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二】

    灵魂之毒发出之余,无论威能效力如何,无毒大巫本人都无缘目睹,因为他已经先一步身死道消,再也不存在这个人世间了!

    这毒霸天地的灵魂之毒,至绝之毒,丝毫没有因为无毒大巫的陨落而稍歇,那道触目惊心的黑线在道祖的手上持续绵延前进,一路去到了手肘位置终于不得再进,却是扭曲在那里,不见丝毫后退!

    洪水烈火冰冥丹空眼见无毒陨落,不差先后的发出了一声惨呼:“无毒!”

    “兄弟!”

    然而就算众大巫如何殷殷呼唤,不存于世的无毒大巫已经无能给予他们丝毫回应了!

    那道黑线仍旧执着的在道祖手腕上盘旋,隐隐有扩张迹象,又似是蓄势待发!

    道祖心知此毒殊异,当机立断将手指头破开一道口子,随即一缕鲜血喷溅了出去,血色漆黑如墨,然而盘踞于手臂上的那道黑线,丝毫也没有变淡的迹象!

    霎时间,左长路的巡天刀,吴雨婷的听雨剑,洪水大巫的千魂锤,妖皇东皇等人…

    此际已然顾不得什么阵型,各自豁命扑上,精华绝招尽出!

    当前时刻,万万不能让道祖缓过一口气来。

    道祖头上的三朵金莲,因为刚才一击少了一朵,但脚下的金莲还在,彩色庆云也还在!

    很显然,这是身外化身之法。

    不见的那朵金莲代替了道祖,消逝在了众人合力做局,左小多和左小念联袂极限一击之下!

    更有甚者,道祖现在的身体,还中了有如附骨之蛆的灵魂之毒!

    但启战至今,亦折损掉了左小多的一手底牌。

    无毒大巫并不以战力见长,而是以毒力享誉天下。

    另一位毒道大行家朱厌此际还和云中虎,白云朵,小小,隐藏在灭空塔里没有出现,伺机而动。

    左小多初初的打算,是进一步消耗道祖战力之余,在右朱厌突然出现,以厄运之毒汇流无毒大巫的毒功,出其不意给道祖来一下狠的,如此才能更大限度的消耗道祖!

    但却没有想到,无毒大巫没能等到这个计划付诸行动,就已经惨死!

    但他的死,却取得巨大的成效。

    道祖这一具身体,已经中了灵魂之毒,毒霸天地之毒!

    眼瞅着道祖手上的灵魂之毒,左小多心下忍不住可惜,若是同样以用毒著称的祖巫奢比尸还在生的话,再来个百上加斤,估计能够令到毒攻的效果,应该能更甚一筹才是。

    适时,八大祖巫连同洪水大巫联袂出手,好似不要命一般的围住道祖展开疯狂进攻。

    左长路与吴雨婷还有东皇妖皇亦随之出手,却是寻隙而进,封锁道祖可能逃逸退走的所有空隙,全然不留余地

    左小多和不够大队则是集体后撤。

    在刚才这一击之后,除了一直没有存在感隐身虚空没有出手的皮一宝之外,其他人包括左小多和左小念,基本都已经气空力尽,再战乏力了!

    至少这一波攻击是赶不上了。

    但对于中了毒的道祖而言,当前这些力量就已经够了,足够牵制乃至给予进一步的则损消耗了!

    轰轰轰……

    空间再次爆裂!

    道祖的这一具身体,再度粉碎,与天同尘。

    但众人反而更加的警惕,小心戒备。

    刚才道祖被砸碎,但再出现的时候,可是一出手就杀了无毒大巫,而且还出现得毫无规律。

    这一次,又将会出现在什么地方?

    会否,再下一城呢?

    如同一滴水,落进了静静的湖水之中。

    有微小的涟漪,轻轻荡开。

    刷……

    空间重趋稳定之瞬,一只脚蓦地出现在万里秀身后。

    万里秀正自提起全副心神小心防备,专属于武者的危机感知有所因应,心头亦隐约感觉惊悸感陡然升起。

    几乎本能的一个侧身移步,同时一剑全力斩出!

    但,仍旧是迟了一瞬。

    道祖蓄势一脚,重重地轰在万里秀背心之上,虽然只落实了三分,万里秀仍旧承受不起!

    但在万里秀中招的同时,万里秀的剑也已经落在那只脚上,随着卡的一声闷响,利剑入肉三分,鲜血迸溅,又有火星随之冒起,万里秀惨叫一声,连人带剑甩出数十米!

    口中大口大口的喷出鲜血,还有内脏碎片。

    这一脚,令到万里秀五脏全碎,若不是万里秀应变神速,若不是补天石始终就在胸前挂着,就只是这一下不曾落实的一脚,就足以令万里秀粉身碎骨、身死道消!

    “秀儿!”

    龙雨生心胆俱裂,狂吼着,亡命也似的冲了上去。

    “我没事!杀敌!”

    万里秀挣扎出声,身子一滚,瞬时便已离开战场远远的,现在自己身负重伤,战力不足一成,已经不能距离战圈太近,勉强滞留只会牵扯己方精力,尤其是龙雨生的注意力。

    剧烈的呼啸连连,烛九阴步了万里秀的后尘,被打飞出去之余,更是大口大口的吐出鲜血,之后又有强良祖巫,胸口中了一掌,手舞足蹈的飞出。

    项冲一声闷哼,踉跄后退,手中霸王戟断成了十七八节,一边后退一边吐血。

    战雪君的百战枪一枪刺中道祖追击的手掌之上,却好像是刺在金铁山上一样,强大的反震令战雪君立足不稳,踉跄后退,手中长枪更是发出嗡嗡的颤鸣,浓郁的魔气,在枪尖缭绕。

    直到此刻,道祖接连得手之余,终于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一抹轻微疑惑之色,在眼中一闪而过:那是…弑神枪?

    战雪君的百战枪自然不是弑神枪,不过神异玄金所炼,或可臻至神兵级数,但距离先天灵宝级数尚有一段差距。

    唯其常年以自身魔气温养此枪,而战雪君经历那次魔灵森林变故,身上滋生之魔气于弑神枪所有之魔气本质无异,以之长久温养,自然令百战枪拥有几分弑神枪的气相,但究其根本,仍是差天共地,难以比拟。

    可道祖终究不是魔祖,刚才与百战枪接触不过一瞬,难以了悟更多,以致略有误判。

    下一瞬,共工祖巫的天水再度罩顶落下,道祖身形一闪,已然逸出其攻击范畴,眼中厉芒闪动,手中拂尘一扫,千万道丝线,径自脱里拂尘主体飞出。

    “啊……”

    但闻句芒祖巫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凄厉惨叫,浑身便如一头巨大的刺猬,每一根丝线都是穿透了他的强悍到极点的祖巫之身!

    这一击之下,竟是连灵魂一道钉死!

    无数的丝线,从他的眼睛、从他的前额,从他的咽喉,还有丹田、心口……周身要害无有不中,尽皆前进后出,前后通透!

    更有无边的道蕴,沿着丝线而上,破灭了神宫,戳破了识海,钉死了灵魂,彻彻底底的毁灭了肉体!

    句芒祖巫在嘶吼声中,整个身体,瞬间化作了一片片的零碎肉屑,方圆百丈,唯有一片血红!

    道祖骤施杀招,瞬灭祖巫句芒,原本神速移动的身形终于出现了一瞬间的停顿,适时,东皇的东皇钟乘隙而入,轰然撞落在道祖身上,直砸得道祖一个踉跄,左长路跟着一刀突袭,却是以强横之势,与空空的拂尘柄相撞,随即便是轰然一声爆响。

    左长路一声闷哼,反震后退。

    道祖却也发出一声闷哼,鼻孔中蹿出血丝。

    而作为冲击核心的拂尘柄就此化作齑粉!

    在失去了空间功德气运之力加成之后,这一先天灵宝,在动力灭杀祖巫句芒之余,被众人生生打爆!

    而后续攻击陆续有来,先是余莫言与独孤雁儿从句芒祖巫的血雨中强势冲出,两人双剑,齐齐刺入道祖前胸!

    永结同心,共效于飞!

    两人的比翼双心心法同修数千年,早已大功告成,登峰造极,此际同心共道,灵犀一意,双剑合璧,汇流威能非止一加一大二,而是二乘二大于四,四倍于两人联手之威!

    灵气轰然爆开,道祖胸口一个大洞陡然而现。

    道祖一声冷哼,两手闪电般拍出,双剑齐折断,余莫言与独孤雁儿同时惨叫,倒飞而出,鲜血狂喷!

    即便是四倍两人联手之威也好,奈何他们本身的修为实力有所不足,这双剑合璧若是由左小多左小念所出,至少可以再灭道祖的一道分身,而他们,能够造成一处重创,已经是极限!

    所幸他们不是一个人,妖皇剑流星赶月一般的脱手飞出,重重的撞在道祖前胸的伤口上,白光激烈闪烁,剑身绽放出光芒,映现山河乾坤!

    轰……

    道祖终于一声闷哼,前胸破开一个透明的大洞!

    妖皇剑强势破防,直接穿透而出。

    随即,帝江,烛九阴,天吴等一众祖巫悲愤的合击,汹涌来到!

    随着一阵轰鸣,道祖的这一具分身也终于在一声浩叹中化作齑粉。

    距离开战到现在,历时甚暂,一共不过数百息的时间,换算成具体时间,还不到七分钟。

    但个中变化之反覆,战损之惨烈,却让所有人心头乱跳,不寒而栗。

    道祖的分身先后被打爆了三具;然而联军这一方,也已经有蟾圣,无毒大巫,句芒祖巫三人身陨的巨大代价!

    而其中重伤的人员之中,万里秀伤势之沉重几乎不可能参与此役了!

    补天石虽然神效如旧,但随着万里秀本身实力的提升,连带这次伤势之沉重,就只恢复了一大半,就已损耗殆尽,化为齑粉了。

    李成龙眼中光芒闪烁,沉声喝道:“所有人,成一圆环,背靠背,面朝外!”

    所有人闻言顿时醒悟,立即付诸行动。

    所有参战者围成一个大圈,面朝外,更是将几个还未完全恢复的伤员,保护在圆圈中间。

    共工祖巫帝江祖巫等都是心如刀割,祖巫句芒的身陨,对于一众祖巫来说,可说是莫大的打击,莫测为甚。

    但现在,却不是伤心的时刻。

    再现的下一道分身,就有可能令到现场的任何一人或者几人,去和句芒做伴了……

    “道祖的实力,比我想象之中的要弱。”

    李成龙一边全神戒备,一边语速极快的说道:“我们这一次围剿,到现在为止,已经打掉了道祖三朵金莲化身……而我们付出的代价,并不是很大,此役,三族联军必胜。”

    付出的代价,并不是很大?

    祖巫们人人的脸色均现不悦之色。

    洪水烈火等更是脸上一黑。

    一位祖巫,一位大巫,还有一位蟾圣,合共三位顶级高手尽皆亡故,参战的三十六人,除了永久减员三人之外,还有超过一半的人手身负重伤,或者曾经身负重伤刚刚恢复……你管这叫代价不大?

    应该是你们人类一方付出的代价不大吧?

    但转念想到而今对战的乃是道祖,对于道祖这般级数的存在,纵使对李成龙这句话很是不喜,却也不得不承认,的确是代价不大!

    那毕竟是道祖!

    李成龙语速很快:“各位心下不愉,也请忍一忍,非常时刻非常状况,尽速歼敌才是正经。”

    “据我猜测,道祖之所以比想象之中的要弱,非是无由,除了我们预先设置的诸般布置,更可能有九大世界刚刚合并不久,道祖才刚从沉睡之中醒来,实力未必回复到了巅峰。”

    “换言之,当前乃是我们的最大机会!”

    李成龙深深吸了一口气:“真正的搏命时刻,其实还没有到来!诸位,此役乃是殊死搏杀,必见死伤,与敌偕亡,不过早晚之事!”

    真正的搏命时刻还没到来?!

    与敌偕亡,不过早晚之事?

    听罢这句话,每个人的心里愈发沉重起来!

    到目前为止,在场众人基本都曾经受过伤,而且只要受伤,就是重伤,难以迅速疗复!

    尤其是折损的三人,更切切实实的佐证了道祖神威!

    但是正如李成龙所说,真正的搏命时刻,还没有到来。

    与敌偕亡,不过早晚之事!

    看道祖的金莲化身,不难想见,最少是六具化身供给道祖消耗,有可能脚下的彩云也是如此!

    那可就不知道是有多少了!

    这样鏖战下去,最终活下来的,能有几个人?

    再想深一层,道祖若是真正去到末路的时候,开始反向极端搏命的话……战力只会更加的恐怖,局面也许将会急转直下,愈发的难以应付!

    “道祖天地一人,为何不走,何苦非要在这里与我们死战,不死不休?”

    项冲此刻问出来了一个极端白痴的问题。

    众人尽皆报以鄙视的眼神。

    脑筋这么不好用的货色,竟能修炼到现在这般地步的,纵观古今,都是不多见的,果然是有了靠山,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

    李成龙叹口气,看在是自己大舅子的份上,委婉解释道:“若是换成你是道祖,你也不会走的。”

    项冲居然又追问了一句:“为什么?”

    李成龙翻翻白眼,直接不说话了,再说话不但降自己的身价,还要得罪在场众人,自己堂堂一代军师,总控全局,居然陪傻子唠闲篇,拉低整体智商,是可忍孰不可忍!

    项冰与战雪君齐齐凶神恶煞的开口:“闭上你的蠢嘴!”

    项冲挠挠头,一脸无辜愈发迷惘的扫过身边众人,他是真的不懂,就是不懂才要问啊!

    还是左小念心慈,实在可怜这个大个子庞大的脑袋里居然全是豆腐渣,出口解释道:“道祖毕竟是道祖,若是在这样的特定环境战斗下,还要逃走……颜面何存?”

    项冲诧然道:“难道颜面比性命更重要?不是说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吗?”

    对于这个问题,左小念也不回答了,心慈是善举,但无节制的心慈,就是傻子了。

    战雪君一头黑线,喝道:“夯货,你他么的给老娘闭嘴!”

    丢脸死了!

    别人都没问的事情,就你问?显摆你长了一张嘴?

    这个问题不是太明白了么?这么简单的问题你为什么都不懂?

    虽然我也不懂,但是……我没问啊!

    你这一问,就把自己是个傻子这个事放到了明面上,多丢人啊!

    所幸四周骤然出现异象,帮助这两口子解了围!

    前后左右,头顶脚下,齐齐有地火水风涌动,而且还不是幻象!

    有特殊能力的还好些,更多没有特殊能力的,尽觉难受至极,就只能用真元硬顶,勉力维持。

    任何人都知道,自己只要稍微脱离这个圆环,出现破绽,迎接自己的便是一击必杀!

    绝无侥幸!

    左小多眼见己方情势急转直下,大喝一声,再度催动诸火威能,元火诀,祝融真火全力发作,而左小念的极寒之力,也同步散逸,再现水火同源之招,刹那间在己方圆阵之外,再化一道圆圈,将外界所有的地火水风,尽数屏蔽在外。

    一声清笑,道祖的身形再现,淡淡道:“果是应对得宜,不亏为气运之子!”

    “特定的空间,特定的条件……”道祖长长叹息:“还有当前的随机而作,当真是精妙到了相当的地步。”

    “若是一味在当前这样的环境中战斗,贫道确实要落入下风。”

    妖皇帝俊淡淡道:“这也是没有办法之中的办法……道祖天地一人,神通广大,山河万物,都可以为你所用,若是在外面战斗,你甚至不用出手,动念就可以将我们尽数杀死!就算是下策,仍旧是对策,所幸事实证明,这对策,可以对付道祖,还可以杀死道祖。”

    妖皇的话,说得极为坦诚,众人都是一阵苦笑。

    的确,若是在外面与道祖战斗,除了左小多和左小念两人之外,其他人甚至都吸收不到半点天地灵气来补充,只能纯消耗自家底蕴。

    而道祖连手都不用动,只需要不断的招落紫霄神雷,就可以将众人悉数歼灭,还要是走到哪里,都不可能躲得过的那种!

    在外战斗与在这里战斗,完全的一个天一个地,不可同日而语。

    之前的战斗结果也证明了,此法可以对付道祖,甚至杀死道祖!

    道祖丝毫不以为忤的蔼然道:“道友言下足见坦诚。”

    妖皇帝俊言语间尽是尊敬的道:“委实是道祖神通至此,岂有虚言。”

    道祖称呼帝俊为道友,便是意在撇清了所有关系,将彼此立场定义为你死我活,不死不休。

    而妖皇帝俊也同样如此,但哪怕是生死相搏,会对道祖仍旧不失敬意。

    毕竟,此世道法之源,尽皆来自此人,可谓是修行者之师,众生之师!

    面对这等养人,自有一股子发自内心的尊敬。

    与胜负无关,亦与立场无关。

    自古到今,有一句话:不服强者,有罪!

    此乃是整个世界的真理。

    所以但凡是有所成就,有点力量的修炼者,都不会如普通人一般,随意提起上位强者的名字来开玩笑。

    便如一些普通人有时候敢挂在嘴边的某些话,诸如某某强者算个屁!某某将军纯傻逼……之类的口头语,却永远不会在强者们口中出现的!

    纵使是日常闲谈,尽皆如是:某某大人当年曾经做过什么事情,此事怎样怎样……等等等等。而这样的说法,同样不会随口肆无忌惮的发表评论。

    因为,这些传说中的前辈强者,除了是你的前辈,更可能是你的祖宗,岂可轻言评论侮辱。

    另一层还在于……人家再怎么样,不管是活着,还是死了;但是人家能拥有名垂青史的成就,便是有成为传说传奇的本事,再怎么说也比你强千万倍,百万倍!

    怎么就轮到你来评论了?!

    你算老几?

    只是看了几本书,一瓶墨水不满半瓶酸醋晃荡,看了些不知是真是假的所谓历史资料,就敢对前辈先贤评头论足,那不是见多识广,博学广闻,是无知加嘴贱!

    归根到底一句话……有所成就之人,必然有值得尊敬之处。所以,不服强者,有罪。

    道祖淡淡的笑了笑,双手负后,道:“杀!”

    一道虚影随之而现,一枪骇然,疾如闪电奔雷,直入祖巫蓐收的身躯,直透心房!

    强横的魔气,意在这一瞬间极速蔓延开来!

    蓐收祖巫一声爆吼,瞬间鼓动毕生之力,以强横的肉身与修为,死死锁定了嵌入体内的偷袭之枪!

    随即强自扭身,一剑一掌,接连击出!

    这是他鼓动全身灵魂修为之所聚的最后一击!

    虽然最后一击已出,但泰半乃是身为顶级修者的本能反扑之力,他此刻眼神中,唯有满满的混乱、绝望,还有浓得化不开的不可置信!

    口中的低语呢喃,亦是充满了浓浓的惊诧:“魔祖……罗睺?!”

    魔祖罗睺一击得手,弑神枪虽然被锁定,他本身早已抽身退后,竟毫无恋栈。

    蓐收鼓尽最后之力的一剑一掌,根本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损,只余袖手淡漠的回应:“正是!”

    蓐收祖巫惨笑一声,喃喃道;“不意竟是命丧你手,虽然也不算辱没了我,但围剿道祖之役,却命丧道祖之外的手下,终是憾事……”

    话语未竟,一口气陡然吐出,身子猛地呈现四分五裂之相,弑神枪充满爆炸性的极端威能自他体内强势而出,更随着嗡的一声响动,化作了一道黑烟长龙,冲上半空,肆意盘旋,极尽欢畅。

    这一出来得变生肘腋,出乎三族联军所有人的意料之外,魔族罗睺居然会突然现身此地,而且这一出现,就以暗袭手段伏杀了八大祖巫之中的祖巫蓐收!

    这一变故,即便是近在咫尺的帝江与共工祖巫,也都是一脸不可置信大过了悲恸!

    什么时候……魔祖罗睺居然与道祖联手了?!

    竟然有这等事情发生,实在是……太意外了,意外到了极致!

    随即才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响动:“蓐收!!!”

    却是烛九阴祖巫一声吼叫!

    在几位祖巫之中,他和蓐收关系最好,眼见蓐收陨灭,痛彻心扉,恨不欲生!

    其他祖巫也自黯然莫名。

    这么多年的兄弟……今时今日,竟在几分钟之内,居然就少了两个!

    这等至极的悲痛,委实是无法形容!

    相比较于一众祖巫的心情沉痛黯然,左长路与妖皇东皇等人的脸上神色变得分外难看起来。

    战局急转直下,一下子就去到了极端恶劣的情况!

    道祖以分身替死,现在仍形神完气足,战力十足,丝毫不会逊色于初初;而魔祖更是生力军,非但龙精虎猛,更携一枪灭杀祖巫之威势,等闲战力,难撄其锋!

    己方参与此役的三十六位顶峰战力,却是先后身死四位!

    这一战,突然间局势就从些微优势转化作了恶劣至极!

    左小多一咬牙,道:“你们继续与道祖作战,我来对付魔祖,尽速了结此獠!”

    说罢跃身而出,直取魔祖罗睺。

    九九猫猫锤锋芒更甚,淡淡笑一声道:“今日终于有了与巅峰高手单打独斗的机会,真是荣幸!”

    魔祖罗睺的眼神却没有放在他的身上,而是注目于战雪君手中的百战枪,淡漠道:“这女娃娃是谁?”

    战雪君一翻白眼,森然道:“与你何干?”

    魔祖罗睺伸手虚握,回翔于天际的弑神枪铿锵一声嗡鸣,重新落回到了他之手中!

    战雪君手中的百战枪竟自震动了一下。

    丝丝缕缕的精纯魔气,自百战枪尖闪烁璀璨,震荡虚空!

    魔祖罗睺眼中居然闪出来一丝欣慰之色,淡淡道:“太淡了!”

    随即才转头看着左小多,道:“剑君主大人声名赫赫,吾自然久仰大名。”

    剑君主!

    这个名字,自从左小多在上京群龙夺脉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叫了。

    而这事的罪魁祸首、始作俑者,自然便是一代军师李成龙!

    李成龙创造出这个名字之后,被左小多前前后后揍了数千顿,而从那之后,这个名字极少被人叫起。

    尤其是不够大队全体人员,更加对这三个字讳莫如深。

    但是……既然有了这名头,曾经在人前道出,自然就被传了出去,一开始还只是几个人传,

    后来则是传到了潜龙高武之后……

    所有潜龙高武人集体讨论认证,惊觉——

    我擦!

    这个名字,堪称是“最”适合左小多不过的名号!

    一来,左小多在绝大多数场合就是以剑著称的,远比那什么铁拳公子名副其实!

    叫剑君主,真真是半点也没错!

    此外,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普天之下古往今来,左小多某一方面的特质乃是公认的空前绝后、旷古凌今!

    在这一领域之上,左小多堪称是绝对的主宰级别,星空君主的地位!

    不但无人可以撼动,甚至后来者,也未必可以有人追及!

    这样一来,以潜龙高武许多师生有意无意的传扬……等到左小多发现军中也已经有了这方面传言的时候,再想制止,已经无力回天。

    为此,左小多逮住李成龙,差点儿将之揍成人干。

    并对不够大队上下所有人等,进行毫无人性的虐待……

    但是,木已成舟!

    剑君主的大名,赫然已有震撼天下,脍炙人口,家喻户晓之势!

    此刻听到魔祖的话,左小多一张脸刹那间黑如锅底!

    “魔祖大人,您可以叫我锤君主,我不介意。”

    魔祖罗睺淡淡道:“原来外号自己也可以改的么?如果可以改的话,吾想把我的名字改一改。”

    “改成什么?”左小多好奇地问。

    “改成……”魔祖罗睺冰冷的笑了:“小子,你这是在拖时间!?”

    那边已经开始了战斗。

    所有人皆在包围道祖,展开狂轰猛打,不断的有人受伤,不断的有人被打出战圈,时不时的吐血如注,旋即便是疗伤恢复,再入战,再受伤……

    而左小多与魔祖罗睺这边,却是风平浪静。

    左小多眯起了眼睛,道:“我一个人,如何能是魔祖的对手,自然是能拖便拖,多拖一刻是一刻;若是拖到那边告一段落,大伙再来围攻魔祖大人,我的危险将会小很多,魔祖连我剑君主的名头都知道了,不会不知道我左小多胆小如鼠,最是贪生怕死吧?。”

    魔祖罗睺淡淡的笑了笑:“胆小如鼠,贪生怕死,我怎么看不出来。”

    左小多有点卑微的说道:“那想必是魔祖您高看我了。”

    魔祖罗睺道:“我从来不会小觑我的对手,也不会任由你拖延下去。”

    左小多道:“可我还是想要尽可能长时间的拖延下去,如果能一直这样聊天,那最好不过。我这个人,其实是最喜欢聊天的,尤其喜欢聆听前辈高人讲古论今,能动嘴的,何必动手。不知魔祖大人是否乐意赐教。”

    魔祖登时一阵气闷。

    他是真没想到这小子如此修为,竟然如此的不顾面皮,甘愿化身话痨,以小卖小。

    当下再也不扯闲篇,径自手一抖,弑神枪顿时一道寒芒闪烁,嗡嗡的颤鸣着,一股锐利的煞气,眼见就要透体而出!

    左小多急忙提起九九猫猫锤,口中兀自殷勤的劝说道:“大家都是高阶修者,何必动刀动枪,咱们再聊会不好么!?”

    回答他的,是弑神枪尖锐的风声!

    魔祖罗睺一枪刺出,再无赘言,以行动回答了左小多的无耻请求!

    但是下一刻,嗡的一声,空间突现破裂之痕,竟是九九猫猫锤破碎虚空,威势而来!

    两厢冲击,当的一声闷响,弑神枪颤抖着飞上天空,一声尖锐的长鸣!

    如果弑神枪会说话,这会肯定已经破口大骂出声:“卑鄙!无耻!”

    因为这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完成了千魂梦魇锤的气机运转,双锤甫一出击,第一招便是叠加了十数招的威力加成!

    弑神枪就算是再如何通灵,说到底还只是一根枪,比起左小多九曲十八弯的脑瓜子,肯定是差了许多的。

    魔祖罗睺也是嘴唇抽搐好一阵,幸亏自己决意动手,再无啰嗦,若是容他再继续将气机累积持续下去,恐怕一动手就能将自己打成重伤!

    那才真是阴沟里翻了航空母舰,丢了大人了!

    还有就是,这才一接触,回想这小子刚才那一起手的威力战力,丝毫也不逊色于自己了!

    这个扔纸让魔祖罗睺心头一凛,顿时收起心底些微的居高临下之心,将眼前这个小年轻当做了势均力敌的同阶对手!

    然后便是激烈异常的大战对攻起来。

    弹指就是数百招过去,双方都是兔起鹘落,攻防速度俱都快到了极点。

    而魔祖罗睺却也这一轮的对战之中发现了一点异常,那就是,左小多正在控制着战局走向,逐渐远离彼端群战道祖的战圈。

    关于这点魔祖罗睺无意理会,索性将计就计的跟着过去了。

    再百招之后,与围攻战局那边的已经来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但闻左小多猛底一声大喝,首度火力全开,全力施为!

    魔祖罗睺对此并无意外,也是打叠精神,展开对攻,分毫不让!

    左小多与魔祖罗睺的这一战,足可以载入星空战斗史。

    因为……此战战况之奇特,堪称亘古未有!

    左小多始终保持了十二成的攻势,全然没有任何防守之招!

    若是仅止于此,则不足为奇,倚强凌弱,全取攻势,可说是常见至极!

    奇就奇在魔祖罗睺也是采取全然的十二成攻势,毫不示弱之余,招招反扑,极尽凌厉之能是!

    双方都采用疯狂进攻,全无一招自守的打法。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ddyueshu。ddyues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