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最后的算计【大章】

    这一日,只得李成龙与左小多两人在上京城外山坡上并排而坐。

    自从十方围杀战役之后,整个上京城官民百姓为死难将士送行之余;上京城内的气氛陷入了空前沉闷,肃穆。

    每个人的心头都是沉甸甸的。

    整个上京,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人有笑容。来往行人,都是沉着脸来去匆匆。

    整个城市充盈着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低气压。

    尽管已经过去了多日,这种沉闷氛围却是有增无减,日甚一日。

    左小多两人对于英灵宫殿,怀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复杂感情;只要是去了,进入了英灵宫殿,那就恨不得天天都待在那里面,跟亡者距离的近一点。

    能感觉自己的生命灵魂,在里面一点点的净化。

    但在没有去的时候,却又非常害怕到那里面去,因为,那种酸涩,那种怅然,那种世界都空了的感觉……实在是让人难受。

    甚至想,哪怕是一世人都不再踏足其内,再不复见心中惦念之人。

    那样,我就会以为……他们还活着……

    不去又想念,去了又要触景伤情,负面情绪一日多过一日,无法排遣,两人干脆跑出来散心。

    “妖族巫族西方教的战况,已经传来了。”

    李成龙道:“战况同样惨烈异常,不像是假打做戏。”

    左小多点点头。

    “巫妖再次两败俱伤,俱都付出了超乎想象的战损,从来不曾折损的巫盟十二大巫,此役陨落三人,妖族白虎星君亦告湮灭,占到便宜的,反而西方教,据说俘虏了几百万两族兵士,据通天教主之前给我的信息,这是西方家一贯的作法,惯性度化他族生灵,纳入西方教教下,化为自家势力,往昔封神量劫如是,西游量劫如是,而今……大抵也是如是!”

    李成龙沉吟着,说道:“可我倒觉得……西方教这是要打算离开了!”

    左小多挠挠头,诧异道:“你是怎么得出这么个结论的!?”

    “左老大,你只看到了西方教于此次会战得宜,怎么不想深一层,根据情报,这次大战,应该就是西方教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挑起来的……而他们之后的作法,可说是将他们目的彰显无遗——两边干仗,他们占些便宜,立即就走。”

    “他们之所以会冒着得罪死双方的危险,直接挑起大战……用意肯定不会在于争霸,而是抽身,捞一票之后抽身而退,也可藉此弥补之前回归阐教、截教的战力,这一手,做的很绝。”

    “现在战后,巫妖双方虽然愤怒,但是都要处理战后事宜,想要报复,也不会是现在,而这段空档,便是西方教撤走的最佳时机,更是最后时机!”

    李成龙道:“若是错过这个机会,巫妖两族未必不会联合起来,共讨西方教,同时面对两面进攻,西方教哪里扛得住的。”

    “你笃定西方教会放弃此次清天劫,成为天地主角的机会?”

    “原因其实很单纯,无论巫族,妖族,人族,魔族,乃至灵族,都是血脉族群,可西方教不是,西方教是一个教派……既然是教派,那就需要发展教徒才行。”

    “而在祖地这样的特定环境之下,教徒,尤其是高质量而且修为很高,直接就可以上手做一切事情的教徒并不好发展!”

    “我甚至怀疑,三清圣人之所以会走得这么干脆,未必没有这方面的考量!”

    “族群大战之中,你想要从对战族群里发展中坚力量作为教徒……谈何容易?”

    “西方教固然掳掠了许多巫妖兵士,但只要未曾离开祖地这个地界,就不可能做到让这些人皈依。”

    “所以,他们必然是要走的。”

    “还有就是,圣人级别战力,亦可藉此时机脱离天道束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更有甚者,一旦离开了这片世界,西方二圣,就是真正的自由,他们甚至可以找到一个生命星球,在上面直接将整个星球都发展成佛国,再将佛法传播到更多宇宙,再也没有任何力量,束缚他们了。”

    “平心而论,换做是你,走是不走?”

    左小多顿时点头:“明白了,换我我也走。”

    “所以他们这一次,狠狠地抢了一批人手!从两个族群……”

    李成龙叹口气:“据说,足足有八百万多万……其中不乏高阶战力。”

    左小多脸皮抽搐了一下。

    李成龙道:“当年封神大劫,截教与西方教绵延数十万年的恩怨……据说也不过是卷走了三千红尘客而已……”

    “如今,这一波直接八百万,虽然素质高下差得远了,但量变足堪引爆质变……”

    李成龙嘿嘿冷笑:“手笔真真是大上了天。”

    “而且这些人被他们带走之后,离开这个世界,自有大把时间可以重新收纳,梳理,以后就是正儿八经的西方教教下……再也不会出现阐教截教那等……有了功德归别人的情况……”

    “因为这片世界的根,已经断了。”

    “所以……换成你,你不做?”

    左小多颓然叹气:“换我我也要这么干,而且我带走的人只有更多……”

    “那不就结了?”

    李成龙嘿嘿笑道:“但是为了避免一些意外情况,他们在临走之前,还需要再做一些事情……要不然,这事儿还留有纰漏。”

    “看你智珠在握,想必知道他们还要做什么?”

    “我是想不出来,现在撤就已经占了大便宜,达到了最大目的,而且全身而退了……还能干点什么事儿?”

    左小多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李成龙这货,恩,不止是李成龙,这些玩战术的人,心眼都脏。

    “现在唯一的疏漏并不在巫妖两族那边……最简单直观的例子,西方教带走了巫族和妖族这么多的人手,但若是巫族或妖族最终在清天劫之中得胜了呢?最后的最后,巫族和妖族任一成为祖地大陆唯一主宰呢?”

    李成龙翻着白眼说道:“那样的话,带走的那些人之中,出身祖地主宰一脉的他们,所做出的所有功德,还是要归于祖地本族啊,因为彼端有根溯源。”

    “若我是西方二圣,为了杜绝这种可能性,势必得想办法,将这个根、这个可能性断绝掉,那就是,我们西方教走了,出去打天下了,但是你们巫妖二族,也别想在这里留下来……”

    “所以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很大机会将是对我们人族有莫大益处的变故。”

    “因为只有除却巫妖两族之外的族群成了这片天地的主宰,他们才能高枕无忧的在外面尽情开疆扩土,不虞后患,而以当前各族实力论,我人族攫取到这一利益的可能性,最大!”

    李成龙道:“现在唯一不确定的,就是不知道他们会做到哪一步了,但咱们会获利,我毫不怀疑……”

    左小多是彻底的惊了。

    这特么……这是得算计到多么精细,这也太鸡贼了吧?!

    肿肿,你的心,还能更脏一点吗?

    “你等着吧。”

    李成龙莫测高深的看了一眼左小多:“左老大,若是我所料不错,你很快就会有大礼上门了。”

    “大礼?给我的?”

    左小多指着自己鼻子。

    “咱俩可以打个赌,若是我算错了,我那些欠条,自动全部翻一倍。”

    李成龙道:“若是我说对了,那么我的欠账一笔勾销,这样的赌注很公道,不是么?”

    “你想得太多了,我从来不赌博!”

    左小多非常干脆的拒绝了。

    就你这小样儿的,居然也敢来坑我,一代军师的预测,老子哪怕不信,也不和你赌!

    居然还妄想一笔勾销,你长得不咋地,想得倒是真美啊!

    “没劲!你这人真没劲,太没有风度了!白白浪费我这么多的吐沫星子!”

    李成龙很失望。

    这委实是一个极好的无债一身轻机会,怎么就落空了呢?

    唉,没办法,左老大就是这么一个人!

    虽然李成龙觉得自己玩心眼儿,比左小多要玩得更加纯熟,这货肯定是不如自己的心眼儿多。

    但是这货有个最大的好处,恩,或者对于李成龙等欠债者来说乃是最大的坏处,那就是……已经落入口袋的,那就绝对不会再拿出来!

    你智慧再高,你说得天花乱坠,你有千条妙计……秉持一定之规的左小多也不会上当!

    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跟他赌,他有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的机会赢,他也不会给你这万分之一,只会给你来一句:“你特么居然想要坑我,你的利息该再涨点了!”

    果然!

    果不其然!

    “你小子居然想要坑我,你的利息该再涨点了!”

    左小多斜着眼睛盯着李成龙。

    李成龙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坐在地上,心如死灰,生无可恋。

    我对左老大的了解,果然是到了骨头里。

    猜他说话,居然是百分百一点都不带错的。

    果然还是这最不讲理的那句话!

    我分析半天,结果一点便宜没占着,反而倒搭进去价值几个大陆的利息……

    “如果是太平年间……左老大你一定能成为大陆首富……不过,说不定会被早早的抓起来咔嚓了也没准……”

    李成龙哀叹。

    对这等放高利贷的惫懒货色,心脏如他,竟也倍觉无计可施……

    ……

    李成龙的猜测不仅在这里进行着。

    在另一个地方,也正在进行着。

    碧游宫内。

    归返的云霄仙子跟一众截教弟子集结在一处。

    通天教主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

    便在这个时候,一片祥云,悠悠而落。

    却是接引准提,联袂来访。

    “通天师兄可在?”

    通天教主心下纳闷,这俩怎么并肩子上门了?

    吓唬我?

    难不成竟是来打架的?

    但就算是你俩联手也奈何不了我啊,不是人多就能壮胆的?

    “什么事情?”通天没啥好脸色。

    这两个货一个话多一个话少,但骨子里是一样一样儿的,通天教主自觉玩心眼肯定玩不过这俩的。

    “有一桩大好事,大造化,要和师兄商量。”

    “什么事,直接说。”

    通天言语间愈发不客气起来。

    “看道兄,这是要……离开此界了?截教上下,已经准备万全了么?”

    准提满脸尽是蔼然笑容。

    “与你何干?”

    通天仍旧毫不客气。

    “自然是没有关系,不过,道兄这一走,可就是唯有前路,回头陌途了。敢问此间因果,俱已了断了么?”

    “不劳你操心,自然已经了断干净。”

    “俗话说得好,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赶紧说,说得好像只有我一个人想走似的,你们也不过是想在临走,多捞一笔,否则来我这干嘛?”

    “道兄乃是明眼人,只不过贫道横亘心头的这个提议,于我西方教固然有些好处,但对道兄亦颇有裨益,左右你我即将离开此世,为何不将一切再安排一番?”

    “我没有你那么多的脏心眼,道出你的真意吧!”

    “此间始终是祖地,是吾等源头所在,你我虽号称圣人之尊,归本溯源仍旧是生长于祖地的先天生灵,总是希望这片天地能够更好,亦可令你我根本气运不失,贫道窃以为,这片大陆的未来主宰种族,最好还是以人族主宰为最佳,不知道兄以为如何?”

    “你要做什么?”

    “人身虽似孱弱,肉身强度乃是诸族之末,然人身却是天生道体,最易入道修行,便以道兄与我为例,何尝不是以人身姿态修行,以之行走世间?人族左小多年岁虽稚,却有圣上之姿,这一节,通天道兄自然心中有数。”

    “那又如何?”

    “只是因果了了,就离此而去,未免……未免有错过机缘之嫌。”

    “那也是我的事。”

    “那左小多身负收集洪荒葫芦苗裔的职能……说来惭愧,当年诸天大能机缘一会胡芦根,这天地开辟之前的混沌灵根,各方具有分润,七个葫芦分别归属于,道祖、太上、元始、妖皇帝俊、娲皇、红云道友以及通天道兄等七人的手中,我师兄弟二人虽也欲谋求一二,却是机缘浅薄……”

    通天截然道:“据我所知,你们之所以没有参与那次的葫芦争竞,乃是将目标锁定在还未成熟的最后两颗葫芦之上,更在其上布下多手杀招,若非左小多气运惊天,有意无意间打破了你们的布置,那最后的黑白葫芦,合该是你们师兄弟的囊中之物!”

    准提面上闪过一抹尴尬却仍是不失蔼然的微笑:“神通不及天数,纵然我们如何筹谋,仍旧是为他人做了嫁衣,正是时也运也命也!但那左小多果然是此量劫气运之子,据我所知,目前已经收集了七个在手,尚余两个在外。落在娲皇宫的那颗还好说,可最后一颗,却是落在道祖手中,却不知他何时才能竟全功……”

    通天教主目光有些嘲讽:“准提,你竟将主意打到了道祖的身上?”

    “非也非也,道兄高看准提,此事须得多方通力,方才有望。”

    准提笑容依旧:“既然要走,我等何不结伴同行?”

    通天皱了皱眉头:“你的意思是……还要再加上……娲皇?”

    “不止不止,若是能加上火云洞的那几位,成数才是最高。”准提道。

    通天心下盘算,显然是被准提说得心动了起来。

    火云洞三皇五帝,虽然战力不高,每一位都是功德无量之辈,更兼人族真正的祖先源头。

    “此次是火云洞先找得你?”

    通天问了一句话。

    “非也!”

    准提道。

    “之前找过。”接引在一边,平静的说道。

    准提都楞了一下。

    接引道;“在初初归来之时,火云洞八人曾联袂到访,言明若事不可为,还请为人族留下千万人口,只要人族不至灭绝,还能繁衍生息,愿意接受西方教的教化。但这个约定,现在来看,只是未雨绸缪,与现在的形势,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这才合理,他们也曾找过我,从我这里离开之后,应该还有去娲皇宫拜访。”

    “火云洞三皇五帝,不参与清天劫征战搏杀,但愿以自身为筹码,换取人族族群不灭!”

    “所以他们先后在你我还有娲皇陛下身上下了注,倒是煞费苦心,不愧为人族源头。”

    接引准提齐齐沉默不语,准提脸上更是闪过钦佩之色。

    “自从上古以降,人族便始终存在,只是从一开始有如蝼蚁一般的渺小,一路不断的变强,运道殊异,却非止是因为天生道体,极易入道修行,时至今日。你可知,个中因由为何?”

    接引也是长长的叹了口气,问自己的师弟。

    “为何?”

    准提问道。

    “只因为人族……不管遭遇任何危机,人族所有上古强者,都未曾出手,甚至未曾现身。一切都是靠人族自己强撑过去的。”

    “越是撑着,骨头越硬,实力越强,一代更比一代强,底蕴自然丰厚。”

    “错非如此,人族何能有现如今的鼎盛风光。”

    “反观妖族,魔族,阿修罗族,灵族,巫族,龙凤族等……甚至包括我们西方教……”

    接引轻轻叹息:“每当危机到来的时刻,各族巅峰之人总是心生怜悯,就连圣人之尊,也总是忍不住亲自下场,尝试挽回本族颓势……这也就导致了;妖族无数万年以来,再没有任何一个后辈能够超得过妖皇帝俊与东皇太一。”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魔族阿修罗族,魔族只有一位魔祖,阿修罗族只有一个冥河老祖。后人不管如何惊才绝艳,但是无论如何也达不到他们两人的高度。至于龙凤麒麟三族……他们的情形更是不堪,非但没有进步,反而就连巅峰高手,都在退步。”

    “纵是我西方教,这么多年下来,你我二人肩上的担子始终不曾放下。”

    “只因为有些事情,在咱们看来,必须亲自出手不可,否则就是西方教伤筋动骨。”

    “这也导致了西方教虽然看起来人才鼎盛,英才辈出,但是真正能到我兄弟二人的存在,却是一个都无!”

    “这是我们的失误。”

    “而人族则不然。”

    “其中天差地别!”

    “哪怕是现在这般,遭遇到了灭世危机,人族祖先,仍旧不会亲身入战,只会如现在一般,在暗中为人族谋求一条可以繁衍生息,东山再起的后路。”

    “而为了这条后路,他们甚至可以用自身不灭的性命作为交换代价。只为了换取人族在将来能够出现挽天倾的人物的一线希望!”

    “所以人族无依无靠,仍旧强者辈出!”

    “这一次仍旧如是。”

    “所有人类都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可以依靠,只能倚靠他们自己,所以,他们闯出来了。”

    “有另外一个种族,差一点就做到如人族一般,便是巫族。巫族这么多年以来,一如人族一般,自强不息。所以,在十二祖巫后面,再次诞生了十二大巫,气数重现圆满之相。”

    “若是没有这一次妖皇宫营救祖巫之事的话,我想,现在的十二大巫,很有可能会在之后悉数蜕变为新的祖巫,十二祖巫!若然是到那个时候,将是巫族的彻底崛起,成为新的天地主宰,绝无匹敌!”

    “只可惜,那八位祖巫回归,将这一个巫族崛起的最好时机,给掐灭了。”

    “因为巫族的大巫们,突然间松了那一口气。感觉有了依靠……而这一口气一松,未来不管情形如何变化,这一口气,也再也不会提起来了。”

    “这便是巫族最大的错误!”

    接引叹口气:“道兄既然问出来火云洞是否找我们这句话,那就证明,道兄你也看到了这一点。”

    通天缓缓点头:“不错。”

    “所以未来统一大陆,成为万灵之主宰者……必然是人族无疑!此已经是大势所趋,天命所归。”

    “这也是这一番清天劫,气数归结往复之症结所寄。”

    “清天劫,早已注定了要将我们还有其他种族,全部清除出去,唯有自强不息的种族,才有资格成就天地主宰,永恒主角!”

    “你道天道为何会给我们这帮老家伙超脱离去的机会,就是要避免吾等以神通强逆天数!而在我们离去之后,这片大陆,还会大有可为,甚至,超出我们想象的情况出现。”

    “我这么说,通天道兄是否认同?”

    通天教主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道:“认同!”

    正因为看到了这个未来,通天教主才想要帮助了左小多那一次之后,选择离开这个世界,并且留下自己的修为传承。

    ——这本身,便是一种投资!

    “火云洞众人为何在娲皇宫久驻?因为大世灭绝的时候,乃是娲皇陛下补天。而且……他们也能在人族即将覆灭的时候说动娲皇陛下出面,希望能够为人族保留下一些种子。”

    “他们的确是为了人族未来,付出了所有的一切。”

    “而我们也是为了各自的教派族群付出良久,可谓是同途却殊归,方法不同,结果自然也就不同。”

    “所以在找到新的驻足点之后,我们未来也将会如此行事……纵然有小辈解决不了的事情,

    纵然教派因而伤筋动骨,大伤元气,我们亦不会出面。”

    接引言语间尽是喟叹之意。

    而这也正是通天教主的打算,但两人对望一眼,却是齐齐苦笑了起来。

    不管是接引准提这等事必躬亲的性格,还是通天教主这等超级护犊子的性格……

    想要完全撒手不管,这可能性还真的不是很大。

    弟子遇到生死危机,怎么办?

    救是不救?

    当真不救?

    这将是一个永远不解的难题!

    “既然如此,既然人族到现在,也并不知道自己族群的命运,何不在这个时候……在临走之前,再结一次善缘,帮他们一把?留一个念想!”

    接引微笑。

    “何解?”

    “你我联袂前往娲皇宫,邀约娲皇等一起上路,或者火云洞诸人也有意愿随我们一道,彼此有个照应……我想他们无论知道还是不知道左小多致力搜罗混沌葫芦,但他们势必不好意思开口,但是你我却不必有这样的顾虑,直接向娲皇讨要便是。”

    “至于之后离开祖地星空之后,火云洞等人,想去何处,便去何处,如何?”

    通天教主眯着眼睛道:“仍是那句话,你的真意究竟为何?”

    “不过只是想要在离开之前,将道统,留下来而已。但是我们西方教在左小多那里,可远没有通天道兄你这么有面子,甚至是没有可信度可言……”

    接引苦笑:“所以,今天就是来求道兄帮个忙。”

    通天教主冷笑道:“我看你们是要卷走巫族和妖族的修炼者,但却又担心未来遭受反噬,畏首畏尾,首鼠两端……所以才要在这祖地上,灭绝他们成为主宰的希望吧?”

    准提面不改色,道:“难道通天道兄你就希望巫妖两族,任何之一主宰这片大陆吗?”

    通天哈哈大笑,准提这句话说的倒是没错。

    就按照截教情分来说,他自然是不希望左小多一方的人族战败。

    接引与准提来的这一趟,乃是阳谋,一个你好我好大家好,只有巫妖两族不好的阳谋!

    或者换句话说,通天本心如何已经不重要,同意与不同意都无法改变这件事的结局。

    通天不同意,这两位圣人也会去找娲皇,并且做一样的事情,然后去找左小多实施人情;再然后施施然的离开。

    然而那样的话,通天反而会不放心。

    两人今天来到这里,将话说到了这个地步,通天教主自问是真的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

    因为他不可能让火云洞三皇五帝跟着西方教走!

    既然如此,那就说走就走。

    三位大佬一个晃身,已经离开了碧游宫。

    不多时候,三人已经联袂来到了娲皇宫之前。

    他们这一行,自然是极为顺利的。

    而娲皇陛下,似乎也正在等着他们到来。

    甚至还没有提出要求,娲皇陛下就微笑着拿出了自己的万妖葫芦,递给了通天教主:“烦请教主,派个人将这个送去,望此可以了结当日因果,完成老葫芦藤一家人团聚的心愿。”

    “陛下似乎是知道我们要来?”

    “自然。”

    “不知陛下是如何打算?清天劫,乃是我们仅有可以脱离天道的机会,失不再来,相信陛下也是有自己的考量吧?”

    “考量自然是有的。”

    “说来也是唏嘘,早知要流浪星空,便是自由,吾等却又何必归来,神通果然不及天数。”

    “非也,若不归来,怎知自由便在眼前,此刻正是天数在吾等。”

    “哈哈,道友如此说的也是。”

    “敢问陛下如何打算?”

    “届时……吾自行之;与火云洞几位道友同行即可。”

    “陛下不考虑与妖族……或者与我截教……同行一程?”

    “道友说笑了,你我此番解脱,前往宇宙星空,正是寻求更长远大道的机会……你我每人都有自己的道,同行并程,岂不有混为一谈的疑虑,乱了自身体悟的担忧。”

    “陛下说的也是。”

    “我等虽然离开,不过有些想法,欲将道统留下在祖地,陛下若是有想法,不妨……”

    “吾就不必留下道统了。”

    娲皇陛下温婉的笑了笑:“本来早几日便要走了,只是因为这个葫芦,知道诸位道友要来取,这才耽搁了几日。而今因果了了,尘缘已尽,我等,便是启程之日了。”

    轩辕皇帝等人也是含笑站了起来。

    显然,大家都已经做好了离开祖地的准备。

    “诸位……倒是洒脱,思虑深远,人族现在已经呈现崛起之相,诸位,功不可没。不过,盛世将临,人族主宰祖地、成就天地主角之日,不远了,就这么离开,不亲眼见证,岂不遗憾?!”

    准提满是羡慕的说道。

    “道友过奖了,我等如今留下,对于人族来说,已是末节。此生能看到人族大兴,我等心愿已足,再留下来,不过是厚着脸皮接受香火功德……反而会分薄了人族的气运。当去则去,子孙自有子孙福……我等,从现在开始,才是真正的感觉身心愉悦,轻松自在。”

    “一路顺风。”

    “平安!”

    就在通天等三人注视下,娲皇与八老带着几位弟子,悄然穿空而去,不过瞬间已然消失在眼前。

    通天看着众人离去的方向,卓然负手而立,神情竟显萧索之色。

    “道友?接下来……”

    “你们去吧。”

    通天教主只感觉心下复杂空前,直接转身而去:“尘缘羁绊深邃,何苦多什么念想,吾也不等了,现在就走。二位,此后再也无因无果,各自珍重。”

    “道友保重;将来必有重逢之日。”

    “别……我可不希望与你们重逢。”

    通天一闪而去。

    星空之中,就只剩下接引准提二人。

    “你去吧。”接引叹口气,道:“莫要做得太过分。”

    “好。”

    “等你回来,即刻动身。”

    “好。”

    两朵白云,就此分开,一朵悠悠向西,一朵悠悠往东。

    ……

    左小多一脸郁闷的摸着后脑勺从会议室出来。

    这几天里天天开会,天天研究来研究去,终于令到左小多在会议室里睡着了……

    而呼噜声响起的那一刻,被左长路一巴掌拍了个跟头。

    “滚出去!”

    左长路一脸怒容,游星辰却是一脸羡慕,眼神中尽是伤感之色。

    之前高层开会,在会议室打呼噜的只得自己的儿子游东天,然后被自己一巴掌打出去。

    如今……会场上又出现了一个打呼噜的,但是……这个人不是游东天……

    南正乾,东方正阳,云中虎等人看着一边摸着头皮一边垂头丧气往外走的左小多,眼神中,都是追忆,都是伤感。

    白云朵的眼泪更是直接落了下来。

    这一幕,何其眼熟。

    云中虎眼睛怔怔的看着左小多的背影,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小鱼儿哥。悄然低下头,不着痕迹的抹了抹眼睛,只感觉心中酸涩无限……

    鱼儿哥,我好想你。

    我多希望你再甩锅给我,我再和你打一架,吵一顿,原来,背锅竟也有求而不得的一天……

    ……

    左小多很听话的滚了出来。

    开会睡觉这事儿,可真不能怪左小多。

    上下眼皮就是那么容易打架,这能怪我?

    再说了,哪次开会有我的事儿了?自始至终就是干巴巴的坐在那里,然后到最后分配任务的时候才会来一句:左老大,你去干什么什么……

    你说我浪费这几个小时的时间干啥?

    你们开完会直接告诉我一声,不就得了?

    开会纯属就是劳民伤财!——左小多心里吐槽:形式主义!

    不过这句话,可万万不能说出口来。

    百无聊赖的闪身来到军部门口,坐在台阶上看女兵。

    脸上一本正经,眼珠子咕噜过来咕噜过去,他对这些美人儿是真正的什么想法也没有的,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欣赏美丽风景啊!

    “怪不得军部有这么多的女将女兵,果然,走来走去都是一道道天然的风景线啊……”

    正在想着,突然正襟危坐。

    因为……

    一个体重超过三百斤的女将军吨吨吨的走了过来,左小多瞬时摆出来修炼入定的姿势,紧紧的闭住了眼睛。

    惹不起惹不起……

    这位女将军已经到了合道巅峰修为,只差一步就是混元,可以说想要塑体的话,哪怕将自己变成十七八的大美女,都没有任何困难。

    但是她却是没有半点这方面的想法……

    “据说这位刘美丽将军当年曾经拒绝过南正乾南叔叔的追求……”

    左小多心里替南正乾捏了一把冷汗:南叔叔,幸亏她当年拒绝了你,否则你现在……咦,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很奇妙的问题,南叔叔你年轻时候的审美观……

    “哎哟……”

    左小多打个哆嗦,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又用手挠了两下。

    便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警报,也没有任何的异常……

    左小多心有所感,抬头看去。

    只见门口无中生有的出现了一个白袍道人,身材挺拔,面容俊秀。

    从容不迫,噙着微笑,正向着自己走来。

    “多多如来,果然是风姿俊秀,冠绝群伦。”

    这白衣道人满面春风,柔声细语,动听之极。

    左小多却瞬时就瞪起了眼睛:“你可不要胡乱说话啊,小心我告你诽谤,让你知道王法的犀利!”

    “在这里,我左小多就是王法,你说话要注意。”

    …………

    【明天请假一天,整理一下思路。盘算一下以什么形式开战的事情。有点拿不定主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ddyueshu。ddyues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