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僵局与密谈

    原本,洪水大巫基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星魂大陆这边转转。

    喝喝酒,聊聊天。

    说说自己的苦闷还有无奈什么。

    给右路天王等陨落于十方围杀战役的英灵上上香。

    还有就是跟左小多切磋一下,体会一下所谓更高层次的氛围与战力,毕竟他距离那个境界虽然还有些距离,但非是可望而不可即,环顾整个巫族,就数他最有希望臻至那个境界了。

    与左小多切磋,乃是洪水大巫最喜欢做的事情,彼此势均力敌,打的时间久了,左小多稍占上风。

    总能带给洪水大巫众多感悟。

    但这段时间也不来了。

    一来是来了也不知道说啥,能说过几天咱们生死战吧……这种话吗?

    二来么,还没脸来,没脸来蹭左小多的陪练,一个当爹的……干爹那也是爹,就洪水大巫对左小多的情分,也就是差个血缘而已!

    一个当干爹的,眼瞅着就要跟干儿子的族群生死相搏了,不知道避嫌,还要借助干儿子提升自己的修境,洪水大巫可不是冰冥大巫那等没脸没皮的狠角色,真心干不出来!

    这事,好说不好听啊!

    这一天,洪水大巫突然突发奇想。

    若是到了清天劫之后,仍旧是好几族并存,并没有决出主宰者,又会怎样?

    难道说,那超出天道之外的存在还能将整个大陆全都给团灭了不成么?

    再说了,貌似也没有人规定,清天劫必须多久之内结束啊。

    论持久战这回事,洪水大巫自认是祖地第一人,绝无人可以比拟,即便是左长路、游星晨、雷道人等,他们也要差好几截,他们要么是后来者,要么是碌碌之辈,真正无人可以与他洪水大巫相提并论之!

    生出明悟的一瞬间,洪水大巫感觉自己貌似是抓住了什么关键点……

    不禁抬头望天,综合望气之术,观星望斗,来来回回的思考这么做的可行性……

    同一时间里,妖皇帝俊也在思考这个可能性……

    以现在的局势论,原本的九族,上古神族已去,阿修罗经过前次一役实力锐灭,再难有作为,灵族素来无甚战力,乃是诸族中最弱的一方,魔族虽然悍勇,却缺乏谋略战术,魔祖在大局观方面亦是欠缺,只要与战者方面拥有足以牵制住魔祖的实力,覆灭魔族,不过等闲事,绝无可能制霸祖地,现今随着西方教的确认离开,道盟融入星魂……

    顶尖战力集团,就只剩下了星魂,巫,妖三族。

    谁能想到,这么多万年里,一直是陪衬,一直在拼命前进的人族,竟然成了最后角逐天下主宰者的族群之一?

    而且实力强劲,丝毫不逊色于巫妖两族!

    现在虽然只有三族竞雄,但是三族实力,尽都呈现处空前绝后的强大!

    有八大祖巫坐镇的巫族高层普遍认为,此战,必胜!

    唯一需要考虑的便是……怎么能对之前的盟友,或者说恩人痛下杀手呢?

    这说不过去啊。

    笔记看过人家左长路可是帮了咱们大忙的……

    转过头来就恩将仇报,貌似不大好……

    而妖族……妖族那边也是差不多的想法,妖皇帝俊与东皇太一,甚至妖师鲲鹏等……都是信心满满,大家都感觉,此战妖族必胜!

    不管是对上人族还是对上巫族。

    咱就是这么天下无敌!

    八大祖巫又怎么了,当年还不是被咱们给镇压,能镇压你们第一次,就能镇压第二次,其余巫族后辈,不过碌碌,何足道哉?

    同样需要顾虑的却也是,人家左小多对咱们妖皇一脉有恩啊。

    人家救了妖族皇太子,现在咱们却要反手给上一刀?

    直接将人家斩过去?

    就算立场迥异,必有一战什么的,这事,好说不好听啊!

    至于人族……

    人族这边就更不用说了。

    左长路,吴雨婷,泪长天,游星辰,云中虎,白云朵,琴煞,剑君,左小多的不够大队全体……还有南正乾,东方正阳等人,每个人的实力都有空前的提高……

    十方围杀之役,长时间的游走在生死边缘,非止是魔祖的实力得到了提高,所有在此役存活下来的高阶修行者,实力都有所突破!

    大家都是感觉……现在人族实力,已经是冠绝天下!

    武力之高,亘古未有!

    十方围杀之役的空前大胜,给他们提供了空前的信心,空前的士气高涨,还有空前的……不可一世,目空一切!

    但人族这边非是盲目的自信,只要罗列一下实力数据,就可以佐证这份信心,非是无的放矢!

    现在,人族准圣战力有左长路,吴雨婷,左小多,左小念四人!

    其中最强的左小多,真实战力强悍的超乎认知,毕竟是一战灭三首的男人,说他的战力已经比肩圣人之尊……可能略有夸大,但绝不算多不可思议!

    而半圣战力……这个就略有尴尬,目前就只得李成龙一人,还不如准圣的战力人头数多!

    不过再之下的大罗巅峰就多了去了,不够大队全体都是,还要再加上帝君等老牌子强者。

    诸如游星辰泪长天等人更是放话,再有一段时间,他们就算攀不上准圣位阶,登临半圣不成问题,届时,人族综合实力势必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所有人都感觉,现在的人族实力,完全可以吊打巫族,横推妖族!

    我们已经是天下第一,祖地主宰,天地主角,舍我人族其谁!?

    统一整个大陆,也就是略略些费事儿,但也就是略略费事儿而已。

    问题……不大!

    甚至关键问题的焦点已经转移到了——

    巫盟那九位大巫,还有妖皇东皇妖后等人,都跟左家人有着千丝万缕的交情,甚至都是实在亲戚……

    不久之前大家还坐在一个桌子上喝酒,还在联络感情……

    现在却要思量……之后生死搏杀、不死不休?

    这事,好说不好听啊!

    左长路和吴雨婷左小多等人,更是感觉……真要面对洪水面对妖皇,非要斩杀痛下杀手的话……真正于心不忍啊。

    我是真舍不得杀了他们啊……

    而更加好说不好听、最最让人感觉到悲哀的是——

    事实上的此世第一强者,魔祖罗睺,居然齐刷刷的被这三族无视了!

    纵观三族强者,轮到单打独斗,绝没有人是魔祖罗睺的对手!

    无论是手握河图洛书的妖皇,自负绝高的祖巫,亦或者是左小多、左小念,任何一人对上魔祖罗睺与弑神枪,都没有什么把握。

    即便是现在八大葫芦齐集,一把弑神枪仿版相随,还有娲皇剑、太极图、灵猫剑,两柄猫猫锤在手,合共十五件先天神器加持的准圣左小多,对上魔祖,最大的可能性,也不过是自保而已!

    说到将之战败,那就是笑话,随时可能付出性命的笑话!

    但这位横压一世的第一高手就是被无视掉了……

    你说是不是好说不好听吧?!

    幸亏大家都是秘密讨论,而没有宣之于口。

    否则,若是魔祖罗睺知道了,十有八九是要雷霆大怒的……

    太欺负人了!

    太小看人了!

    太目中无人了!

    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魔族的硬条件都摆在这里。

    三族摒弃魔族的理由都一样:魔族就是靠一个魔祖罗睺支撑维系的种族,其他人不足为虑。

    而且魔族根本不具备大陆主宰者这样的气运气数,哪里有资格争竞大陆主宰。

    长得那个德行,行为还那么的残暴!

    就算是天道昏了脑袋……也不会选魔族的!

    这理由,堂堂皇皇,无人可以反驳!

    标准的颜值加实力碾压,毋庸置疑!

    现在三族都开始往前线增兵,每一族都呈现出大兵压境的态势,而且越积累越多。

    大家透露出相同的心态情绪。

    “我真不想和你打,你看看,我这边多厉害啊?打起来,你就只有白白牺牲送命的份,何必呢?你看看我的阵容,然后衡量一下,要么退走,要么投降……何必伤了和气?”

    虽然这种想法举动很幼稚,很不实际!

    但是不可否认的。

    巫族现在是这么做的。

    妖族现在是这么做的。

    星魂人族……也是这么做的!

    三族都在演习,超级大规模的演习,各种演练,各种阅兵,各种亮肌肉。

    你撤不撤?你不撤,我再增兵!我再演习!

    我超猛,超狠,超厉害的,你怎么就看不清楚情势呢?

    其实三族高层都很知道一件事,这样下去,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最后的最后,仍旧需要打一场,但无论是哪一方,都不愿意首先动手!

    在这种情况下就尴尬了。

    僵住了!

    其他势力要么式微,要么不敢妄动,比如阿修罗族,冥河老祖那边是万万不敢露面的,但凡阿修罗族敢有丝毫妄动,必然是三家一起先打灭了他再说的……

    魔族那边也没啥动静,完全没有想要参与你们的三族闹剧,似乎认命了……

    但是大家都知道,魔祖罗睺可不是认命的人;只要三族打了起来,最好是打到三败俱伤,等到最后一方以付出了伤筋动骨的绝大代价取胜的时候,魔族突然杀出来……

    那可就成了笑话了,舍己为人,豁命资敌的大笑话……

    魔族不动。

    灵族更加的战战兢兢,灵族从来不曾拥有过过于高端战力,一帮植物成精,天赋在哪摆着呢……说句最到家的实话,他们的战力,甚至不如现阶段的阿修罗族。

    是的,就是现阶段的阿修罗族仍旧有搞定战力万全的灵族,灵族综合实力之薄弱,可见一斑!

    在这样世界大战的氛围下,整个灵族已经陷入战战兢兢状态良久了,唯恐那一边火头一偏,偏了过来,动辄就是覆灭之危……

    当然,灵族也不是没有野心勃勃之辈。

    什么天存一线生机,什么灵族当主天下之类的……

    但这些好战分子才一冒头就被死死地压了下去!

    什么时候了?

    什么世道了?

    还主天下?主个巨大的毛线啊?

    实在压不下去的,就干脆的直接处理掉了!

    这不是懦弱,而是全方面的审时度势之后,灵族目前的情况,面对巫妖人三族庞然大物,绝不是一帮激进的小二逼能说了算的时候了……

    一旦惹出什么事来,那是真真正正的灭族之祸!

    唯一可惜的,现在的态势还不够明朗,若是任何一方展现出绝对的强势,说不得灵族就依附过去了,当年巫妖量劫的时候灵族就这么干过,他们当时的依附对象是妖族,以妖族的下族自居,但不得不说,灵族也确实因为这个决定,苟过了巫妖量劫,去到了诸族分离祖地的时候。

    时间在巫妖人三族僵持状态下,貌似平静无波的一点点过去了。

    每过去一天……所有普通民众的心里,就莫名的安定一分。

    随着一天天的过去,整个世界都似乎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原本频繁的天灾开始变得少了,渐渐海晏河清,风调雨顺。

    连以往时不时的掀起巨型波涛的各处大海,也都呈现出微波荡漾,金光粼粼,温顺得很。

    而所有人都看不到的九重天之顶……

    许多裂痕,正在点滴修补,徐徐恢复……

    就像是一块破碎的玻璃,正在以极为细微,却又绝不会停止的速度,一点点的恢复成为……完整的一块。

    如此三个月后……

    ……

    魔祖罗睺手持弑神枪,正在隐秘之处修炼……

    这段时间里,魔祖大人一点都不好受。

    他修为乃是此世一人,感应自然比其他修者更为敏锐,他越来越感觉,现在世界格局,已经接近定局,虽然看似是危险的平衡,但危险若是始终不会引爆,那岂不就只剩下平衡了吗?

    虽然魔祖罗睺一百万个不甘愿,不服气,但他却也知道,仅凭魔族一己之力,无力回天了!

    而接下来等待魔族的终局,将是被消灭,永觉此世!

    虽然以自己的冠世巨能,想要仅以身免的话,并不为难,但说到想要继续长生久视下去的话,就只有离开这个世界唯一途径!

    除此之外,再无选择。

    就算自己自信在这世上,没有任何人能击败自己,但自己无论面对这三族的那一族,都不是对手也是事实。

    对方只要来个群起而攻之……

    无论哪一族都拥有慢慢磨死自己的能力!

    因为人家拥有将整个魔族都杀光的力量,更有甚者,对于这三族来说,还都不是难事!

    魔族众只要杀光了……魔族罗睺也就等于是无根之水,再无一族气运加身。

    也就在不可能拥有如之前那般万劫不死之身……

    确定了这个认知之后,让魔祖罗睺非常不爽!

    有心想要大杀一场发泄郁闷,但知道现在已经不是自己可以任性的时候……

    尤其是看到现在巫妖人三族彼此间扭扭捏捏虚情假意的模样……

    魔祖罗睺敢发誓,只要自己敢动手,迎接自己的就是三族围剿——这一点,板上钉钉,确凿无疑!

    “只好等尘埃落定之后,看看能不能力敌最后剩下的那一族,希图个侥幸了……”

    魔祖罗睺心中长叹,不得不将魔族命脉存续,寄托在无需飘渺的天运之上。

    这次的清天劫,是真的很操蛋!

    从根本上让魔祖失去了原有的超然立场:原本魔祖罗睺是不在乎魔族死活的,反正再怎么说,一个族群也不可能被彻底灭亡了!

    只要留有一点种子,自然可以再度野火燎原,不过是一个时间长短的问题。

    所以他可以很超然,目无余子,目空一切。

    但是这次不同……清天劫下,竟真的出现了灭族,龙凤麟三族,三大太古神族,当真灭族了!

    这一现实已经佐证了,此世在清天劫后,就只能保留一族的事实!

    其他族群,都将被抹杀灵智,再不复存!

    这如何能行?

    罗睺也想要如同通天等人一般,带着族群离去……

    但是说实在话,一来魔祖罗睺不算圣人,他的本身战力虽然可能超过了不少圣人修者,但他骨子里终究还不是圣人,也就欠缺一份超脱的资格。

    而其他离去的圣人,任谁也不愿意带他走……

    谁会愿意带着一个能致自己于死地的强大存在的敌人一道走呢?

    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更别说魔祖罗睺的人缘向来就不怎么好……

    咳,应该说是罗睺就从来没有所谓的‘人缘’之说。

    有的,也只有因果,仇恨。

    再退一万步,魔族罗睺素来自视绝高,再怎么着也拉不下脸面,藏在别人的洞天法宝中离开……

    “像个宠物一样被放进口袋里带走……那还是我魔祖罗睺嘛?看不起谁呢!?”

    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就算罗睺能离开,也绝不会带现在的魔族众离开。

    原因很简单——因为就连罗睺,也非常厌恶现在的魔族这些东西。

    “这一个个脏兮兮的丑八怪,毫无人性的东西……这都是些啥玩意儿……”

    虽然很不应该,但这就是魔族的魔祖罗睺对于魔族的真实的看法!

    “太恶心了!”

    “当年这帮存在,到底是怎么搞出来的……”

    “不仅丑,无人性,没人样,而且还臭……我勒个去太特乐臭了!”

    这也就是魔祖罗睺虽然是魔族的最古老的老祖宗,却从来没有出现在魔族聚居地居住过哪怕一天的根本原因!

    如今到了这等地步,虽然对罗睺不应该有什么同情心,但说句到家的话,现在最纠结,最难受,而且最不甘心,外加最委屈的,正是这位旷古绝今天下无敌的超级大魔头!

    因为他明明打心眼里边的讨厌魔族,但却还要为了魔族拼命!

    “这特奶奶的叫什么事儿……”

    正在一边修炼,一边吐槽的当口,突然间心有所感。

    罗睺眉头一皱,抬头看去……

    只见自己前方空间,突然间出现好似涟漪一般的微微荡漾。

    那观感就好像一池平静了千万年的静水,蓦然吹来了一股几乎不可查觉的微风。

    “嗡!”

    弑神枪感觉到了莫名威胁降临,立即飞到了魔祖身边,仍自遍体轻轻颤抖,也不知道来人是谁,竟连魔祖都不能带给弑神枪十足的安全感!

    魔祖罗睺皱眉:“是你?!”

    那涟漪渐次扩大,不过片刻,眼见一个面含悠远笑意的青年人,从里面缓步走出。

    来人丰神俊秀,举动之间,说不出的飘逸潇洒,道不尽的从容自如;一走一动之间,自然而然的流溢出无穷的韵味,若是有修炼者在这里,光是看到他的举动行止,脚步开合,恐怕就能立即陷入顿悟之中……

    真的就是一举一动,都似有大道随行!

    一言一行,都仿如混杂着星空宇宙自然旋转。

    他的眼中似乎是星河,他的手里似乎是宇宙。

    他虽然站在这里,但给人一种的他根本不在此间,又或者根本就没存在的微妙感觉。

    但无论存在与否,这整个天地,却又处处是他,无有不在。

    这感觉很玄妙,却又很实在,真实不虚!

    青年淡淡的笑了笑,清澈的眸子看着罗睺,微笑:“道友,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罗睺冷笑道:“能吃能喝还自由自在,随便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自然无恙。总比你四分五裂的要好得多。”

    青年洒脱的一笑:“此劫超脱了星空宇宙……力不能及,夫复何言。”

    罗睺嘲讽道:“当了几十万年的死人,滋味又如何?”

    青年负手走了几步,眼中充满了空明清澈,看着四周景象,轻轻道:“不过梦一场,如此而已。”

    罗睺翻翻白眼:“看来这个梦很爽嘛,呵呵,那你继续做啊,放心,不会有人跟你抢的,你的那些徒弟,不管是收录门墙的,还是挂名的那些,都不在了。”

    青年微笑:“罗睺,你之前没有这么牙尖嘴利啊。”

    罗睺一听这话,不由得也愣了一下。

    的确,自己之前还真不这样的。

    但这次重出之后,似乎连说话习惯都改变了许多……

    这是跟谁学的呢?

    魔族不可能……妖族不可能……巫族也不可能……

    魔祖罗睺想了半天,骇然发现自己居然是跟着人族学的!

    人族的说话方式这么牛么……居然在不知不觉之中,把我也能影响了?

    “牙尖嘴利也好,沉默寡言也罢,都不劳你道祖老人家操心了,难道道祖现在关心的,就只有这些个细枝末节吗?”罗睺冷笑一声。

    虽然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被人族影响了,但是不得不承认,这种说话方式怼起人来,确实是挺爽的……

    特别的痛快。

    尤其是怼面前这个家伙。

    格外的念头通达……

    青年浅浅微笑,始终不变,蓦然挥手之间,魔祖闭关之地,突然变成青山绿水,繁花如锦,绿草如茵,曲径通幽,雅致静谧到了极点……

    两人面前,凭空出现了一个小湖。

    湖水悠悠,一眼就能看到底,清澈的无以复加。

    从啥都没有,满目尽是荒凉的魔祖闭关之处,陡然化作了世外桃源。

    “刚才的格调,尽是荒芜,长久处之不免滋生戾气,实在不是谈话的好地界。”

    青年淡淡的说道:“你觉得呢?是否现在的景色,比起刚才可以令心情更愉悦了一些?”

    魔祖罗睺翻翻白眼:“毫无感觉,某自从诞生在这天地之间,身上就从来没有长出来一根雅骨!”

    青年淡淡笑:“你若有雅骨,就不是魔祖了。”

    罗睺负手看天,倨傲无言。

    青年身下悄然出现了一张舒适的椅子,自然而然的坐了下来,很是舒畅的说道:“当年混沌未开,在无尽混沌之中,唯有的两个生灵,一个是你,一个是我,一善一恶,便是茫茫宇宙,出现的两极,我为善,你为恶,说起来……你我二人,渊源不浅。”

    “呸!”

    魔祖罗睺恶心到了极点的吐了口唾沫:“少往脸上贴金,我为恶,从来没有善良过,这一点我承认,但是你鸿钧什么时候能自诩为天地之先的善类?”

    “我更加不是你的孪生兄弟!”

    说到这里,满是厌恶的说道:“你就直接说,到我这儿什么事儿吧。我没工夫和你闲扯,更加没有兴趣理会跟你有关的事情。”

    “痛快些!”

    青年淡淡道:“难道你,当真不知道我之来意?”

    罗睺道:“你的来意,吾自然明白。但你若是想要让我罗睺俯首听命,却是绝无可能!”

    青年微笑:“那等没品之事,吾自然不会做。然而眼下乃是非常时期,关乎重大,相信你魔祖也不想坐而待毙吧?”

    罗睺道:“难道你就甘心慢慢消亡?”

    “吾不会消亡,只会衰弱,进入一个漫长的等待岁月而已。”

    青年语速很慢,然吐字很清晰:“但你,却注定消亡。”

    对于这句话,罗睺并没有反对。

    他沉吟了许久,才皱着眉头道:“这清天劫……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

    这话意思很明白。

    你给解解惑。

    “此次清天劫……不属于此世界,所以才能超脱天道掌控之外!”

    青年有些忧虑的叹了口气。

    “具体从什么时候,也很难说……当初九族大战,本是一场注定的苍生量劫……但到了中期,却突然出现的那个人,你可还记得?”

    “记得。”

    “那人出现之时,天机登时为之蒙昧;之后更是分裂了天道……”

    青年苦笑:“而吾也是从那个时候,失去了一切感应……”

    “直到近日方才醒来,亦是从那一刻才知道,这一片混沌天地,居然曾经分裂过,此际不过是复合过了……对于这此间种种,也是这两天里,搜集此世材料,才得窥一二。委实是,不如你知道的多。”

    罗睺的嘴巴不由自主的张大,他是真心没想到,居然有这等事!

    而且还会发生在道祖,这真正的此世第一人的身上!

    “那人叫什么,你应该知晓。”青年道。

    罗睺道:“魔族大陆是第一个被割裂出来的,而我当时不知怎地,就已经跟着大陆漂流了出去……我当时,与这人都没见过面,也没有交手过,如何知悉对方的跟脚来历。”

    “这个人,一手造成了大陆分裂,而今又造成了清天劫……必有重大目的。”

    青年叹口气道;“之前,从来都是知道你我便已经是星空宇宙最强,但是现在……”

    苦笑一声,摇摇头,道:“如今清天劫已过其半,眼看即将面临天下再次一统,但是……清天劫间接造成六圣的离开,令到这洪荒天地,失去了支撑根基……”

    “从此后,大道无主。”

    “不过也正是六圣提前离开,令到天地重归一体……这才让吾,有了提前一些时间醒来的机会,不至于全然无法收拾。”

    “清天劫,令到在九族生灵之中,八灭一存,或者尽灭八族,或者彻底驱逐其中八族生灵;此为……逆天之举!因为九族生灵,乃是当初洪荒天地之气运来源,更是平衡支点。”

    “九族去八,唯一独尊……却也等同是让三千大道,归于虚无,漫天神佛,再无维系余地;天道崩坏,大道倾颓……换言之……统一之后,天道对于世道的监控,将不复存在。”

    “而你我,也将从那时,陷于永寂。我或者还有醒来之时,但是你……再也不会醒来!”

    青年淡淡微笑:“所以……你只知道你不想与我联手,不过我却又怎喜欢与你联手?但形势所迫到了如今,却必须并肩携手,合力度过这生死险关。”

    罗睺皱眉,道:“永寂?”

    “不错,永寂!”

    罗睺狐疑的道:“一族主宰世界而已,但天地依然是天地,怎会令天道永寂?”

    “这是事实。”

    “因为到那时,天道只能拥有微弱的可以维持世间循环往复的力量,上古至今所有一切,都会逐渐沉寂……包括天庭,包括地府,包括神明,包括……鬼魂,人间,将从此再也肆无忌惮,人类成为真正的永恒主角。”

    ……

    【我自己都没想到这一卷居然这么多字数了。本章八千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ddyueshu。ddyues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