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四】

    一个青衣人影,面带微笑,缓缓的从小变大,从容的出现在漩涡正中间。

    “果然不同凡响!”

    道祖自高空现身,声音儒雅依旧,似乎对六个分身被打爆毫不在意,淡淡道:“果然尽是此世顶峰,联手合围,连我六圣分身,亦不能敌。”

    六圣分身!

    这四个字,令到妖皇东皇和几位祖巫都是脸色大变!

    原来是六圣分身……

    换言之。

    六圣乃是支撑天地气运的六个角,而如今六圣已经离开了!

    道祖选择用六具分身的牺牲,换取六圣残留位置的气运加身,战力加身!

    这应该是道祖的一种秘法。

    妖皇帝俊深深吸了一口气,凝重道:“难道……你在来之前,就已经搜集了六圣的位置气运?”

    “只是还没来得及炼化?如今在这里封闭空间,雷霆战斗,也正好是你炼化这个的最佳所在?所以你才决意一战?”

    道祖淡淡点头,道:“妖皇陛下终究还是有些见识,不错,便是如此了。”

    众人都是情不自禁的吸了一口气。

    这样说来,后果岂不是要太恐怖?

    左小多皱眉道:“那冥河老祖的出现被杀,却又是怎么回事?”

    道祖很有耐心的解释:“多加一份把握而已,再添一族气运加成,以防万一。”

    “那魔祖罗睺呢?”

    帝江祖巫沉声问道。

    “呵呵,你们问的太多了。”道祖负手当空,微笑道:“再不动手,时间,可就要到了。”

    一时间,众人只感觉心头如同压了一块铅,沉甸甸的。

    这一次道祖的气势,比起之前明显强了数倍!

    还单只是在感觉上,就已经绝对无法匹敌!

    似乎众人都是他手心的蝼蚁,反掌可灭。

    或许,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地第一人才拥有的风采!

    然而心底一旦生出了这种认知,这仗还怎么打!?

    左小多却是在震撼的同时,有些不解。道祖这么强……与道祖齐名的魔祖……怎么这么弱?

    丹空大巫深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目光看向洪水,目光流盼间自有深意。

    洪水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高大的身躯,似乎蓦地僵硬了起来。

    他直愣愣的挺着身体,一动不动,脖子上青筋鼓起来,整个人的气势变得悲戚沉重。

    丹空大巫咧开嘴,径自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仿佛又将重归兄弟同聚,十二大巫聚首之时。

    ……

    压力固然大。

    但战斗仍旧须得继续,这一战,仍旧是距离击败道祖最近的时刻。

    错开此刻,错开这个特定的环境,所谓击败道祖,不过虚妄!

    除了这里,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时间,已经所剩不多,必须把握当下!

    乍闻一声爆吼,洪水大巫径自舞动千魂梦魇锤,奋不顾身的第一个冲了上去。

    若是一定要有死伤,就由我开始!

    众人也纷纷出手,各尽全力,惊世骇俗的惊世名招不要钱的挥洒而出。

    寻常人一世人也未必能够见到一次的精华绝技,此刻,极尽绚烂,精彩纷呈,却只惊鸿一瞬,转眼即过!

    而再启的大战,其惨烈程度,赫然更超之前。

    余莫言因为心切独孤雁儿安慰,冲得略有些靠前,被道祖瞄准空档一巴掌重重的击在剑身之上,长剑几无抗衡余地,瞬时折断,一股雷霆之力,顺着断剑,急疾涌入其周身经脉,刹那间便是浑身经脉爆碎,一声不吭的摔了出去,浑身上下的鲜血好似喷泉一般的喷溅出来。

    步了余莫言后尘的还有独孤雁儿,他们两人连心同契,比翼双心大成令到他们实力大进,可以发挥出一加一远超二的威能同时,也富裕了他们共抗压力,分担伤势的效能,此际余莫言重创,独孤雁儿亦是如此,亦如余莫言一般的浑身经脉尽数爆碎,遍体鲜血喷溅!

    不,若是没有独孤雁儿为余莫言分担伤势,这一击,余莫言注定粉身碎骨,神魂俱灭!

    妖皇帝俊大惊,大喝:“大家留神,不要硬拼!现在他比之前强横了数倍,隔物传功足可杀人!”

    众人闻言俱是一愣,心中的无力感更甚之前。

    余莫言现在已经是半圣巅峰的修为,距离准圣,只差半步,可便是这般强悍的修为,还有一个独孤雁儿相助分担伤势,居然被隔物传功给废掉了!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错非亲眼所见,何能置信?

    这般强悍的对手,却又要如何抵挡?

    道祖真身,神威如狱,一招间重创余莫言夫妇,所幸李成龙抢身一阻,高巧儿赶紧将两人移至后方,避免了两人继续承受战斗余波冲击的可能。

    此刻,强势出击的左小多大锤已经与道祖强横的碰撞了百十次,在场所有人之中,就只有六位祖巫,洪水,左长路一家,妖皇妖后东皇还有李成龙能硬碰硬的杠几下道祖正面,其他人等,尽皆不敢跟道祖正面碰触了。

    一念及此,众人心头的沉重感又自更添了数分。

    即便左小多也不例外。

    道祖果然就是道祖,当真名不虚传,实力明明已经打了巨大折扣的现在,居然还能发挥出如此恐怖的战力!

    如果去到时限,再没有任何桎梏限制的道祖,又该强大到什么级数?

    左小多心急如焚。

    “到底要怎么做?怎样才能扭转这个恶劣的局势呢?”

    若是按照这样的情况继续发展下去,恐怕今天……真的要全军覆没了!

    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包括对道祖的实力有所了解的几位祖巫和妖皇等人,亦是不曾想到,在打了巨大折扣之后,道祖面对这么多半圣准圣的联手围攻,仍旧强横至此,己方犹自远远不敌的超强地步!

    这分明已经是最最完美的一次设计。

    随处皆是针对,哪哪都是压制,还有出其不意,大出预算,甚至还有左小多左小念这样的逆天妖孽助战!

    可道祖仍是以绝对的实力,强势破解!

    在这里就算不至于全军覆没,但出去这里,道祖的实力势必更盛数筹,一旦去找众人算账,各自为战的众人,只有被各个击破的份,更加的没有希望!

    适时,小龙的声音在左小多心底响动:“此刻兵凶战危,唯有行险一搏了,主人你大量吞噬吸纳气运点,尝试临阵突破,若是实力进一步提升,未必不能与眼前之人争锋。唉,若是灭空塔能够更完善一点,可以大幅度加成主人的实力,可惜远水难济近火……”

    左小多叹口气,他现在手头上的气运点可是海量,足足有数百亿气运点储备呢!

    但说到完善灭空塔,此世大部分的极品空间属性天材地宝基本都被自己划拉到手了,等闲何来更多?

    现在也委实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选择行险,临阵一搏,左小多把心一横,一动念已经是吸纳了一千滴气运点。

    刹那间,经脉登时呈现鼓胀欲裂之相,沛然灵气呼啸着灌入经脉,一股浑身要爆炸的感觉陡然袭来。

    左小多倍觉自身被庞然巨力充盈,不吐不快,唯余一门心思,挥舞大锤,狂吼一声冲上去。

    径自展开奋不顾身的猛砸攻势,几不成章法!

    轰轰轰!

    而接下来的一连几十锤,竟然与道祖战了个平分秋色。

    眼见左小多承担了绝大部分道祖的攻势,似乎颇有余地,众人都不禁借机缓了一口气,心中兀自后怕不已。

    情势急转直下,再打下去,必然会出现伤亡的。

    这一点大家心里有数,早已有共识!

    殊不知左小多现在看起来威风八面,不可一世,实则心底唯有满满的无奈。

    因为他通过这一轮交手,大致判断出一个结论,根据自己现在的情况,一次过吸纳两千滴气运点,就已经是自己的极限。

    而现在竭尽所能的强行拼命,貌似与道祖平分秋色,不过是将吸纳来的力量,移作他用,非是当真融入自身,换言之,至少在短时间内,这般做法并不是提升自己的真正实力……

    这也就彰显了另一件事,只要对方适应了自己现在的节奏,那么吃苦头的就会重新轮到自己了。

    果不其然,不过是百锤之后,道祖一声长笑,重重一拳猛地轰在九九猫猫锤之上!

    一如之前的强强对撼,肉拳硬怼实锤,然而结果却是大大的不同——

    随着轰的一声闷响,附身在九九猫猫锤上的小酒竟自惨叫一声,差点没被打散。

    而左小多更是好像触电一般的一退十丈!

    一拳退敌的道祖身子蓦地一动,已经一把抓住强良祖巫手中的狼牙棒,强良祖巫想要撒手后退,却是已迟。

    强良只感觉浑身好似触电相仿,遍体经脉如同要爆炸了一般。

    随即整个身躯竟被道祖生生拉了过去,强悍的祖巫之身竟无抗衡余地。

    共工帝江妖皇等人尽皆大惊失色,急忙冲上前救援,但见道祖另一只手画了个诡异的圆圈,一股奇妙的力量混杂着道韵浮现,居然将众人尽数阻拦在外。

    随即,先是那根狼牙棒砰然一声脆响化作齑粉,跟着强良祖巫大叫一声,身子软软倒下,灵魂神识肉体生命,一如那狼牙棒一般的被震碎,如同粉尘一般四散而开。

    众人睚眦欲裂之刻,祖巫烛九阴亦发出一声惨嚎,半边身子猛地不翼而飞,尽化粉尘。

    洪水大巫等鼓勇前冲,豁命攻击,可是下一刻,烛九阴的残躯已经如同炸弹一般的爆炸了!

    刚才他冲的最近,已是打定了主意自爆,希冀能够令道祖造成重创。

    但道祖早已看破了他之企图,哪里会给他机会,隔空打碎了他的一半身躯,自爆自然无果,原本的动作反而等同是将自己送上门去,被另一拳彻底打爆,神魂俱灭!

    众人刚见到左小多陡发神威,似乎压制了道祖,才舒了一口气,跟着就是情势再变,还是越来见越恶劣,几乎一发不可收拾。

    随着祖巫强良烛九阴的先后陨落,项冲与项冰战雪君亦告重伤……

    这还是不够大队平常训练有素,小队彼此之间配合默契,时时合力共抗、共同分摊攻击,否则这一下攻击,三人之中至少得死上一人两人,但即便于此,三人同负重创在身,再无战力!

    一旁的祖巫帝江此际彻底的疯狂了!

    一个个兄弟就在眼前不断的化作灰烬,甚至连一句话都来不及留下,这是何等惨痛的现实!

    其实又何止帝江,剩下的四位祖巫又有那一个不是一颗心早已经碎成了片片。

    事已至此,哪里还有什么理智可言,只求冲上前来,与眼前这个对手拼个同归于尽,与敌偕亡!

    左小多怒吼着再度冲前,九九猫猫锤狂势舞动。

    这一回,他一口气化纳了整整两千滴气运点,这已经是他预估自己当前所能负荷的上限!

    亦因为于此,他的移动速度以及爆发力一下子飙升到了极致,前所未有的极致。

    也因为这样,竟赶在了帝江等人的头里。

    左小多行此极端的原因很简单……若是任由帝江等祖巫这样子冲动赴死的话,根本无济大局,己方只会因为战力严重折损,更加的没有希望!

    祖巫烛九阴的陨落已经是明证,单纯的自爆根本就威胁不到道祖,只是白白送命而已!

    九九猫猫锤猛然变大,狂势挥舞,生生阻住了帝江等人的前冲之路。

    亦是在这个时候……

    从开战就没有参于围攻的丹空大巫突然动了。

    嗯,之前的六次打灭分身,丹空都曾参加战斗,但到了现在,面对道祖真身,丹空大巫的实力级数直接就够不上了,纵使如何悲愤,仍旧只能在一边旁观。

    但也因为这样,他的实力元气已经大大回复,已有正常状态的九成!

    只是这九成实力,对于道祖真身而言,却是微不足道,渺不可见!

    但就在这一刻,他却动了,以他独门的空间之力,极限发动,瞬移!

    瞬移,空间之力,乃是丹空大巫最最拿手,也是造诣最高的手段。

    但这一次,他没有以之攻击。

    而是——

    一个瞬移,他瞬时来到了道祖的身前!

    张开双手,用自己的头颅胸膛,迎向了左小多的大锤!

    他的眼神,死盯着左小多,唯有一片平静,还有……愧疚。

    对不起了,小多!

    轰!

    左小多全力轰出来的一锤,本意阻敌护友,可任他做梦也想不到,丹空大巫竟会突然出现,而且就好像是在保护道祖一样的,以肉躯拦在了自己的大锤之前!

    奈何锤势走势已尽,根本就来不及收手,甚至来不及减弱一丝一毫的力量……

    轰然一声,九九猫猫锤疯狂的砸在了丹空大巫胸前,巨大的锤头,将他的脑袋,一并砸碎,整个身躯,都在无匹锤风之下,尽化齑粉!

    众人呆若木鸡。

    空中只有左小多的怒吼:“干什么?混蛋,这是为什么?”

    包括道祖,在这一刻也愣住了。

    他同样万二分的想不通。

    这巫族丹空大巫,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舍命相护自己?

    这不应该啊。

    说不通啊!

    就算是看到自己占尽了上风,生出了异心,想要调转枪头,投诚到自己这边,也不用这般的表忠心啊,就那么将脑袋放在了左小多的大锤之下,莫名其妙的身死道消!

    这是为什么?

    到底图个啥啊?

    但随即,住世无数岁月累积无量智慧的道祖就似乎明白了什么,疑惑的眼神,蓦然间化作了愠怒!

    “丹空!”

    烈火大巫冰冥大巫扭曲悲戚到了极点的神色,竟多了些许……了然!

    随着丹空大巫的神魂俱灭,于世不存,左小多突然感觉到,灭空塔内部,竟自随之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近乎动荡天地的巨大变化!

    整个灭空塔,都为之呼啸动荡了起来!

    似乎,整个世界都在扩张,在变得更加广阔,更加坚固,变得……更接近完美!

    若说之前灭空塔是具备了世界的雏形,那么现在的灭空塔,则是雏形的世界!

    前者,仍旧非是世界,而后者,则是真真确确的世界!

    随着世界初诞,左小多的身上,蓦然闪现出一道一道的玄奥道蕴!

    气势修为,以惊人的幅度蹭蹭的增长,竟然似乎是没有上限一般的持续增长,绵绵不绝。

    似乎澎湃的灵气,便是当真将左小多撑爆了,仍旧能无限制的持续增长上去!

    道祖目光一闪,突然对着左小多出手。

    全力出手!

    意在一击绝杀,不留余地的全力出手!

    而这会的左小多正自感到整副身心尽都被突然涌动的充盈灵力灌输得晕晕乎乎,再加上丹空大巫突然死在自己锤下的震惊,竟自抵挡不住,东倒西歪,连走劣招。

    “拦住他!”

    洪水大巫不要命一般的冲了上去!

    “灭空塔正在完善!臻至足堪匹敌道祖的层次,一定要拦住他!”

    一声爆吼,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左长路与吴雨婷夫妇!

    原来如此!

    丹空大巫莫名寻死的真相竟应在这里!

    无论灭空塔已经升级蜕变得多么强大,究其本源,灭空塔的根本由来,却是为了歼灭丹空大巫而作!

    这是灭空塔的既定天命!

    宿命!

    纵使随着后来与巫盟的关系缓和,进而并肩对敌,过往恩怨渐渐放下,然而灭空塔被赋予的初初使命,却从来没有完成!

    回想当初,在左小多获得灭空塔的时候,亦曾立下了必杀丹空大巫的誓言。

    这份因果承接,并不会因为立场的改变而改变。

    左小多的灭空塔,早已经具备了成为一方完整世界的所有条件,唯一欠缺的,就是自身因果未曾了结。

    而今丹空大巫命陨左小多锤下,因果了了,灭空塔天命完结,一方世界因而成型!

    从此开始,灭空塔就再也不是灭空塔了,而是一方小世界,完整且完善的小世界!

    是的,是完整且完善的小世界,非是完美!

    概因还有造化玉碟这层因素。

    唯有取得造化玉碟,才能令到小世界完美,但这却与灭空塔的天命无关!

    在这一点上,在左小多小世界源头被巫族知悉根本的时候,丹空大巫的心里就已经有了数。

    只是那时候,灭空塔还只是当做一个巨大号的空间装备,丹空大巫倒也并没有感觉什么,顶多也就是时常被开玩笑而已。

    彼时,巫盟十二大巫俱在,气数圆满,错非天地大变,十二大巫绝不会陨落,再如何的因果,也难了了,尤其那时候彼此关系就已经大有缓和,左小多已无立场针对丹空大巫!

    直到救出祖巫,后来左小多也来商量了几次,为了消除兄弟大陆纷争,以后小世界成型后,能否用小世界装载……然后完美解决清天劫的这个问题的时候……

    丹空大巫却又隐约的生出了某个想法。

    所以他为此,专门请教过空间能力比自己更强的玄冥祖巫。

    当初玄冥祖巫很是有几分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解说道:“若真是如此,丹空不死,灭空塔穷尽天荒地老也绝对成不了小世界,一方世界岂是那么好成就……”

    “若是成就了这小世界又会如何?”

    “成了……这小子就是创世之主!”

    玄冥祖巫说道:“类似于当初的盘古父神……实力瞬间增长到一世无敌的层次。只可惜,这小子的世界注定难得圆满,你为巫族气数圆满关键之一,两者注定难以两全。”

    玄冥祖巫无论基于何种立场,都不会帮助左小多,自然将这件事保密。

    其实这条件的达成,说易不易,说难倒也不难,只要丹空大巫陨落在左小多手里,灭空塔的天命圆满,自然再无因果,灭空塔不复灭空塔,世界成就。

    但时值两个大陆正在合作,丹空与左小多的感情也很好,左小多却又怎么会对丹空下毒手?

    别说左小多并不知道这件事的诀窍在哪里,就算是左小多知道了,他也是不会干的。

    当时玄冥祖巫更多的是说者无心,但丹空大巫却是听者有意。

    过了几天,丹空大巫又找到洪水大巫探讨左小多的小世界成就之事。

    但直接就被洪水大巫坚决的否决。

    “不得再有任何的胡思乱想,且不说咱们十二大巫的完整关乎巫族气数,就只说为了这个事去死,去成就左小多那小子的一个空间宝贝,怎么也说不通,这件事,绝对没得商量!”

    为了这事儿,洪水将丹空打了一顿,更是从那之后,严禁丹空和左小多见面。

    而丹空大巫本人,本心也是不想死的——但凡能活着,谁又真想死呢?

    于是事情也就一直这样拖了下来。

    但之前三族混战,十二大巫连损三人,所谓巫族气数圆满,再不复存,丹空大巫原本早已放下的心结,又重新提起,但仅止于他自身,再未将此事跟其他人探讨!

    时至今日,兵凶战危,三族强者接连折损,自家祖巫还有兄弟亦陨灭数人,自知对道祖无能为力的丹空大巫有了决定!

    他决议以己之命,促成这份天命,了却因果!

    他不想再看到自己的兄弟,一个个死去,巫族的前辈,一个个的陨落!

    无能为力的自己,甚至连参战都也因为实力太弱而不能上前!

    难道我要看着兄弟们一个个的死光?

    只留下我自己一个连参战都做不到的废物最后被人随手一把掐死吗??

    眼见着道祖现如今那惊天动地的实力,所有人合力围攻还不是对手的超强现况……

    丹空大巫决意以死助战,终于最后一次施展了自己的空间瞬移。

    让自己拦在道祖身前,死在了左小多的大锤之下!

    所以他最后的眼中,全是对左小多的愧疚。

    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一死,不管结果怎样,左小多是否提升,但是亲手打死朋友的那份痛苦,却势必将由左小多自己承受!

    “若是我能有选择,我也不想。”

    丹空大巫就是这么想的。

    所以,对不起了,左小多。

    ……

    关于丹空大巫与灭空塔之间的因果兜缠,天命纠结,左小多在此之前肯定是不知道的,其实又何止是他,便是左长路等人同样不知道,纵使他们修为足够高深,但限于眼界见识的问题,根本就意识不到丹空大巫和灭空塔之间的真正关系羁绊。

    更加不会想到,一个世界的成型,居然还有天命因果的牵连!

    但是,就在丹空大巫身死,灭空塔骤然发生变化,左小多突然间没有缘故的变强一刻,所有人就都隐约意识到了这一点。

    毕竟,大家对左小多灭空塔的最初由来,尽都心知肚明,由此及彼,自生明悟!

    瞬时间,众人都是舍死忘生的冲了上去。

    包括剩下的四大祖巫,妖皇妖后,不够大队,甚至连重伤的余莫言等人也都冲了上去。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般僵持下去,己方必败无疑。

    必须给左小多提升实力的空档!

    若是被道祖将左小多在提升完毕之前杀了,那么这一战,同样也是没有了半点希望!

    现在,这一战所有的希望,都在左小多身上。

    所有的希望都在于……左小多在这一次提升之后,可以拥有匹敌道祖的实力!

    否则这一战,还是不会有什么希望!

    所有人,唯一的筹码!

    丹空大巫都可以舍命成全,自己等人便惜一死吗?

    至于左小多则是被洪水大巫第一时间就一脚踢了出去。

    轰轰轰……

    道祖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开始全力出手,尽是杀招!

    不断地有人被打飞出去。

    余莫言万里秀独孤雁儿高巧儿甄飘飘等本就早已经身负重伤,一次攻击之后,被反震出来,就直接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血,完全失去了战斗的能力,只能被动的等着补天石疗伤。

    高巧儿勉力爬到补天石已经用完了万里秀的身边,将已经深度昏迷的万里秀的手拉过来,放在自己胸前补天石上……

    补天石已经没有多少能量,剩余的能量,倒也能勉强保证二女不死。

    直到此刻,高巧儿仍旧在尽力履行不够大队后勤总长的责任。

    刚刚做好这边,就看到项冲项冰龙雨生狂喷鲜血的被砸了出来,重重的摔在地上,无法动弹。

    随即是烈火大巫夫妇和冰冥大巫被打飞出来,亦是奄奄一息。

    项冲等人急疾凑过去,用高巧儿刚才用的办法,将三人救下来。

    但是毫无疑问,以上这十一个人已经彻底失去了战力,注定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再也无法参战了。

    不对,该当是十三个人。

    雨嫣儿与战雪君,亦先后被打飞了出去,而为她们挡住了半数攻击的左长路,连续喷出来了五六口鲜血,身子踉跄,一口气转不过来,几乎无法续战。

    鲲鹏妖师眼见不妙,在千钧一发之际,直接化作本体,以硕巨肉身拦在了左长路等身前,硬受道祖一击!

    东皇钟随即第一时间护在鲲鹏的身前,承受道祖一击。

    但闻当的一声巨响,鲲鹏妖师大半身体被打碎,碎肉漫天飞舞,身子飞出去数百仗在地上滚了滚就无声无息。

    东皇钟在巨响之余,再发一声哀鸣,从来不曾缺损的钟身上居然出现了道道裂缝,与之心神相连的东皇陛下口喷鲜血,脸色煞白……

    又是轰然一声巨响,朱雀玄武游星辰与泪长天几人联袂合力的挡住砸向东皇的后续追击,一个个尽皆口喷鲜血,倒飞而出,许多脏腑碎块随着大口大口喷出的鲜血一道出现……亦告彻底失去了战力。

    至此,三族联军之中就只剩下了左长路,吴雨婷,左小念,东皇,妖皇,妖后,洪水,共工,帝江,天吴,玄冥等十一人!

    而且还是人人负伤,战力大减。

    十一个人继续鼓动余力,拼命地进攻,拼命地抵挡,但局势却是越来越不妙。

    道祖现在所展现的实力,实在是太恐怖了!

    他此刻的主要攻击重点,基本都集中在左长路和左小念,还有妖皇东皇洪水等几人的身上。

    其中的重中之重便是左小念!

    若不是左小念身上,有许多法宝的重重防护,还有通天教主留增剑气被激发,为她挡住了几道致命攻击的话,就算左小念的实力乃为己方众人之冠,起码也要重伤垂危,失去战力。

    所有人都在拼命,心中都在狂吼。

    左小多!

    你快点啊!……

    …………

    【今天更新,三万五,没写完……我本以为一两万字能写完,结果……应该还有一两万?

    下次更新依然这样,写完一起发。这是怕打断了大家的投资……只好提前发这些。先过过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