上去豁命的好!

    若是预想成真,才是追悔莫及,遗憾终生。

    蓄势已足的帝江祖巫闪身而出,一代祖巫亦如之前三人一般的整副身心的燃烧起来!

    更兼祖巫秘法的加成之下,帝江的整体实力,比之正常情况足足强横了三倍!

    一闪之下,已经置身于战局之中。

    空间之力,最大限度拼命发动!

    不已道祖却好似早就预料到帝江会由此动作一般,整个人突然化作了星辰点点,又好似水流一般,在整个空间里,四处飘飞,四处荡漾,可说无处不在,却又处处不在……

    “帝江,你休想!”

    天吴祖巫眼见这一幕,红着眼睛冲了上来……

    “老大!好兄弟,一世人,一起走吧!”

    又有一声轻轻叹息响动,一个白衣女子,悄然出现在道祖身后,伸手一点——

    原本被空间之力充斥的空间再生一遍,陡然凝实,道祖四面流淌的身形,竟也为之定住!

    来人躬身行礼,俏脸上尽是悲戚之色:“两位哥哥,一路走好!”

    竟是后土祖巫悄然来到,插手此役!

    这位身化轮回的巫族往昔大能,曾说过自己绝不会再染指红尘事。

    但是今日一战,她竟然还是来了,更出手入战,遏制道祖。

    “哈哈哈哈……”帝江与天吴大笑:“多谢妹子援手!”

    两位祖巫凑在一起,乘势而动,将所有力量威能尽数化作死亡旋风,将这片被后土祖巫凝结的空间,尽数卷入自己身体里,然后……轰然自爆!

    轰!

    豪迈的大笑声,分明还在耳边回荡,震撼宇宙的爆炸却已经空前响动。

    轰的一声爆响,所有人尽都被这股空前判然的爆炸力量,强行推出去数千丈!

    中心的一应空间,尽数被爆炸成了黑洞!

    然而两大祖巫,此际已经彻底消失,不存于世。

    距离爆炸最近的几人,终究不免承受部分冲击余波,口中汨汨鲜血流淌,耳朵里满是轰隆隆一片。

    众人都是眼眶通红。

    前后不足百息的时间里,五大高手先后自爆!

    这等惨烈,直是让人痛彻心扉!

    但是现在,还不是表现悲恸的时候。

    在这样的极端自爆之下,道祖,还在么?

    如果这样还能不死的话……

    就在众人心中嘀咕的时候,赫然发现,就在那爆炸的中心点……

    就在那所有空间都还没恢复的黑洞之中……

    竟有一片微弱的亮光,闪烁不定。

    渐渐的……一道残破的身影,自微弱亮光中悄然浮现……

    是道祖!

    他此刻形容惨淡空前,满身尽是残缺,手脚都不见了,前胸后背被炸的多处透明,脑袋也被炸飞了一半……

    但是,他还活着!

    不但还活着,那身躯的破损还在缓慢的恢复之中。

    虽然远不如之前回复的快速,但却是在恢复,切切实实的恢复!

    就在这个时候,左小念的冰焰,左小多的元火,齐齐涌入道祖残身,汇流引爆!

    道祖发出一声怒吼,他此刻五形不全,浑身尽残,这一声怒吼,赫然是灵魂之声。

    在场众人不约而同的感到脑袋里面一阵混沌。

    这一声怒吼,赫然有震动灵魂的功效。

    明明已经是伤残至此,竟然还有攻敌之能?

    而在这般灵魂攻势之下,众人竟然无法抵挡。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赫然出现,而且一出现,便是现身在那破碎的黑洞空间之中。

    来人一袭黑衣,身材高大挺拔,头发披散,周身魔气升腾涌动,手中一杆枪!

    那是……弑神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