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战火暂熄【依然大章】

    ……

    “拿着!”

    通天将那绝天之毒,递给了左小多。

    “这真的是可以鸩杀圣人的绝毒?”左小多问道。

    “不错,真的是。”

    “教主既然知道此物来历,是否知道解毒之法?!”左小多对于通天教主抱有很大的期望。

    通天教主摇摇头:“此物其实未曾现诸人世,我对此毒的认知也仅寥寥,然而此毒当年确实鸩杀了凤之元凰,那是与圣人无异,甚至犹有过之的存在,此事只能你自己慢慢地想办法;最起码,我解不了;或许将来你的修为级数,臻至超脱天道,在大道上,再走出一段距离的时候,就能够解掉了吧。”

    “那现在要怎么办?一直就任身体里装着一个定时炸弹?”左小多傻眼。

    “你怕什么?”

    通天教主有些好笑:“这一半也着落到了你的手里,若是如此你媳妇还不能高枕无忧的话,我是真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安全的方式了,只要你不发动,亿万元会过去,这毒也不会发作的。”

    左小多担忧的说道:“会不会影响生孩子?”

    通天教主摸了摸鼻子,道:“这个……我是真的不知道了……你可以亲身试试,据我猜测,你只要不发动的话,应该不会牵扯那么多。”

    “那就好!”

    左小多放了心,将那绝天之毒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直接放在了自己的脑海神识空间里。

    这样一来,普天之下,就算是古往今来的所有强者包括诸大天道一起联手,至多也就是杀死左小多,却绝不能夺走绝天之毒。

    “这个毒,竟真的连圣人都不可解……看来,我必须要升级到超越圣人的级数才行,前路漫漫,懈怠不得啊……”

    左小多喃喃自语:“按照通天圣人的说法,元凰是不逊色于圣人,甚至犹有过之的狠角色,那么仅止于超越圣人一级恐怕还不保险,最好是多超越几级……十几级才是十拿九稳…念念猫也跟着我一起进步,就更快了……”

    “等到我能一口气就能将圣人强者吹成飞灰的时候……我感觉就差不多了……”

    一侧,通天教主翻了翻白眼,显然是有感觉被冒犯到。

    手指头动了动,差点握住剑柄,叹口气道:“这次过来的另一个目的,也要是和你告个别,此番回去,我们就要离开了。”

    “敢问教主,您打算去哪里?”

    “星空浩瀚,何处不可去?”

    “太快了吧?”

    “不快了,这都已经走的迟了,再晚,就真的避不开浩劫漩涡了。”

    通天教主温煦的笑了笑。

    他的确早就可以走,之所以留在此世,主因还真就是放心不下左小多和左小念与凤凰族的瓜葛,如今彻底处理完毕,算是还了左小多当初那一份因果,再也无牵无挂。

    “其实我有个空间,已经开了地火水风,成为了一个新的世界……”

    左小多道:“我当初记得,您对我所说的某些完全放开的世界,很感兴趣的。”

    通天教主斜眼看着他。

    实在不知道这小子哪里来的勇气,居然想要将我和我的截教,一起装进他的空间里去?

    当真如他所想,截教上下岂不变相成了他的私人打手了?

    这小子真是好大的魄力啊……

    “谁给你的勇气?”

    “咳……我就这么一说……万一您要是同意了呢?谁还不能有点奢望呢?”

    啪!

    涵养如通天教主终于破功,忍不住的出手在这小子头上凿了一个爆栗。

    骂道:“滚!”

    身子飘了起来,一闪就消失不见。

    但是一个戒指,却自从空中滴溜溜的落了下来,精准的落在左小多手掌心。

    通天的声音从心底响起。

    “这里面是我毕生修习的一应典籍……都是玉简神识承载,可算是我截教传承分脉……你可以将之打乱,等你的新世界真的开天造化后,散落于新世界里,留待有缘……”

    “当初本座便是一点一滴感悟修行,后人也不可得之太易……未免太不珍惜。不珍惜,也就没多少前进之动力。”

    “此传承,你可随便设置障碍,本座就全盘托付了。若是我截教星空无果,自当在星空某处灰飞烟灭……那么你这里便是我截教唯一传承了……”

    “其实,本教主很想看看……若干年后,会不会再出现一位……通天教主!而那个人,又能走到哪一步去……”

    通天教主的声音很是有些缥缈,怅然;其实他还有一点没有说,这里面,还有通天教主穷其一生所学,在封神劫后的困禁之中创造的功法,只是……

    只完成了大半,还没有完全;过程也还在摸索之中……连通天教主自己也不知道,这一门功法,威力会是多大。

    声音渺渺,就只得左小多一个人心中知晓。

    须臾,通天教主彻底的消失不见。

    左小多珍而重之的将戒指收了起来,听通天教主这么一说,反而想起了一件好玩的事儿。

    看着正在空中翻腾,已经吞噬了龙凤麒麟三族气运的小龙摇头摆尾一脸满足的飞回来,忍不住遐想连篇。

    “等新世界真的成立了……”

    “我也要将我毕生所学都扔进去……等剿灭了各族,各族的传承功法,也扔里面去……”

    “出不出通天教主我不知道,不过……再出现一个我这样的,肯定是挺难的……”

    “嘿嘿嘿……”

    畅想着若干年后的画面,有人拿着自己的洗脚布当宝贝……左小多忍不住贱嗖嗖的自己笑了起来。

    要不要从身上搓几个泥丸子扔进去呢?说不定,就被当做了造化神丹呢?

    “左老大,你在笑什么?笑得那么鬼祟?”

    李成龙凑近好奇的问。

    “没什么!”左小多一脸警惕,防贼一般地看着李成龙:“你悄咪咪的过来干什么?还不去干活?对了,那些欠条什么时候兑现?”

    李成龙瞬间逃之夭夭:“老大您放一百二十万个心,此生必还。”

    ……

    大战,终于结束。

    这边在收拾战场,在准备祭奠英灵……

    但左小多已经消失不见了。

    他已经前往增援左长路与吴雨婷的途中……

    星魂人族与魔族鏖战的南面战场,此际已经打到了天愁地惨日月无光的地步!

    战况之惨烈,已经不光只是触目惊心可以形容。

    左长路,吴雨婷,龙雨生,万里秀,还有他们带来的数百名合道混元高手以及六百万大军,在左小念赶到的时候,已经近乎全军覆没!

    是的就是近乎覆没,就只剩下不到八十万战士,还在负隅顽抗,几乎是十不存一的伤亡比例。

    逃走?

    战略性转移?

    在这样大规模的战场之上,哪里还有逃走之说,无论如何逃,都是逃不掉的。

    一旦背对着敌人,只有比面对着战斗死得更快!

    大家都是身经百战的强者,又有谁不明白这个道理?

    况且大家本就是驰援而来,战到目前这个地步,竟言弃战逃生,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就算是明知继续下去,只得死路一条,仍旧只有咬着牙,拼命地坚持下去,多拼一分钟是一分钟,多拼死一个魔众就多赚一点本钱!

    仍在奋战的星魂兵士现在早已经不再想着活下来后该如何如之何,而是绞尽脑汁的思量,如何能在走之前,尽量的多带走几个魔崽子!

    一声声的轰鸣,四面八方络绎不绝的不断炸响。

    那是人类的武者与魔族的勇士,都在发动自爆,不间断的自爆。

    用尽一切手段杀戮敌人!

    兵力占优的魔众越聚越多,吴雨婷与左长路,龙雨生,万里秀,四大强者联手,以彼此支援默契配合的战术,确实是最大限度的拖住了魔祖罗睺!

    但对战场上其他,却再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照顾。

    魔祖实在是太强了!

    弑神枪的杀伤力,也实在是太猛,超乎想象的威猛!

    己方四人联手,综合战力合该凌驾魔祖之上,甚至是强出不止一筹,但实际的战况却是被魔祖罗睺以一己之力,反向压制,不但被死死地压落在下风,还要不断的受伤!

    若不是四人身上都有大片的补天石,若不是一人陷危,必然有另一人豁命来救……恐怕四个人没有一个人能侥幸存活到现在……

    但战到现在这个地步了……就只有勉力维系,拖到什么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份了!

    左长路的修为实力为四人之冠,所受创伤却也是最多的一个,浑身上下伤痕累累,满身尽是被弑神枪扎出来的一个一个窟窿,最后的补天石,亦在手中化作粉末,再无转圜余地了……

    忍不住转头看了看妻子。

    吴雨婷的状况,看起来比他还要更惨烈一些,披头散发,遍体鳞伤,脸色惨白,她手上的补天石,比左长路还要更早一刻耗尽。

    龙雨生步伐踉跄,战至此刻已经无力再身化青龙,只余勉力支撑。

    万里秀的一边肩膀在之前受创粉碎,她将最后的补天石耗尽,只可惜剩余的能量并不足以回复伤势。

    所幸对面的魔祖罗睺同样不轻松,他身上留痕的伤势,甚至比面前四个人还要多,他可没有补天石时刻回复,弑神枪的魔气,也相形黯淡,风采不再。

    但是总体状况,仍旧要比四人强出来太多。

    然而魔祖罗睺却也没有想到,眼前这四个人族蝼蚁,居然能够缠斗自己这么久,纵使一次次的被自己击败,击退,击伤,重伤……

    但仍旧一次次的冲上来,拦住自己的去路,悍不畏死!

    他们明知道再打下去,都是必死无疑,绝无侥幸,但始终没有一个后退的!

    此役的时间,在这里已经耗费得太多了!

    “结束吧。”

    魔祖罗睺举起弑神枪,沛然魔气灌注其内,弑神枪锋芒再盛。

    左长路一声长笑:“哈哈哈……魔祖果然是无敌强者,有此一战,不愧此生!”

    “不愧此生!”

    龙雨生呛咳着笑了起来,跟着说了一句。

    魔祖深吸一口气,道:“星魂左御座,本座今日承认,你是一个好对手!只可惜,你已经无以为继,此战该结束了,这一击,我将送你上路了。”

    “能被魔祖称之为对手,左某深感荣幸。”

    左长路竭尽全力的提起巡天刀,将自己身体撑了起来,道:“人生到头这一天,终归难逃那一日,请!”

    四人齐齐勉力站起身来,鼓动所余无多的残余功力,静待最后一击的到来。

    魔祖一声长啸,就要出手。

    便在这个时候,突然间目光一闪,首度后退,而且一退就是三步。

    在他面前,空间乍然撕裂。

    一道森然寒光,强势涌动而出。

    “魔祖罗睺,休得放肆!”

    不过弹指刹那,电光火石之间,数千里银装素裹,举凡是在这片范围内的魔族兵士,尽数化作了冰雕。

    合道混元级数以上强者固然并没有化为冰雕,但仍是一个个的行动维艰。

    甚至连弑神枪之上,也有一片冰霜笼罩。

    “魔祖罗睺,你还没有赢呢!”

    一袭白衣闪烁,左小念一步踏出。夺灵剑寒光闪烁,站在左长路等人面前。

    左小念这一路拼了命的赶路,千钧一发之际,终于赶到!

    看到父母虽然遍体鳞伤,但总算还活着,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随即,云霄,小小,朱厌,齐齐自撕裂的空间内闪现当场。

    冰焰炽天更是席卷而临。

    冰雕被炽天冰焰引燃的同时,朱厌迅速将左长路等四人尽皆挪移到了后方,而小小则是驾驭大日真火,令到冰原之上,再添焰海,在整个战场之上肆虐开来。

    不过数十息光景,高涨的大日真火强行分开了两族兵马,更是以冲天燃烧的大日真火为屏障,将战局双分!

    左小念的冰焰在逼退了魔祖罗睺之后,沿着大日真火的方向,以弥天席地之势持续延伸出去,所过之处,所有魔族强者,尽皆为寒霜侵袭,修为稍弱者,尽皆冻结冰雕!

    云霄手持金蛟剪,纵身空中,威势锁定魔祖。

    “罗睺魔尊现在状态不佳,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云霄淡淡道:“莫要逼弟子出手,平白结下因果。”

    罗睺见机绝早,竟不恋战,看了云霄与左小念一眼,哈哈一笑,便即飞身而退,举动间极尽洒脱。

    他自己心里清楚明白得很,自己一路战斗到现在,状态固然比左长路等四个人略强,但说到能强多少,却不尽然,几乎也是强弩之末的状态。

    若是对上寻常对手,或者仍堪一战,可面对左小念云霄,勉力对战,不仅会留下不可弥补的伤势,而且还未必能抵得过左小念和云霄的联手!

    一念至此,身子一转,淡淡道:“既然是星魂大陆命不该绝,那么今日一战,便就此作罢!”

    说完便即下令,收兵撤回。

    战局竟然在星魂援军到来的第一时间里,骤然结束。

    弑神枪耀武扬威的在空中盘旋一周,缓缓落下。

    魔祖罗睺一招手,收了弑神枪,更不稍留,转身就走。

    魔族大军,潮水也似的迅速退去了。

    一直到魔族大军消退到了在目光尽头消失了踪影,左小念还有些不敢置信。

    这……就退了?

    我做什么了?

    怎么我一来,魔祖就退了呢……

    这这这,我有这么厉害么?

    左小念转过头,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云霄仙子。

    云霄却是心知肚明,她甚至猜测到了魔祖罗睺正在想什么。

    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明朗,除了圣人级数的强者之外,普天之下没有任何人能够面对左长路等四大高手的围攻几个小时之下毫无损失的!

    魔祖罗睺虽然强绝天下,乃是仅次于圣人级数的强者,但说到底他终究不是圣人。

    而圣人之所以是圣人,除了境界的超然之外,个体恢复速度更是远超其他境界,严格意义上单纯凭战力来说,而不动用圣人领域的话。

    圣人威能与准圣极峰其实并无太过悬殊的差距,短时间争锋的话,谁能占上风都得两说,然而只要时间稍长,彼此的状态差距就出现了,圣人可以长久处于威能巅峰,而准圣极峰却会因为超巨量的输出而回复不及,终究不敌。

    魔祖罗睺正是这一类的最佳代表,有弑神枪在手的他,即便对上圣人强者,也有相当的底气,正面火拼,是真的可以战到一定时限的上风,这也是左长路等四大高手联手竟也不敌的根本原因所在,此魔是真的强,强得骇人听闻!

    但是,罗睺到底是对上四大高手的联手,其中还包括了左长路吴雨婷两位准圣级数强者,如此长时间的鏖战,亦是消耗莫甚,而在这种疲累不堪的时候,突然出现了新的敌人,除了难以力敌之外,更说明另一件极端重要的是——其他的几面行动,多半已经失败了,或者说,最少有一面是失败的。

    更要命的还在于左小念和云霄来的时候状态竟是处在巅峰的,岂不说明那边战局结束得很容易。

    在这样的情况下,魔祖罗睺迅速得出一个结论:就算自己出尽底牌,战而胜之,从这一面杀进去了,多半也是无法竟全功的。

    再者……罗睺也孰无信心能够战胜面前的这两大生力军,以及她们羁绊的陨落之危。

    左小念和云霄,两个人都和通天教主有着关系,一个是通天的弟子,一个是截教的恩人。

    这两个,无论哪一个被自己伤害了,自己都难免要直面通天。

    诸圣之中,罗睺最为避忌之人就是通天教主,其他圣人更重面皮,且都不以攻击力见长,纵然正面对上,罗睺也有全身而退的自信。

    可是通天圣人,亦掌杀戮利器,杀伐之心丝毫不逊色于自己,还是一个超级护犊子的祖宗,一旦招惹,真能不死不休。

    ——尤其截教上下现在已经没有了目标,正是离开之前闲得蛋疼的微妙时刻。

    若是魔祖罗睺这个时候搞出来事情,那极可能就是为截教的离开赠送一份超豪华的大礼!

    罗睺甚至可以想象:若然自己将云霄杀了,跟着整个截教就能轰然一声降临到了自己头上;疯狂的一顿乱打群殴,将自己打的灰飞烟灭,然后人家心满意足的走了……

    大抵就是这种情形。

    反过来说,如果是魔祖罗睺因为疲倦和创伤,而败在左小念和云霄手中,或者死在两人手中……

    通天教主乃至截教上下不但不会不管,反而会盛赞有加,四方宣扬。

    何异于以魔祖的生命和万古威名为跳板,成全了这两个女娃。

    这样的事情,魔祖罗睺自然更加不愿意——那可是我的命啊!

    所以魔祖罗睺转身就走,毫不迟疑。

    事不可为当收手,权衡利弊明进退。

    魔祖罗睺能够纵横万古长天,又怎会是一勇之夫,岂能不明白个中得失?

    说退就退,干净利落,丝毫不见犹疑!

    就在罗睺离开一段时间后……已经撤出这片大陆的他,清晰地生出了感应。

    “祖龙,始凤,祖麒麟……陨落了。”

    对于这个感应,魔祖罗睺一阵无言。

    “就这么陨落了……”

    罗睺阴鸷的双眼看着星魂上京的方向,半晌,没有动。

    “若是由我来对战龙凤麒麟三强联手……以双方综合战力论,长久缠斗下去,还是龙凤三强更强,但我可借助弑神枪之力强杀一人,虽然难免要付出一些代价,更可能的是至少要走脱其中一人两人,难以追击……”

    魔祖罗睺在这一刻首度心生戒惧:“难道出手之人,竟然比我还强?比我还要更……接近圣人之境?”

    想到这里,立即下令,魔族军队,再次后撤八千里。

    再度转念之间,不其然间想到自己刚才貌似看到了朱厌,心中更是一凛,于是再下令,全员撤回魔族大陆!

    ……

    其实魔祖罗睺对于三首的陨落显然有些过度解读了。

    他只是感应到了龙凤的陨落,却没有想到……龙凤麒麟,亦是跟他一样,同样是在一番大战之后,才遇到了神完气足正值巅峰的左小多!

    当然,就算是左小多占了一个大便宜,但纵观整个世上,有资格占这个便宜的,却也绝对不会超过一掌之数!

    ……

    魔军终于退却了。

    左长路和吴雨婷直到此刻才松下了一口气,还有旁边的龙雨生和万里秀也是如此,四人心神齐齐放松之瞬,不差先后的昏了过去。

    只有一点庆幸:胜了!

    左小念急疾冲了过来,先检查了父母状况,喂了几颗丹药,然后是龙雨生万里秀,再之后才是号令残余大军领头人集结。

    大批量的下发丹药:先把伤者稳定,濒死者拉回来。

    至于打扫战场,可以先延迟。

    目前,将能活下来的人命确定救下来再说其他。

    忙活了一通之后,站起身来,看着满目疮痍,忍不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举目所见,乃是一望无际,满目尽是看不到头的尸体!

    有些地方,甚至摞了数十米高;还有许多地方,哪哪都是大坑,应该是被自爆轰出来的大坑,但是……每一个这样的大坑里面,都被尸体填满了!

    刺鼻的味道,哪怕左小念挥手招来大风,一时间也难以尽数吹走。

    一缕缕浓烟,在战场上腾腾燃起,又被风刮着远走……

    风声呼啸,呜呜咽咽。

    似乎,那是数千万战死于此地的灵魂,在盘旋徘徊,不忍离去……

    ……

    “合共六百万大军,战死五百二十一万九千三百二十七人,余皆重伤!”

    左长路阻击魔族一战,惨烈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能够完成这个任务,乃至坚持到左小念援军到来的,环顾整个大陆也就只有左长路夫妇了。

    即便是换成左小多和左小念夫妇两口子在这里,都未必可以做得到。

    也只有左长路的老谋深算,沉着冷静,稳扎稳打,才能呈现这般的战果。

    总而言之,等到左小多来到这里的时候,别说大战已经结束了,连战场都已经快要打扫完毕。

    无数的魔族尸体血肉,被集中起来,变成了数千座大山,然后一堆一堆的集中焚烧。

    这是不能不焚烧的;大战之后,这些尸体不好好处理的话,动辄就是一场超巨瘟疫席卷整个大陆!

    还有星魂战士的遗体,同样也在焚烧。

    但却是一具一具,各自有归宿。

    在活着的同袍细心照料下,骨灰被收拢,与找到的遗物放在一起。

    这么多的尸体,自然不可能完全拉回去的。

    只是,五百二十一万将士牺牲,最终能够有尸体骨灰的,却只有不到二百万;其他的,都只是有一个名字。

    更有很多,还是战前的花名单上找到的——因为他们所在部队,成建制的消失了。

    从指挥官到普通将士,竟是一个也没有留下!

    而这样的部队,绝不在少数,几乎是随处皆是,毕竟六百万大军,死了将近九成!

    这样惨烈的战果,让所有留存下来的星魂战士们,一个个痛彻心扉,肝肠寸断。

    左长路醒来后,得知这样的战果情况,几乎心痛得又晕了过去。

    “上京那边的状况如何?”

    左长路问。

    在知道了上京的情况之后,左长路良久无言,浑身都在轻微颤抖。

    一天!

    短短的一天!

    星魂大陆竟然战死了五千万的精锐将士!!

    这些死难将士,绝大部分都是曾经在日月关战斗过百多年的老牌战士!

    每一个,都是精锐之中的精锐!

    与巫盟大陆千万年鏖战,无数次的大浪淘沙,才培养出来的精锐!

    一战之余,五千万消亡!

    左长路心痛得捂着胸口,脸色苍白,半天没有喘气。

    “暂无战事,回京,准备……祭拜英灵!”

    左长路说完这句话,就与吴雨婷走了出去。

    查看每一位战死将士的名字,物品,以及记录中的家庭情况;看着一个个曾经鲜活的名字,如今沉默的缩在只是一个巴掌大的小罐子里……

    都是八尺大汉啊,兄弟们,你们蜷曲在这小小的坛子里,能活动得开么?

    左长路看了还没有几百分之一,就感觉情绪控制不住。

    但他还是勉励坚持,一个个的看过去。

    “都是我的兄弟,他们上路了,但是每一个,我都要看一眼。”

    左长路一个个看过去,心如刀绞。一个个熟悉的名字,让他心灵颤抖,似乎还能听到这些勇士,在自己身前宣誓:愿随御座,百战山河!护我家园,佑我族群!粉身何惧,万死不辞!

    闭上眼睛,还能感觉他们跟在自己身后冲锋。

    还能听到他们决然的大吼:“杀!”

    左长路泪水涔涔而落。

    这其中,有些名字,他记得清清楚楚,这些人,从少年就到了日月关,不停的战斗厮杀数千年数百年,竟然从未享受过人世繁华。

    在他们相比较普通人来说漫长的生命中,竟然只有战斗!

    战前,曾经有武者笑着说:此次战后,我一定请假回去,看看传说中的灯红酒绿,看看传说中的现代享受,活了一辈子,居然连歌舞厅都没去过……

    现在,他们一个个躺在这小小的坛子里,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了。

    拼尽了一切,付出了生命,守护了盛世,安稳了家园,创造了太平;但是,他们到死都没有看到自己的成就!

    “不公啊……是我太苛刻了……”左长路仰天悲叹。

    “兄弟们啊……若有来生,我希望……你们还能做我的兵!届时,我给你们创造一切福利……我,舍不得你们啊……”

    “你们放心,一应后事,我来处理;所有家眷,我来护持!”

    “绝不允许他们被欺负!”

    “安心离去,来生再会!愿来生,与你们共享盛世。”

    “愿你们来生,没有战火,没有危机,没有辛苦,只有太平,只有祥和。”

    “此一生,你们太累了……歇歇吧,歇歇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