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道理不能改变,胜负可以

    左小念心中蓦地一惊,霍然回头,长剑已经在手。

    左小多却仿如没有丝毫意外的缓缓转身,满面尽是悠然地看着面前之人。

    来人一袭青色道服,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站在这里,却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

    不,不该是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而就是与天地融为一体,共日月一息!

    他就是风,他就是云,他就是花草树木,他就是天地之间的一切!

    他与天地自然,再无分别,更兼周身流转道韵,让人一眼看去,就会情不自禁的生出迷失或者顿悟的微妙感觉。

    左小多微微躬身,问道:“道祖大人?”

    青年道人微笑颔首:“小友不必多礼。”

    左小念亦是恭敬行礼:“参见鸿钧道祖。”

    “哎,凰女不必如此客气……”

    道祖淡淡笑道:“所谓的鸿钧……只是个量级,非是称呼;所谓一气化鸿钧,不过后人编排,你们叫我一声……前辈就好。”

    左小多嘻嘻一笑,道:“所谓先有鸿钧后有天,前辈还在天地之先,横压宇宙,开辟全新世界,光是这份功绩,便值当我等敬重。”

    鸿钧道祖道:“这话不对;何人能够在天之前?所谓开天,不过是开辟了周天宇宙之中的一个小世界而已。”

    “而且这天,从来也不是吾所开,吾只不过是因缘际会融了大道,再不得超脱的修行者而已。”

    鸿钧道祖看着左小多,眼神中闪过一抹莫名的复杂,轻声道:“所谓开辟世界……更多的乃是意念所化……古往今来,多少创世神,尽皆逍遥在天地之间……”

    “一个世界从无到有,先要有一个创世之神,孕育出一方世界,才有电,才有光,才有后续的神话传说……”

    左小多道:“那咱们这个世界又是怎么回事?”

    “咱们立足的这方祖地世界,乃是一个荒芜之地……何时有了这一方世界,不得而知,难得考究。究竟是谁创造了这一片荒芜之地……更加不得而知。”

    “唯一知道的,大抵是一位大能者机缘创造了这方世界,但也不知是有意或无意,没有让这片世界进化完全,早早撒手而去。”

    “一直到鸿蒙世界自主孕育出生命……而吾等,便是这方世界的第一批生灵……”

    “彼时,盘古神实力臻至一定境界,决意开天辟地,升清沉浊;这个世界的天地,方才始分,所谓天地开辟,方才得启……”

    “倒是众生的修行之法,乃是吾融了大道之后,散落三千大道入世间,各凭缘法自行衍化,生生造化……”

    鸿钧道祖淡淡笑道:“所以这一片世界,乃是一个不完整的世界。比起那些大能者以一己之力开辟出来的独立空间,制造了生灵,落定了规则的世界……存在着本质上的差异。”

    左小多虽然实力强横,已臻此世极峰,但说到阅历掌故等知识面,还浅薄得很,自然不曾听到过这种高大上论调。

    不完整的世界?!

    与其他世界存在有本质的差异!?

    左小多由此及彼的想到了自己的灭空塔,两相比较推敲了,倒是想明白了一些。

    或许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能够比左小多更理解这番话的个中深意。

    因为他的手里,现在就有一个将成未成的世界。

    “原来如此,这才是这方世界的真相。”左小多恍然。

    道祖意念一动,这里就成了洞天福地,鸟语花香,白云飘飘,奇珍异兽,云雾缥缈间,一张茶台摆在三人面前。

    “小友,且来品茶。”

    “正要叨扰道祖。”

    说到叨扰,倒也恰如其分,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说是在道祖家做客。

    与天地相融,共日月一息,岂止是说说而已!

    “上次,小友说要与吾谈谈。”

    道祖微笑着坐下。

    “小友已是身怀新世界的大缘法者,提出邀请,吾自然要前来一晤。”

    说到正题,左小多正襟危坐,道:“小子心下懵然,索然费解,难明道祖挑起这一场大战的个中真意为何?”

    道祖淡淡的笑了笑,道:“在大战之后,吾也曾问过自己这个问题。”

    “那道祖的答案为何?”

    “吾身化大道,原本不应有一些无谓思绪,但却没有想到,终究是不能免俗。”

    “所以?”

    “吾扪心自问,掌管此番世界无数元会;自以为大道无情,世上分分合合生生死死,天翻地覆,沧海桑田,就只不过是我眼中一场游戏,弹指即过,过眼烟云。”

    “所谓天才强者,所谓命运之子,所谓传奇神话,所谓王侯将相,所谓千秋霸业……一切的一切尽皆风云际会,归根到底仍旧一抷黄土,不过是一睁眼,一闭眼,也就过去了。”

    “然而此番清天劫,却是让吾之心湖动荡,不复清平。”

    鸿钧道祖说起来这些事情,包括自己做的事情,都很是坦然,言语间,尽是波澜不兴。

    对自己心中的杂念,更是毫不掩饰。

    到了他这种地步,一切都已经无所谓,自然无需任何粉饰,尽是坦荡直言。

    “不知道祖心里,可是有什么执念?”左小多敏感的察觉到了这一点。

    “执念……”

    道祖微微抬头,眼神首现空茫的望着虚空,半晌才道:“此番世界,吾身合天道以来,先后设立六圣为天地支柱,各自镇压气运支撑天地……过往功绩,倒也不必细表。”

    “一个残缺的世界,吾百般无计,唯有以身合道,方能维持天地完整,造化万物生灵,万族衍化,绵延无尽。”

    “缘何这清天劫,将所有的人都放走了,却独独羁绊吾一个,何其不公?”

    “天地之外,另有天地,星空之上,更有寰宇。”

    “超脱者,遨游天地万古,得大自在;然不能超脱者却又如何?”

    “身化天道,固然是大慈悲,大愿念……但是,这一片天地,对于吾来说,与寻常人家自己家的院子一般……”

    道祖苦笑一声:“小友可知晓,终此一生尽皆羁绊在自己家院子里,始终而不得出门一步,乃是何等滋味?”

    左小多叹口气。

    “若是都不能出去,倒也罢了,安于一隅,自得其乐,倒也未尝不可,可惜……不是。”

    “清天劫之下,连往昔圣人都能超脱而去,以后生灵,举凡实力达到超脱的地步,也可超脱而去……唯有吾,就只能在这里苦苦守候,眼看许多生灵,一个个的超脱而去,得那大自在。”

    “而吾,只能永远逗留在这方寸之地,坐井观天。”

    道祖苦笑:“以我修为,以及横亘无数岁月的沉淀,本不应该如此;但事到临头,仍是心有不甘,便是这一份心有不甘,便出现了小友所见的这一场浩劫。”

    “以小友修为,超脱而去,不过是时间问题,届时,或许小友便能体悟吾之困惑不敢。”

    “心态失衡,此乃其一也。”

    左小多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这种感觉,他倒是可以理解。

    “愿闻第二个原因。”

    左小多道。

    “至于第二个原因,便是……大势。”

    道祖淡淡的说道:“此番清天劫来得突兀,个中真意更是清除了所有不安定的一切;以后只余一族,是为恒定主宰;而这片天地,在只得一族纯然单一的气运不断灌输之下,将会慢慢臻至完美境地。”

    “此乃定数。”

    “一旦世界完美,届时的我便会与大道脱离,而到了那时候,倒也能有超脱的时机。此也是必然。这也正是清天劫设立的那位道兄,为贫道留下来的一条超脱之路。”

    左小多不由大惑不解:“既然道祖知道此节,自己非是全无超脱机缘,不再像以前那样完全没有机会……却又为何……还……”

    道祖淡淡道:“因为这是……外人所给予的机缘,并非是贫道自己凭一己之力取得的机缘!换言之,若是这清天劫,贫道能够以一己之力改变这位道兄的既定结果,此番世界,也能得到完满平衡……彼时,便是贫道争取到的超脱机缘,便是胜了半筹。”

    “这胜这半筹,对于小友来说,或许并不在意,但是对于贫道,却是极为重要,莫此为甚。”

    听到这里,左小多算是彻底的明白了!

    作为一位心高气傲的世界主宰者,面对一个恐怖的,根本不知深浅的对手,源自心底的无力感,自然是非常难受的。

    出于自尊心也好,出于逆反心理也罢,亦或者是单纯的不愿意接受这个人的恩惠,一旦接受,那便是结下了因果,尤其是还是这等层次的因果,堪称恐怖至极。

    任何一种心态之下,都会导致,未来的任何时候,只要想到这个人的时候,都会觉得矮了对方半头。

    对于自诩已经臻至大道心境的道祖而言,将是无法弥补的短板。

    但若是在这个世界之中,或者说在这个局中,用一种不用改变最终结局的方式,改变一下既定局之中的胜负……从某些方面来说,却是胜了一局。

    而如此强大的存在,他的布局被我破除了,变易了既定的结局,岂止是胜了半筹,端的是胜天半子,超天一筹!

    我只是不想太不给他面子,所以才没有完全的最终改变;而最后的气运填补天道,我最终自由了。那也是因为我自己的努力,非因其他。

    是我自己决定那一族做主宰,他们才成为了主宰,天地主角;那这一族以后的繁衍气运,都是源于我的一念之间。

    也就是说,自己的生命,还是要由自己来掌控。

    绝不像之前那样,自己掌控不了自己的命运,任由操控,任由摆布。

    整个结果,对于这片天地来说,并没有实质上的改变——巫族做主宰,妖族做主宰,亦或者是人族做主宰,究其根本仍旧是这片大陆上的生灵成就主宰。

    无所谓。

    但是对于鸿钧道祖来说,却存在由大大不同的意义,心境再也无缺!

    “原来如此,这才是真相。”

    左小多淡淡道:“道祖或许不在乎,但你的这一随手改变,却让整个人间,生灵涂炭,哀鸿八荒。”

    道祖脸色稍稍现出黯然之色,但随即便道:“小友,你之修为固然已经登临绝顶,超脱在即,然而你现在还没有经历那无穷岁月……你可知,在贫道身化大道之后,有几百元会的时间……监察世间偌久。”

    “在那段时间里,生灵可依据本能行事,但,任何生灵,若是做出了伤天害理之事……便会神雷天降,予以惩罚。”

    “化身千万,行走世间,无数的道理典籍,无数的书本著作,尽皆出自我手……”

    “只是……无数的岁月之后……终归还是会疲倦了,进而会感觉,世间一切,尽皆无味。”

    “纵然是再精彩的人生,再惊艳的人物,至多不过眼前一亮,却又能存在多久?”

    “睁眼闭眼之间,这世上的生灵,已经换了好几波……所有的面孔,所有的王朝,所有的山河……在贫道眼中,何曾有半点分别…”

    “渐渐的,即便是盖世英雄,倾国倾城的绝代红颜……在贫道眼中,却连茫茫大海中一朵小小的浪花……都算不上。”

    道祖声音很淡漠:“所谓大道无情……便是从那时候,慢慢衍化而成,岂止于说说而已?”

    “便如你现在的修为,哪怕你不前进一步,也已经足够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庚……那你可曾想过,你那所有的邻居……你所谓的城市中,那些普通人,在你的悠久的岁月中,将会如何?”

    “你能否记住你所际遇过的所有人?你能否为了身边所有人的悲喜,波动你的情绪?”

    “或许你此刻可以做到,可是千百年后呢?十万年,百万年后呢?更长久的岁月之后呢?”

    “做不到的!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大道无情,乃是必然的结果,修行者的终点……”

    “贫道能理解你现在的愤慨,因为死的人,乃是你所熟悉的、有过交际情谊的……但经过一段岁月之后,你再想来,不过是个念想,早已记不起那些人的面目……”

    “但这些对于贫道来说……”

    道祖眼中有苦涩:“不过是烟云过眼……而且是成批成批的烟云……完全无法有情感波动。”

    他眼中的苦涩,乃是真实。

    这一点,左小多看得出来。

    因为他很羡慕,很羡慕这种情感。

    “贫道很想重新拥有你的这种伤感,与无奈憋屈,那样,会让贫道很欣慰,因为那样……还能感觉自己还是个人,而不只是一个没有任何情感的所谓……大道。”

    “这种麻木,你现在还不知道,这才是一个生命,最悲哀的事情!”

    左小多一片无语。

    他本想劝几句。

    但是在这几句话之后,却发现自己劝无可劝。

    他本想,反正最后还是超脱而去,外面天大地大,从此自由;何必还要纠结这边的胜负呢?

    您只要不管了,那么这片世界的事儿,多好解决啊?

    但现在,唯有哑口无言。

    “或许我们不能体会您的无情与麻木,但是,您用您的无情与麻木,来制造有情人的痛苦与伤心……是否会感觉,有些不道德呢?”

    左小念在一边冷静的说道:“生如蝼蚁,便又如何?这个世界上谁有义务,为了别人的胜负在徒劳的付出自己的生命?”

    “我感觉您现在是错的。”

    左小念道。

    道祖缓缓点头:“你说的对,我现在做的,的确是错的。”

    “那您……”

    “但贫道还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且无法回头。”

    “真正的大道在前,贫道已经为了走出去,付出了几百亿年的努力;如今,纵然错……这一场胜负,却也必须要争。”

    左小念也是感觉到了无奈。

    左小多长长吸了一口气,道:“我想到了一句话。”

    道祖微笑道:“当道理说不同的时候,用拳头来解决?”

    “正是!”

    “贫道亦有此意,道理不能改变真正的结果,但胜负可以!”

    “而你们两人,便是这一局棋的棋眼。”

    “若是你两人消失了,这一局……贫道便是不战则胜!”

    左小多缓缓的道:“道祖要对我们两人出手?”

    道祖淡淡道:“想必,小友已经做好了准备?”

    左小多深吸了一口气,道:“准备,自然是做了一些。这阿修罗界,也的确是适合一场大战!”

    道祖微笑起来。

    左小多打开灭空塔。

    左长路夫妇,李成龙等不够大队除了李长明之外的所有成员,同时出现。随即便是妖皇帝俊,东皇太一,妖后羲和,妖师鲲鹏,八大祖巫,洪水大巫,烈火大巫,冰冥大巫,丹空大巫,无毒大巫,以及蟾圣……

    当今之世,所有顶级战力。

    同时汇聚在这里!

    合计,三十六人!

    众人出现后,都是神色复杂,同时躬身行礼:“参见道祖。”

    “不必多礼。”

    “此战之后,大陆平和。诸位多多珍重!”

    “是。”

    道祖微微一笑,冥河老祖与魔祖罗睺同时出现。

    “此番决战,对你等来说,稍早了些。”

    “早是早了些,难免吃亏,只可惜,道祖您不会再给我们时间。”

    “多说无益。”

    “道祖说得对,道理并不能改变真正的结果,但胜负可以!”

    无数法宝,同时祭起!

    “这一场胜负,便是未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