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灭三族!【四合一大章求票!】

    祖麒麟的无数法宝在打出来之后……

    九九猫猫锤随手一击,品质稍差的当场就碎了,完全没有发挥运用的余地。

    即便是稍强一些的先天灵宝,也是一砸之下,就好像滴溜溜打棒球一般的飞出去不知道多远。

    所幸还有尾随而来的七个葫芦,他们对先天灵宝气息最是敏感,一看到之后,元始给的那个空间葫芦立即就赶了过去,噗的一下子将之收到了肚子里。

    偶尔有漏网之鱼,也会被太清真人给的紫金葫芦吞在了肚子里。

    不知道是否出自同源的关系,七个小家伙有个共同的毛病:贪财!

    而且还是贪得无厌的那种,只要是完整的,一概收取。

    有它们在战场上空盘旋,无数战死的高阶龙族与凤族麒麟族的身体,举凡是没来得及破碎的,尽都被他们吞落进了肚子里。

    要知道,这些无论是对葫芦还是对人类修炼者来说,可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修炼资源!

    慢慢的,随着七个葫芦加入战场之后,越来越是惨烈的战场,愣是呈现出越来越见干净的趋势……

    祖龙和始凤闪电驰援,轰然挡住了左小多砸下来的九九猫猫锤。

    甫一接触,两位上古老牌子强者,尽皆感到手臂一阵酸麻,心中震动更甚。

    而祖麒麟则是连滚带爬的脱出了战圈,终于出来了,祖麒麟几乎都要哭了。

    刚才被摁住狠狠地揍,自己竟连服用丹药回复的时间都没有,只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块铁,正在接受铁匠狂风暴雨的锤炼!

    可是老子不是铁啊!

    只差三两锤……就被砸的身死道消了……

    痛苦的吐了几口七彩鲜血,这才感觉胸口顺畅了一些,急急忙的掏出丹药,一大把一大把的填进嘴里。

    吓死宝宝了!

    原本还以为此战之后,龙凤两族精锐折损良多,两族要是不想覆灭,就要以麒麟族为尊,甚至是三族合一,唯麒麟独尊,也不是不可能的。

    可是经历左小多的这一轮突袭,麒麟族损失惨重,更甚龙凤两族,自己更是受创莫甚,真是呜呼哀哉!

    差一点点就身死道消,化作齑粉。

    祖麒麟大把大把的吃着丹药,感觉着温润绵长的药力在经脉中持续扩散,一股子通体舒畅的感觉不断滋生,终于松下了一口气。

    心里对祖龙和始凤的驰援充满了感激,浮想联翩。

    若是彼时当真三族合一,三首齐驱并驾,倒也未尝不可……

    就在这时……

    “你特么倒是赶紧上啊!”

    一声焦急的大吼传来,祖龙满口鲜血的直摔了出来,悲愤莫名的大吼道:“把你救出来不是为了让你看戏!你抓紧上来啊!”

    祖麒麟急疾转头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就在自己吃药回复的十数息时间里,联手合战左小多的祖龙与始凤竟现狼狈不堪,力有不及。

    明明是两人一左一右联袂合力围攻左小多,但现实却是被左小多轻松打退,那旋转的飞舞大锤,重逾山岳!

    始凤全力运转凤凰锄,接连反击,可是在左小多手下,这般硬碰硬的对撼竟然没走过十招就被砸得喷血后退。

    祖龙也被砸后退之余,招呼祖麒麟入战,又急疾冲了回去,回援始凤。

    现在战况丕变,己方三人必须联手抗衡,方能对抗此际的左小多,若是任何一人先一步陨落,余两者亦是难以幸免。

    “这是圣人战力!”

    确认左小多的实力级数之余,祖龙连连大吼,愤怒得无以复加:“左小多!圣人级数的战力不得参与凡俗争斗,这是规矩!你破坏了规矩!”

    “你破坏了规矩!”

    “麒麟!麒麟!你特么还在看……看毛看?!快点……”

    祖龙与始凤浑身大汗淋漓,在左小多全无间断的攻击之下东倒西歪,口喷鲜血,狼狈不堪。

    左小多双锤挟山超海,威猛无匹,好似流星赶月一般来回砸落,口中怒骂:“去你么的规矩!老子管你丫的什么规矩,现在老子就是规矩!”

    “吼什么吼?!”

    “打仗就打仗,鸡毛乱叫什么!”

    祖麒麟瞪圆了眼睛。

    这……这什么情况?

    祖龙始凤联手,非但收拾不下左小多,还被逼落到了绝对的下风!?

    一念惊觉之余,急疾爬起身来,大吼一声加入战团。

    而他冲上来的时候,正好是祖龙与始凤被砸得倒飞出去。

    祖麒麟适逢这个空档,面对着彻底爆发的左小多,轰轰两锤,祖麒麟性命双修的麒麟杵生生被砸成了碎粉,满口鲜血的飞了出去。

    他被砸飞的速度,竟比鼓勇冲上去的速度还要快!

    而左小多仍旧不见丝毫迟滞,继续生龙活虎也似的举着大锤,冲向了祖龙和始凤!

    祖龙两人心中怒骂。

    这麒麟……你特么是来搞笑的么?

    盼着你给咱们圣人出世,紫气东来三万里什么的么?”

    真正的什么感觉都没有啊!

    “应该……还差一线吧……”

    想到自己的修为底蕴,左小多有点明白。

    自己应该是有了圣人战力,不过境界应该还没到……

    ……

    随着左小多率领援军来援,强势入战之后,几乎瞬时间就扭转了原本势均力敌的局面!

    更在百息时间之后,战况呈现出一面倒的趋势!

    之后左小多更是以一己之力强力拦阻祖龙始凤祖麒麟三大超级高手,登时将星魂方面的所有高层战力都解放了出来!

    “全军进攻,毕其功于一役!”

    李成龙全无形象的从指挥位上跳了起来,疯了也似的嚎叫道:“全军都有了,发动总攻!预备队,全都给我压上去,给我压上去,不准放跑一个,今天誓灭三族,不死不休!”

    总攻令既落,竟连指挥也不指挥,径自亮出长剑破空而出,直落龙凤麒麟的军阵之中,大开杀戒!

    在不够大队之中,李成龙的战力可是仅次于左小多和左小念的,亦是不折不扣的战神级数。

    只不过身负军师要职,总揽全局,须得指挥大军决战,这才不能亲上战场。

    而今战局已定,李成龙自然再也忍不住了,两眼血红的冲了上去,亲身入战,藉此宣泄压抑已久的无尽愤慨!

    秦老师的仇!

    王凌云的仇!

    游天王的仇!

    还有陨落于此役的亿万将士之仇!

    此仇此恨,不共戴天!

    四面八方,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不断响起,星魂人类终于开始发动总攻了!

    游星辰泪长天,琴煞剑君,余莫言等……强忍着早已经难以维系的疲惫,往嘴里塞一把丹药,还没嚼碎就冲了过去,要为此役发最后一点热,发最后一分光。

    “杀!”

    “杀光他们!”

    “为右天王报仇!”

    “为右路天王大人报仇!”

    春雷也似声响震荡乾坤!

    左小多仍在与祖龙始凤祖麒麟交手,越来越得心应手,偶尔还能抽空还往外砸出去个千百锤,将上万龙凤三族高阶修者强者,尽数毁灭……

    正待乘胜追击,毕功于一役的当口,却听到那春雷也似的声音。

    却是一下子愣住了。

    右路天王?

    怎么可能会右路天王?

    难道左路天王,自己的师兄云中虎并没有陨落,陨落的其实是……

    左小多心念电转,记忆回溯,不禁想起来那天晚上游东天找自己的事情……

    “云中虎的生死之劫,可是的确属实?”

    “的确属实!”

    “应如何破解之?”

    “……”

    左小多旋即又想起来自己回应说词,突然一股浓浓酸涩的感觉从心中升腾而起!

    这一瞬间,他恨不得猛打自己几个嘴巴!

    “天道有常,定数无改,唯有变数可易,欲破定数,须得有人逆天改命,可逆天即逆命,最终改不改得了命,犹未可知,但尝试改命者,多半难得善终。”

    左小多彻底明白了。

    原来,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游东天就已经做出了决定。

    决意要替兄弟,挡这一劫数!

    逆天改命,以身相替!

    左小多心中心潮澎湃,好似山呼海啸,只感觉眼眶莫名酸涩,眼泪就要流了出来。

    右路天王……

    忽悠人族数万年的天王,人类的擎天支柱之一……

    竟然就这么去了?

    便在这时候,左小多听到了更加让自己神魂颤动的消息!

    “杀光龙凤三族!”

    “为秦老师报仇!”

    这一嗓子的出声位置距离自己很近,就像是冲着自己喊的。

    秦老师?

    秦方阳老师?

    秦老师怎么了?

    左小多的身子猛地晃了晃,循声转头看去,只见李成龙满脸是泪,一边狂吼,一边向着自己这边冲杀过来!

    嘴里尽是嘶声喊叫:“杀光他们!为秦老师报仇!他们杀死了秦老师!”

    左小多只感觉自己的脑海中轰的一声爆响,好似这世上所有的情绪,所有的一切,尽都突然间消失,不复存在了。

    整个大脑中,唯有一片空白,就只得一个消息回荡。

    “他们杀死了秦老师!”

    一时间,左小多浑身上下气息蓦地鼓荡起来,无尽的恐怖气势,以毁天灭地之势。奔涌而出。

    让刚刚冲上来的龙凤麒麟三人,齐刷刷的倒退了回去,不敢造次,眼中更全是惊骇之色!

    “你放屁!”

    左小多一声大吼,本能的否认:“李成龙!你胡说八道!你敢诅咒秦老师!我一锤砸死你!”

    这会的李成龙正自鼓动起了自己的极限力量,灌注手中长剑,化作了一柄足有千丈长的凝气光剑,一路强势左右横扫而来,这会距离左小多,已经不超过万米。

    “是真的!”

    “龙凤三族以种族天赋穿越高空乘隙而来,降临上京上方,当时我们都身在前线,鞭长莫及,就只有秦老师一个人及时赶到,秦老师为了保全上京,挺身而出,以一人之力与三族周旋……最终壮烈战死……但正是他的拖延了时间,撑到了我们的到来!”

    “否则今日之战,无论最终胜负如何,上京却一定难存于世,生灵涂炭!”

    “秦老师……就是被他们害死了……”

    李成龙声泪俱下:“一定不要放跑了他们!”

    左小多神识恍惚,喃喃道:“秦老师……真的去了?他……他还有彼岸花没有用呢……”

    “他……他去了,那……老校长的转世要怎么办?难道真应了我的批语,那是一段……错缘!注定情深缘浅,次次错过?!”

    恍惚间,眼前似乎浮现出秦方阳严厉中带着亲切的面孔,此际正虎着脸看着自己。

    “你再犯贱招惹,看我不就揍你!”

    秦方阳如是说。

    左小多瞬间悲从心来,喃喃道:“你有本事……你出来揍我啊……光说不练算什么……呜呜……”

    这一时间的心神恍惚,竟不知心在何地,难觅归处。

    当初,让秦方阳回去当校长,可是左长路与左小多编出来无数理由,才将秦方阳哄回去的。

    当日之言,声犹在耳,说什么未来必有高层决战,秦方阳正可效仿当年的王飞鸿,于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充当奇兵!

    言之凿凿,字字铿锵,在在明言若是当真的有那一天的话,秦方阳必然是出战的第一首选。

    当然,以秦方阳当时的实力修为,以之为备手暗子,绝非虚妄,毋庸置疑!

    但后来随着形势后续发展,那样的情况,已经是越来越不可能发生了。

    但是左长路与左小多商议后,却并没有再召唤秦方阳。

    左长路与吴雨婷在安置秦方阳的问题上,确实是存下几分私心的。

    一方面感激秦方阳与何圆月对左小多的付出;另一方面也是感佩两人坚贞不渝,生死不变,纵使阴阳两隔,仍旧相守相望……

    非常的想要促成这两个有情人的重聚。

    让秦方阳去二中当校长,便是基于这个考虑。

    这对有情人,已经苦了一世人。

    真心希望,他们能够相聚,纵使是何圆月的来生……但终究是相聚了,尤其是彼岸花的存在,连记忆恢复的问题也不复存在……

    可以让他们体会一份难能的幸福滋味……

    这便是左小多,左小念,李成龙,左长路,吴雨婷五个人共同谋划,对于秦方阳的安置归宿!

    本来这个计划执行得好好的。

    秦方阳也在二中呆的好好的,安享了数年的平静时光。

    只是秦方阳从来也没有忘记当日的交托,一身修为不但没有丝毫倦怠,反而进步良多。

    更是在前段时间,突然感觉不对劲,前方都快打起来了,对于自己的安置怎么还没动静,遂主动的联系了左长路。

    左长路感觉……若是秦方阳来到这高手如云的前线的话,应该也没什么事情。

    自己一家人都是准圣了。

    一个势力之中,坐拥四位准圣,超过十件的解说么?”

    始凤冷笑道:“自然要解说一二,否则,你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后世土著,怎能知道我凤凰一族筹谋亿万年的惊世大局!”

    “愿闻其详。”

    “当年祖地注定分崩离析,诸族各散东西,吾族早早布置,将许多种子各散东西,诸如妖族朱雀、西方教孔雀大明王、魔族冥凤等等,尽皆源自吾族,其后各自机遇,自成因果……”

    “至于左小念,更是我们临走时,将凤凰一族的气运,切下来一角。”

    “以当年元凰老祖仅剩的一颗元丹为载体,留在了祖地大陆凤脉地脉之中,自然孕育,以待天时,可说是布子诸族手笔最大的一环。”

    “既然是布子最大的一环,我们对她又岂会丝毫不存准备。”

    始凤得意地说道:“我们在元丹之内,留下了一线绝天之毒!”

    绝天之毒!

    一定到这四个字,连祖龙和祖麒麟也是齐齐扭头,震惊的看着始凤!

    显然都没有想到,始凤这凤凰一族,盘算居然是如此的深远。

    这一场惊世大局,简直是骇人听闻。

    “绝天之毒,便是圣人也可以毒杀!”

    始凤冷冷笑着,注目于左小多。

    左小多冷笑:“好一个惊世大局,筹谋深远,但你以为只凭你随口编出一个什么绝毒,我就要相信你?你所谓的布子诸族,除了一个冥凤回归之外,还有什么诸天大能重投你凤族,若是早有布置,怎么不见你催动禁制,强制那些布子回归?惊世大局,惊世骗局吧!”

    始凤同样冷笑:“你可以不相信,就用你妻子的性命做注好了!”

    左小多眯着眼:“除非你拿出证据来,否则就是空口白话,无的放矢!”

    始凤淡淡道:“此局乃是本座亲手安排,自然是有证据。”

    他一运功,从头道:“元凰是谁?”

    始凤脸色有些难堪,道:“当初天地之间,自然孕育,两头凤凰。第一头,便是元凰;与盘古大人,乃是同期……盘古大人开天之后,本座才出现,然本座号称此片天地之间的第一只凤凰,亦非虚言,因为元凰大人……乃是诞生于开天之前。”

    “其后,元凰陨落……”

    始凤显然不想仔细分说元凰旧事,意图含糊略过。

    左小多冷笑道:“陨落?与盘古大神同期的混沌生灵怎么平白陨落?我看不见得吧?应该是你用什么诡计,害死了人家,自己占据了劳什子的第一凤凰名头……嘿嘿,如果不是这番算计,恐怕你连元凰这两个字,都不会说,对不对?还有,你所谓的布子诸族,或者不假,但那许多血嗣流落在外,及至晋升到相当境界之后,自会明悟前非,会回来才是脑子进水!”

    始凤冷厉的说道:“这些都不是重点,说这些无关宏旨,现在的重点是,我种了毒,在你老婆的神魂深处!”

    “你现在可明白?”

    始凤道。

    左小多哼了一声,道:“行了,少废话,说出你的条件。”

    他的目光冷硬,更添三分杀意,直透神魂。

    好似毒蛇一般的注目于始凤的脸上,心中的滔天怒火,几乎按捺不住。

    这个王八蛋,居然用念念猫来威胁我!

    偏偏这一招,有的放矢,正是击中了左小多心中最在乎的地方。

    他恨得咬牙切齿,偏偏不敢妄动。

    若然这个毒在种左小多自己的神魂之中,那么现在面前的三族首脑,早已经沦为齑粉,左小多怎么会接受这等威胁!

    但偏偏是在左小念身上……

    云中虎不知何时过来,睚眦欲裂:“始凤,亏你是上古前辈大能,而今胜负分明,居然用这么无耻的手段来要挟,妄图逃出生天,你还要不要脸?!”

    始凤充耳不闻,淡淡的道:“我之所求,不会逾距,只求今日可以全身而退,剩下的兵马,我们带走。日后,再做分晓,以这区区代价,交易一位拥有成就圣人的天骄性命,是你们更占便宜。”

    “只待我们去到安全距离,我自然会解去此绝天之毒,如何?”

    旁边,赶过来的李成龙冷然道:“但我们又如何确认,这等可以鸩杀圣人的天地奇毒,你能解得去?”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

    这等号称连圣人都可以毒死的毒药,要怎么解除?

    仅凭一个本身修为还未至圣阶的家伙的三言两语吗?

    若是被这家伙坑了,左小多等星魂高层,岂不是愚蠢至极?

    李成龙上前一步,看着那一片冰焰之中,隐藏的粉红的,说不出的美丽的一点绝天之毒,淡淡道:“若是我的判断无误……当年的元凰,开天辟地之前的凤首,便是陨落在绝天之毒之下吧?”

    始凤瞳孔收缩,死死地定着李成龙。

    李成龙道:“更进一步的推想,元凰纵然中毒,必会以毕生修为抵抗,力拒这绝毒于一点,最终仍是无幸,而元凰死了之后,你回收此绝毒的同时,更以元凰神魂融合之,并将之分作两份,形成羁绊……再以此来布这个局?”

    “无谓往自家脸上贴金,什么布子诸族,惊世大局,纵然你有布子初衷,眼下各大势力中并无多少凤族血嗣回归,足堪证明你不得人心,若是你刚才言明之大修者皆为凤族眷属,你凤族早为诸族之首,今朝却又何须联合另两族合攻我星魂?”

    “唯有小念嫂子,当真是你早早布置,但你之所以会这么做,绝不会是单纯想着造就一个足堪超出你和元凰的绝世天才,一个生长在人族,注定跟你对立的绝世天才!”

    “所以你的本意是利用人族的资源,帮你培养一个超级打手?毕竟只要这个毒掌握在你手上,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想要用,就能派上用场,掌控小念嫂子本身,胁迫关心小念嫂子的相关人等,一如今日,不是么?”

    李成龙拍拍手,冷冷道:“这才是好筹谋,好算计,好心机……好卑鄙!就算有个万一,一如此刻,还能用这个来保住自己的性命,苟延残喘,甚至讨价还价。”

    “当真是打的好算盘,用绝天之毒这等神物来乞命求生。嘿嘿,嘿嘿……”

    李成龙的冷嘲热讽,让祖龙始凤和祖麒麟脸上都是一阵红一阵白,几乎要无地自容。

    但三首却一言不发。

    现在,这已经是他们仅有的生机所在了,

    还能不能活命,就要看始凤手中的这个绝天之毒,管不管用了。

    四周的惨呼声,已经越来越少,越来越远……

    三族的兵马,到此刻已经被杀得差不多了。

    左小多并没有下令停止杀戮,李成龙也没有。

    始凤也没有再要求什么带着手下一起走,因为他感觉到,危机感越来越重,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李成龙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左小多,传音道:“老大,要不……”

    左小多没有吭声,脸色唯有越来越是冷硬。

    场中,鸦雀无声。

    良久良久之后,左小多的脸上闪过一抹痛苦的痉挛之色,咬牙道:“此战攸关星魂人族气数,右路天王战死,秦老师战死,王凌云战死,天王的五位护法战死,大罗修行者,战死三十二位;混元境修行前辈,战死一百七十五……合道修者,战死八千余人;飞天修者,战死十五万三千;归玄,战死三百余万;归玄以下,战死逾三千万之数……”

    说着说着,他的眼眶蓦地变得通红。

    他死死的咬着牙,道:“罪魁祸首,就在眼前!”

    “抬手便可置诸于死地!”

    “告慰几千万英灵不昧!”

    “若是因为我左小多个人的得失……就如此放过这三个手上沾满了人族鲜血的刽子手离去……我左小多……以后有什么脸面,去面对那绵延数千里的墓碑!?”

    “念念猫,是我老婆,我可以为她做主!”

    “最多最多,待到世界靖平之时,老子就去找我老婆团聚!”

    左小多嘴唇已经咬出血来:“想要威胁我,你特么疯了吧!”

    说着就要抬手开杀。

    始凤大喝一声:“且慢!”

    速记手中高高举起,那冰焰之中,粉红色光芒闪烁更速:“左小多……”

    他看到左小多眼神越来越狰狞凌厉,忍不住一声狂笑:“好好好,既然你如此的大义凛然,我始凤又何惜一死,这就带着你那国色天香的老婆一道上路,否则岂不白白铺排了百万年的一局!”

    话音未落,但见两根手指猛然用力,显然是在引爆那绝天之毒。

    那毒看似在他手中,实则是与他意念相连,外力根本无法阻止。

    左小多一声怒吼,就要冲上去,击杀此獠。

    便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道剑光,超越了时光流速,超越了空间限制,俨如白驹过隙,一闪而入!

    随后才有一个声音淡淡响起道:“我记得我和你说过,不要用这个来做文章,怎地你就是不听呢!”

    始凤双指动力,意念亦同步发动,本该是绝无转圜的引爆,可是直到他双指彼此贴合,意念茫然无着之刻,他才发现,绝天之毒,不见了!

    他不敢置信的失声道:“是谁?”

    旁边,蓦地多了一位背负长剑,衣袂飘飘的青衣道人,一手负后,另一手中把玩的,不正是被冰焰包裹的绝天之毒,却又是何物?

    冰焰跳跃,犹自闪烁着莫名瑰丽。

    左小多一声欢呼,忘乎所以的跳了起来。

    来人面容清俊,身材挺拔,就那么站在那里,却似乎将诸天宇宙,一起踩在了脚下!

    正是截教之主,通天教主!

    三清之一,上清真人!

    始凤浑身颤抖起来,竭尽全力嘶吼一声:“通天!!你居然还没有走!!”

    通天教主淡淡的笑了笑,眼神犀利,道:“记得在紫霄宫,我跟你说过,不要妄动你的后手!小多儿和小念儿,我保下了。”

    他冷冷问道;“你怎地……就不能给我这个面子呢?!”

    始凤气得直喘气,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

    给你面子?

    我的命都要没了,还怎么给你面子?

    但是现在,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只因他已经彻底的绝望了!

    通天那一剑,非止是单纯的取走了绝天之毒,更将他的神魂联系,也一并斩断了!

    同时还带走了他的一大片神魂!

    而造成这一惊艳效果的,正是当年名动八荒的诛仙剑气!

    “好,好,好。”始凤绝望的笑起来:“通天教主,果然是通天教主……本座佩服!”

    通天手握绝天之毒,淡淡道:“好,当然是好,只可惜你现在,连跟本教主斗嘴的资格都欠奉了!”

    但闻左小多怒吼一声,大锤高举,杀机四溢。

    噗噗噗……

    接连不断的数千锤,结结实实毫无花假的砸了下去。

    祖龙始凤麒麟,全然没有半点反抗,一动不动,任由杀锤来袭,他们已经绝望。

    再挣扎,不过徒劳。

    始凤临死之前,只是冷冷说了一句话:“左小多,你永生永世,也解不掉你老婆的绝天之毒的!”

    “隐藏在神魂深处的绝天之毒,将会随着她的修为增长而日益壮大,她体悟冰焰,便是踏上终途的,不过是早早晚晚而已!你等着吧!”

    “哈哈哈……”

    笑声被左小多砸断,随即就化作了一片碎肉!

    场中,一片静寂!

    盛势而来,势在必得,龙凤三族,一朝倾覆,从此除名!

    他们的老巢……左小多也绝不会放过。

    甚至此刻,李成龙已经开始着手制定计划,灭绝后患。

    ……

    稍后,星魂兵士尽都在沉默的打扫战场。

    仔仔细细的翻找满地碎屑,希冀可以找到兄弟曾经存在的痕迹。

    大战的时候,大家都是舍死忘生,朝不保夕,实在无暇顾及身边已经倒下了多少人;但此际大战终了,所有的幸存者,神思回归,理智重回,人人都是肝肠寸断,痛彻心肺。

    他们哽咽着,流着泪,在仔仔细细的寻找着……

    边缘的位置,穆嫣嫣孤零零的站立着,就像一个随时都会随风消失的灵魂,一个空壳的灵魂。

    白云朵就在她身边不远,关注着她。

    她孤零零的站着,身边再没有了熟悉的身影。

    两个熟悉的身影,都不见了。

    蓝姐亦在此役中,战死了!

    现在,只留下蓝姐的自爆的时候,飘出来的一缕长发……

    证明,那个沉默了一生,也付出了一生的女子,曾经活过、战过,存在过!

    穆嫣嫣手中死死地攥着蓝姐的那一缕头发,眼神空洞。

    她现在,此刻,竟然完全找不到自己继续活下去的意义。

    她分外清晰的感觉到……这个世界,已经彻彻底底的与自己无关了。

    摘星帝君游星辰蹒跚的走过来,脸色复杂,神情沧桑,良久良久之后才轻轻叹气开声道:“……穆丫头,你……”

    但穆嫣嫣触电一般的转过身来,悲哀的轻轻摇头:“我是穆嫣嫣,与右路天王无关!”

    众人一阵沉默。

    穆嫣嫣自嘲的笑了笑,轻声的,梦呓一般的说道:“他已经走了,他的妻子,在那边等他,不管生与死,他们才是一对,一生一世一双人,弥足珍贵。”

    “不管是今生,还是来世,他们都是一对,才是一对。”

    “我……我没有资格去打搅他们。”

    听闻此说,白云朵与游星辰只感觉心脏一阵阵绞痛,一时间竟无言以对,愣然当场。

    游东天求仁得仁,了无牵挂的去了。

    但仍旧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穆嫣嫣,却将承受无穷无尽的追思与痛苦,再没有希望。

    甚至比游东天,比秦方阳,更加的没有希望,唯有绝望!

    因为她,不仅从来都没有拥有过,从来都没有得到过。

    不仅是今生今世……

    甚至就连来生来世,都不能企盼,无法希冀。

    游星辰颤抖着嗓子红着眼睛骂道:“这个混小子……临了临了……还在害人……”

    “她没有害我……他只是太想念他的妻子了……我明白的,我理解的……”

    穆嫣嫣轻声道:“要怪,就只怪我,长了一张太过相像的脸……”

    “我很羡慕同样拥有这张脸的那个人,仅此而已……”

    游星辰颤声道:“孩子,你应该就是风华的转世之身……小鱼儿那孩子,应该不会认错的……”

    “是与不是……已经不重要了……从今以后,只是穆嫣嫣,也只能是穆嫣嫣了。”

    穆嫣嫣苦涩的笑了笑,道:“我走了。”

    白云朵身躯一震,道:“你要到哪里去?”

    穆嫣嫣茫然摇头:“不知,路在脚下,走到哪里便是哪里。”

    “那又何必要走?跟咱们在一起,我们……”白云朵话刚说了一半。

    “请原谅我……我要做一个逃兵了……因为我……实在是不知道,我该为谁而战,我该为谁而活,我再没有任何的目标了……”

    穆嫣嫣缓缓转身,向着正在打扫的战场,缓缓拜倒,缓慢却坚决的磕了三个头。

    心头一片茫然。

    我恨你。

    你想念你媳妇,你却来招惹我,在拨动我的心之后,在我开始尝试接受,并且憧憬未来的时候……却只换来了一句对不起。

    而你就化作了永远的尘埃,不朽的星辰。

    你这一死,或许你对得起天下人,你对得起你兄弟,你对得起年风华,你对得起整片大陆。

    但是你……对得起我么?

    你,对得起我?

    我该恨你么?

    她茫然片刻,随即站起身来,幽灵也似的远去了。

    “别跟着我……我……我很害怕看到你们……我不想再见任何的熟人,不想再想起来那些旧事……”

    白云朵追了两步,怔怔的停下。

    她很明白这句话,以后,无论是谁……今天在场的人,出现在穆嫣嫣面前,对她都是一种难言的伤害……

    穆嫣嫣飘走的速度不快,甚至可以说是很慢,却充满了空寂的氛围,还有……坚决。

    远远看去……所有人看到,都会清晰的感觉,这飘走的,只是一具空壳,并不是……一个活人。

    白云朵看着穆嫣嫣的渐行渐远,竟自瞪大了眼睛,泪如泉涌的看着……

    随着慢慢走远,穆嫣嫣一头青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的变得灰白,花白,慢慢的……变得与她的白衣一样的颜色……

    一片雪白。

    萧萧白发,在凄切的风中飘舞……

    终于消失在远方旷野中,再也看不到了……

    就像一个游魂,恒久地消散在了这片天地之间……

    一时间不禁悲从心来,忍不住失声痛哭。

    “我在她身上,留了神魂印记……”

    游星辰颤巍巍的道:“让这丫头……好好地冷静一段时间,休息一段时间吧……等战后,再……”

    白云朵泪流满面的摇摇头,泪水随着摇头动作,晶莹四散。

    她没有说话。

    更不忍心说话。

    因为她知道,此生此世,恐怕再也没人能够找到穆嫣嫣、见到穆嫣嫣了……

    作为女人,她知道穆嫣嫣现在的状况,更理解,感同身受。

    老爷子,您不懂女人……您不知道,女人到了这一步,那是真的万念俱灰,生无可恋。

    后来,游星辰留在穆嫣嫣身上的神魂印记,果然不知为何,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世上,也委实再没有人见过穆嫣嫣。

    一直到大战之后,此世强者都离开了这个世界的很久很久之后……

    凤凰城二中,出现了一位白发斑斑鸡皮鹤发的老太太,没有人知道她来自哪里,也没有人知道她真名叫什么,只知道,她自称是,紫云。

    这位紫云老太太在凤凰城二中,教了短短的几年学生,在某一天,朝阳初升,紫气东来,紫霞满天的时候,似乎突然间心有所感,悄悄离开了凤凰城二中,迎着朝阳,一路向东而去。

    从此……彻底不知所踪……

    ……

    …………

    【本章一万三千八百字,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