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三】

    如此打法之下,令到周遭空间片片塌陷,破碎,竟至自我修复不及。

    魔祖罗睺越打,越感觉面前这小子委实是自己除了道祖之外的第一劲敌!

    明明不过住世百多年的后生小辈,战斗经验之丰富,居然比自己也是丝毫不见逊色,委实难能!

    “好小子!”

    “好魔头!”

    轰轰轰轰轰……

    两人交战不过百息时间,对攻却已经交换了上千招,各自在生死桥上晃悠了几个来回!

    齐齐生出大感过瘾,战意更加高涨起来的感觉!

    “不错!”

    魔祖罗睺夸赞!

    “还有更不错的!”

    千魂梦魇锤再起惊涛骇浪,而左小多手上,开始浮现星星点点的光芒,在空间里乱飞。

    魔祖罗睺心下诧异,愈发打叠精神应付,那些乍现星星点点,呈现出无时无刻无所不至的攻击态势骚扰自己,偷袭自己。

    那些星星点点,居然是暗器!?

    对付我,居然动用暗器助战?!

    确定了这一点的魔祖不禁有些啼笑皆非的是,动用暗器介入这等级数的大战,已经是罕见罕闻,而作小动作用的这些暗器,每一件的质地不过那种脆弱异常的普通玉石。

    造型倒是良多,诸如葫芦,莲子什么……,应有尽有。

    可这种材质,纵使是灌注了你左小多的灵气,着落到本魔祖身上,那也是无关痛痒,无伤大雅。

    一开始魔祖罗睺还小心戒备,唯恐遭了左小多的暗算,但后来直接不管不问了。

    任凭这些暗器打在身上,跟着就直接被自己身体震碎,一次两次,三次五次,十次百次,尽皆如此,那就只能证明这些暗器就是这种货色,只有扰敌之能,岂有伤敌之实?

    这小子不会是疯了吧?

    魔祖罗睺心中警惕依旧,仍旧怀疑这其中不会别有什么诡计隐伏吧!?

    但随着战斗的持续,前前后后已经有好几万暗器在自己身上粉碎,全然不疼不痒……

    魔祖罗睺终于烦了。

    你说咱们这种层次的战斗,你还用这种小手段,有意思么?

    居然都不怕分心的么?

    还是说,你看不起我?

    于是愈发的全力进攻,好似大山压顶一般压住左小多的攻势,弑神枪愈发的神出鬼没,进退若神。

    一时间,居然生生将左小多的十二成攻势压落下去四成!

    压落下风!

    但左小多的暗器仍旧好似狂风暴雨一般的飞袭过来,好似跟魔祖卯上了一般……

    魔祖罗睺心中烦闷更甚,再也不理不管,不闪不避,只顾着一味狂猛压下去……

    蓦然……

    噗!

    魔祖罗睺惊觉危机临身,身子本能一旋,脑袋更好似骨折一般的一歪,大大超乎人体头颅可偏移的极限……

    可是,随着而来却是小腹,右大腿,左小腿齐齐感到一阵刺痛!

    竟然有暗器,好似烧红的针一般,锐点突破了自己的魔气防御,钻入皮肉之内,镶嵌在骨头上!

    魔祖罗睺吃惊莫甚,飞身而退,只感觉中招的那三个地方,伤势赫然不轻。

    “这是什么东西?!”

    魔祖罗睺不敢置信怒喝一声。

    左小多大吼一声,手中双锤再度化做惊涛骇浪,攻势重启,将既定的十二成攻势以变本加厉方式的打击了出来。

    那是不顾性命不顾代价的极度狂攻,全力以赴!

    绝不能让魔祖罗睺有半点处理伤口的机会!

    这一点机会,营造得难得至极,岂能轻放!

    噗噗噗!

    魔祖罗睺一边应付左小多的进攻,一边持续运功,浑身魔气以空前之势爆发出来!

    随着魔气大爆发,三枚细小的亮光,被他生生的从身体中逼了出去!

    犹自闪闪发光,触目惊心。

    “六芒星暗器……”

    魔祖罗睺冷哼一声:“原来是星空不灭石打造的特异暗器……难怪可以突破吾之魔躯,但就算是星空不灭石,想要对付吾,却还是有所不足!”

    魔气萦绕,一边大战一边疗伤,那破开的皮肉,赫然呈现飞快地疗复之相!

    素来无往不利的星空不灭石,最能阻止强者疗伤的特效,在魔祖身上,居然无用!

    暗器仍旧在四处飞舞,更多的星空不灭石接连出手。

    但吹过一次亏的魔祖已经有了防备之下,岂会再中第二回招。

    也不知道左小多是怎么想的,明知再难能奏效,却仍旧乐此不疲的不断释放,没有丝毫放松的迹象。

    而魔祖罗睺也不再说对方用小手段,因为他对于这种小手段,已经不敢再有丝毫的小看了!

    无论如何,那三枚星空不灭石始终对魔祖造成了影响,也令左小多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渐渐占据了上风,压住了魔祖!

    左小多的体内灵气,好似山呼海啸一般的不断涌现,宛如无穷无尽,滔滔不绝!

    随着魔祖罗睺不敢示弱的疯狂反击,左小多心中,对于武学的奥义,对于大道的领悟,居然在这战斗中,不断地上涨!

    不断地前进!

    不断地突破!

    如此完全完整到达最巅峰的对手,单打独斗势均力敌令到自己催生出白热化热血沸腾的感悟,让左小多过瘾到了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都在呐喊!

    魔祖罗睺就像是一个极致的催化剂,将左小多平生所学杂乱无章的东西,尽数都聚集在一起,以万钧大锤,将之极致淬炼!

    偏偏魔祖罗睺纵使竭尽全力的反扑,心下始终顾忌左小多的暗器突袭,心生旁骛之下,竟然无法打断左小多的领悟!

    明知道对手在借着自己悟道,魔祖罗睺却只能被动的看着。

    但他心性沉稳,绝对不会因为这个乱了心神,更何况左小多的疯狂攻击,对于魔祖罗睺而言,有莫大裨益!

    又两百息过去,两千七百招亦过。

    九九猫猫锤再度化作了撼天飓风,当头来袭,更兼势大力沉!

    弑神枪嘶鸣着,仗魔祖手中,当头架住!

    大锤生生砸落在弑神枪上!

    火星如同闪电一般照亮了夜空。

    这种情况,之前已经发生过多次。

    魔祖罗睺很明白很知道,对方下一步就要反弹而起,另一锤跟着落下……

    这个节奏,这个套路已经太熟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就在面前停顿了还不到万分之一秒的大锤头上,突然乍现咻的一声异响!

    两道寒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急疾飞袭到来。

    那两道寒芒,夹杂着尖锐到了极点的破风声,直插魔祖罗睺双目!

    变生肘腋,来势汹汹,魔祖心下大惊之余,但已经来不及躲闪,这一下突袭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也太突兀了!

    就只能猛然闭上双眼,将眼皮化作最后障碍,急疾灌注沛然魔气,勉力一挡。

    但此为左小多筹谋许久的绝杀之招,距离更是如此之近,就是要魔祖来不及防备!

    两根锐利的尖锥,强势穿透了魔祖罗睺的眼皮,贯穿到眼皮之后的眼球,深深扎入,足足五寸!

    “嗷~~~”

    魔祖罗睺一声惨叫,拼命后退,眼中飚射出黑色的鲜血。

    这一刻的痛楚,已经到了极致!

    魔祖罗睺有生以来,漫长的生命之中,却也从未承受过这般痛楚!

    一时间,似乎连灵魂都痉挛了起来。

    而左小多的攻势在这一刻,竟然再度强横了一倍以上,九九猫猫锤俨如紫霄神雷,滔滔不绝的连续三千锤砸落在目不能视物,身形失衡的魔祖罗睺身上!

    一代魔祖,瞬时间被左小多生生的砸成了漫天散乱的魔气。

    甚至连一块指甲盖大小的完整骨片都没有能剩下!

    周遭数千丈空间亦随之向内塌陷!

    无尽碎裂,渐次满眼!

    弑神枪哀鸣着,冲上半空,在半空盘旋着,魔气不断地散发,越来越是浓郁。

    一阵旋风升起,无数的魔气,极速聚拢!

    左小多狂舞大锤,一锤一锤的不断砸落,显然意在不让魔气能够聚拢!

    但魔气随之化作了无数个小旋风,在四周旋转,各自为政。

    这样一来,左小多顾得了东,顾不得西,徒劳无功!

    终于终于……

    在一团魔气之中,一道人影缓缓成型。

    随着魔气的咻咻响动,散逸的无量魔气被那道人影尽数吸收,随着魔气尽敛,一个高大的身影,手持弑神枪再现尘寰。

    一双凝重到了极点的眸子看在左小多脸上,一字字道:“剑君主!端的好手段!!”

    魔祖罗睺并没有感觉左小多的手段有什么卑鄙无耻或者说下流猥琐……

    作为老辈强者,搏杀规则其实比谁都明白!

    战场搏杀,哪有什么卑鄙无耻之说?

    任何手段,都是应该的,无所不用其极才是正道!

    所以左小多的手段,完全就是正常,甚至是恰如其分,物尽其用,精彩万分。

    对于罗睺这等老牌强者来说,都是认同一句话:所有骂敌人卑鄙无耻的人,都是那些战败的没本事之人!

    强者,从来不会找借口!

    这一点,毋庸置疑。

    所以对于左小多的手段,魔祖罗睺心下唯一感觉就是惊艳——因为这些东西,他也有。

    甚至比左小多还要丰富得多。

    但是自己就搭配不到左小多这么好得程度。

    敢在跟自己这个足堪与之并驾齐驱,甚至犹有过之的强敌面前玩这一手,光是这个胆量,就堪称惊艳!

    这是天赋!

    亦或者说是遗传!?

    所以魔祖另一个感觉就是……那位巡天御座果然不是等闲之辈,自己两度与之交手,一次一个照面便萎,第二次纠合人力,已经可以跟自己硬杠,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父子双雄,儿子更胜老子……

    仍旧全无赘言,双方再度混战成一团。

    二度交手,自觉并无多少损耗的魔祖赫然发现,左小多的技战力,似是陡然提升了数倍一般。出手的举手投足之间,流溢着一股子浑然天成的自信,而且这种感觉氛围越来越强,越来越浓。

    自信!

    这是自身实力认知的最好体现!

    魔祖更知道,是什么造成了左小多的改变——就是今天与自己这一战。

    以一人之力,不但战平了魔祖,甚至打爆了魔祖!

    这一战果带给左小多的自信,直线飙升到了爆棚乃至翻天的地步!

    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左小多的心态,臻至了前所未有的圆满无暇级数!

    “我,从此真的是无敌高手!是可以与道祖魔祖并肩共驾,甚至犹有过之的超卓人物了!”

    这种自信,这份自信,对于提高自身战力,效果不但显著,更兼将人!

    那句俗话说得最好,狗胆包天!

    咳咳……

    此外,左小多对于轻重之力的把握掌控,也已经由大成,晋升至圆满!

    无论举轻若重,还是举重若轻,轻不是轻,重非是重,一切尽在其掌握,真正的随心所欲,念动神达。

    这一锤看来重若千山坠,实则不过直若柳絮随风飞,瞬间仍可万峰压,轻重虚实快慢尽皆随意转换,信手拈来,莫不如意!

    在这样高强度的极端对战之中,将巨大的力量威能这般随意转换,可是连魔祖都不能做到的事情!

    这也就导致了魔祖罗睺越打越感艰难,渐渐生出应付维艰之感。

    蓦然,左小多目光一厉,凶光陡盛,疾聚空前暴力,攻势竟然更形猛烈

    魔祖罗睺何敢怠慢,一声爆吼之余,出枪收发速度随之加快,身体更是化作了虚无,只得一条弑神枪,夭矫如龙,在沛然魔气之中,升腾往复。

    陡然,更见黑光冲天,随着魔祖一声大喝,弑神枪万道枪影,汇流凝结成为了一道实质,超越了时光超越了空间一般,悍然刺出!

    一枪绝杀!

    这一枪,乃是绝杀之枪!

    以似虚还实的万道枪影,封锁了所有一切,无任天上人间,时间空间,然后万枪归一,以最极端最凝实的决绝一枪,狙杀敌手!

    这一枪,可说是魔祖罗睺毕生修为之所聚,亦是其枪道造诣的最精彩之作!

    一枪甫起,已经将左小多前后左右上下所有的躲闪空间,尽数封死。

    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唯有中枪一途!

    更要命的事,左小多此刻正自双锤出手,胸前空门大开的微妙时刻,这一枪的时机点,堪称白驹过隙,趁隙而入,岂有不中之理?!

    “死!”

    魔祖罗睺一声闷吼!

    但……

    下一刻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即将刺入左小多心脏的弑神枪,居然凭空消失,就好像是骤然间虚空蒸发掉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无痕无迹!

    灭空塔!

    魔祖罗睺一瞬惊觉,终于忍不住愤怒的怒骂一声:“他么的!好手段!”

    自己竟然再一次的上当了!

    左小多露出来的这一招空挡,似乎是习惯使然,大招施展之前,气势乍然爆发之瞬,上锤指天下锤指地,有意无意间的露出来一个胸腹间的破绽,一闪而逝,却真实存在!

    当然,面对一般的对手,这点疏漏根本不算什么,更加算不得破绽!

    然而魔祖罗睺又岂是一般对手可比!

    两人交手虽然历时不久,但彼此对对方的极招,各种小动作,不说尽数了然于胸,也可说掌握了十之八九,魔祖罗睺对于这个疏漏,早已关注多次,他有把握,自己可以抓住这个机会,而只要抓住了这个机会,就可以将这个,胆敢在自己面前活蹦乱跳的这个小子一击杀死的!

    这点对别人稍瞬即逝,就算看到也难以把握的疏漏,对于魔祖来说,堪称机会,灭杀强敌的机会。

    而个中关键,就在于速度,出手的速度。

    唯有臻至神速,综合了弑神枪的超强杀伤力,才能达成的终极目标!

    这也是魔祖在确认时机成熟,这个破绽再度露出来的瞬间,悍然出手!

    但却万万没有想到……

    这特么居然是这阴险的小子,处心积虑所布置的陷阱!

    这本是不该存在的陷阱,其他人那有诸如灭空塔这类的空间神器!

    其他宝物,就算专门收纳物事的先天灵宝,也未必能够负荷得了自己汇流弑神枪的至绝一击!

    可是灭空塔不同,那就是一方世界,至绝一枪威能殊异,足以毁天灭地,可是对于一方世界而言,仍旧小儿科!

    这样算来,左小多根本就是刻意构建了这点疏漏,真正目的,就是在于收走弑神枪!

    真真是处心积虑,布局机深!

    须知在寻常交战的时候,弑神枪绝大多数的时间都在自己手中掌握,基本枪不离手,即便是偶尔离手,也是神魂紧密相连。

    便如刚才,自己身形俱灭,神魂仍旧与弑神枪连成一气,才能迅速重复身形!

    或者,就是因为刚才自己的瞬复魔躯,左小多才将更多的关注力聚焦到了弑神枪的身上,欲灭魔祖,就须得先分离魔祖与弑神枪的联系!

    而唯有在魔祖全力爆发的时候,弑神枪脱手而出的一瞬,既是魔祖的最强杀招,必杀之招。

    同时也意味着,在这一招中,弑神枪失去自主权,枪为人役……

    左小多算计的就是这个时候。

    当真就不加以抵挡,转而打开灭空塔,让弑神枪一往无回的冲入进了灭空塔之中。

    然后,左小多第一时间关闭灭空塔就好,已经是将弑神枪封印在了其中,就此分隔魔祖与弑神枪的连接。

    这一手,堪称是神来之笔,超神转折!

    可魔祖罗睺却差点被他气疯了!

    怎么一下子,跟随自己无数岁月的兵器没了……

    这特么……

    “左小多,你以为,一个没有你亲身坐镇的小世界就能够困得住弑神枪?”

    魔祖罗睺冷笑着。

    “这可就很不好说了,我对灵宝这玩意,还是很有一套。”左小多笑眯眯的说道。

    那笑容,分外的欠揍!

    “呵呵……那本座就让你知道知道,号称灵宝攻击第一的弑神枪,究竟拥有何等威能,纵然是一方世界,也要因之倾颓!”

    魔祖罗睺不再赘言,全力发动神识之力,召唤弑神枪,更意欲在召回弑神枪的同时,给灭空塔一记狠的,就算不能将之毁灭,也要造成莫大折损!

    可是跟着就傻了眼。

    分明还能有所感应,却是无论如何召唤不出来,竟然好像……好像找不到出路?

    这特么……

    灭空塔之中……

    弑神枪好似流星赶月一般的东走西顾……那移动速度已经快要突破光速了!

    它有十足的信心,无论什么空间法宝,那也是困不住自己滴!

    可以很轻易的从这头冲进去,然后再从对面直接穿透了出去!

    但让弑神枪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闯进来的,乃是一个世界!

    又或者是一个宇宙!?

    这特么简直是日了狗,这里面怎么会这么大?

    而且好像还会随机变化!

    幅员广阔,无边无际,明明嗖的一下子就是百万里路程过去,神识四顾之间,却还是在茫茫虚空之中……

    弑神枪锐气渐渐消磨,它已经不再想干掉这个诡异空间,只要能够出去就好,可是,究竟该如何才能出去呢?

    就在弑神枪渐渐手足无措的时候,突然间对面魔气升腾滚滚而起!

    正是烟十四粉墨登场!

    又是一根弑神枪,从对面电射而来!

    一模一样的弑神枪!

    神识有所感应的弑神枪直接愣住了!

    沃特玛啊,难道是在照镜子!

    两根弑神枪理所当然的对撞在了一起,随即便大战冲突起来,烟十四很明显不是正牌的弑神枪的对手,甫一交手就落到了下风,全面的下风。

    这也是理所应当的。

    烟十四毕竟是盗版的,是个水货,顶多也就是个样子货!

    而弑神枪却是正版中的维a皮!

    其中的差距,可说是显而易见的很大很大。

    不过交手几个来回,烟十四就被殴打的哀鸣连连,伤痕累累。

    占尽上风的弑神枪却是空前暴怒!

    这特么,竟然还有盗版!

    别的不说,维权那是肯定的……

    可让它没想到的事,烟十四根本就不在意自己遍体鳞伤,这点伤势就是小意思,想当初,老子那天不是被揍个几十顿啊,可正因为于此,老子有了朋友,打仗也有了帮手!

    “救命啊……”烟十四扯着嗓子大叫起来。

    瞬间!

    嗖!

    嗖!

    嗖嗖!

    嗖嗖嗖嗖……

    竟有八个葫芦齐齐摇头晃脑的出现在弑神枪面前!

    更于弹指瞬间,将弑神枪团团包围,形成八方合围之势。

    “别动!”

    “举起手来!”

    “缴枪不杀!”

    “你已经被包围了!”

    “投降吧!”

    “不投降打死你!”

    “你就让十四吞了你吧!”

    “桀桀桀……你踏马也有今天!”

    “……”

    弑神枪整个的就懵了。

    我草!

    砸……咋回事儿我就被包围了?

    再仔细一看,绝大多数都是老熟人,老对手……

    除了那一黑一白两个葫芦之外,其他的红的绿的紫的黄的青的葫芦……

    擦,这是……葫芦开会?

    老子进葫芦窝了?

    眼看着对方一个个摇头尾巴晃,意态嚣狂,不可一世的架势,弑神枪心下却是惧意暗生!

    眼前的这堆葫芦,个顶个的先天顶级灵宝,虽然单论个体实力,非是自己的对手,但只要随便两个,就最少能跟自己打个平手,三个群起围攻的话,自己凭着神速,倒还可勉力周旋,至少有望全身而退的,可是再多……自己跑不跑的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是以往打过这么多年的交道,干过这么多次得出来的经验。

    而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现在自己遇到的可不是一个两个三个,而是足足八个!

    一个个的盯着自己,目露凶光,还有嘴角的液体是什么意思?

    从什么时候开始,先天极品灵宝……也开始扎堆群殴了?

    脸呢?

    弑神枪枪身萦绕的黑气渐渐散去,随即自枪身上冒出来一个身着黑色系衣服的青年虚影,脸庞瘦削,目光凌厉,只是整个感官上却尽是垂头丧气。

    “你们想要以多为胜?还要不要脸了?身为先天灵宝的尊严呢?”弑神枪满心悲愤的嘟囔道。

    听到这话,对面的一众葫芦尽皆讪讪。

    就是,咱们也要脸的……

    “对付你这等邪魔外道,还讲什么江湖规矩?我等联手对战,乃是除魔卫道,除暴安良,替天行道!你倒行逆施这么多年,普天之下的仁人志士人人得而诛之!”

    唯有小酒一身正气满脸凛然的慷慨陈词,振振有词,字字铿锵,像极了江湖上的大侠。

    “对!我们乃是除暴安良,替天行道!”

    众葫芦顿时找到了理由,异口同声。

    竟是齐齐感觉到围攻弑神枪这件事从稍稍有点不大好意思变得高大上了起来。

    我们代表了正义,既然是正义,那么围殴当然也是正义的!

    弑神枪愈发神色灰败,喃喃道:“无耻啊!无耻之尤!这等丧心病狂的理由居然也能找得出来,难道真是物似主人形,剑君主的灵宝,果然有样学样……”

    “罢了罢了……”

    于是,八个葫芦押解着好似斗败了的公鸡一样的弑神枪,回到了灭空塔地面。

    一个个趾高气扬,不可一世。

    小白啊和小酒身子一闪不见,出去再次钻进九九猫猫锤战斗去了……

    他们之所以到来,就是怕其余六兄弟抹不开面子,不好意思联手对付弑神枪,而事实也正是如此,正是他们的到来,兵不血刃的搞定了弑神枪!

    情知打不过,不欲自取其辱的弑神枪笔直地竖在地上,只是幻化出来一双冷厉的眼睛。

    死死地顶着冒牌货烟十四。

    不仅冒牌货!

    还是一个可耻的叛徒!

    目光凌厉。

    尖锐。

    无情。

    冷酷。

    烟十四一开始还有勇敢的对视,慢慢的心虚了起来,连枪身都弯曲了不少……低头耷拉脑的溜到一边去不见踪影了……

    人,可以不要脸,枪,天生就是笔直笔直的,下限还是比较高的!

    “哼!”弑神枪冷哼。

    ……

    外面。

    手中失去了弑神枪的魔祖陷入了空前狼狈之中,只是凭着本身修为的发挥运用,直接落到了全面的下风!、

    左小多舞动双锤指东打西,指南打北,怪叫连连,意气风发。

    终于……

    随着轰的一声……

    魔祖罗睺再被轰成一大团魔气,但这位魔族竟然也不修复魔气,径自消失得无影无踪……

    现今魔族魔众仍在,魔祖便是不灭之身,无法彻底磨灭,但这般持续下去,魔源终究不免耗损,魔祖自知不敌,当机立断,抽身而退!

    左小多手提双锤,以无敌睥睨之姿,闷着头就闯进了围攻道祖的包围圈里,甫一入战,便是三千六百锤急袭而出!

    肆无忌惮!

    无限嚣狂!

    “吼吼吼……”

    左小多手中锤上下翻滚,砸得空间片片碎裂。

    洪水大巫本来正在合力围攻,更是个中主力,但他没有被道祖打飞出去,居然被左小多的狂猛的气势逼了出去,不禁满脸尽是郁闷之色。

    然而随着左小多的到来,的的确确给众人减少了许多压力。

    不少勉力维系的,急疾趁机疗伤服药,刚才战斗历史不久,但每个人都身心皆疲,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轰轰轰轰……

    连续的爆响,道祖的拳头不断的轰击在九九猫猫锤上,冲激得乾坤动荡,空间破碎。

    左小多的锤头,一次次的被打偏,异常强大的反震之力,让左小多也是难受得很,但他咬着牙撑着,坚持着,绝不放松每一击,每一锤。

    三千六百锤之后,又是七千二百锤更形狂猛的砸出去,竟始终有攻无守,半步不退。

    及至砸完这一轮,道祖一声闷哼,身子往后飘飞。

    而左小多亦是发出一声惨叫,好似断线风筝一样的飞了出去,口中鲜血狂喷。

    而缓了两口气的左长路等人再度一拥围上,四面八方的杀招尽出!

    左小多这一通合共一万八百锤砸过,岂是那么好承受的?!

    更遑论道祖纯然用双手对撼,支撑下来的,现在不独一双手鲜血淋漓,整条胳膊都是麻木的。

    左小多的修为级数,道祖自诩是很清楚的,本以为这小子开始那一轮三千六百锤,已经是极限,该当气空力尽了。

    若是那样的话,自己完全可以好整以暇的支撑过去,半点不失风度,尤能乘势反扑。

    谁能想到这货三千六百锤之后,又接了七千二百锤!

    这一万八百锤砸下来…尤其是最后的八百锤,那威力比之前交战的时候强了何止一倍两倍!

    从那个时候开始,完全没有了闪躲之说,就只能硬碰硬的一直怼下去!

    然后便是整个人都几乎被打废。

    好不容易挨到左小多退出去,道祖这边已经差不多气空力尽,无以为继了。

    可左长路等人一拥而上,尤其是中间还有个左小念,战力竟并不逊色左小多多少。

    勉力支撑了不到十数息的时间,随着一声长叹,道祖的这一具分身再度被打爆了。

    众人长长松下了一口气。

    又再一次的胜利。

    而且还是剪除了魔祖之后的胜利,意义重大……

    更让众人感觉,距离最终胜利,已经就在眼前,近在咫尺。

    唯有左长路的脸色却是空前沉重了起来,郑重告诫道:“万万不可大意,道祖明知道分身不是我们所有人的对手,却坚持用分身来战斗,岂无用意?”

    众人闻言就是一愣,然而众人都是久经战阵,身经百战之辈,瞬间就明白了个中轻重。

    的的确确,这是个问题。

    若是说道祖为了面子问题的话,更说不通了。

    难道被击败了更有面子?

    断断没这个说法啊。

    “这已经是第四具分身了!”

    妖皇帝俊脸色有些凝重。

    “这其中,必然别有缘故。”

    “大家小心戒备!”

    果不其然,接下来,道祖又再次出现两道分身,在众人付出一些受伤的代价,尽皆顺利打爆。

    尤其是最后一次。

    冥河老祖出现了,可是还没有来得及乘隙偷袭,就被左小念和左小多强势击杀了!

    那可是身死道消的寂灭击杀,随身仅余灵宝,伤痕累累的元屠剑,也到了左小多手里。

    明明是斩获喜人,可众人反而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魔祖罗睺出来不久就败退了,出手针对的乃是左小多,力战而败,还算有情可原……

    可冥河老祖出来就被斩杀了,还是身死道消,神魂绝灭的死法……

    这,这貌似太诡异了吧!

    简直就活像是故意出来送死一般!

    “注意时间,三十五分钟了!”

    太极图有点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

    一口气屏蔽天道空间这么久时间,而且还是屏蔽道祖的天道空间,太极图是真的连吃奶的劲儿都用出来了!

    “难道是在拖时间?”

    “也不是很像啊……”

    左小念皱着眉头,道:“我有点心神不安,似乎有很恐怖的那种感觉……”

    不仅是她,在场众人都是身经百战,灵觉敏锐的人,已经有不少人都生出了这种不妙的感觉。

    这种灾难的警兆,在众人一生中,都曾经无数次的出现。

    然而每一次出现,所伴随着的,都不是什么好事!

    都要疲于奔命,都要穷于应付!

    剩下的三十二人,不约而同的深深吸了一口气,毫不吝啬地将最最能补充战力的丹药,大把大把的塞进嘴里。

    现在不吃,也许这辈子就再也没机会吃了。

    非常时刻,再如何谨慎的应付,都不过分!

    在众人等待中,惊骇的发现……

    一片空间,骤然浮现一个七彩的漩涡,缓缓旋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