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大章

    “居然让冥河老祖来刺杀我,这也太看不起我了!”

    李成龙由衷的感觉到自己被鄙视了,被蔑视了,甚至是被无视了。

    “我堂堂绝世高手,一代军师……”

    “可我为什么就差点没躲过去呢……这特么的更伤自尊了……”

    李成龙想到这里更蛋疼了。

    毕竟按照李成龙的实力而论,冥河哪怕是处在全盛时期,现在也未必是李成龙的对手了;但现在情况是,强弱跟预判全然相反,而更离谱的还在于……

    冥河老祖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居然可以完全避过大伙所有人的感知,那实力,比众人预判中的冥河老祖,起码强了一倍,而且还拥有所有人都不知道、不了解的手段!

    这也就导致了,如果高台上就只有李成龙自己的话,不只是有可能被他得手,而是大大有可能的得手。

    “冥河肯定是借助一些宝贝或者什么诡异手段提升的,否则他绝无可能提升得这么快,这不合事理。”李成龙凝神思忖着。

    “可是能有这等手段……可以让冥河这样的强者都能瞬间提升至此……纵观天上地下,也就只得这位了。”看了一眼四面八方仍旧胶着的战场,李成龙下意识的叹了口气。

    战线实在太长了。

    最边缘的地方位置,自己的神识设置触及不到。

    触目所及,满目尽是巨大的血肉磨盘。

    有些位置,星魂人族这边占据绝对优势,但有些局部,却陷入了全面下风,甚至动辄有全军覆没,倾覆一刻的危险。

    面对这样的状况,只能在不影响其他地方占据的情况下,不断的调拨军队过去堵缺口!

    而所有被调拨的军队,基本就是必死的结局!

    有些地方胶着难分胜负的,有些地方在绝对优势下对敌人展开杀戮的,但有些地方却是只能不断地添油战术,拖延时间……

    星魂人族当前的顶级高手固然不少,但想要在这么巨大的战场上,这么长的战线上面面俱到,仍旧绝无可能,差距太多!

    不够大队的所有成员尽都步了左小多的后尘,成为了救火队员,刚在这边稳住局势,将敌人打压回去,立即就要撕裂空间赶往下一个战场驰援。

    时间稍久,一股子疲于奔命的感觉油然滋生。

    但除此之外,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随着战事的持续时间越来越久,李成龙那种精妙细微到了极点,冷静冷酷到了巅峰的指挥,显现出来的作用,越来越大。

    连续的不眠不休的指挥,李成龙真正做到了,把每一寸钢都用在了刀刃上!

    只要是估计到的每一点,李成龙都在用最小的牺牲,去换取最大的胜利!

    这在军事史上,可说是一个奇迹!

    亦是成就李成龙这位星魂军神的传奇初编,神话伊始!

    战况从一开始的星魂人族全面挨打,持续到了第十二天的时候,就被生生掰成了势均力敌!

    接下来更是一点点的,逐寸逐分的,从细微之处的点滴转变,逐渐转变成些微的优势,再转变成一点点的上风……

    直到此刻,李成龙才算是终于松下了一口气。

    按照他的推测,如果大家都不退,再这么打下去的话,最多还有两天时间,星魂人类就将占据上风,而且将拥有压倒性的优势,使得战况再无转圜余地。

    这个战况,令到李成龙感觉到了一点欣慰。

    这几天下来,李成龙遭遇的刺杀次数,达到了七次之多!

    虽然每次都是有惊无险,但是左小念却是累得够呛,真正是一时一刻都不能分神,不敢分身。

    至于战场上……生死厮杀更是……一停没停!

    战况之惨烈,已经到了超出言语可以描述形容的地步。

    一开始的时候,大家还有所忍让克制,虽是生死相搏,仍旧止步于手起刀落,生存败亡,但到后来,双方都打红了眼睛,开始无所不用其极,纯以覆灭对方为第一优先!

    “现在还管什么挑拨不挑拨!”

    “难道没有挑拨就能共存不成?”

    “早晚都是你死我活!”

    “清天劫下,只留一族!”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什么挑拨,什么奸计,什么阴谋!”

    “痛痛快快来一战!”

    “就算没有这样的挑拨,老子也不想再在日月关镇守一万年了!哪怕再镇守一年……半年老子也不愿意了!”

    “老子爹娘儿子女儿媳妇孙儿外孙玄孙……尽数葬送在日月关上,孑然一身活了两千年!孤寂得够了,孤寂的太久了!”

    “特么老子的苦楚,谁能知道!知道的只有理解老子,支持老子,跟老子一道赴死!”

    “孤零零的自己去上坟!老子才应该是躺在里面被拜祭的那个!”

    “早特么活够了!活腻歪了!”

    “如今,绝大多数兄弟们也都走了……特么的难道还要老光棍的折磨下去吗!”

    “杀!”

    “杀上前面去!”

    “管特么什么挑拨!什么阴谋!”

    “跟巫妖两族死过!”

    相比较人类与巫族来说,妖族反而是最为冷静的,甚至心下震惊,不寒而栗!

    眼看着已经全面疯癫的人族与巫族,一个个不要命的往上怼,动辄就是自爆,拉着周遭敌人一并上路,所有的妖族都感觉到了震撼、震惊,惊悚!

    他们清晰地感觉到,现在像疯子一样的这两拨人;那么死顶着冲上去的目的,甚至已经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死!

    非止是赴死,就只是为了单纯的让自己尽快去死!

    能够拉上敌人同归于尽,更好,多添一份意义!

    若是不能,也无妨!

    两帮人狞笑着,嘶吼着,嚎叫着,冲锋着,用自己平生最快的速度,用自己平生最大的力量……

    轰然撞在一起,自爆!

    打到后来,整个战场,几乎处处都是爆炸,时刻都有爆炸,每一息,都有十几位不俗战力发动自爆!

    惨烈到了极点的战场,到处充斥着满满的死亡回响,每一个人心中在这千百年间被绷的紧紧的那根弦,彻底绷断了!

    尤其是……兄弟的死,同袍的死,不断地死……

    每个人眼中,除了血色,再也不存其他!

    这是战场上的一种共性,一种惯性。

    当战争时间持续到了一定地步,身处在这个战场上的士兵,一个个都会变得心智失常,整个心里,别的什么都不会想,唯一想的,就是毁灭!

    毁灭敌人,或者毁灭自己。

    负面情绪只会越积累越多,去到某个临界点的时候,唯有极端!

    巫盟与星魂的战士,能够在这种一停不停的厮杀之中,犹能坚持这么久,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个奇迹!

    但再是奇迹,也终于去到了绷断这根弦的时刻!

    站在高台上,终于喘口气的李成龙忍不住猛地站了起来。

    他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因为他知道……

    人性的极限,到了!

    在这样的情况氛围之下,哪怕是那种已经濒死,前一刻就只剩一口气的人类,都会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战力!

    这就是人类的极限还有韧性!

    经常看到说有人在千钧一发的时候,一个普通人自己一个人掀起了几吨重的小汽车,也有人突破了世界冠军的速度,跑到楼下接住自己从楼上摔下来的孩子……

    这些,放在末法时代根本无从解释周全。

    但是在这高武时代,却是一句话。

    那就是,强烈的刺激,绷断了这个人心头的那根弦。

    让他在这极短的时间里做到了,自己平常断断不可能,即便累死一万次也做不到的事情!

    而这种,便被民众称之为……奇迹。

    同样的,创造了这个奇迹的这个人,终此一生,九成九也不会有第二次机会做到同样的事情出来。

    太多的奇迹,可重复的奇迹,便再难以称得上,奇迹!

    而今,这种现象,这种状况,如此频繁的出现在战场上,更加不会是好事!

    因为这些战士,每个人都早已去到油尽灯枯的地步。

    若是好好的休养生息,他们还可以恢复过来,甚至是掌握当前的状态,也就是所谓的生死磨砺,有所突破,但若是长久陷入这种不管不顾只有毁灭的氛围当中,就只有死无生!

    因为周遭氛围的长时间渲染,令到他自己生出不想活了的念头,且无休止,无止尽的持续就只会奔着死亡而去,不会再有活下去的想法!

    李成龙知道这种情况的起止始末,更明白出现这种情况的可怕后果。

    但他如今面对,才有真正的切身体会,出现这种情况,综合当前氛围,竟是……无法解决的!

    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问题都可以通过种种途径、各种方式方法予以解决,但始终有一些问题,即便是智者,哪怕是圣人都解决不了!

    有鉴于此,李成龙下令鸣金收兵,甘愿放弃已经不算遥远的胜利,也要尽力挽回将士的生命!

    整个战场,星魂大陆收军回撤的命令,好似山呼海啸般的激荡响动。

    本来号令如山,言出法随的军令,着落在那数百万正陷于那种奇异状态的战士们耳中,尽皆无动于衷,只因他们已经听不到!

    他们此际的眼中心中耳中,唯有敌人,唯有都是毁灭,唯有杀戮,唯有死境!

    现在的他们,已经不能算是人类,而是只有那一个执念的厉鬼!

    整个战场,无数地方都在停战,都在后撤,但也有那么一团团区域,巫盟将士不退,星魂将士也不退!

    他们狠狠地彼此冲撞,动辄自爆!

    杀死敌人的同时,也杀死了自己!

    蓦然,洪水大巫一声厉啸,化作万丈巨人降临战场,大喝一声:“都住手!都住手!”

    但陷入死斗氛围的双方战士竟没有一个听的,他们直勾勾的举着眼睛,拖着伤痕累累已经是破破烂烂了的身体,相互厮杀……以自爆为重点……

    轰轰轰……

    一声声巨响,仍旧在不断响起,震耳欲聋,动人心魄。

    数百个战场,此起彼伏,络绎不绝的响动着惊天动地的轰鸣!

    所有神智还清醒的将士们,一个个泪流满面,站得笔直,以目光为袍泽战友……送行。

    原本,连指挥官都无法停止的战争,被这数十万次惊天自爆,生生遏止。

    整片战场,三方超过数亿的参战将士,在隆隆轰鸣声止息之余,鸦雀无声!

    左小多第一次知道,那种只是用来形容的‘壮烈’之气,赫然是真的存在,而且还是前所未有的激烈,这份壮烈之气,充斥了整个战场!

    一股股浓烟,分布在千万里战场上,笔直地冲向天空,然后被风吹走,吹散。

    所有人静默的站立着。

    妖皇帝俊,东皇太一,妖后羲和,八大祖巫,洪水,左长路,吴雨婷。

    三方十四位顶级巨头,立身于战场中间,面面相觑,久久无言。

    每个人眼中,遍布说不出道不尽的惨痛。

    妖族一方,参战二百四十位妖神,阵亡一百六十位,参战的八位金乌太子,殒身三位,其他的伤亡则损,不计其数。

    巫族一方,金鳞、西海、风帝等三位大巫殒身于此役!

    天王级别的高阶武者更是几乎打光了,就只剩下了六位,甚至这六位还都个个重创在身。

    人族方面,道盟自雷道人之下,高层几乎全员战死,就只留下了一个硕果仅存的雷道人;天王战死十七位,统帅战死三十余位,其余折损更是难以数计,之前调集参战的两亿精锐大军,于此役战死一亿四千万余。

    星魂人族这边,剑君战死,北方军团,自大帅北宫豪之下,整个北军尽数化作烟云。

    从此星魂大陆,再无北军!

    南正乾遭遇巫盟三位天王联手夹攻,更身陷自爆核心,致令神魂破碎,残躯被部下舍命抢回,生死不明,那神魂重伤,便是连左小多也是束手无策,徒叹奈何,与废了无异。

    混元境界高修,战死十二人。

    琴煞重伤,泪长天重伤,吴铁江重伤,游星辰重伤!

    除了琴煞神智还维持清醒之外,其他三人,都是陷入了深度昏迷,不知何时才能醒转。

    如斯伤亡战损,触目惊心!

    甚至,甚至这还多赖左小多和不够大队竭尽所能的四处救火,错非如此……以上的许多重伤之人,超过半数都难得活下来!

    也因为于此,不够大队中,龙雨生,余莫言,甄飘飘,高巧儿,俱告重伤!

    其中李长明更是因为超越极限的发动大梦神功,令到神魂耗损至崩溃边缘,某种意义上来说,状况甚至比南正乾还要恶劣。

    如今,战事终于稍歇。

    三方都因战损而痛彻心扉!

    十四个人,三族顶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想要说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洪水大巫率先转身,高大的身躯,一言不发的转头而去。

    随即,就在其左近不远处的烈火夫妇,冰冥大巫,丹空大巫,无毒大巫默然无声的跟了上去。

    五兄弟并肩而行,背影却是前所未有的凄凉孤寂。

    巫盟十二大巫,携手并肩,共度无数难关,从来不曾折损,不意竟在数月之间,折损愈半,剩余之人该当是何等痛心,不想而知,不言而喻。

    帝江祖巫与共工祖巫转头看着洪水离开,眼中神色都是极为复杂。

    这一战,八位祖巫之中,三位身负重伤,但却还能坚持。

    当即挥挥手,下达休整命令,随即也是一言不发的离开!

    妖皇帝俊叹口气,径自转身而去。

    羲和怀抱着洛书,有当年雅琼之事殷鉴不远,她为防万一,早早就将几个儿子的一缕神魂安置在洛书空间之内。

    当初巫妖大战,便是因为这样的未雨绸缪,才保全了一众儿子们的性命周全。

    而现在,也是同样的手法,保住了陨灭三子的一线生机。

    虽然转生成长需要花费至少百万年的时间……但对于羲和这种存在来说,儿子没有彻底的神魂俱灭……就足够了。

    彻底那种失去儿子的痛楚,妖后是再也不想品尝一次了。

    现在妖后的心里,不知道有多么的庆幸!

    若不是早早留下这一后手,今天此役之余,先后三个儿子的陨落……自己何能承受?!

    左长路与吴雨婷有目四顾,观视战场,满目尽是沉闷,竟连个伤员的呻吟都没有。

    分明这么多人都在,却愣是如同空荡荡的旷野一般。

    唯有由近而远的一个个密密麻麻的大坑……

    有许多地面根基已经化作了浮尘,看上去完整无缺,也就比别的地方略低一些,实则却是全然没有质地的尘土,蓦然一脚踩上去,动辄就要陷进去几百米的深坑……

    左长路莫名的眼睛一酸,眼眶一热。

    仰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沙哑着声音道:“今天这一战……我一生之中,至为惨烈的一战……无数的兄弟……无数兄弟……今天,回家了……”

    吴雨婷泪水簌簌而落。

    “回去看看……具体战损。”

    这一瞬间,左长路甚至生出了不敢回头的微妙感觉。

    他知道,损伤定然不轻,但再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那么的严重。

    回去之后,看着呈上来的名单,左长路脸色煞白,两只眼睛瞪着,久久无语。

    北宫豪,南正乾!

    这两个名字,令左长路心如刀割。

    “南正乾……还有希望么?”左长路转头问道。

    在一侧的是李成龙:“南叔叔情况不容乐观,命是保住了,但神魂几乎炸了个尽净,神识更是荡然无存……以现在的手段,能够保证其一息尚存已经是极限。或许左老大的修为能再进一步的话……可能有转机。”

    “就现有的救治手段,却是徒劳。”

    左长路仰头,将泪水直接在眼中蒸发,冒起一股青烟,幽幽道:“其他人呢?”

    “泪长天老前辈与帝君大人,只是命元神魂耗损过甚,只需要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康复,但是……最近肯定是不能再上战场了。”

    “吴铁江叔叔的情况稍严重些,但是也没到南帅的地步,需要长时间的疗养。”

    “琴煞姑姑重伤亦是不轻,所幸她始终没有失去意识,由她本人自行导引,综合各种疗复手段,算是众人中情况比较好的了。”

    “具体战损可有统计出来么?”

    “按照现在报上来的数据汇总,星魂道盟加起来一共……”

    李成龙深深叹了一口气:“三亿四千九百五十三万两千一百八十一人。”

    之所以精确到个位,乃是对这一战之中,战死的英灵的最最起码的尊重。

    “三亿五千万!竟然这么多?”

    听到这个数目字,左长路只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痛得迸裂了。

    此一战,几乎将人族的精锐,损伤了六成有多!

    之前构建的英魂关,在这种强度的战争之中,全数损毁,没有任何一座能够保留下来!

    星魂人族的防线,可说已经全面打开了。

    但是,无论是妖族还是巫族,都不会选择绕路过去。

    彼此之间,已经仇深似海,不死不休,避实就虚,攻击大后方的战术已经没有意义。

    他们要做的,唯有正面碾压过去,将这一片所有负隅顽抗的人类,全部碾碎!

    在这里战胜了,就是奠定了大陆主宰的名头了!

    一片寂静肃然。

    无数的将士,在战场上游荡,有巫族的,妖族的,也有人族的。

    现在是休战时间,三方默许这段时间里不再有任何战斗,乃是仅有的安全时间。

    将士们一队队的出来,在一片废墟的战场上,寻找同袍的,任何一点遗留在人间的痕迹。

    从战场到营地,一片平静,寂静。

    以往每次战后,仔细听总会有低低的哽咽,以及闷声的怒骂,还有赌咒发誓报仇等……诸如此类的各种声音。

    但是这一次,死的人比每一次战争死之人都要多几百倍几千倍,却没有一个人哭,甚至没有一个人说话,连往日里必然存在矢志报仇的磨刀声都没有。

    就只有一片沉闷。

    无数将士裹着绷带,低着头坐在自己营帐里,或者坐在外面,抽烟的就默默地拿出自己的烟,低着头点着,在地上插一支,然后嘴里叼一支。

    就这么低垂着脑袋,默默地抽。

    还有无数人回来后,往自己床上一躺,拉过被子把自己整个人蒙在里面,再也一动不动。

    绝大多数人都是差不多的姿势:坐在地上,曲起腿,脑袋低垂下来,双手抱住,久久一动不动。

    唯有大颗大颗的泪水,砸在地上发出极为轻微的声响。

    上层的军官们也是一样。

    什么战后总结,鼓舞士气,统统都没有。

    轮到自己所在部队去战场寻找了,静悄悄接了命令,然后就是默默地往前走。

    所过之处,一个个垂着头的将士自动自觉的站起来,跟在第一人身后,排好队走出去。

    无数没有出战的、轮值在家为兄弟们准备热饭的士兵端出来一排排雪白的馒头,冒着热气。

    目光茫然的看着空荡荡的院子。

    我的饭做好了,你们为什么不来吃?

    不好吃么?

    泪水终于泉涌落下。

    都走了,你们全都走了……

    只留下我这个做饭的,留下那一个个巨大的笼屉,巨大的锅,那可是给几百人做饭的家什,你们都不在了,将这些玩意留给我么?

    人既不在,徒留器物何用?!

    冷风吹来,冒着热气的香喷喷的馒头,慢慢的失去了温度,在风中变得冰冷。

    始终没人来吃。

    炊事班长拿着饭勺,孤零零站在饭堂门口,涕泪纵横。

    “我的兄弟们呢……”

    ……

    左小多再次查看了一番南正乾等人伤势,他思虑再三,将九转金丹磨碎,融了一桶水中,每人喂了一碗,希望可以有个侥幸,虽然明知此举不过是求个心安。

    然后拉了拉左小念,悄悄地走了出去。

    “怎么?”

    “我们去找个人。”

    “谁?我师父么?”左小念眼睛一亮。

    穆嫣嫣失踪之后,左小念可谓魂牵梦萦,担心不已,但她曾经尝试过许多手段,包括左小多的相法神通,却始终是遍寻无果,也不知道师父哪里来的本事,居然藏得这么严实……

    然而这却也让左小念越来越担心了。

    若不是有感觉,师父一定还在人间,左小念都几乎认为穆嫣嫣已经寻了短见,不存此世了。

    “不是。”

    左小多道:“我们去地下一趟,去血河。”

    “你要去找冥河老祖的麻烦,可你知道具体位置在哪么?”

    “有人知道。”

    左小多和左小念身影一闪而逝,他们去找洪水,探寻血河下落。

    想要找到冥河的血河,必须要找老一辈的才能有可能知道。

    “干爹。”

    “你们来做什么?”

    “干爹你知道的,我一直在寻找一个解决战争的办法,凑巧我还知道,干爹也有这个意愿,干爹之前刻意营造的三方匀势,各有忌惮,反而令到大规模的战事不起,重现彼时三方抗衡之格,以一种看似危险实则平衡的态势长久相持下去,将清天劫无限延长下去,岂非便是存下了三族共存之心。”

    “呵呵……”洪水疲倦的道:“现在都已经打成这个样子,哪里还能有什么转圜余地?”

    左小多道:“事在人为,只要有一线机会,总要一试。”

    洪水叹口气,整个人都似乎失去了精气神一般。

    “其实我的世界,只差一步,就能完全成型了,甚至……可以研究一下,留下一族在这个世界上,其他的各族,统统转移到那个世界去……虽然是取巧的作法,但未必不可以规避清天劫。”

    左小多叹息:“只可惜,只差最后一步,无法完成。”

    洪水大巫眼睛一亮:“还缺什么?”

    “造化玉碟。”

    “…………”

    洪水大巫险些一口血喷出来。

    你特么……这句话还真不如不说呢,刚给了一点希望,就将希望掐灭,希望变绝望。

    任谁也知道,那造化玉碟在谁手中,想完成,想屁吃呢?!

    “直说吧,你来找我干啥,幸亏老子地位够高,也不怕被人安一个私通敌人的罪名,你小子胆子是真大……俩个人就敢跑到我们大本营来。”

    洪水大巫很是有些没好气:“小心祖巫们干掉你俩,干爹可帮不了你。”

    左小多嘿嘿一笑,左小念于是扳住洪水大巫胳膊撒娇:“干爹才舍不得打我们呢。”

    洪水大巫眉花眼笑,道:“还是得把那个‘们’去掉,干爹也就是不舍得打你,可不会不舍得打这个皮猴子!”

    说完又叹了口气。

    按照现在战场这个样子,自己难道最终也免不了要和干儿子动手?

    一想到这里,不禁心烦意乱。

    “到底干啥来的?说。”

    “想知道血河在哪里,也就是……阿修罗界的所在之地。”左小多道。

    “嗯?”洪水大巫转头看着左小多,目光凝重:“我差不多知道你的用意所在了,但你可要小心,若然真的是那一位在操盘,你这么贸贸然的去往阿修罗界……岂不是给了人家灭杀你的机会。”

    “灭杀可能是灭杀,但谁灭杀谁可就真的不好说了。”

    左小多呵呵一笑:“我这段时间又有所突破,而且念念猫亦有良多精进……”

    “又有突破?”

    洪水大巫眼睛一亮,随即又是黯然下去。

    现在这种情形,如何还能和左小多切磋?

    “干爹手痒了?咱们可以进灭空塔打一场?”左小多提议:“以灭空塔内中的时间流速,最多也就几秒钟咱们就出来了。”

    “还是算了。”

    洪水自嘲:“干爹还没这么厚脸皮。”

    说着直接站起来:“你们在这里别乱跑,我也得去问问,那阿修罗界到底在哪里。”

    ……

    一天之后。

    左小多与左小念已然置身在一个奇异的空间内中。

    此境正是传说中的阿修罗界。

    但触目所及,眼看这个唯有死寂的空间,竟全然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原本的血河所在,此际也呈现出干涸龟裂的迹象……

    “这,这是阿修罗界?”

    左小多心下唯有不敢置信。

    阿修罗界自成空间,阿修罗族那么多族人,都到哪里去了?

    那血河大军呢?号称无穷量的血神子呢?

    还有血河的主人冥河老祖呢?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左小念也是一片茫然:“难不成咱们找错了地方?”

    便在这时。

    一股莫名的道韵笼罩整个空间。

    一个儒雅温和的声音带着淡淡笑意,说道:“不,你们没有找错地方。这里,的的确确就是阿修罗界!”

    …………

    【八千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