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雷霆欲起

    “我听明白了,也就是说,你所谓的我死你活,也不过是苟延残喘,因为彼时你将会失去对所有生灵的掌控能力……被动的陷入沉睡?只余天道本能的运行规则,其他的都没有了?就算能够醒来,也是很久很久之后的事情,而且还不一定能醒来!”

    罗睺抓住了重点。

    青年淡淡道:“天道有常,万物难有恒久,我之彼时醒来,乃是必然会醒来,但是你,却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你陨落了,就是真的陨落了,没有再来的机会。”

    罗睺沉默了下去。

    虽然自从诞生灵智,就对眼前这家伙没有任何好感,更兼累世为仇,不共戴天,但对他所说的话,还是信任的。

    他既然说天地主角定鼎之后,自己会永寂,那就一定是会永寂!

    “那要怎样才能改变这种局面?你有为而来,不会仅止于通告我这个信息吧?你来找我,也不过是自救而已。”

    魔祖罗睺自然不想永寂,但言词间始终不愿落到下风。

    “这一场清天劫,气候已成,目前各族气运倾斜,百川汇海,尽皆流入星魂,大势底定,已是难挽天倾。”

    青年目中有忧虑。

    “也就是说人族必胜?”罗睺瞠目,若非此言出自道祖之口,他是不信的。

    毕竟在他看来,无论巫族妖族,综合战力都在人族之上,怎么人族就提前预定了天地主角了?

    “确凿无疑!人族必胜!此乃是大势所趋。巫族妖族,本身存在有巨大缺憾,气数更是不足,断断没有任何希望胜出!”

    “那……”

    “所以我们才要改变这个结局。”

    “你都说了是大势所趋,那要如何改变?”

    魔祖罗睺心下莫名唏嘘,感叹不已。

    没有人比他们这种存在更明白“大势所趋”这四个字的意义。

    那是真的是滚滚洪流,无法改变任何事情。

    甚至,连单一的个体,也无法轻易改变。

    “此局十成已过八成,大势确实已立,但就算是定数,仍可以变数干扰之,余乱大势,固然不易,但要说绝无可能,却也未必,比如……只要改变人族必胜的局面;就可以让这场浩劫长久的持续下去,自然可以从中求变。”

    “长久的持续下去?你打算持续过久?又要如何求变?”

    “可以是永远决不出胜负。”

    “也可是以人力偏移胜负之数,让巫族或者妖族取得最后胜利,这样就改了定数,自然生变。”

    青年深深的叹息。

    “我可是记得,当年巫妖量劫中取胜的妖族,何等鼎盛风光,却是被你一手操盘,生生打落下去,莫不也是偏移了定数,自然生变?”罗睺面露嘲讽。

    “因地制宜,随机应变而已,天地不该有永恒主角,恒久主角,岂非就此一成不变?”

    “别跟我说你那些似是而非的大道理,你就告诉现在应该怎么做吧?”

    “现在应该……尽快让他们开战!”

    “尽快开战?”罗睺心中满满的尽是纳闷。

    不是说要尽量拖延进入循环吗?怎么现在却又要尽快开战?

    这岂非是前后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再有一段时间不开战的话,星魂大陆的天运之子……估计就要修炼到一个人横推巫妖二族的地步了……”

    青年叹口气:“真到了那时……只怕你我都不是其对手了。”

    “!!!”

    魔祖罗睺这一次可是真的震惊到了。

    “你说真的,真的能有这么猛?”

    “此子气运超天,夺此世无量气运于一身,凭此气数,他愣是将一个寻常到极点的空间器具,衍化提升到一方世界的级数,那可是超脱了此世天道,自成一体的层次。”

    青年无奈的笑着:“这也正是我无力阻止的原因。”

    他用手一划面前空间。

    顿时如同镜子一般,里面出现了一个人。

    赫然便是左小多。

    只是现在,左小多的头顶上,笼罩着浓郁的七彩气相,在他头顶上空,凝成有一具足足数万米的巨大伞盖,正自缓缓转动。

    随着转动,天地之间的散落气运,尽都向着那伞盖,飞速的集中过去。

    只是一眼照看。

    罗睺就已经被惊着了,彻底的愣在原地,半晌无言!

    “这是……这是万古气运……甚至,这气运数量之巨已经超过了整个大陆的综合……超过了天道气运,这是为什么?这怎么可能呢?”

    青年没有回答,只是苦笑一声:“吾多年一来,苦苦追寻的那一条路,原来有人早已经走通了,远远的走在了我的前面。”

    魔祖罗睺看着青年挥手,一片紫色气运冲去,想要将伞盖冲破,或者强行吸收之,但是……任紫色气运如何动作,都难以对伞盖形成任何影响。

    如此兜缠片刻,难有作为的紫气只得离去,但在那无形纠缠之中,居然损失了一小部分气运,典型的偷鸡不着蚀把米!

    “如此,你可看清了么?”

    青年凝目虚空,虚空镜像中的左小多影像渐渐隐去。

    “如此气数,确实无法阻止了,我观此子已经成就了大气候,想要打破,恐怕需要付出巨大代价。”

    “想要有所收获,自然要不吝付出,只是那代价我一人也付不起。否则,我又何须找你?”

    罗睺沉吟了片刻,道:“事成,你自然重掌天道,宇内独尊,可于我又有什么好处?永寂听来可怕,但详细分析,只要我甘愿舍弃整个魔族,独走星海,未必不能独善其身,跟你一道,反而可能是不归路!”

    青年道:“你最近已有了相当的感悟,大抵是找到了一点前进方向,这亦是我主动寻上你的原因之意,你预行之前路,错了;此事若成,我助你突破桎梏瓶颈,臻至崭新境界,那才是真正的诸天遨游,万劫不灭!”

    他顿了顿,道:“纵使是遇到……真的比我们还要高出来好几个境界的……也能保证你在任何情况下,保命全生,不死不灭!”

    罗睺眉头一皱:“任何情况下不死不灭?”

    “不错。”

    “你给的好处超乎我的想象,我需要实证,仅止于说说,于我何益?”

    “你现在的魔,只得魔性,以及一些不入流的手段而已。”

    青年知道,不拿出点干货,魔祖罗睺也不会相信自己,更加不会乖乖出力,若是仅止于出工不出力,于事无补。

    思忖了一下,直截了当的说道:“现在的武力方向,你已经去到了巅峰,断断没有再进一步的余地,再进一步,就是以力证道,除非甘愿舍弃弑神枪,否则绝无可能。既然以力证道注定无果,那么你新的方向,只会是另一个方向,也就是……心。”

    “心?”魔祖罗睺若有所思。

    “是的,就是心,心魔。”

    青年淡淡道:“大千生灵,唯有力心道三途,三者殊途同归,皆可证道,你之力途已尽,道途不通,唯有心径,才是你证道的通途,须知无分是人妖巫灵魔龙凤……都有心,有思想。而只要是有心有行的生灵,自然而然就会有羁绊,有善的一面,却也有恶的一面。”

    “恶的一面,为道德理智压制,平常不显;但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绝大多数生灵,在面临绝境的时候,都有一股子恨不得世界与自己一起毁灭的想法。”

    “而这种想法的原点,便是心魔!”

    “这一门功法,你只要练成了,只要世上还有生灵存在,你就不会死!更有甚者,是任何世界,包括诸天万界,宇宙星河……”

    “你不必在意是人是鬼是巫是妖;只要他有思想,你就不会死,永生不灭。”

    “甚至于,纵使天道毁灭,宇宙倾颓,但只要在这星河中,还有一点生灵存在,不管是鱼还是蛇,你就能因念而存……这么说,你可明白?!”

    魔祖罗睺不仅明白,而且被青年这一番话,直接的镇住了!

    这是自己从未想过的一条路!

    却又是牛逼到爆炸的一条路!

    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思想,自己就存在,恒久的存在!

    “这不过理论,具体应该从哪方面入手?”罗睺沉吟着,在脑海中瞬间已经盘算了无数条道路,然后一一否决。

    “心魔修炼,自然由心而生,这是心魔的,亦是终点,一切皆以心为主,万事万物万法,随心而动。”

    青年淡淡道:“这万劫不灭的法子我教给你了,接下来,该是你配合我行动了。”

    “好!”

    青年负手而行,青衫飘飘。

    魔祖罗睺心里考虑事情,落后了几步,抬头时,看到青年背影,隐隐感觉……倍觉空灵缥缈。

    心中问了自己一句:该不该这样做?

    但随即就坚定了下来。

    对方助自己知悉心魔法门,不独是万劫不灭之法,更是证道正法,欠下对方偌大因果,就算想不帮他都不行了。

    再说了,自己真的要独走星空,龟缩在混沌之中,坐视整个族群被屠戮,然后……自己一点点虚弱,一直去到不得不永寂的终途吗?

    ……

    地下。

    原本浩瀚无边奔腾呼啸的血河,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大湖,虽然依旧占地广袤,却已经能够看到边际,再不复原本的无边无际,无垠无限。

    规模比起原来初初,少了九成五还多!

    血河平静无波,俨如一滩死水,四周广袤无边的红色土地上,乃是阿修罗众聚居之所。

    黑影悄然一闪。

    却是魔祖罗睺出现湖边:“冥河!”

    声音震动,深入血河。

    片刻后。

    冥河老祖从湖中一跃而出,脸色仍形苍白,异常虚弱,站在湖边。

    “魔祖大人今日怎地来至此地?招呼不周了。”

    魔祖罗睺没有废话:“你还有多少战力?”

    冥河脸色有些难看:“不足七成!”

    “若是吸纳血神子……以及全部阿修罗……?”

    “大约可以恢复到九成战力,但怎么也达不到巅峰实力。”冥河老祖心中计算了一下,才慎重回答。

    面对罗睺,冥河也不敢说假话。

    因为罗睺一眼就能看出来,自有明悟。

    问自己,不过就是建立短暂信任的一种方式。

    “九成么……足够了。”

    罗睺道:“你须如此如此……”

    ……

    灵族尊皇殿,灵皇正在与万民生下棋。

    诸天九族之中,灵族现在算是很舒服的,他们之前苟过了巫妖量劫,这次未尝不能用同样的方式,苟过清天量劫,依附谁还不是依附啊!

    既有妖族的老交情,也有跟人族新贵之间的亲密交往,这可是无形中的两边下注,怎么都能安稳渡过,得享清平!

    下一刻……

    一个青衣道人蓦然出现……

    万民生神色不动,心念一动,早早就留下的后手,登时发动……

    那青年微笑着一挥手:“两位道友倒是闲暇,雅兴不小啊!”

    ……

    蓦然间,整个空间,竟呈现全方位冻结之相。

    灵皇站了起来,甚是恭敬道:“竟是道祖大人亲身亲临,晚辈们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青年洒脱一笑,摆摆手,道:“今日不过是过来与你二人聊聊天,与其他事情皆无关系,你二人不必紧张。”

    说着含笑看着万民生,道:“这位就是身俱救世功德,未圣而圣的蚂蚱菜?万民生吧?”

    万民生紧张地站起来行礼:“参见道祖。”

    青年摆摆手,微笑道:“未圣而圣,一言而决。万民生,端的是好福气。”

    万民生惶恐的连道不敢。

    青年施施然坐下来,道:“此次前来,也没甚要紧事,只是想要请问二位,对对此次清天劫,有什么自己的看法?”

    随即便是说服,亦如魔祖一般的说服,殊途同归。

    万民生越听越是不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青年一边说,一边看着万民生,隐约感觉这个蚂蚱菜刚才做了什么,但是仔细查看再三,却又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因为在这周边茫茫土地上,实在是不知道有多少蚂蚱菜,那密密麻麻的,足堪连接天涯海角,无有不至。

    道祖心中思忖,刚才似乎有灵光闪动,但我封禁乾坤之法,足堪阻断此世任何传递信息之法,应该能够锁得住吧?

    此世,岂有人能够突破我的封禁?!

    道祖的相法本来没错,若是封禁乾坤之法启动在先,确实没有任何传递消息的法门可以突破封禁,但万民生却并非是他到来之后才有的布置,而是在他来之前好多年就早早布置完毕。

    刚才唯一的动作,就只是心念稍稍一动而已。

    也幸亏是仅此而已的一动,便如那青年自己所想一般,若是在他面前做手脚,那么这个世上包括魔祖罗睺之内,任何人也做不到。

    可是提前了好多年,着手于道祖还在沉睡那个时候的布置,却成为了今朝改写未来,乃至改写整个祖地生灵存继的关键!

    一线灵光,早已经随着密密麻麻铺满大陆的蚂蚱菜,飞速传出去……

    只因为万民生感觉当前种种,哪哪都充斥了不对的味道。

    按照道祖说法,描绘出来的景象,根本就是末法时代的景象,满目尽是灾殃,初初皆是绝望!

    但是……

    万民生却是当真从末法时代走过来的人,而祖地大陆的种种变化,万民生都没有丝毫遗漏,尽皆收入眼底。

    所以他心底的第一个认知就不相信,完完全全的不相信。

    所谓的末法时代,诸族远去,天道分裂,道祖沉睡,神佛无踪,天崩地裂……这些,星魂大陆岂不早就经历过了,而且还应对得很好?

    更遑论如今的人族,气相鼎盛,强者辈出。

    左小多更有开天之潜力,若是人族真的成了天地主宰,恒久主角,天地又怎么会进入末法时代?

    退一万步说,以现在人族的潜力底蕴,就算是当年的末法时代风浪再来一遍,人族也完全顶得住,甚至不需要消耗太多的力量,还能在末法环境中生活得挺不错的。

    毕竟,末法时代,就等于科技时代力量的复苏,也许那样更宜居也说不定……

    如此思来想去,万民生是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会出现灭世浩劫,又谈何导致末法时代云云?

    是故道祖这次所说的话,听来满满的大道理,可万民生却是半点都不认同的。

    然而灵皇当年经历祖地解裂,诸族归去,却没有经历过末法时代,听道祖之言不禁脸色连连变化,惊疑不定,自危不安之感水涨船高……

    随着时间持续,听着道祖的一字一句,灵皇的思想,似乎跟着道祖描绘的前景,不断兜转……

    眼看着就要被洗脑了……

    万民生心下疑心更甚,却表现得满脸赞同,连说道祖之言有理,再三附和。

    ……

    星魂日月关口。

    左小多正在英灵墓园上香。

    蓦然间感觉有异常的灵魂波动,却是万老早早留在自己身边蚂蚱菜种子有了反应。

    左小多此前从来没有接到过这般的信息传递,情知有异,急忙一挥手,示意左小念封锁空间,然后将种子掏出来洒在地上。

    顿时一片绿光闪过,一片蚂蚱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眨眼间,已是满目绿意,其中一棵,生长得尤为快速,迅速开花结果,但是……这比起来万老之前的几次传讯来说,却又要慢上许多。

    左小多顿时谨慎起来。

    这一次,怎地动作得这么慢,难不成竟是万老遭遇了危险,在向我求救?

    可是以万老今时今日的修为境界实力而论,环顾当今之世,又有什么人什么势力能够陷他于危局呢,还要这般谨慎异常的小心传话?

    惜命如左小多,瞬间就联想了很多很多。

    而在他身边的左小念与李成龙,在蚂蚱菜洒在地上的时候,就已经第一时间的封锁了空间。

    将这一片地界,化作了与世隔绝的区域。

    再过片刻,万民生的虚影显现,只是这道虚影空前的虚幻不实,似乎是风一吹就能吹散。

    出口第一句话,更是让左小多和左小念大吃一惊。

    “道祖再现尘寰,目前正在灵族,对吾与灵皇展开洗脑,意图颠覆当前的诸族大战形势……”

    然后便转述出了道祖所说出来的那一番道理,什么天道沉眠,什么强者永寂,什么末世景象,什么末法时代……

    还没来得及说完,那道虚幻人影晃动恍惚了一瞬,就此消失不见了。

    这始终只得万民生早早布置下的一点点灵魂力,能够维持到此已经是极限。

    毕竟他之本体就在道祖面前,却是一点也不敢妄动的。

    “永寂,末世,末法……”

    左小多与李成龙齐齐面容扭曲。

    道祖到底是怎么得出来这样子推论的?

    这里边貌似不太对啊……

    不,不是不太对,是太不对了!

    三人急忙去找左长路等人商议。

    因为当前变故来得太过变生肘腋,彼时究竟会如何,三人半点把握也欠奉,赶紧把得到的劲爆消息报上去是正经。

    却说左长路在听闻了这一劲爆材料之后,登时牙疼一般的嘶嘶了许久。

    “此话要从何说起?”

    “末法时代已经成为过去,却又有何重新来一遍的道理……”

    “就现在这一片大陆的资源,纵使星空灵气散尽,凭这许多的资源也足够消耗个千百万年……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的武者传承……”

    “何至于就末法时代了!”

    左长路喃喃道:“难道是道祖有所误判?”

    李成龙皱着眉头,半天没有说话。

    一直到众人散了会,他仍旧一言不发,一直皱着眉头,似是在思量着什么……

    然后便拉上左小多出去,转入到左小多的灭空塔之内。

    一开口便道:“我感觉道祖未必就是误判。”

    左小多道:“怎么说?”

    “因为……我感觉,道祖的种种作法,只是不想清天劫走势,或者说诸族争霸的走势以当前态势发展下来……而且,我几乎已经肯定,他是站在了人族对立面的。”

    李成龙满脸尽是苦恼之色:“我很希望是我判断有误,但我就是这么感觉的,这才是合乎情理,符合当前种种资料推衍的真相。”

    左小多眼神犀利了起来:“具体说说你的理据,对方可是道祖,必须得有十足的把握,否则咱爸那关都不好过。”

    “首先的理据就是……那几位圣人的离开!”

    李成龙道:“要知道,那几位圣人可是在清天劫甫一开启就先后离开了,他们为何要离开?以他们所拥有的势力,还有其本身实力,大有可为啊!”

    左小多愣住:“你问我,我问谁去?他们不是说要自由了么?”

    李成龙笑笑:“这个就是重点了,他们的言下之意岂不是说……他们之前不自由?”

    左小多再次愣住。

    “至少也是在说,他们之前的自由度是有限制的?”

    李成龙道:“可又有谁能够限制了他们?他们可是一水的圣人之尊,此世极峰啊!”

    左小多试探道:“道祖?”

    李成龙点头又摇头:“圣人之尊更上,唯有道祖,合该是唯一的怀疑对象,但我觉得,或许是,却又未必全是。”

    左小多更糊涂了,倍觉李成龙今天之言,云里雾里,摸不到头脑。

    李成龙道:“还有一点,就是……所谓圣人修为,在无量量劫之前就是圣人修为,到了今天,还是圣人修为……难道这无数的岁月之中,他们都不修炼的么,明明在圣人之上,还有更高的修境,道祖的存在,早已佐证了这一点!”

    “圣人之上的修境位阶,横亘几千万年都升不上去,一个可以是心境不足,两个可以禀赋不佳,所有人都升不上去,全都火候不足?!”

    李成龙问道。

    左小多挠得头皮屑乱飞,终于放弃:“你直接说,我不打断你,也不回答你,你更别问我,你就照着你自己的思路说下去,我全都听你的。”

    李成龙笑了笑,心里很清楚自己说的这些,其实左小多都知道,只不过这货,实在是太懒,随着修为战力的提高,真真的连脑子都懒得动了。

    不过知道他有数就足够了。

    “所以我怀疑,咱们这片天地是存在缺陷的,无论如何修炼,若是在原本的天道规则之下,圣人便是终点,道祖始终要高其余生灵一头!”

    “所以,圣人们才选择了离去,挣脱禁锢自身精进的束缚!”

    “而那么早的离开,应该源于登临圣人之尊,便要以身融合大道,再也不得脱离,成为大道支撑……这也是限制不能突破的原因之一。”

    “至于其他的……手头上的情报有限,暂时没有更合理的推断……”

    李成龙很是慎重的,一字一字的说道:“但是这一次清天劫……却令到既定的天道掌控模式,出现了更多的可能。”

    “也就是说,这次的清天劫,将原本的规则打破了。”

    “圣人们之所以离开,是因为他们没有了限制的制约,更看到了更高层次的希望。”

    “换言之,一旦清天劫之后,便会形成新的天道规则,而原本的天道规则,并不能压制修炼界限,换言之,便是圣人之上的路,也已经通开。”

    “可是这样以来,便等同于原本的天道失去了至高权威……”

    李成龙说这番话的时候,虽然是在灭空塔里面,但是也是压得声音极低:“所以,那些所谓的永寂,什么沉眠,什么末世,什么末法时代……恐怕都不是理由,甚至都不是真的……”

    左小多沉吟不已。

    “因为道祖以身合道,已经是这片天地的一部分……”

    李成龙道:“所以他的境界固然是此世一人,却也就只得那么高了……因而制约了在他之下的圣人们,在这片天底下,也就只能如此保持圣人级数的实力修为。”

    “但若是这片天地变了……强者们向上的路,没有了尽头;只需要修为到了,感悟到了,功德到了,就可以脱离这片天地,成为更高层次的星空强者……”

    “可是……道祖当真会眼巴巴的看着一代一代的超脱者,一个接一个的超脱而去么?自己这个早早的登顶者,只有万劫不移的徒留在这里原地踏步的份?”

    “若你是道祖,你甘愿如此吗?”

    左小多挠挠头,道:“也未必吧?如果是固有制约尽数打破,那么道祖也应该有超脱的机会才是啊。”

    李成龙一阵迷糊,半晌才道:“未必!”

    “而且,之前可以完全掌控整个世界,但是却突然变成了旁观者……不再有具体权力,从九五之尊,一下子变成闲散王爷……这是个人都受不了吧?”

    李成龙道。

    “此言倒也有理。”

    “但不管怎么说,道祖现在不希望人族成为主宰者,这已经是板上钉钉。”

    李成龙再度沉默半晌道:“接下来……可就真的难办了。”

    左小多道:“如果你是道祖,你会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

    李成龙翻翻白眼:“当然是让各方先打起来再说啊。”

    左小多翻翻白眼。

    “抓紧时间继续修炼吧,只要各族重启战事,岂非变向的阻止了我们修炼么……”

    ……

    三天后。

    巫族总军师白云亭,在调度军队的时候,突然遭人刺杀!

    当场魂飞魄散,尸骨无存。

    当时,冰冥大巫与烈火大巫就身处在距离白云亭不到一千米的位置。

    但是直到白云亭化作灰烬,周围巫盟高手瞬间死伤数百,两人才堪堪赶到,凶手早已经鸿飞冥冥。

    巫盟上下,勃然大怒。

    几乎在同一时刻,妖族联军那边,妖皇三太子叔琨,被偷袭身亡,连同随从的一千多位妖族高手,尽皆化为齑粉。

    凶手同样是毫无痕迹任何线索也没有留下的踪迹皆无!

    ……

    【七千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