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7章似假还真

    陈扬眼神淡淡的看向云轻舞,也不辩驳什么。

    云轻舞便觉有些无趣,道:“我差点信了你的这番鬼话。”陈扬一笑,道:“怎么会是鬼话?”云轻舞道:“你的一切说辞都对明知夏很有利,但是这未免也太巧了。还有,以明知夏的修为,有什么邪术能够掌控她?我们都注意到了,明知夏的确跟以前有很大的变化,不排除你上次离开原始学院,明面上是说要退出星域。实际上是去接应你的同伴。”

    她顿了顿,道:“真正的明知夏也已经死了,对吗?”

    陈扬道:“你要这么认为,我也没有办法。”

    云轻舞道:“宗寒,你说你杀了原来的宗寒,那你本名叫什么?”

    陈扬说道:“我叫陈扬,这一点华天荒不是都说过了吗?”云轻舞道:“那你什么时候杀的那个宗寒?”陈扬道:“那个宗寒十三岁那年被我杀了。”

    “具体是哪天?”云轻舞继续问。陈扬道:“那我记不清楚了。”云轻舞点点头,道:“你的话真真假假,的确是让人很头疼。但我可以肯定一点,你是想要拖延时间,对吗?”

    陈扬道:“拖延时间有什么用?”云轻舞道:“你擅长创造奇迹,也许这一次,你还想创造奇迹。”陈扬自嘲一笑,道:“你太看得起我了,这一次,我落入这个地步。你们全部的人都在盯着我,天尊也在盯着我,我即便是全盛时期,也是死路一条。何况是如今这个虚弱样子。”

    云轻舞道:“在我看来,你的确是死路一条,绝对没有可能逆转困境。”陈扬道:“我该说的,也都说了。你们要杀就杀吧。”

    云轻舞道:“你还没告诉我,你们的详细计划到底是什么?”陈扬道:“要我说详细计划,不是不可以。但我得再提一些条件……”

    云轻舞一笑,道:“这就是你的聪明之处,没有筹码,你自个编都要编个筹码出来。”陈扬道:“你可以不信,也可以不答应。”云轻舞道:“你说吧,你还想要什么?”陈扬道:“我不会提过分的要求,我想见见我大哥,还有其他几个人。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想劝劝他们,好好活着,不用为我再付出什么了。人死如灯灭,不要去做傻事了。”

    云轻舞沉默半晌,然后点头,道:“好!我为你安排。”

    之后,云轻舞召来侍女将蓝紫衣带了下去。接着又将陈扬抓入储物手环里……

    陈扬在黑暗的储物手环里待了大约十分钟,十分钟后被云轻舞抓了出来,丢在潮湿阴暗的地面上。这是一间囚牢……跟之前囚禁他的囚牢差不多,四面都是墙壁,没有门,没有通风口,非常压抑。

    云轻舞说道:“我就不打扰你们团聚了,只能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

    陈扬便也就看到了师北落等人。

    师北落等人挤在这里面非常的窘迫。

    他们的精神状态也很差,跟陈扬一样,稍一动弹就会疼痛入骨。不过即便如此,他们看到陈扬后,也是精神一振,纷纷喊道:“义弟,大人!”

    陈扬一一扫视过去,与他们眼神交汇时,均是复杂与痛苦之色。

    他们的头发散乱,衣服上满是血迹。

    陈扬先对师北落惨然一笑,道:“大哥,对不起,把你从东荒秘狱带出来,却没跟我享受到好日子,反而将你推进了更深的深渊之中。”

    师北落哈哈一笑,道:“说这些做什么,你记住,我们是兄弟。再说了,这也不算什么更深的深渊。在那东荒秘狱的时候,我就不大想活了。反正也潇洒了这么几年,够了。”

    陈扬道:“他们不会杀你们,不过我是绝计活不了了。他们现在不杀我,是想知道我的来历。我一直都没告诉过你们关于我的秘密,实际上……我……算了算了,不说也罢。”

    师北落听出了陈扬话里有话,若有所思起来。

    陈扬又冲天奴和明慧说道:“你们二人自追随我以来,都是忠心耿耿。我很感恩可以遇到你们……只是很对不住,我带着你们走到了这个田地。”

    天奴一笑,道:“这是我的选择,大人不必自责。”

    明慧道:“没错,大人,不管我的结局是什么,但我绝不后悔跟着你。”

    陈扬点点头,接而对渊飞和剑霜一笑,问道:“还好吧?”

    渊飞和剑霜一起重重点头,道:“好!”

    陈扬道:“也不后悔?”

    两人一起摇头,道:“不后悔!”

    陈扬收回目光,接而扫视众人,道:“有你们这些话,我即便是死了,也都没有什么遗憾了。接下来,我有些话要交代你们,这是我对你们最后下的命令,我希望你们都能遵从。还有大哥,你也要听,好吗?”

    师北落等人表情严肃起来,师北落道:“好,我听!”

    其余人道:“大人只管吩咐!”

    陈扬道:“我的话就是,一切都结束了。人死之后,什么都会不复存在。你们从现在开始,就当我已经死了。但我命令你们要活着,为了活着,就算是辱骂我,出卖我,怎样都可以。但一定要活着,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放弃希望。”

    “大人……义弟……”师北落一行人悲恸难忍,哀声喊道。

    “时间到了,后会……无期!”陈扬说完之后,就冲那外面喊道:“云轻舞,带我走吧!”

    话落音后,陈扬后方开始出现能量波动,接着虚空之门出现。云轻舞探出大手印,将陈扬摄走。

    陈扬走后,渊飞和剑霜便忍不住哭了起来。先前遭逢巨变,以及身体痛楚欲绝,他们都没有掉一滴眼泪。但这一刻想到要与大人就此阴阳永隔,便再难忍住眼泪了。

    天奴和明慧则是陷入死寂一样的沉默。

    师北落咀嚼着陈扬所有的话,心中忽然有了明悟。

    他得到了几个信息,第一,自己是不知道他的来历的。这是陈扬特意提醒他,要他千万不可泄露的。

    第二,为了活着,要尽量配合无忧教,乃至裁决所。

    第三,绝不要放弃希望。

    师北落觉得自己的义弟肯定还是有后手的,所以他才要自己这帮人不要放弃希望。

    明白了这一节后,他微微松了口气,但终究也没跟其他人表露出什么来。

    云轻舞的寝宫里,陈扬再次被抓了出来。

    云轻舞道:“说说你们的详细计划吧。”

    陈扬忍痛吃力的道:“详细的计划就是先悄悄登陆永恒星域,在星域的重要星球里秘密建立基地。我们首先要将星域之间的通道全部连接起来,要能做到像蜂巢通道那样,穿梭虚空,瞬间即至。”

    “你们开始了吗?”云轻舞觉得后背冒冷汗,连忙问道。

    陈扬道:“我上次离开,明面上说是退出星域,实际上就是去跟他们做联络。我得到最新的消息就是最近两年要开始登陆星域了。他们会在几个星球之间做成一个超级光明宙力大阵,以此来吸收天幕中的力量,打造另一个天幕。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雷鬼他们这么快就败下阵了。所以眼下,我需要和你们结盟。”

    “你说的都是真的?”云轻舞感到不寒而栗。

    陈扬道:“我们谋划了数千年。”

    云轻舞道:“既是如此,你为何要说出来?”

    陈扬道:“因为我还存了希望,万一你们想利用我来引出我的盟友呢?万一他们到时候将我救了呢?”

    云轻舞觉得头都要炸了,一方面觉得陈扬透露的东西太真实了。一方面又觉得陈扬是在故弄玄虚,想要拖延时间。

    “这件事情太重大了,我需要去和太上教主禀报。”云轻舞说道。

    陈扬道:“看在我这么老实的份上,可否让我别这么痛苦?这些毒虫,是否能让它们安静下来?”

    云轻舞道:“这个抱歉,无法做到。”

    陈扬叹了口气。

    云轻舞道:“你先下去休息吧。”

    陈扬说道:“好!”

    随后,云轻舞打开了虚空之门。陈扬被塞进虚空之门,重新回到了先前所住的囚牢之中。

    进入囚牢后,虚空之门便跟着消失了。

    陈扬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双眼望着墙顶,呆呆出神。

    身体一直都处于一种疼痛中,这种疼痛乃是常人一秒钟都难以忍受的。陈扬经历了这许久的痛苦之后,倒是有些习惯和麻木了。

    他知道自己今天跟云轻舞说的这些,足以让那太上教主乃至天尊更加的惊疑不定了。他们的疑惑越多,自己活的时间就会越长。反之,若是什么都不交代,他们可能会一怒之下将自己给杀了。

    “天尊如果也到了此处,我就真的没有机会了。这一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天尊的伤势是否痊愈。这天尊乃是极其谨慎之人,若是伤势没有痊愈,必然不敢前来。因为他也不会对无忧教绝对信任,也怕无忧教的人会对他下手。”陈扬暗暗道。

    “不能管那么多了,我必须尽快想出办法脱离困境。只有我活下来了,其他的人才能有希望。”陈扬努力收摄心神,随后。进入灵慧留下的记忆宝藏里寻找可能存在的办法。

    ()

    .bqkan.。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