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8章太上教主

    陈扬在灵慧的记忆里畅游,觉得灵慧的一生也当真算得上是波澜壮阔,精彩无比。但最终,灵慧也陨落了。

    他有所感悟,觉得一个人无论有多厉害,最后的归宿还是……陨落。

    宇宙大帝也会陨落,不过是陨落的方式有些神奇。

    这永恒星域的祖神原天衣,还有荒神也都相继陨落了。

    所以,自己有一天也会陨落。

    也许就是这一次,也许在后面岁月的某一次里。不管怎么挣扎,最后都会陨落。

    有时候细想就觉无趣,人生来都是要死的。

    陈扬再次收摄心神,不去想那些无趣又虚无缥缈的东西。他现在需要的是脱困……

    这一夜,倒是无人打扰。陈扬整整找寻一夜,却依然没有任何的头绪和线索。灵慧虽然历险无数,却从未落到过像陈扬的这步田地。

    所以,灵慧的经验也不是万能的。

    “看来,还是得靠我自己了。”陈扬试图运转法力,想要看看能够运用到什么地步。

    体内的法力依然浩瀚如海,但是却根本无法运转。

    稍一运劲,万虫齐齐朝经脉,以及脑域细胞深处扎去,他顿时只觉万魔丛生,魔障滔天。啊的一声,便支撑不住,就此晕死过去。

    这几天以来,疼痛对他的元气消耗着实是太过猛烈了。所以这一刻再难承受。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扬再次从噩梦中醒来。比噩梦更可怕的就是,噩梦成为了现实,甚至这现实比噩梦还要可怕。他在梦中梦见自己将要死亡,蓝紫衣也死在了眼前。

    一下惊醒,却觉现实更加让人灰心和绝望。

    “如果一运劲就痛晕过去,这肯定是不行的。我需要找到和黑虫之间的平衡,同时也要努力承受住这种痛楚,不然的话,那才是真的毫无希望。”陈扬再次运劲,这次他有了心理准备,疼痛袭来,极力忍受。魔障与心魔袭来,他也努力收摄心神。

    于是,这疼痛和魔障就一直朝他袭杀而来。那些黑虫像是千军万马不停的朝他经脉和细胞钻咬,当真是让人生不如死。可即便如此,陈扬也紧紧咬着牙关不放弃。

    这一次,他整整坚持了五分钟才晕死过去。

    而且,晕过去没超过一分钟,他便强迫自己醒了过来。这其实并不算难,在梦中,他已经能清楚的意识到是在做梦,努力的睁开眼,最后,终于将眼睛睁开,如此也就醒了。

    刚才的运转法力只是一个试探,若是强行大力运转,便会破开和黑虫之间的平衡,从而让经脉和细胞全部被黑虫吞噬,撕裂。真到了那一步,就会直接死亡。

    陈扬思考起来,觉得用蛮力肯定不行。一旦使用蛮力,就是和黑虫同归于尽。那又该如何用巧力呢?如何将这些黑虫引走呢?只要它们能松嘴,朝别的地方汇聚,那么自己就能瞬间将它们全部炼化。

    “这些黑虫,为什么如此执着的咬噬着我的经脉和细胞?听起来,云轻舞她们是能慢慢解毒,将毒虫引走的。也就是说,有某种方法可以让这些黑虫松口。”

    陈扬苦苦的思索,在这绝望的黑暗中企图找到一丝光明。

    要解决咬噬的黑虫,还要解决黑虫的毒。种种绝境重叠,根本不可能有翻身的机会。

    无忧教的人之所以不急着杀陈扬,也就是因为他们相信,陈扬是绝对没有翻身的可能性了。

    就在陈扬继续思索的时候,面前能量开始波动,虚空之门再次洞开。

    一道淡金色的大手印从虚空之门里探了过来,将陈扬直接摄拿。

    陈扬无力反抗,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到了一处山洞里面。

    这山洞里宙力浓郁,阵法环绕,各种书籍列满洞壁,同时还有诸多的奇珍异宝,宛如一个洞天福地。

    陈扬已经对疼痛开始习惯,所以可以轻松的站立。

    摄拿他过来的正是云轻舞,云轻舞站在前方三米处,依然是一袭白衣,美若仙女下凡尘。她看到陈扬的状态后,不由微微吃惊,道:“你身上的万魂虫乃是最多的,一般人中万魂虫毒后会长期昏迷不醒。就算是强者,也是难以站立。你中毒如此之久后,身体状况好像还变强了一些,当真是不可思议。”

    陈扬苦笑,道:“你太看得起我了,我不过是强自撑着,不想如一条死狗一样躺在你们面前。”说完之后,便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然后半跪在了地上。

    云轻舞见状才微微释然。

    陈扬刚才过来站着是个习惯性的动作,可不想一直如个死狗一样。只是云轻舞的话让他吓了一跳,心说自己可不能表现的身体变好,不然的话,他们还会给自己下更多的毒和装更多的枷锁。

    云轻舞深吸一口气后,道:“今天是我们的太上教主要见你。你跪拜吧!”说完便指了指上首。

    陈扬抬头看去,这才发现前面有一处类似屏风的能量层。

    在能量层的后面,依稀能看到一个盘膝而坐的身影。

    陈扬不屑的道:“跪见?你们太上教主连真面目不敢在我面前显露出来,够资格让我跪他吗?”

    云轻舞立刻喝道:“放肆!”

    陈扬冷笑:“得了吧,云轻舞。少在我面前来这一套,天尊都被我追杀得像条丧家犬,你们没资格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你……”云轻舞气的胸口剧烈起伏。

    “轻舞,不必勉强这位小宗大人。他虽然年纪小,但是其本事和胆魄都在你我之上。所以,他不必向我跪拜!”那屏障后面的太上教主加布里开口了,他的声音显得很是慈和。

    听其音,像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

    陈扬干脆席地而坐,道:“我今已是锅中待烹之肉,要杀要剐,都由你们了。该说的,我昨儿个也与云轻舞都说了。所以,动手吧!”

    云轻舞有些气不过,但此时也就不再说话了。

    那屏风后面,加布里微微一笑,道:“小宗大人,你的威名和事迹老夫听了很多。你不是个会认输等死的人,所以,也不必拿话来激我。”

    陈扬面向屏风,也一笑,道:“我对太上教主您也是久仰多时,只是没想到,我一个垂死之人在此,你居然不敢露出真面目。”

    加布里道:“我并不是不敢见你,而是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很少见人。这是我的个人习惯,还请小宗大人见谅。”

    陈扬道:“莫谈见谅,太假惺惺了。你们设计谋毒于我,用尽了卑鄙手段。眼下搞的这么客气,倒像个正人君子。”

    加布里说道:“哈哈,小宗大人的话甚是诛心。不过,我无悔!”

    陈扬道:“行吧,你无悔就好。找我过来,所为何事?”

    加布里说道:“你昨日与轻舞所说的话,我都有在听。其中有许多疑惑,还望你能解惑。”

    陈扬道:“哦,什么疑惑?”

    加布里道:“按你的说法,八千年前,冼万宗因为地球灵气枯竭,要寻觅新的地方。这八千年过去了,你们地球不该已经灭了吗?”

    陈扬笑笑,道:“地球有自救的系统,就如人体有免疫系统一样。几次仙魔大战被迫引发,无数仙人魔头死亡。犹如你们当初荒神与祖神之间的战斗一样……在修道者衰竭之后,灵气就开始复苏。如此周而复始而已……其中又有大修行者觉险而避,躲入深处,待灵气复苏,再出来图谋其他之处。地球上有一种磁场,让高手们难以久待,人在其中,体内磁场与外界磁场摩擦剧烈,一个不慎,就会自焚而亡。也正是如此,我们的高手们才迫切的想要找一个可以永久待下的地方。而永恒星域便是最合适的。”

    “有理有据!”加布里道:“佩服!”

    陈扬道:“客气了。”

    加布里道:“第二个问题,既然你们是要秘密行事,你如此招摇做什么?你创出混元世界后,应该秘密等待你的族人过来,然后一起加入混元世界才好。你所作所为岂不是刚好让你们的大计划落空吗?”

    陈扬道:“就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不过我现在不想说。要我说,也可以。我还有条件!”

    加布里道:“你不说,我来替你说。”

    陈扬道:“好,你说!”

    加布里道:“陈扬的事情当初传出来过,陈扬的亲人在天河神国里被灭,你是来报仇的。而且,你当初救囡囡的时候有说过,你有个女儿夭折了。这句话看似无心,实际上却是你的肺腑之言。想要知道陈扬如何脱险,来唯心上嗖工仲皓天道盟,突破七重壁障,逆袭天下。因为你的亲人在天河神国……死了。你根本没有什么同伴,你说你们的族人要过来,不过是疑兵之计,想要拖延时间而已!”

    陈扬马上道:“太上教主果然神机妙算,一眼就看出了真谛,没错,我是故意来施展疑兵之计的。”

    他这下光棍承认,加布里和云轻舞都是一呆。

    云轻舞马上道:“你既然只是单纯来报仇的,那冼万宗和光明宙力的事情,以及之前闯进来的那个女人又是怎么回事?”

    陈扬道:“我不知道,前面那些都是我瞎掰的。”

    “瞎掰的?”云轻舞不由恼怒,道:“莫非你们觉得我们都是傻子,瞎掰能这般有理有据?”

    陈扬道:“那你到底要我说什么?”

    “你到底是谁?”云轻舞怒道。

    陈扬道:“你们又到底希望我是谁?”

    ()

    .bqkan.。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