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三族之战

    在鲲鹏妖师率领下,百万妖军呼啸而进!

    瞬间就压制了道盟军队,成溃败之势。

    一座英魂关,被鲲鹏妖师直接从地上掀起,整个的翻了出去,砸进道族军队之中。

    一片血浪。

    风道人拼命支撑,拼命吐血燃烧生命精元,但面对鲲鹏这种绝世强者,却无济于事。

    一声长啸,琴煞与剑君双双撕裂空间,虚空现临。

    铮铮铮……

    琴音狂风骤雨一般的响起。

    琴煞白衣上点点血花,立身高空,拨动琴弦,音杀八方!

    一道道无形杀气,威势涌入妖族大军,顿时一片片的人仰马翻;音波音浪,排山倒海,吞噬生命,俨如夺命狂澜,席卷八荒。

    她神情肃然,平静无波,一道道琴音却是如同暴雨,全然没有丝毫停歇,仿佛能够亘久的弹奏下去,直至天荒地老。

    夺天造化七煞琴!

    鲲鹏妖师狂吼一声,身子化作硕巨的鲲鹏本体,以遮天蔽日之姿而来。

    正面相应,横冲直撞!

    一道道翎羽,在空中,在琴音绵密攻击之下,化作火焰焚烧,化作灰烬,一道道鲜血,从鲲鹏妖师身上血河一样喷出……

    但是他竟然死死的顶着音波攻势,逆流冲撞而来!

    一道道元神化作的巨型山峰,不断地从空中砸落。

    琴煞嘴角鲜血如注,不断地喷出,却始终立身在半空,半步也不曾后退!

    她一退,便是身后的千万道盟将士,将要面临鲲鹏妖师的死亡冲撞!

    她不能退!

    “拜托了!多谢了!”

    浩荡剑光闪烁,随着一声厉啸,风道人从后方化作了连通天地的剑光,瞬间越过琴煞,汇流音波,涌入鲲鹏妖师的元神攻击领域……

    琴煞虽然在这几年里实力突飞猛进,臻至大罗之境,修为大进,但相比起已经是半圣级数的鲲鹏妖师,却是半点优势也没有!

    此前能够拦住鲲鹏妖师愈百息的时间,已经是爆发了生命潜力,舍命相搏。

    然而在刚才的气机接触之下,已是百上加斤,创伤更剧。

    鲲鹏妖师这一掠之势,决然坚决,摆明了是拼着受伤,也要将琴煞一举拿下!

    这个技战术无疑正确,而且预判精准,琴煞的确抵挡不住,危在旦夕,命在顷刻。

    若是鲲鹏妖师当真撞过来,琴煞音波四散难以汇聚,几无抗衡余地,连自爆反噬都来不及发动,只有一瞬陨落的份!

    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间里,风道人燃尽生命元能,身化剑光,直接冲过了琴煞,与鲲鹏妖师撞在一起!

    可是,以风道人还未臻大罗的修为级数,以弱碰强……

    只闻轰然一声巨响,风道人自爆身亡,将毕生命元修为神魂,尽数归于一爆。

    风道人从远方看到这边危急,径自御剑而来,他何尝不知道自己没可能接下鲲鹏妖师的一击,而在他冲过去的一瞬,就已经做了决定,自爆,以最极端的方式自爆!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甚至都没有留下一句遗言,直接赴死。

    面对风道人豁尽所有的殊死一搏,鲲鹏妖师那一往无前的飞掠之势,竟也为之一顿,甚至向后摇摆了一下。

    巨大的身体,更有无数道血线,狂猛的喷溅了出来!

    风道人的极端自爆,赫然只是让鲲鹏妖师受了点轻伤,甚至这还是因为鲲鹏之前承受了太多的绵密音波音浪袭击,满身尽是细微伤损,存而未显,尽都在这一击之余,爆发了出来!

    但,真的就只是皮外伤,不足挂齿,影响甚微!

    风道人所取得的成果,就只是将鲲鹏妖师排山倒海的一击遏止,以及……

    琴煞闷哼一声,白衣瞬时飘飞退后百多丈,急疾取出丹药塞进嘴里。

    她刚才被鲲鹏妖师的突袭全面压制,不但身负重伤,更兼措手不及,全然没有机会恢复,连吃药的空隙都没有!

    甚至于,自己的那一块还剩下一半可用的补天石,还在空间戒指里……

    一瞬之差,险险就要香消玉殒。

    而风道人的豁命一搏,阻挡了鲲鹏妖师的死亡突袭之余,还给琴煞争取到了回复的间隙!

    在吞下一大把丹药,然后将补天石随身贴肉佩带之后,琴煞终于松下了一口气,兀自感到口中浓浓的血腥味,一颗心疯狂的跳动……

    那是从死亡中逃回来的后怕与恐惧。

    看着前方只是肉身就已经如同巍峨山岳一般横亘在大地上的鲲鹏妖师,琴煞俏脸上闪过一抹决然。

    她忍不住转头,遥望远方彼端。

    远方正自有强大的力量在迸发,在战斗,在火并,而那力量,琴煞很熟悉。

    那是左长路和吴雨婷的威能力量波动,虽然相隔很远,但是琴煞只需要感觉一下,就能知道。

    秀丽的眼眸中再闪过一抹黯然。

    好久之前……

    自己每次战斗都是与左长路肩并肩,默契作战的……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天天带着个小丫头,自己貌似还嘲笑过他,带着个小萝莉算怎么回事,会被人叫怪蜀黍的……

    后来……他俩结婚了,怪蜀黍跟小丫头结婚了!

    琴煞笑吟吟一脸祝福的参加了婚礼,并且组织了庆祝活动;平日里,仍旧言笑自如,从容潇洒,与往昔无异。

    唯一的差别就只有……向来喜欢穿一身红衣的琴煞,从那时候开始,就再也没有穿过红衣。

    这么多年过去,琴煞,再也始终没有涉及过男女之情,性格也是越来越冷僻,越来越孤傲,几至生人勿近……

    后来战斗,她多在吴雨婷身边不远处呆着;一直到后来,吴雨婷成就雨魔威名之后,琴煞便再也没在吴雨婷身边出现过……

    一直到现在,举凡战斗,也都是隔着吴雨婷远远的。

    在吴雨婷弱小的时候,她怕吴雨婷战死,怕左长路会伤心,心境缺损。

    那时候,如果真有危险,她宁愿代替吴雨婷而死,也不愿左长路伤心。

    而在实力相当之后,她却怕若是遇到危险,自己因为保护吴雨婷而死的话,这两口子会内疚一辈子,同样的心境有缺。

    她脸上冰冷,性情孤傲,但却将一切都想得通透,做得周全。

    时至今日,左长路夫妇的修为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琴煞,她唯有愈发的沉默。

    战斗,或许就是她今后的全部了。

    目光再度集中到面前鲲鹏妖师得身上,感受着身体里逐渐正在恢复的修为,深深吸气。

    或许,这一生,已经走到了终途……

    这是她此刻清晰的预感。

    深深吸了一口气,她再次竖起了七煞琴;早已经鲜血淋漓的手指,坚定地落在琴弦上。

    陡然间,整个空间似乎为之凝滞,连空气流动也因而停止。

    一股凛然之意,充塞苍穹。

    鲲鹏妖师正待再度前冲的身形陡然停止,脸上首度现出凝重神色,硕大的眼睛睁开,注目于前方,空中那道娇小窈窕的身影。

    这会,他感觉到了威胁,生死威胁。

    这个感觉让他心生凛然。

    他心下生出一份明悟,他清楚的感知到,前方那个人类小女人,已经动了与自己同归于尽的心,一如刚才那个赶着过来豁命的疯道人!

    鲲鹏妖师直到此刻仍旧不知道刚才道人是谁,但并不妨碍他认知那道人是“疯道人”!

    而眼前的小女人,也如那个“疯道人”一般,明知战力不如自己,修为不如自己,战技不如自己……却以敢死的气魄,卯上了自己!

    适时,琴弦拨动,一阵阵清冷急骤的声音,仿如自九天之上传下。

    一道道音波音浪,化作一道道毁灭灵魂的利箭,一圈一圈,一个弧形一个弧形的冲击出去……

    一大片一大片的妖族战士,身体在琴声中四分五裂,血肉横飞……

    不过短短的霎那时间里,鲲鹏妖师只是心生顾忌迟疑了几秒钟,便已经有几十万妖族精锐死于非命。

    身为妖师鲲鹏如何能忍,狂吼一声,径自冲了上去。

    他为自己的怯懦,感觉到了丢脸,简直妄为妖师尊号。

    他一动。

    那边琴煞竟然毫不犹豫的的直迎了上来。

    琴煞很明白。

    左长路等人各自尽力,各个方向的拦截祖巫和妖皇的进攻,而这边,就只有自己实力尚可,若是自己挡不住,就完了!

    这一片战线,必然瞬间沦陷!

    高台上。

    左小多眼见不好,径自虚空化形,急疾撕裂空间,赶赴琴煞那边驰援。

    作为一个隐形护法兼战场救火队员,左小多已经连续出手十几次,先后救下了南正乾,吴铁江,东方正阳,铁梦如等人各一次。

    人族看似风光,整体实力大增,四方大帅以及一众老牌子强者尽皆精进良多,纷纷晋身大罗,但众人进步太速的同时,也都导致了实力并不稳固。

    大多处在大罗初阶乃至中阶,跟巫妖顶峰强者比较,仍旧相差许多。

    此际同时面对巫妖两面来袭,人力不占优的同时,个体实力同样处于下风,错非左小多四下驰援,人族顶峰高层早已陨落良多。

    而琴煞那边的情况,他早已经收在眼内,只是刚刚风道人决然赴死,豁命自爆,给予鲲鹏迎头痛击,虽然收效甚微,但若琴煞稳扎稳打与鲲鹏缠斗的话,足堪周旋一刻。

    但琴煞的选择出乎左小多的意料,眼瞅着就是直到最后关头,与敌同归的架势,左小多不知琴煞心存死志,自然要极速驰援,不能坐视琴煞战死!

    迄今为止,左小多已经连续冲出去十几次,但是左小念仍旧隐身高台之上,却是自始至终,没有稍动一动。

    那个预判中的可怕刺客,一直都没有现身!

    为了应付这个必然出现的敌人,左小念不能动!

    高台上。

    李成龙掌管旗令,连声不断下令,冷静从容,口齿清晰。

    从他口中下达的命令,永远那么直接有效。

    目前已经有超过几百万数的军队,在他的命令下,冲向战场,化作英魂。

    但是李成龙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只因他的心在作战伊始就化作坚冰一样。又如同一面镜子,清晰的映衬出整个战场的所有形势,无有遗漏。

    “命令,六十三军团死亡冲击妖族右翼豹妖部!”

    死亡冲击,意思很明显,就是以死破敌,就是自爆攻势。

    必死的命令!

    那边已经冲到英魂关下,情势岌岌可危。

    必须要一击打掉这种长驱直入的态势,否则就是整个防线危矣!

    而号令所向的六十三军团正是此际距离最近的一个。

    领军大将闻言不见丝毫犹疑,即时率领军队转向:“死亡冲击!弟兄们,回家啦!”

    “回家啦!哈哈哈……”

    五万将士,如同一道巨大的利箭,齐齐排空而起,燃烧命元神魂,燃烧自身一切的冲击了过去!

    没有任何犹豫!

    在冲击至敌人战圈的一瞬间,集体自爆!

    轰!

    整整一个军团,连同妖族的豹族军团,齐齐化作烟云,与天同尘!

    一声惊爆之余,整个战场,猛然空出来一大块!

    集体无声!

    而那边,琴煞正要与鲲鹏妖师撞在一起,正待自爆己身,豁尽所有,重创鲲鹏的时候……

    左小多身形一闪,已然强势拦阻在两人中间,九九猫猫锤化作了重重山岳,一锤接一锤的轰击在鲲鹏妖师的头顶之上!

    “嗷~~”

    一代妖师哀嚎一声,只感觉被砸得七荤八素,脑袋一阵轰鸣,却是半点也不敢迟疑。

    刷的一声,巨大的身形消失不见,化作了一道小小细细的青烟。远遁而去!

    遇到了左小多了,赶紧走是正经!

    妖师鲲鹏的实力于妖族仅在妖族三大巨头妖皇妖后东皇之下,以他半圣巅峰级数的修为,足够傲视当世。

    但是鲲鹏妖师有自知之明。

    他见过左小多的战斗,更曾经听妖皇说过左小多的实力。

    自己知道自己,若是跟左小多硬杠,那就是找死,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左小多一口气穷追鲲鹏一千五百里,连砸九百锤,那青烟直接被砸成残血。

    总算鲲鹏妖师逃了出去,逃出生天……

    这却非关鲲鹏实力或者运道,而是左小多再不敢深追,鲲鹏始终是半圣强者,若是自己逼迫过甚,将之逼上绝路,明知无幸来个自爆什么的,就算自己不死,终究难免身负创伤,现在的战局如此,自己可是万万受不起伤的……

    眼见重创鲲鹏,左小多并无滞留,即时撕裂空间隐身回归。

    毕竟,还是这边李成龙更重要……

    在左小多跟李成龙的预判中,此役的最大关窍,莫过于神秘人乘隙击杀李成龙,只要李成龙这座指挥塔一倒,人族指挥中枢就此断绝,何能抗衡巫妖两族的两面夹击!

    从当前局势而论,李成龙的存在意义,甚至还在左长路夫妇、四方大帅之上,也就差左小多一点点而已!

    嗯,这个真不是刻意抬高左小多,以左小多今时今日的修为实力,几乎已经事实上的此世第一人,错非有左小多的四面救火,八方驰援,人族防线早就崩毁了,单就这一点,左小多的重要性确实更在李成龙之上!

    更有甚者,李成龙还怀疑,那神秘人唯一顾忌的,可能也是左小多冠绝当世的实力,超乎想象的运道,难以估量的气数,每一项,都是在神秘人预料之外的实力!

    而就在左小多追击鲲鹏妖师的时候……

    左小念仍旧隐身在高台一侧……

    李成龙发号施令之时……

    在其身后左侧空间,无声无息的悄然破碎……

    一道青色身影,恍如无中生有一般的陡然浮现,剑光一闪,闪电也似直刺李成龙脖颈。

    这一剑,无声,无息,无命,无活,有的尽是死意!

    正在发令的李成龙反应神速,径自一闪身,已经闪过了这必死一剑,他虽然心切战局,但对有人偷袭自己的预判,从未动摇,始终保留了三分戒心,留意周遭一切变化,此际反应及时,岂是无因。

    然而对方的剑,却好似如同跗骨之蛆,丝毫不因李成龙的趋避得宜而生出半分迟滞,衔尾追击,过处无痕……

    对方的应变之速,赫然还在李成龙之上。

    只是,李成龙规避第一剑所生成的一点点延迟已经生效——

    当!

    虚无中,一把剑陡然杀出,驰援之剑与追击之剑,悍然相交,刹那间火星一闪。

    正是左小念出剑来援!

    而在同一时间,足堪冰封千里的冻气,尽数浓缩入成三丈空间之内,强势冻结,却是小小多全力发挥,最极致的玄冰空间。

    弑神枪烟十四好似怒龙一般的刺入虚空,还有冰焰亦腾地一声大肆涌动!

    这一切,尽都随着左小念的出剑,在同一时间发动。

    在一块硕巨的玄冰冰块中,一道青衣人影保持出剑姿势,被弑神枪穿透的身子正在消失;玄冰空间也随之炸裂……

    来人实力莫测,几人联手纵使料敌机先,配合默契,能够困住对方一瞬,已经是极限!

    但这一瞬已经足够左小念看清了来人是谁!

    “冥河老祖!”

    左小念心下惊讶诧然。

    在她的印象中,冥河何曾有这么高的修为实力?

    不但能偷袭李成龙,甚至是差一点将李成龙杀死?

    难道这货是出息得大发了?!

    跟冥河老祖正面交战过的左小念,自觉很知道冥河老祖的修为级数——

    冥河老祖的修为级数,肯定是不弱的,足堪跻身当世顶峰强梁之列,但至多也就是准圣初阶,且还得综合本身法宝外加血河处于最旺盛的时刻才行。

    然而经过十方围杀之役,非但血河严重受损大幅度缩水,他的随时至宝阿鼻元屠二剑也受则损,实力锐灭,合该在偷袭不成的同时被蓄势久矣的李成龙反杀才对,怎么还要自己援手……

    这时,空中一阵扭曲。

    在接近完美的陷阱封禁之中,陷身于玄冰空间中的冥河老祖居然直接消失了;冰封空间里徒留下一袭正在被冰焰燃烧的青袍,以及一枚小小的青色玉佩,正在逐渐化作灰烬的玉佩。

    百里之外,左小多正自撕裂空间的往回赶,突然感觉周边有撕裂空间的痕迹。

    全然不假思索,径自就是足堪毁灭乾坤的一锤!

    “滚出来!”

    随着一声惨叫,冥河老祖扭曲着身子自撕裂的空间内跌出,浑身上下狂喷鲜血!

    左小多这一锤,无巧不巧正砸在其胸膛之上,冥河老祖只差一点点,就被砸成齑粉。

    此际虽然未死,仍旧虚弱得无以复加,无限接近濒死。

    他护身保命的底牌,已经消耗在刚才的高台之上。

    现在面对着左小多,还硬受了雷霆一锤,端的是连逃跑都力有未逮了,就只能束手待毙。

    心中悲催至极,都已经撕裂空间了,结果居然遇到了这种蛮不讲理的,直接一锤砸过来……

    “拿来吧你!”

    左小多贪占之心再起,第一时间将冥河手中的阿鼻剑夺了过来,同时又一锤嗡的一声砸落下来,面对太古洪荒级数的大能,濒死还不够,死挺了才为最好!

    然而就在这时……空间骤现荡漾,冥河老祖已形残碎的身躯,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左小多见状大怒,接连挥舞双锤,强势震荡空间!

    周遭地界方圆百里内的所有武者,无分巫族妖族,尽数化作齑粉!

    虚空中隐隐传来一声闷哼,却随着空气震荡涟漪缓缓消失。

    “你出来,我要和你谈谈!”左小多大吼一声。

    对面悄然无声。

    左小多不甘心的又自疯狂砸了几锤,却再也没有什么效果了。

    远看高台那边已经恢复,干脆一个反身,向着鲲鹏妖师退走的方向追了过去,狂杀三千里!

    高台布局已破,对方绝无可能再来,今天没杀成冥河,那就不妨彻底斩杀鲲鹏,听说鲲鹏乃是妖族最强硬的主战派,干掉他,说不定来日能够更好的商讨后续……

    鲲鹏妖师刚刚才回复了一点,喘息了两口,这厮也是强硬,正带着大队意欲杀一个回马枪,往回冲过来!

    “再次随本座冲!”

    大吼一声,就带队冲来。

    然后……却见左小多的回马枪赫然比自己杀得还快……

    “草!”

    “跟着我撤!”

    屁股一转,快马加鞭的直接回去了。

    周围妖族军队刚刚听到鲲鹏命令冲锋,身子转过去就要狂奔,结果刚转过身子又受到命令撤退……

    一时间不少妖族身子飞快的转了两转,脑袋里一片迷糊。

    若不是实力强大,但凡有点中年危机的话,腰这么强行扭两下,估计都要出问题……

    鲲鹏妖师亡命奔逃!

    连头也不回。

    只有亲自领教过那两把锤之后,才能知道那两把锤的威力有多大,有多恐怖!

    岂止是同阶无敌,还得是摧枯拉朽那种的无敌!

    更何况鲲鹏现在比左小多低了半个阶位,更加的不是对手起来。

    只是交手一次,就已经太够了。

    鲲鹏妖师发誓这一辈子绝不与左小多交手第二次,因为那直接就是拿着自己的小命去送菜。

    那两把锤,太重了!

    太硬了!

    而且能大能小,变化无穷……

    太危险了!

    天空中,大日真火熊熊燃烧。

    两位妖族太子看到这边败退,闪电般前来支援;在空中越飞越近,已经可以看到这边……

    顿时瞪圆了眼睛!

    我草是左小多!

    两颗大太阳顿时转头就跑!

    可惜晚了,他们可没有人家鲲鹏那速度!

    “来了还想走!”

    一柄大锤脱手飞出,强横威能直接撕裂了空间,追击而去。

    噗!

    一颗太阳浓烟滚滚,如同被击中发动机的战斗机一样,带着长长的尾巴,歪歪扭扭的坠落下去……

    随即一声震天的惨嚎,经久不衰……

    一锤命中的九九猫猫锤急疾飞回,空中一樽大葫芦陡然变得好似一个城市那么大,左小多声音如同滚雷:“鲲鹏,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么?”

    正在逃遁之中的鲲鹏妖师嗖的一声,一声不吭的钻入了地底,真正的连心中想一下都没敢想。

    答应?

    答应你大爷!

    当我傻的吗?

    轰轰轰……

    另一边。

    左长路联手吴雨婷与妖皇东皇再次对了一招,双方都是往后飘散。

    正如李成龙说过的话。

    四个人都现出无可奈何的表情,似乎很不情愿。

    但是彼此下手,却也是真的没有留手。

    妖皇的河图洛书齐现,若不是左小多早早留下两个葫芦和太极图在这边,就算左长路和吴雨婷的本身实力已不逊色于对方,恐怕也难以应付。

    但多了两个葫芦和太极图的加成,反而对妖皇和东皇造成了压制!

    甚至还只是因为两人不是葫芦跟太极图的原主,发挥有限,否则被逼落下风的就得是妖皇东皇!

    东皇钟的持续轰鸣,几乎笼罩了整个战场。

    上面的山川河岳,一片一片的落下,又一片一片的回去,上面图案的各种神兽,一群一群的往外冲……

    四人战斗已经到了一个分际。

    妖皇东皇缓缓后撤。

    左长路与吴雨婷却是一点也没有犹豫,直接冲往人族与巫盟的战场那边……

    大战一起,根本就没有停息的间隙。

    星魂总体高端实力固然占优;但同时面对巫盟与妖族的两面进攻,分兵两路却是力有不逮。

    更遑论左小多和左小念必须得留下一人在高台防护李成龙被刺杀。

    这个现状让李成龙非常不舒服,但又不得不行使这个至为被动的办法。

    只因为,若是能够顺利揪出那个幕后的神秘人,可以令到三族终极大战止歇,至少是减缓!

    而今,固然揪出来一个冥河老祖,可是冥河老祖绝无可能是那个神秘人,冥河老祖固然拥有接连刺杀三族高层的实力,却没有那样子的胆量!

    而且还逃了……

    那么,那神秘人究竟是谁,又该如何将之揪出来呢?

    这是当前的重中之重,却又是,至为难为之事!

    …………

    【7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