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无是非,无对错【为白银盟主海魂衫加更(5)】

    而从通天教主开口宣讲伊始,便不断的有一朵朵金莲虚空幻生;飘然落下,落在五人身上,缓缓消失,融入神魂。

    正是圣人讲道,天花乱坠,每一朵天花之中,都是一点道蕴流转。

    “当年事……无是非,无对错!”

    通天教主缓缓道:“虽然恩怨纠缠,但一切都是因人而起,因情而异,说道是非对错……则是无有。”

    龟灵圣母心下不服,道:“师尊,那西方二位……”

    通天教主轻轻叹息:“他们,也无错。”

    “大师兄立足沉稳,首立人教,无须做任何算计,便可万古长存;所以大师兄崇尚无为。因为,已不必为!”

    “所谓生灵,所谓种族,最终如何超脱都好,终究化形为人。”

    “龟灵,你之前玄龟化形,为何要化作人类女仙的模样?你可明白这其中道理?”教主问道。

    “弟子……”龟灵圣母浑身冷汗涔涔:“弟子当日并未想许多,直至今日,听师尊如此一说,才隐约明白。”

    “嗯,其实非常简单,说穿了不外四个字,以人为本。”

    通天教主淡淡道:“比如……西方教之人,比如……妖族之人,比如,灵族之人,比如,阐教之人,比如……截教之人。”

    “你何曾听说过:西方教之西?灵族之灵?阐教之阐?截教之截……如此说法?”

    “从不曾有过。”

    “纵然是先天生灵,最终行走于这天地红尘,无不是以人形为终归;便如你孔宣师弟,难道与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那闪烁天地、时常开屏的孔雀不成?再如你多宝师兄……”

    多宝道人咳咳咳的捂着嘴干咳起来,素来沉稳如他,竟生出尴尬之色。

    我好歹也是做过许多年佛祖的人,师尊您给留点面子可好……

    通天教主笑了笑,果然没有揭大徒弟的短,而是继续说下去,道:“比如你们互相论道,诸仙齐聚的时候,总不能是乌龟孔雀老鼠狼虫虎豹尽皆聚在一起论道吧?那场面,还能看吗?”

    左小多和左小念下意识的生出联想,只是那画面,终于忍不住哈哈一下子笑起来。

    倍觉这位前辈所说的,不但生动,而且诙谐幽默,只言片语间,已是引人入胜。

    倒是没有看到多宝道人额头上的一抹黑线闪过。

    终究还是没有躲过……虽然隐晦了些。

    “但当初,大师伯的选择终究是……”龟灵圣母又道。

    “嗯,但那仍旧非关是非对错,唯一的差异,只是立场。”通天教主温煦的说道:“站在人教立场,截教大兴,便要生灵涂炭。”

    “那二师伯呢?”

    “你二师伯所为……多事顺势而行,更加无是非对错,只是无巧不巧的站在你大师伯一边而已。都说当初乃是阐截两教之争,实则以偏概全,牵强附会”

    “两教之间,何来可争之利益,既然无利益争扰,谈何对立?”

    “当初量劫,咱们截教败了,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阐教就赢了吗?赢在哪里?”

    通天教主嘿然道。

    “弟子明白了。”

    多宝等沉吟点头。

    是的,当初封神量劫,都说是截教与阐教争锋,后来截教固然是败了,但是阐教就赢了?

    赢在何处?

    大兴了吗?

    “嗯,所以当初,你要想一个字,阐教的阐字,何为阐?阐释也!那么,向谁阐释?”

    “自然是向生灵阐释。”多宝道人若有所思。

    “生灵之本为何?”

    “以人为本。”

    “嗯,说到底,说到尽,始终是以人为本!”

    通天教主舒了一口气,道:“既然大家终点唯一,却又何来是非,何来对错,万法归一,岂止是说说而已。”

    “至于那西方……他们的种种手段,落在咱们眼中或者,难以入目,或者卑鄙无耻,或者不择手段,但若是……设身处地的想想,自有道理,试问,他们若是不那么做,他们又何来崛起的希望!”

    “完全顺应时势的往下走,他们根本就不会有传道中土的机会。”

    “因为他们,终是外来之道。”

    “而他们之所以不择手段,不惜代价,也要做成西方大兴这件事,就只是为了自身利益?非也!”

    “又有何利益?彼此都是无量劫不坏之身,还有什么利益可言争夺?”

    通天教主轻声道:“他们所作所为的真意,那是他们自己早早就认定了,他们的教义,是正确的,是可行的,是顺应天道人心的,是可以教化生灵,普度众生的。所以,哪怕杀生无数,哪怕脚踩地狱,也要去做,一往无前,矢志不移。”

    “这就是他们的心中信念,始终认定自己是正确,正义,正道。”

    “所以才有了天地杀劫。”

    “所以西方才会这样做。”

    众人若有所思。

    通天教主缓缓道:“而我们截教,大道五十,天衍四九,而我们,便要从这天地之间,截取那遁去的一,截取一线生机。”

    “世人常说我有教无类,无任皮毛戴甲之辈,也可收入门下……”

    通天教主道:“但若非如此,怎称截教?若是依天而行,顺应天道,那么,尔等不过是人族之食物,此为万物供养,以人为本,尽为口中之食。”

    “虽则生灵繁衍,最终却只得死路一条,沦为他人果腹之物……”

    “而截教的截字,便是从此而来,为万千本应是盘中餐的众多族类,截取一线生机。此为截教传承之初衷。若是尔等本就身为人族,那何来截取生机之说?”

    “所以当初大师兄说我,有教无类,乃是错误,殊不知他这句话,在我看来,亦是错的。”

    通天教主轻声说道:“我的错误,在于有收无教,未能将道德传身,才是根本。毕竟当初截教仙,肆虐洪荒大地,乃是不争之事实,残害生灵者,确实多为截教仙,此为众所周知,无谓辩驳。”

    多宝道人端坐沉思着,缓缓道:“是。”

    “截教乃是截取一线生机,而妖族也是在人族大兴之后,发现天地主角易位,不争则死,事故不得不争,骨子里何尝不是为了争那一线生机;巫族,灵族,魔族,归根到底,无不如此。”

    “众生劫难,只在于各自的一线生机,一脉存继,仅此而已。”

    “理念不同,立场不同,没有是非,没有对错。说到尽处,莫不如是。”

    通天教主缓缓的声音,如同暮鼓晨钟,竟是对各族的行为,都是表达了由衷的理解之意。

    “那,我们截教以后当如何?此次量劫重开的行事方针又是如何?”龟灵圣母有些迷惘:“既然大家都没有错,那……”

    “有错没错的,从来不妨碍我们截教仙如何做事。”

    通天教主淡淡的笑着,眼中却是逐渐的显露锋锐:“他们没有错,我们自然,更加没有错。”

    “所以,我们凭着自身立场做事,或者去讨伐叛逆,或者去追寻公道,或者去了结恩怨……这些都是我们认定的,是他们亏欠于我们的。”

    “我们的理念,没有错!不会错!所秉承的本心,也如西方教一般坚定。我们截取生机一线,无错!”

    “是非公道,也不过就是胜负之余的说道而已。”

    通天教主淡淡道:“便如多宝,你若是去找广成子了断火灵之仇,你胜了,自然是你有道理。但若是你败了,那便是广成子杀的好。”

    “若是你们去找燃灯去报金灵之仇,同样是如此,一样的道理。”

    “因为当时大劫之中无对错,只为立场,虽然无对错,却并不意味着,你杀了人就能白杀!”

    “截教败了,也就罢了。但如今截教再起,欠我者,却需要拿回来,等到那我等认为的公平已经存在之后。再重新论定,这天地规则。”

    “这便是,截教的道!”

    “我们,也无错!”

    三个弟子的眼睛齐齐一亮,之前一直悬着的一颗心,登时放下了。

    是的,我们没错!

    “我截教,无意与阐教为敌,但当初的公道,需要找回。我截教,无意与西方教为敌,但当初的公道,需要找回。我截教,无意与人教为敌,但当初的公道,需要找回。我截教,无意与妖族为敌,但当初的公道,需要找回!”

    通天教主的这番话,看似繁琐重复,但其中的那种气势,却是随着一个一个的名字说出,随之冲霄而起,激荡九霄!

    多宝道人轻轻舒了一口气,声音凝重:“师尊说的不错,我们不去招惹是非,但是我们心底的公道,却需要找回。尤其是,西方教。当初我三教签押封神榜,干西方教何事?他既然强插一脚,自然要为此付出代价!”

    “关妖族陆压何事?”

    “墙倒众人推,既然当初推了,今日便须承受因果!”

    “陆压,呵呵,陆压……”

    通天教主淡淡的笑了笑,意有所指,却不再说下去。

    大殿中,气氛越发沉闷。

    这会左小多也听得明白了。

    这位通天教主的意思很明白,甚至与自己的想法,还有些不谋而合的共通之处。

    那就是。

    你得罪了我。

    我明白,我理解,我懂得,我还可以设身处地的替你着想,站在你的立场考虑周到,我认为你做的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但是,这并不妨碍我要找你算账!

    因为我也没错!

    …………

    【所有存货加上今天写的一起发出,爽一把,然后继续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