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离去与抉择【大章】

    这等超然出尘,风姿俊秀的超逸之人,左小多自然见过,而且难以忘怀。

    恩,尤其是对这个人,更加不敢忘怀。

    上次照面的地点是……紫霄宫。

    来人乃是准提圣人。

    而令左小多感到奇怪的是,他怎么知道自己曾经号称多多如来的事儿?

    自己貌似就只有在和李成龙他们吹牛的时候,说过几次自己化身多多如来在魔族森林大闹一场的事儿,而且还是一语带过,说是语焉不详都丝毫也不过分的。

    可他哪里知道,他自己没当回事,可有人太当回事了!

    他化身多多如来大闹魔灵之森,救出战雪君的事儿,可谓是项冲和战雪君挂在嘴头的事情。

    有事没事就拿出来说道一番,迄今为止早已经不知道扩散了多少人众。

    尤其战雪君,对于左小多堪称感激涕零,铭感五内,更感觉无以为报。

    当时的左小多,个人实力虽然也自不凡,但就当时的环境氛围,敌方实力层次,相差悬殊得可谓不成比例,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悍然出手,将自己从魔族的大本营里抢了出来!

    虽然另有魔祖泪长天跟冰冥等几位大巫的介入,但那都是后话,没有左小多的强出头,战雪君自问自己早就不知道死到哪去了,也许还要是死得魂飞魄散,神魂俱灭的那种!

    当时明明就是一种让人震惊,更兼无法理解的操作,毕竟按照当时左小多出手之前的情况看,那根本就是在送死,作法自毙!

    但左小多仍旧做了,毅然决然的做了!

    是故项冲和战雪君两口子,最最佩服最最感激的人就是左小多。

    这也就是她早就跟项冲看对了眼,左小多还有个左小念,否则以身相报什么的,妥妥的!

    大抵也是因为这一节,战雪君有时候控制不住魔性发作的时候,只要左小多一个眼神,就能制止!

    而这一手,绝无仅有,就只有左小多能为,连已经成为她老公的项冲都没这能水,不过不必担心项冲嫉妒什么,自从战雪君归来,项冲就完全变成了左小多的死忠!

    如果左小多和妹妹项冰妹夫李成龙打起来了……

    项冲连考虑都不会考虑,第一时间站队左小多,绝无任何迟疑!

    “跟左老大闹别扭,肯定是你们的错!”

    而在他们两口子这样子的有心扩散,左小多的光辉事迹,遍传星魂,家喻户晓,有口皆碑,几乎就是哥不在江湖,江湖却有哥的传说……

    而多多如来的名头也变得脍炙人口起来,几乎超过了铁拳公子!

    所以左小多这多多如来的名头被准提知道,真真是毫不稀罕。

    “准提圣人你可不要乱说,我跟你们西方教,毫无关系,我已经成家,我有老婆,我无肉不欢,贪花好色,六根不净,四大不空,贪嗔痴三毒,时时萦绕心头,慈悲二字跟我半点不沾边。”

    左小多好一通长篇大论,字字句句不离我与佛无缘。

    准提脸上蔼然之色更深重了几分:“施主微言大义,每一言每一句每一次皆道尽我佛门要害关窍,若非深谙我们佛门精诣,岂能如此,看来已臻八风不动,烦恼不染本身的极高境界,果然是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做的外号,多多如来,实至名归,盛名之下并无虚士。”

    “能别提这几个字……脑门儿疼。”

    “呵呵……贫道此来,便是给施主送上一份大礼,结下一份善缘。”

    准提微笑着。

    “给我送一份大礼?结下一份善缘?”

    左小多现在想的便是一点:我擦!幸亏没有和肿肿打赌!

    否则这家伙还真的是要无债一身轻了!

    一定要记住这茬,今后,永永远远也不能跟肿肿那小子打赌,赢面多高都不行,必须引以为戒,跟心脏的人对赌,那不是对赌,那是送上门找输,给自己找不自在!

    “什么大礼还值当您亲自送来,那多不好意思。”

    一听是来送礼,左小多立即客气了起来:“您随便派个人送来就行了……”

    准提不禁苦笑,自己经历了无数岁月,自然也有见识过许多惊艳人物,但如左小多这般在自己面前如此随便惫懒的,还真是不多。

    只见这小子两眼直冒光的问道:“不知啥好东西啊?能够让您老亲自跑这一趟,肯定是那种梦幻逸品吧?”

    “自然不是俗物。”

    准提笑了笑,道:“贫道今日之后,便要离开此界;却仍想临走之前,与小友结下一份善缘。”

    说着一只手握拳伸出,白皙的手指缓缓张开。

    就在那手指刚刚张开的一刹那,左小多的脑海中乍见灵光一闪。

    这一瞬间,他蓦地想起了太子学宫……

    那混沌世界……

    那娲皇剑突然飞出来的时候……中途,伸出来的那一根白生生的手指头!

    以及那半声“……阿弥……”、登时心下恍然……

    脱口而出:“原来是你!”

    准提的手指头已经彻底摊开,露出来了里面的一个小巧玲珑的葫芦,散发着莹莹的柔光。

    左小多一把就抢了过来,爱不释手:“这个葫芦真好看,值不值钱的另说,光是这卖相,已经征服我了。”

    话音未落,已然将之收进了灭空塔之中。

    准提:“……”

    虽然是变生肘腋,虽然是出其不意,但这小子抢得怎地这般快法,我竟然都没反应过来?

    嗯,我刚才是真的没反应过来啊!

    准提是万万也没想到过,自己一世人时常将此宝于我西方教有缘挂在嘴边的狠人,临了临了,竟然被人从自己手里抢了东西!

    “承娲皇陛下所托,将这个聚妖葫芦,为你送来。”准提丝毫不以为忤的笑道,似乎并没有感觉尴尬,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子的。

    “这可是娲皇陛下的一番心意。”

    左小多点点头,充满了敬仰的道:“多谢娲皇陛下,此恩此德,我左小多,永世不忘。”

    说罢搓搓手,一脸不好意思的对准提道:“娲皇陛下的心意,劳您大驾给送了过来,咳咳,那,不知道您自己的心意又在哪里?”

    准提登时破功,瞠目当场。

    这家伙还真是不客气。

    而且对自己还有一股子肆无忌惮的不恭敬感觉。

    这异样的感觉氛围让准提很奇怪,自己再怎么也是先天六圣之一;而且这次更是言明是专门来给他送好处结善缘的,这小子怎么……对自己竟是这等态度?

    想到这里,就笑眯眯问道:“小友,可是对贫道有什么误解?”

    “误解,没有没有。”

    左小多淡淡道:“但前辈还欠我们一个交代,却是真实不虚的。”

    准提今天之后就要走了,左小多索性也不避讳。

    再拐弯抹角的人家都走远了,还算什么账?

    直接开门见山。

    左小多经过日前一战,大胜三族族首联手,自信心空前爆棚,更知悉准提因为前事,已然跌落圣位,这时候不讨要交代,更待何时?

    “哦?交代?敢问是什么交代?”

    “妖皇七太子雅琼。”左小多提示道:“他二世为人,如今是我儿子,所谓父债子偿,反之亦然。”

    “呃……呵呵,原来如此。”准提都愣了一下,苦笑道:“如此说来,这其中果然是真的有些因果。”

    准提是何等样人,此际一语道破,心中也就明白了左小多为什么对自己这种态度。

    原来如此……

    略略沉吟了一下,径自拿出一个戒指,道:“这里面乃是贫道多年前无意得到的一点大道真火精粹……就给了七太子,聊表心意。”

    左小多反而楞了一下:“这么干脆?我还以为你要分说一二呢。”

    左小多从通天教主还有妖皇东皇处,可是探知很多关于准提道人的往昔战绩,心里也有所防备,但却没有想到这位准提圣人今日如此好说话!

    准提面色从容:“当初的算计,固然归于流水,但前因既立,便有后果;孰是孰非,仅止于几句解释岂能揭过,所谓分说,不过狡辩。既然做了,便当认账。”

    “佛祖果然是豁达,心性超人,左小多见识了。”

    “贫道今日此来,尚有一桩心事。”

    他手掌中托出来九品金莲,有些留恋的看了看,道:“那只蚊子,因果应在小友身上;当年失落的三品金莲,想来也是落入了小友之手;十二品金莲须得有重见天日之时,既然不能在贫道手中重复圆满,倒不如成全小友,令它完美起来。”

    听说此言,左小多心下不禁感叹准提的大手笔!

    这可是先天至宝,十二品功德金莲啊!

    说送就送了!

    光是这份大手笔,左小多自问就做不到,果然是高人行事,高深莫测,出人意表。

    “前辈既然知道那三品金莲落在我手中,为何……”左小多问道,半句话没说出来:为何你不抢?

    准提哑然失笑:“所谓天高九尺,燕过拔毛,到了小友手中的东西……怎可能拿得出来,还是那句话,人的名字时常取错,外号却是极少有错的。”

    左小多脸色登时一黑。

    你这话说的我很不快活。

    我是那种人吗?

    就算我是那种人,这种话适合当面说吗?

    “前辈既然在离开之前,为我送来这等梦幻瑰宝,想来有所目的?纵使善缘,也该当期盼善缘回应?”

    “小友是明眼人,一语中的。”

    准提慈眉善目,微笑:“贫道只是想要拜托小友,为我西方教留下传承道统典籍。”

    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与通天道友那般就好,却不敢奢求跟过。”

    左小多挠挠头想了想,貌似这事儿,也不是多大事。

    再说了,西方教这一套,对于教化世人,也是极有好处的,最起码,能让人心灵得到一些安抚。

    “这样啊,没问题!”

    左小多一口答应下来,不见犹疑。

    准提大喜,笑道:“多谢小友,有劳了。”

    说着便拿出一枚空间戒指,庄容道:“这其中便是我西方教传承;有护法传承,亦有道法传承,还有佛法传承……就全权交托给小友你了。”

    “话说在前面,通天老前辈交托其截教传承的时候,只说让我随意打散,封禁天地各处,留待有缘;教主既言一如截教传承,那贵教的传承也要以此办理,我的事情也挺多的,没时间没精力没工夫给你们找传人什么的。”左小多第一时间就撇清了自己干系。

    这拿好处却不干活甚至不担事的嘴脸,倒是左小多独到之处,等闲人真没有他这么的不要脸!

    “那是自然。”准提倒是不以为意,道:“理应如此,吾教传承唯有缘人可得,无缘者,便是对面不相识,入宝山空手而回。”

    “准提圣人,您就不怕我给您藏的谁都找不到,岂非计较成空?”

    “本就一无所有,何来失望之说,只要有个希望就好。”

    准提终归满脸蔼然,举单手合十行礼:“小友,此去星河耿耿,宇宙无垠……你我未来,星空相会!”

    左小多也严肃地说道:“祝道友一路平安,大道无阻。”

    准提微微一笑,身子不动,却已然化作了漫天星光,踪迹荡然。

    左小多这才松下了一口气,一切都如李成龙所预料的一般,给了好处就走了。

    便在这时,隐隐约约传来感应,似乎有几人微笑着出现面前,正是多宝,云霄,龟灵等,同时微笑着挥手:“小多师弟,咱们星空再见。此世人族当主宰天下,吾等等你超脱而来。”

    左小多脸上露出由衷的笑意:“必有再见之日,只待这边事情搞定,我就去找你们,还没来得及跟截教许多道友结识,岂不遗憾!”

    三人大笑,随即身影就自左小多的脑海中消失了。

    遥远的彼方,一道剑气,陡然冲天而起,竟然不是悄然遁走,而是以震天威势,强势撕裂天穹而去!

    这也是专属于通天教主的独特告别方式。

    整个东海上,蓬莱岛与金鳌岛亦告消失,只留给世人一个蓬莱仙岛的梦幻传说……

    适时,海浪轰鸣而起,大浪滔天。

    这也是通天教主向这个世界,向左小多告别。

    用一种惊天动地的方式,离去。

    下一刻,西方教那边七彩光芒闪烁,整个大陆都为之晃动了起来,我佛慈悲,普度众生的佛号声响彻在整个大陆每一个人的心中。

    一股慈悲之意,遍布八荒。

    而西方所独有的七色华彩光芒,越来越高,越来越盛,许久才消失不见。

    正在开会的左长路等人也都感觉到了震动,纷纷出门遥望,见证接连两波的空前盛况。

    一众巅峰高手,人人都震撼于眼前盛景,同时也都感觉到了那份告别离去之意。

    “截教与西方教,竟是连根基都拔走了,这是于祖地大陆彻底割裂的架势啊……”

    左长路目光凝重,脸色稍稍有些奇妙的复杂。

    其他人则是齐齐松下了一口气,西方二圣给众人压力太大,西方教更是高手如云,人多势众,现在这般走了,大家都感觉是去掉了一个最大的劲敌。

    而通天教主率领截教的离开,则是让众人倍觉失落。

    毕竟,截教可算是人族这边的最可靠盟友,少有利益冲突,唯有彼此善意。

    ……

    巫族。

    共工祖巫与帝江祖巫尽都是脸色复杂的注目于虚空。

    “截教走了,西方教,也走了……还真是洒脱。”共工言语间罕有的流露出些许的羡慕之意。

    “天地之间,又清净了不少。”帝江叹了口气,说不住心里到底什么感觉。

    天吴祖巫冷冷一笑,道:“不过就是三个胆小鬼,害怕再次被道祖羁绊了而已……为了自由,这是什么都不顾的逃走了。”

    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传来,正是玄冥祖巫:“呵呵,人家起码有害怕的资格,做得光明磊落,你这看似豪迈的酸话,骨子里却是连害怕的资格都欠奉,怎么好意思说得出口。”

    “只有圣人才有资格害怕,也只有圣人才有资格追求自由……天吴兄你这再酸……也是没有任何意义……”

    天吴已经黑着脸转过身来:“玄冥你说的这么兴高采烈地,莫非你就晋升圣人位阶了?”

    玄冥祖巫一摊手:“没有啊,所以我也没说什么酸溜溜的话啊……不如人家就是不如人家,承认一下怎么了?不如就是不如,你酸两句,你就比得上了?呵呵呵……”

    “我打死你!”

    天吴祖巫径自飞身扑上,玄冥祖巫不甘示弱,锐势反击,两大祖巫大打出手,瞬时便是天崩地裂,满目疮痍。

    轰轰轰……

    帝江与共工头疼欲裂。

    巫族现在本就已经是内忧外患,隔阂分歧日多,偏偏还有这俩专门风言风语怼自己人的存在。

    让局面更加的让人头痛。

    不错,没看错,就是俩!

    在出来之前,大家都没有想到,外面居然还有一个能够媲美玄冥祖巫的嘴巴的存在!

    毕竟大家都以为……玄冥这张嘴巴,已经是亿万年一出的奇葩存在了!

    什么话扎心就说什么。

    对上敌人的时候,还不会觉得他嘴巴有多么犀利,更没看他这么能说。

    但是对上自己人,那张嘴巴简直就是开了挂!

    而七位祖巫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此次脱困出来后……发现外面还有一个!

    不仅同样是怼天怼地对空气,揍不怕打不怕,而且最关键的是……那货居然是玄冥祖巫一系的嫡系传人!

    这让帝江等七位祖巫差点儿将眼珠子都掉了出来。

    每一次集会的时候,搭眼看去,真是赏心悦目。

    玄冥祖巫一身胜雪白衣,满脸尽是清冷之色,拒人于千里之外,真真是冰清玉洁,高处不胜寒,一看就是寡言少语之人!

    冰冥大巫一身白衣欺霜胜雪!满脸尽是孤傲,稍稍离得近了都会觉得冻得慌;真真是冰封天下,冻气凛然,怎么看怎么是惜字如金之人!

    两人站在一起,那简直就是一道加倍靓丽的风景线。

    人长得帅!

    身材挺拔!

    还都是一身白衣,一尘不染!

    真好,真养眼?

    可是这两个货怎么就长了一张嘴呢?!

    只要一张嘴……

    不提了不提了,都是泪!

    “截教与西方教已经走了……这还意味着,大战即将爆发,而一旦爆发,便是定鼎之局!”

    共工祖巫轻声道:“帝江,我们须得要做好准备了。”

    帝江道:“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打算的?”

    “巫族……若是也想效法截教西方教,流浪星空的话,不太现实,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洞天法器,带不走这么多人……”

    共工叹了口气,道:“就算竭尽所能,我们也就只能带少部分人离开,但巫族现在足足有百亿人口,比当日巫族最鼎盛之时,人头数还要更多……彼时,确定主宰者之后,天道清算……这百亿生灵只怕要尽数死于非命……可是,如之奈何?”

    帝江沉默不语。

    “虽然与人类开战,乃属忘恩负义,但量劫之下,唯争一线生机……我等无论如何也割舍不下,这百亿生命!”

    几位祖巫都是沉默起来。

    另一边,洪水大巫(称之为祖巫总感觉不大得劲)负手而立。

    同样在问自己:诸族存亡之战,虽然有族覆灭,有族离去,各自机遇……而与人类的决战,已是越来越近,逼近迫在眉睫,已经再没有了回避的余地。

    洪水站在山巅,看着脚下万里巫盟江山,无数的炊烟升起,心潮澎湃莫名。

    我,该怎么办?如何抉择?

    ……

    另一边,妖族,妖皇帝俊与东皇太一,也同样在闷闷的对坐无言。

    兄弟两人这般沉默对坐已经有一阵了,心中考虑得跟几位祖巫差不多的事情。

    西方教走了,撤出了纷争。

    现在够资格角逐主宰者一族的,就只剩下了人族,妖族,巫族!

    而魔族……两人都没有考虑,灵族,更加不可能。

    怎么办?

    与巫族交战,哪怕是全杀了,两位皇者也不会有任何犹豫。

    但是对于人族,对于左长路,左小多……

    打不打得过都在其次,关键是能下得了手吗?

    妖皇帝俊惆怅的叹了口气。

    可这件事情,却又势在必行……该当怎么做才好啊?

    已经是八个葫芦在手的左小多,现在已经财大气粗到了一定地步。

    气运点如海如潮,天材地宝数不胜数,空间宝物一座山一座山的进入灭空塔世界;在灭空塔世界里分解。

    击败外族所获得的所有气运,都被小龙搬运进入了空间。

    现在灭空塔内,已经给你彻底稳固。

    太极图分出了一道分神,融进了空间。

    美其名曰“在每一个世界,都要有我的巨大贡献。”

    左小多很明白,这是这货出来之后感觉居然没有自己的用武之地,而在为他自己找存在感。

    不过太极图分出分神融入灭空塔之后,灭空塔顿时彻底完善起来。

    而且直接形成了辽阔宇宙。

    左小多将十二品金莲打散,绝大部分化作了诸天星辰。

    而八个葫芦在商量之后,也分出来一部分生机海,被太极图分神炼化融入星辰之中,更进一步形成一个小宇宙。

    小小已经当仁不让的成为当空烈日;那种天地同寿,亘古无双的成就感,让这位七太子极为兴奋。

    现在灭空塔空间还没有完全成型生灵进驻,所以这位太阳阁下,在空中撒着欢儿的玩。

    这一秒日出东山,下一秒日落西山,在空中转着圈扭秧歌,快乐的就像是撒了缰的野狗。

    当然,左小多需要的时候,小小瞬间就能从灭空塔内的太阳,再次化作战场上的杀神。

    左小多也不管他。

    接下来就等小小什么时候突破到大罗巅峰,从体内斩出分身,而那个分身,就能理所当然的被当作月亮了……

    龙凤麒麟所在的地方的山峰,都被左小多搬进了不少。

    由于灭空塔已经彻底稳定,对于星魂玉粉末的需求,已经完全消失。

    接下来就是完整的大地了。

    而左小多需要做的,便是不断的增强这一片大地的底蕴。等增强到一段时间后,就能挪移或者直接制造天地意志进去……

    到那时,便是天无限高,地无限深……

    当然,那些现在说起来,还太早。

    而娲皇剑这段时间里已经神完气足,而且再次做出来突破,成为真正的圣器。其杀伐之气,凌厉之气,毁灭之气……

    等各种性质并存情况,正适合未来新世界的劫雷。

    娲皇剑剑灵,也将会成为类似于主世界道祖的存在。

    而娲皇剑对这个安排,极为满意。

    小龙现在还没有到极限,未来气运之龙,便是要化作天道,化作大道,有虚而实,等世界完全成型的时候,衍化他想要衍化的所有大道……

    比如主世界,便是造化玉碟衍化而出的三千大道,而到时候,小龙会衍化多少大道出来,这个谁也不知道。

    左小多将通天教主的传承与准提交给自己的那些传承,统统提前就埋了进去。

    还有自己这段时间里收集的所有传承玉简,统统加上封印,洒了出去。

    “能否重见天日,就看你们各自的造化了。”

    左小多心里默念。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等到世界真正完全成型,必然会地覆天翻,到那个时候的破坏力,是难以计量的。

    而这些玉简,也肯定会损坏一部分。

    到最后能存留多少,就看缘了。

    “这将是一个混乱的世界……我不会为这个世界制定任何规则。一切等待后来者,自己制定规则。”

    左小多是半点脑子也不想动的。

    不仅这个世界人间规则他不管,连天道规则,他也不管。

    小龙和娲皇剑,还有小小你们商量去吧。

    一切,咱都不负责了。

    至于自己的传承,念念猫的,李成龙的等等……左小多都没往灭空塔里放进去。

    因为这片空间是自己创造的,自己的传承在里面,那就是天然的无敌。无论是娲皇剑还是小龙,都会刻意的护着……

    左小多想了许久,还是放弃了。

    “万类霜天竞自由吧……谁主沉浮,都是弱肉强食的必然结果。”

    “公平!”

    左小多能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已经快要到了这个世界的极限尽头。或许等自己突破的那一刻,就是这片空间,完全成型的时候……

    也或许,还需要造化玉碟的最后融入……

    对于安排这个空间,左小多没有让任何人插手。

    连左小念都没有。

    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但他却并不清楚,等他将这个世界完成后,意味着什么。

    ……

    这段时间里,随着三清圣人,西方二圣,娲皇等圣人的离去,似乎,慢慢的恢复了一点平静。

    而天道的融合,似乎也在加快;九大天道,逐渐的,已经有了统一的异象。

    一般的人什么都感觉不到,但是在大罗之上的修为者心里,总感觉隐隐约约,要出什么事情……

    似乎,有什么……在缓缓的复苏……

    ……

    各族高层都在纠结,都在一把一把的揪头发,良心,道义,情意,交情,过往……这些都在羁绊着彼此……

    似乎人族巫族和妖族都不好意思对彼此出手……

    但是……

    不管是巫族还是妖族,或者是人族,却都在不约而同的向着前线输送所有战力!

    有些事,不得不做。

    ……

    【这个月请了一天假,本想休息理理思路,结果就感冒了,难道我不该请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ddyueshu。ddyues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