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各自黯然【万字大章】

    五天后。

    三队分别由左小多,左小念,李成龙三大巨头率领的剿灭龙凤麒麟三族的兵马归来了!

    从此刻起,龙凤麒麟三族,彻底成为历史。

    连三族的所有传承,都被左小多洗劫一空。

    而此刻的上京城,已经树立起一座超级雄伟的纪念碑。

    纪念碑之后,乃是一座远远比皇宫还要宏大庄严肃穆的巨大宫殿!

    英灵宫。

    里面安置的乃是一个个牌位,位于最中间的几个人,设有画像,画像前的乃是个人牌位。

    分别是右路天王游东天,王飞鸿,秦方阳,刀魔等陨落在此次清天劫之中的英雄……

    适时,英灵宫殿大门洞开,来祭拜的众人鱼贯而入。

    这是众人一致决定的:“彻底剿灭三族,以上古神族的灰飞烟灭告祭英灵!”

    如今,终于到了这一天。

    画像上,游东天双手负后,站在云端,白云狂飞,衣袂飘飘,丝毫不见曾经的玩世不恭,眼神中唯有睥睨以及无限锐利。

    王飞鸿负剑而立,面容冷峭而骄傲。

    秦方阳脸上洋溢着和煦的微笑,唯有眼神尽是毅然决然。

    其后是一排排的牌位,密密麻麻,目不暇接,不知凡几……

    王凌云的牌位,被安放在了王飞鸿身后。

    左长路和吴雨婷伫立在游东天牌位前,久久注视着上面的名字,终于忍不住身躯颤抖,泪如雨下。

    “小鱼儿啊……”吴雨婷痛叫一声,只感觉心肝俱碎。

    “我养了你这么多年……却从未想过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一天啊……”

    “你倒是再出来甩甩锅啊……你个没良心的东西!”

    吴雨婷泪水如涌泉:“你这撒手一走,你对得起谁啊?”

    左长路深深吸气,勉力稳住自己,再扶住妻子,他对游东天的感情,丝毫不弱于自己妻子。

    此刻心中,也是如同开了锅一般的难受。

    一侧,游星辰盘膝端坐,双目紧闭,无声无息,眼中泪水不间断的悄然滚落。

    左小多李成龙等人尽皆跪拜在秦方阳牌位之前,一个个的泪流满面。

    “老师……老师啊……”

    左小多,李成龙,余莫言,龙雨生,万里秀,李长明等六名出身凤凰城二中的学子长跪磕头。

    祭拜着这位一手打造了他们学识,武学基础,人生观,价值观,从来都是以身作则为他们做榜样的老师。

    自始至终,秦方阳在六人的生命中,一直就是指路明灯。

    乃至后来升学到了潜龙,乃至后来秦方阳上京任教,甚至包括他之后再临凤凰城,更包括他单身一剑,独战三族,护佑上京!

    “都说新社会了,不兴跪拜之礼……但是这样的老师,如何不值得我们跪拜!授业者,传道授业解惑,秦老师为我等一生之师,此世得此师教,三生有幸!”

    左小多泪如泉涌。

    从自己插班进入武者班级开始,往事历历在目,往昔一幕幕事无巨细的从眼前心底流过。

    一时间心如刀绞。

    “我若是能更早些解决阿修罗族,若是……”

    左小多心中悔恨不已,无比痛恨自己之前的决定。

    李成龙等抬着头,静静地注视着画像上,秦方阳的脸,任凭泪水肆意横流,却绝不擦一下。

    “老师,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守护大陆安稳!”

    第一批进来祭拜的,乃是御座帝君,四方大帅等绝对高层。

    众人在这个大殿里逗留良久。

    整个上京城,满盈香烛的气息,弥天彻地。

    几乎家家都立起了右路天王,秦方阳等人的牌位。

    山河万里皆缟素,恸哭黎民声震天。

    一代天王的逝去,星魂百姓痛失擎天之柱。

    数千万将士的牺牲,令到许多家族、无数家庭,痛失顶梁柱。

    整个星魂大陆,都陷入悲戚哀痛氛围之中。

    香烟纸钱,遍撒长空。

    英灵宫殿里的数千万牌位卓然而立,肃然不动,恍如一支整齐的大军,正自整装待发。

    似乎,就在那负手矗立云端御风而行的右路天王率领下,正在另一个世界,继续鏖战!

    对现在这星魂大陆的一切悲喜,不再过问……

    ……

    左长路等人走出英灵宫殿,每个人的心绪仍旧难平,泪痕宛然。

    外面巨大的广场上,早有无数将士整齐列队,一路漫延到广场之外。

    众兵士眼看着左长路等人离开英灵宫殿,所有人,整齐行礼,眼睛满是尊敬的注目于这一行人。

    这是人族真正的高层,也是抗击各族的希望所在,真正的主力!

    更是他们,撑起了整个人类世界的一片天,令到星魂人族不至亡国灭种!

    “拜见御座大人,拜见帝君大人!”

    左长路摆摆手,低沉道:“都进去,祭拜天王和兄弟们吧……”

    亦是只得这一挥手,一行人亦是身影不见,消失无踪。

    所有人尊敬的目送着众人离去,然后才是一队一队,鱼贯入内,祭拜英灵,哀悼先烈。

    英灵宫殿的建立,令到整个上京城平添了几分庄严肃穆之意。

    游氏家族,举家满门披麻戴孝,为右路天王送行,沿途自发而来的群众,多达数十万;若不是即时下令禁制,恐怕这个数字只会越来越多,便是整个上京城的民众群起送行,也不过情理中事!

    左小多等人,纷纷到游家天王灵前上香。

    ……

    到了晚上。

    一众星魂高层齐聚一堂。

    左长路,吴雨婷,琴煞,剑君,四路大帅,泪长天,左小多左小念李成龙等人尽皆到场,还有道盟的雷道人等几个,也都赶了过来。

    只是,他们位置都比较靠后。

    五位道人的形容尽是憔悴之色,再不复往昔的仙风道骨,鹤发是真的鹤发,却不见半分童颜。

    星魂高层齐集,唯有游星辰不在。

    今天是游东天出殡的正日子,摘星帝君早早就回到游家去。

    今夜,这位老人,不知道该是何等的难过。

    非止是左长路吴雨婷白发人送黑发人,游星辰才是真正的承受丧子之痛的那个人!

    所有人对于游东天秦方阳等人的陨落都很伤心,但日子总还要过,身陷量劫,无论谁死了,陨落了可能都是一眨眼一个愣神的时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就如左长路夫妇等人四人对战魔族罗睺,情况何尝不是岌岌可危,若非左小念云霄两人及时赶到,多半也有殒身之危,即便而今胜得五族联军,面前仍旧还有许多难关需要度过,轻忽不得。

    “诸族族争霸大陆,对于我们来说,而今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一关;经此一役,非独龙凤麒麟三族彻底覆灭,阿修罗之主冥河老祖于此役亦是元气大伤,综合实力已然滑落到诸族之末,再不足为道,还有道盟大陆方面,已经确定归顺星魂,融入星魂。”

    “灵族非以战力见长,且天性不好争斗,若好言相劝,或有望其效法道盟。”

    “剩下的,还有巫族,妖族,西方教,以及魔族。”

    左长路声音低沉,通报着情况。

    “此役魔族亦是损失莫甚,总兵力战损三千万有余;但这却非是重点;毕竟魔族只要还有魔祖罗睺坐镇,就足够对咱们生成莫大的威胁。”

    左长路缓缓道:“最关键的更在于,经过日前一战,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魔祖罗睺的修为上出现了某种异样波动……很可能是在战斗过程中体悟摸索到了全新境界,换言之,他或者已处于突破边缘,甚至是正在突破之中,若是我的感应成真……”

    说到这里,左长路叹了口气。

    吴雨婷与龙雨生万里秀的脸上声色也是很不好看。

    众人齐齐心生诧异。

    “魔祖罗睺的突破,应该是我们几个促成的……”左长路颇有几分无力的解释道。

    当时四个人各尽全力与魔祖周旋,自是忽略了,此役之中,非是魔祖单方面的凌虐他们,自己四人的竭力反扑,同样对魔祖罗睺造成了莫大的威胁。

    对战中游走与生死边缘的体验,从来都是夯实根基,助长底蕴,积累经验,乃至突破当前境界的无上法门,所以临阵突破于修行天骄而言,真不是什么稀罕事,但任谁也想不到,原本只以为豁尽全力周旋,勉力维系的对象,竟也有应付维艰的感受,更令到这位纵横上古无所顾忌的老魔头,因为鏖战而有了感悟……

    不断地利用四人的压力,一次次的品尝生死危机,进而尝试突破的可能性……

    其实仔细想来,左长路吴雨婷虽然是新晋才突破到准圣层次,但究其根本,已经与魔祖处于同一境界,他们的全力攻杀,当然可以对魔祖造成相当的威胁。

    还有龙雨生万里秀,四人的真实实力总和,岂止于不弱于魔祖,是真正的可以凌驾于其上的,只不过实力上限,从来都不等于实力发挥的极限而已!

    而对于这一点,深知其中道理的左长路只感觉这波简直就是日了狗了。

    我们在拼命,对方却在利用我们的拼命!

    自从自己成为巡天御座以来,这种滋味,真真是第一次尝到,但又无能为力,根本无法打断对方的感悟,只能按照对方的步调来。

    因为但凡一个放松,自己四人中恐怕就会即时死掉一个,而只要彼此支援配合的任何一环被破,其余三人只有败得更速,尤其是那时候的局势,决不允许任何人脱离战场,独自逃生!

    “这个没事,下次遇到魔祖,就由我来对付他,不信他能翻上天去。”

    左小多大刺刺的道。

    这句话,瞬时引来了三道白眼。

    左长路,吴雨婷,泪长天。

    爸爸妈妈和外公……一句话里被左小多给集体得罪了。

    左长路说不出的不爽:你的意思是老子还不如你?还要是大大的不如你的那种?

    吴雨婷也是一样感觉:你就算比你老娘强了,也用不着这样宣告吧?你是不是不把你老娘放在眼里了,放在心上了,真真是太不孝而论!

    还有一肚子奇特感觉的泪长天。

    对付魔祖……

    魔祖交给你来对付……

    这特么……

    虽然现在明知道说的这个‘魔祖’不是我,但是心里就是不舒服,毕竟那曾经是自己的外号……

    老夫岂是你能对付的?你小子是要反天,知不知道点孝道了?

    泪长天满肚子不爽,忍不住鼻孔里哼了几声。

    左长路的目光登时从他脸上一扫而过。

    泪长天顿时凛然,阿谀道:“老大,有什么吩咐?”

    左长路吴雨婷两人的脸齐齐一黑。

    旁边,云中虎南正乾等人面无表情,仰头看天,这房间的大梁,实在是很值得好好的研究一番,其他都是末节,都是弟弟……

    “然后便是妖族。”

    左长路说到妖族,沉吟了许久,道:“小多,以你来看……与妖族进行君子之战,是否可行?”

    众人神情一凛。

    君子之战!

    若是真的能够与妖族进行约定几场的君子之战来决一胜负的话,足堪避免无数伤亡!

    以妖族冠绝诸族的实力论,回避终极决战,动辄就是避免亿万伤亡!

    只是,妖族能同意吗?

    左小多沉吟了半晌,苦笑起来:“这个真心没什么把握……若是说与巫族约战,倒是还有这个可能,但是妖族……难。”

    “我之所以没有说巫族,便是如此,八大祖巫再临尘寰,虽然令巫族的整体战力一下子飙升到诸族之冠,但君子可以欺之以方……我是说,就是说,跟巫族可以慢慢来,有的是机会……”

    左长路叹口气,道:“现在最难搞的其实是西方教……我到现在也看不透看,那两位圣人,到底在想什么?”

    左小多道:“先前通天教主曾经说过,此番清天劫,对于圣人来说,可说是仅有的解脱机会,所以三清都是在当前清天劫启的初段时间段先后离开。”

    “而通天教主在此次帮助我们之后,也马上就会离开了。”

    “因为一旦大陆统一,天道完整,就会重新陷入天道的掌握控制之中。”

    左小多沉吟道:“这是不是说……西方二圣,也会离开呢?”

    “若是离开,他们又会怎么做?”

    “反之,他们放不下西方教的话,会否另有应变,反正我不信他们会甘心永远做天道的棋子。”

    众人一起沉思起来。

    这的确是一个扑朔迷离难以索解的局面。

    左小念蹙着秀眉,想了半天,道:“爸,若是您成就圣人尊位,会甘心永远做天道的棋子吗?”

    这一问,端的是石破天惊。

    左长路沉吟着,思索着,良久良久之后才回答道:“世事万物有利有弊,此次清天劫临,反而令我接连突破,晋升准圣,此次跟魔祖一战之余,不止魔祖瓶颈松动,大有机会更进一步的,我也有相当的增益,感觉距离那一步,已经不是很远,再非是遥不可及。”

    “若是我能成圣……那么,只要咱们人族能够永久存在,成为大陆主宰……以后平安顺遂,繁衍生息……便是成为天道棋子,又有何妨?”

    “若是人族不能成为最后的主宰呢?”云中虎道。

    “那更加不需要考虑了。”

    左长路洒脱一笑:“因为若是那样的话,我早已经在族群生灭之战中陨落,只怕连成为天道棋子的机会都欠奉。”

    众人一阵沉默,却又忍不住生出钦佩之意。

    这句话,已经贯彻了左长路的一生所为。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宁为玉碎,不成瓦全!

    人族在,那自然由我来护佑!

    人族不存,只会在我陨落之后!

    就这么简单。

    大家的活儿都干完了,接下来自然是轮到李成龙。

    在众人刚才说话的功夫,李成龙已经将全新的大陆局势画完了地图。

    道盟龙凤麒麟包括在地图上已经没有,而阿修罗族现在虽然还没有覆灭,但在李成龙的地图上,也没有丝毫呈现其势力范畴。

    显然在肿肿大军师心里,阿修罗已经不足为虑,渺不足道……

    “人族,灵族,巫族,妖族,魔族,西方教。”

    李成龙指着地图上五个方向:“人族现在居于在最北面,此次一役之后的另一个莫大好处就是,不需要考虑腹背受敌的可能性。”

    “巫族在南,灵族,魔族,妖族,西方教,分别在东、南、东南,西南;四个方位。”

    “但是大方向上,北方我们已经不需要派兵驻守,西方也不需要。”

    “整个大陆的兵力,可以往这一条线集中!”

    “我们当前的另一重优势还在于……这一条线,正好是日月关,白头山,这一带;薄弱处便是道盟这边的防线,没有英魂关。”

    李成龙道:“这样一来,若是敌人进攻,不管是魔族,灵族,妖族,方向都是正好对着道盟大陆……他们都是绝不会选择日月关和白头山这两道天堑的。”

    “唯有巫族,想要进攻我们,必须越过日月关……”

    “巫族的威胁……是否可以暂时忽略?”李成龙用了一个疑问句。

    毕竟就在之前,星魂与巫族还是联盟关系。

    当然,巫族会不会撕毁联盟协议,前来进攻,这可是谁也说不准的事情。

    毕竟,现在可不再是原本的胜负问题,而是族群的存亡问题。

    牵扯族群,超乎原则,任何高尚的英雄,对对手来说都能瞬间化作最最卑鄙无耻的王八蛋,不会有任何非议。

    如果在这种族群生灭问题上,还和敌人讲义气,讲原则,那就不是英雄,而是傻逼!

    所以在这一点上,任谁也无法保证,巫盟就不会落井下石!

    “现在的确是……”李成龙也有些头痛:“有点找不到目标。”

    “而现在巫族妖族与西方教三者之间的缠斗,愣是到现在还没有打完……”

    李成龙揉着眉头,道:“那先这样,责令雷道人他们那边,一边迁移人口的同时,一边修筑那边的英魂关,要求,不能低于五千座!”

    “此外,还得准备两亿以上的精锐大军,可以随时调遣的那种!我们不能只是做他们的保护伞,他们也必须要付出一些代价!”

    “若是道盟什么都不做,全由我们护佑他们,所谓的归属又有何意义?岂不是等于养米虫一样?”

    一番话,说的雷道人,风道人,霜雪雨五个人面红耳赤,气息咻咻,却又无法发作。

    因为李成龙这句话说的虽然不客气,但是却是铁一样的事实!

    你们什么都不做,我们要你们干嘛?

    “好!我们一定尽力而为!”雷道人黑着脸道。

    “不是尽力而为,而是必须要做到!”

    李成龙板着脸,铁面无私的说道:“五千英魂关,必须做到,质量要求,一定要到位,还有两亿精锐大军,只能多,不能少,这是道盟来归所必须要给出的诚意!”

    雷道人叹口气,斩钉截铁的道:“一定完成任务!”

    李成龙这才作罢。

    风道人愤愤不平的给雷道人传音道:“老大,这小混蛋分明是在报复咱们道盟当年刺杀他们的那件事……这也太小肚鸡肠了……这样器量的货色……”

    但传音到一半,却被雷道人一个严厉的眼神制止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有心思说这个!?

    你的眼睛都瞎了吗?

    之前咱们五个人在这一群人里面,修为算是拔尖一级的,自然有话语权……

    可咱们五个人现在在这一群人里面,赫然是位列最后的,甚至还是因为道盟再也找不到比自己五人修为更高了,否则能否列席都得两说!

    在这等时候还要提什么当年的刺杀,你是想给自己找不痛快,还是想给道盟找不痛快?

    现在既然已经决定融合投诚,那就是一家人了,彼此利益一致,说那些有的没的有意义吗?

    再说什么被迫害之类的话,委实不合适的。

    在这一点上,雷道人还是相信左长路的。

    如果李成龙真的有私心,左长路也一定会制止。

    持公而论,李成龙的要求,至少在雷道人看来,是无可厚非的。

    顶多也就只是口气恶劣了一些……仅此而已。

    真到了大战的时候,牺牲是肯定有,但要是说到将道盟军队悉数拉上去当炮灰,这种事情,星魂高层还是做不出来的!

    左长路眼神含着安慰,扫过李成龙等人。

    不够大队这么多人都在这里坐着,让左长路看到了人族的兴盛,未来有寄。

    之前,整个大陆满打满算,都凑不够半个不够大队这样的战力。

    如今……

    还真真是今非昔比了啊!

    只是看着这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左长路突然就充满了信心。

    现在的大陆形势,正在一点点的变好,所有一切都在向着理想的方向前进,自己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这帮小家伙的基础,每一个都浑厚得骇人听闻。

    这样的天才,以往……可是一个也没有啊!

    “那就先这样。”

    李成龙拍板道:“等巫盟,妖族,和西方教之间的缠斗告一段落之后再说后续。看看这一战,到底是个怎么样的结果,才好理清脉络,顺势而为。”

    于是散会。

    足足到了三天后。

    巫妖佛的三族大战,终于告一段落了。

    星魂大陆这边十方进攻,看来杂乱,实则一共没一天就打完了,战况虽然惨烈,战损或者惊人,历时却是短暂。

    而巫妖西方教的三方大战,竟是打足了十天!

    妖族那边伤亡惨重。

    巫族也是伤亡惨重,更是差点引发内讧。

    因为巫族高层出现战损,有三位大巫先后战死,雷暴大巫,燃烛大巫,竹芒大巫尽都陨落于此役之中!

    这却是巫族数万年以降首度出现的大巫陨落,史无前例!

    而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竟是因为判断形势错误,因为错误的命令、错误的时机,出击会战,以至于伤了性命。

    洪水大巫痛彻心扉,直接找上负责战争指挥的帝江祖巫,大吵一架,直接将帝江祖巫的桌子都拍得粉碎,指着鼻子骂娘,悲愤得无以复加。

    “你他么懂个屁!资格老了不起么?你会指挥么?你懂战场么?这是战争!这不是江湖殴斗!战争讲究团队协作,跟太古洪荒之时那会的单打独斗就不是一回事!”

    帝江祖巫黑着脸并不说话,但是强良祖巫站了出来,驳斥洪水。

    言下之意,战争自然有统一调配,你一个后辈,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余地……

    洪水大巫大怒更甚,当场暴起,你一言我一语谁也不让谁,令到情况急转直下,最终,洪水大巫与强良祖巫当场打了起来。

    是役,强良祖巫重伤,差点被洪水用千魂梦魇锤砸成飞灰!

    烈火大巫与其他祖巫上来劝架,好不容易劝住两边。

    洪水大巫余怒未消,手持双锤,戟指诸位祖巫,大声说道:“早知尔等乃是这般做派,我等又何必想尽办法营救你们出来!”

    “这多少万年以降,我们做得自问极好!兄弟同心,在这世上就没什么事情做不成。面对无数强敌,也总能够维持巫族局面,何曾致使任何一位兄弟陨落!”

    “我们能够拥有当前的局面,外引盟友,内里团结。但你们一出来,转眼便是天下皆敌。如今,更是以错误的战略决策,葬送我的三位好兄弟!早知如此,搭救你们出来做甚?”

    “我们救你们出来,难道就是为了害我们兄弟性命的么?”

    “既不懂战略,也不懂战术,汝等凭什么将指挥权柄握在手中?当真以为还是太古之时,一勇意义,万事不愁?”

    “英雄豪杰又怎样?断送手下毫不心疼的英雄豪杰,我们要来何用?!任由你们葬送我巫族精锐?”

    洪水大巫破口大骂好半晌,骂得一众祖巫尽皆面红耳赤,作声不得。

    洪水大巫痛骂之余,心下仍旧不得舒缓,反而愈发黯然,他现在对于巫族前途,可说已经是毫无信心了!

    “巫盟十二大巫从未有折损,气数周全,乃是巫盟屹立至今的根本,原本得到八位祖巫回归,气数骤然大盛,然而气数不固,难免盛极而衰,如今连折三位大巫,将是巫族气数渐次衰落的,或许巫族的命运,就是战天斗地一场,然后消亡!上古如此,如今,仍旧如此!命数如此,如之奈何?”

    洪水大巫转身而走,满身尽是苍凉。

    苦心孤诣维持了这么多万年,最终却就只盼回来这般局面,洪水大巫心丧如死,万念俱灰。

    巫盟的总体战力,的确是提高了,一下子多了八位准圣高手,岂能不高?

    纵观诸天各族,谁能一口气拿出八位准圣的阵容?

    但随着祖巫的回归,也导致了最高决策权,指挥权的旁落,至少在一众巫族高层看来,却演变成了外行指挥内行的格局!

    八位祖巫个顶个都是单打独斗的好手,同时还是个顶个的都没有指挥才能!

    偏偏这些位都是老祖宗,谁敢指挥他们?

    如果只是一个杀灭敌人的任务,只需要往目标一指:干掉那个队伍,那个小队,那个人!

    随便派出去一个,万马军中取上将首级若探囊取物,等闲事尔!

    这半点都不吹牛逼,那就是事实!

    如果只是说:我们需要守住这个山隘口;一步也不能后退!

    那么,随便派出一个,那就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保证给你守护得滴水不漏,牢不可破!

    但说到将这几个人放在指挥岗位上,指挥作战,结果就是比外行指挥内行还要可怕!

    他们太过习惯于用自己的思维来考虑问题,习惯了用自己的作战模式来指挥军队,但是——普通军队能够有你们的速度?够得上你们的战力?

    严格意义来说,他们的筹谋算盘也算不得错:这边已经截住了四位妖族太子加上朱雀玄武两大圣君的队伍;而且已经完成包围……

    如此局势,妖族肯定要来援手,于是乎……鲲鹏妖师来救援。

    帝江祖巫派出了三位大巫去拦截鲲鹏妖师……

    只要三位大巫能够拦住鲲鹏妖师,那就一定能吃掉妖族的这一支精锐,毋庸置疑!

    但是……

    凭雷暴、燃烛、竹芒三位大巫的级数,却又怎么可能是鲲鹏妖师这位顶级半圣的对手?

    派他们三人去,何异于是派他们去死!

    有懂行的提出了质疑,可没有任何用处,祖巫制定的战略是你可以质疑的吗?

    以至于三大巫的拦阻不仅没有拦住,反而令到自己全军覆没,其后鲲鹏妖师率领大军,长驱直入,接应在里面的妖族精锐,里应外合,反过来将巫族的军队打了一个惨败!

    战后才知道这件事情的洪水大巫当场肚子就气破了!

    你让一个婴儿去阻拦一个大汉……你特么怎么想的?

    这么奇葩到了家的指挥,你到底是怎么考虑的?

    一问之下才知道,几位祖巫都不将鲲鹏妖师放在眼里……感觉随便去个就能挡住了!

    这种思想简直是奇葩到了脑子进水的地步!

    洪水大巫焉能不冲天大怒?

    自己的兄弟,战场战死可以接受,可是这般冤死屈死……

    洪水大巫绝不接受!

    巫族高层,当场闹翻,近乎决裂。

    烈火冰冥丹空金鳞无边无毒风帝等大巫,都跟随洪水大巫大步离开。

    只剩下八大祖巫,在大帐中面面相觑。

    共工祖巫叹了口气:“这真怪不得人家生气……帝江,这几次大战指挥结果,实在是不像样子,错得离谱。”

    “咱们不能在无数万年后,还在启用当年的老战术啊。”

    帝江祖巫闷闷的道:“我这不也是在摸索经验么,难道我想战败,被那几个小子损得跟孙子是的……”

    “哎……”

    几位祖巫都是深深叹气。

    大家也都感觉状况远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乐观。

    当年的巫族……貌似就是这么打没的。

    现在……巫族好不容易恢复了几分元气,难道……又要用同样的方式打的分崩离析?再次濒临被灭族?

    “或许应该将指挥权交出去……”共工祖巫提议。

    但这个建议,却立即引起了其他祖巫的群起否决。

    “我们都是祖宗辈,听一群小娃娃的?”

    “我们吃过的米,比他们走过的路还多……”

    “简直荒谬!”

    “我们从远古战斗到现在,怕过谁?”

    “妖皇东皇?算个屁!老子不惧!”

    “从来就没有人能指挥老子!”

    除了共工祖巫与烛九阴祖巫之外,就只有现在犯下错误的帝江祖巫有点后悔,有点动摇……

    其他的,仍旧表示了坚决的否定!

    “这样下去的话,我们恐怕真的会重蹈覆辙,乃至毁掉巫族来之不易的未来……”

    共工祖巫仰天长叹。

    巫族这边,一片愁云惨雾。

    而妖族那边,也是绝不轻松。

    妖族比起巫族,受创只重不轻。

    四极圣君之一的白虎圣君,遭遇西方教顶尖高手数人联手偷袭,被逼将自身神魂极限燃烧,虽然撑到了援手的到来,但是本源已经消耗殆尽了,终究回天乏术。

    妖皇帝俊心如刀割。

    看着整个身体,下半身已经化作星光点点的白虎圣君,妖皇发动所有妖力,企图延缓白虎圣君的陨灭时限。

    “陛下……”白虎圣君微笑着,握住妖皇帝俊的手,轻声道;“不要再浪费修为了,我已经是到了寂灭之日……临别之前,有一事相托……”

    “你说。”

    “我白虎一族,并无杰出的后代……臣搜寻一生,仍旧未曾传下衣钵……”

    白虎圣君微笑道:“就在前段时间,臣无意中发现两头剑翅虎幼兽……资质甚佳……只是臣仅止于将它们带回去,然其基础尚未牢固……无法得传根本法门。”

    “臣本以为还有许多时间,可以从容调教,精心栽培……如今看来,恐怕……是无此可能了……”

    “纵观白虎族群亲眷,资质绝顶者全无,然歪门邪道,居心叵测者,竟是数不胜数,臣如今撒手尘寰,那两头幼兽,何能保住传承……恐怕朝不保夕,唯有分食无日……”

    “还请陛下……助我传承衣钵……以期未来,我白虎一族,还能为陛下,竭尽忠诚……”

    白虎圣君断断续续说完,身子化作星光消散,已经到了胸口。

    他紧紧地拉住妖皇的手,两眼恳求:“陛下……”

    “朕答应!”

    妖皇帝俊泪水涔涔而落:“白虎……兄弟,这一路……多亏了你。今日,兄弟远行,兄长助你一臂,以期来生,兄弟重聚!”

    说着,毅然决然拔下一根金乌翎羽,施展回溯之术,逆流三十息时间,金乌羽毛化作一片火焰,将白虎还没有被星光消散的半边身体,直接付之一炬!

    那一丝丝微弱的灵魂力,被大日真火笼罩起来。

    随即妖皇一张口,将之吞入腹中,保留在识海之内。

    “白虎,等我们或者主宰此世,或者在星空定居……那时候,我必会为你蕴养真灵,纵使千秋万世,我也要你,再次归来!”

    “你放心,你的白虎一族传承一定不会断绝,朕会帮你护住那两头剑翅虎!”

    “安心去吧。”

    在遥远的西方族。

    却是另一番景象,此次西方教战后俘虏了无数的妖族巫族战俘,足足有数百万之巨。

    “足够了!”

    “我辈离去,当有足够人手传道星空,每到一处,自有传法之士存在!”

    “善哉。”

    ……

    …………

    【九千八,四舍五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