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readx;?风吟秋这两天有些为难。$

    .ibiquke.

    刘玄应又带着洪通译来日光神殿找过他两次了,他都躲着没见,只是从刘玄应所留给他的一封信里知道了有窃贼混入鲲鹏号的事。据说那贼人厉害无比,偷盗了大乾天子赠送给因克雷公爵的礼物不说,还在打斗中将鲲鹏号的船底给打出一个大洞来,使节团不得不弃船上岸。好在鲲鹏号上营帐等行军用具一切都准备得有,将所有东西都搬出来之后使节团在奥斯星城边上找了块空地扎下营来。

    几位大人自然是又惊又怕又气,为首的回赐使李文敏大人差点连命都去了半条,整日间躺在床上时昏时醒,其他两位副使也根本如无头苍蝇一样,团中的大小事务一应落在刘玄应和陈参将的头上。总算两人威望足够,也是头脑清晰能力极强的人,总算将这三百余人给安顿下来,又联系港口的船厂看他们有没有办法能将鲲鹏号修理好。

    可以想象刘玄应两日来肯定是忙得头昏脑涨,这时候还要专门为找他来两趟日光神殿,可见诚意。

    不过风吟秋是真的不想回去。倒也不是他对使节团的死活毫不在意,而是这些事情在他看来不过是鸡毛蒜皮,若是当真遇到了生死难关,冲着这一路之上和那些水手海员的情义,他也绝不会坐视不理,但是现在却全是些繁琐俗事,自己的身份也颇为尴尬,说不得还要惹得那几位大人牢骚,所以他干脆对刘玄应避而不见。

    不过对于那混上鲲鹏号的窃贼,风吟秋却是很有兴趣的,若不是不方便,他还真的想去鲲鹏号上看看那打破的船底,问问沐沁沂交手的情况。

    那是个欧罗法师,从刘玄应留给他的寥寥数语中风吟秋可以判断出来。那法师窃贼是用水行甲兵之类的法术傀儡,从船底悄悄凿了个洞溜了进去。至于如何能一下就钻到存放送给因克雷公爵的礼物的那一间货仓去,其他人可能还有些疑问,风吟秋却是清楚的,他在船上的时候就时不时能感觉到舱底外溢出的气息,那些回赠给因克雷公爵的礼物中有不少是蕴含五行之力的道法器具和炼丹材料。应该是那位公爵在使节文书中特意要求的,否则大乾朝廷断不会拿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来当礼物送人。也就是这些东西散发出的五行之力将那法师窃贼直接给引到了那货仓中。

    不过这里面有个很古怪的问题,一位法师为什么会察觉到船里面五行之力的气息?那气息虽然是丝丝外溢,却也绝不是指路明灯,为了存放运送中不至于损坏消耗,所有的东西都装在贴满了符咒有一定封禁之力的箱盒之中,即便是风吟秋也只能在颇近的地方感受到,比如船上,至少要离船不远。

    而一个法师为什么要悄悄靠近,甚至偷偷登上鲲鹏号?只是单纯的好奇或者是巧合?大概不可能,这奥斯星城的法师并没有那么多。至少这两天来风吟秋想方设法也找不到一个。

    “对不起,您可能要失望了。这里不是因克雷,法师还没泛滥到满大街乱跑的地步,基本上每一位都是有身份地位的贵族老爷。而现在这种情形,您想要见他们一面的话并不容易。因为奥斯星子爵继承人的问题,罗斯切尔德家族自己内部都乱成了一锅粥呢。而且说老实话,我并不认为他们会有兴趣和您研究关于法术的问题,大多数贵族只是秉承传统成为一个奥法使用者而已,勉强能用出些零环戏法和一环奥术,使用法术卷轴和物品,但对钻研法术没什么兴趣。当然,也有能使用四环五环法术的高阶法师,不过都是家族的宝贝,地位非凡,在这个非常时期绝不会随便见您这样一个西方人。”

    对于风吟秋想找一个法师研究一下法术的事,阿诺德牧师大摇其头。他是太阳神殿指派给风吟秋的向导,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牧师,一头褐色的卷发和小胡子,负责给他介绍这欧罗大陆的风土人情,还有奥斯星城的方方面面。

    风吟秋自己也没想到,在神州之时那位老牧师赠送给他的徽章居然如此有用。太阳神殿的人一见之下便将他当做是贵宾,专门让一个牧师来给他当向导,其他一般的要求也是无有不应。按照他们说,只有心怀光明与正义,得到了太阳神肯定的人才能得到这种代表了牧师最大友谊的徽章,而那位老牧师似乎在太阳神殿中地位极高。

    “如果您是抱着研究法术的目的来欧罗大陆,那么您的目的地应该是因克雷或者奥罗由斯塔。奥罗由斯塔是帝国首都,曾是魔能文明最璀璨的核心,帝国魔法学院和奥能研究会曾是全大陆所有法师梦寐以求的圣地。虽然五十多年前被异族联军洗劫了一遍,那些花费无数资源铸造的魔能设备几乎全被砸烂摧毁了,但多少还是有剩的。那里依然是全大陆法师最多,最集中的地方。至于因克雷,是近些年名声最大发展得最好的地区。因克雷公爵本人就是大陆最因克雷高地离这里还有好几千里,即便是奥罗由斯塔,也是有上千里的路途……”风吟秋挠头。这两天中他又是翻看各种书籍,又是听阿诺德牧师讲解,总算对这欧罗大陆的形势有了了解。这欧罗大陆纵横皆有万里,广阔甚至更甚于神州大陆,这奥斯星城处于西海岸,而因克雷却是在大陆东南方向上,若要过去几乎算是纵贯整个欧罗大陆,足足有上万里的路途。

    而且这欧罗大陆上的异族林立,妖兽众多。魔法帝国曾一统大陆,不过是站在人类社会角度的说法,实际上即便是帝国最辉煌的时间,掌控的适宜人类定居的地区也不过只占整个大陆的一半左右,除了兽人,精灵,矮人各族各有零散的栖息地之外,还有大量荒无人烟魔兽出没的地方。而帝国在崩溃之后情况更是不堪,这一路真要走到因克雷去,无论对谁来说也绝不是件轻松的事情。

    好在王都奥罗由斯塔倒是有帝国时代所留下来的两艘魔能飞艇,一天一夜就可以横越大陆,其他地方也有飞龙狮鹫之类的驯化的飞行野兽可供骑乘,可惜在这些东西在奥斯星城都是没有的。

    “看来短时间内是见识不到更多的法术了。”风吟秋叹了口气,伸手探出,一团璀璨的电光在他手掌间跳跃闪烁。正是两天前刚到的时候,在港务总督那里‘拓印’出来的连锁闪电法术。

    感受着万有真符力量的飞快衰减,风吟秋双手一合,就将这道闪电湮灭在了手掌之间。能够强行截取下这‘半截’法术,这还是借助了万有真符的玄妙造化之力,连同部分魔网的运转一同强行截取复制下来才达到的效果。要说真正的施展法术,情况比他之前预料的要糟糕得多。

    刚刚越过混沌风暴的时候感觉还不明显,随着这真正来到欧罗大陆之后风吟秋才发现,似乎是因为天地法则的不同,还有这遍布虚空,和天地法则混同为一的魔网,纯粹的神州道法在这欧罗大陆之上极受排斥。他之前试验过多次,不只是精神上要吃力耗费多上数倍不说,道法成型的瞬间就会受到天地法则的强行‘纠正’,效用则连一小半都发挥不出来。之前刘玄应在信中所说沐沁沂强行施法无功反受了震荡,伤上加伤,大概也就是这个原因。

    甚至于万有真符的运转,也有很大的凝滞不顺的感觉,当中刻印下的那三十六道先天灵符现在也是一个也用不出来。这才是让风吟秋最为头痛的地方,那可是他最为依仗的手段,没有了这些,面对这不知深浅的欧罗大陆他还真有些底气不足。

    先天灵符,或者说先天法术原本就是天地法则一定程度上的直接演化,在这方不同的天地中无法成型也是常理。虽说欧罗法则与神州大地虽然只是在微小处有异,但先天灵符的构成何等的复杂庞大,自成循环生生不息,根基本质之上的一点差异就是谬以千里。

    当然这也不是完全无解的困境。对于后天道法,慢慢地适应这边的天地法则,尝试改变道法中的一些细节,或者干脆学习欧罗法师借助魔网的施法方式,都是解决之途,只是也都需要时间一步步来罢了。至于先天道法就要麻烦得多,天地法则的演变,远非一两个细节技巧那么简单,不过好在所有的先天灵符的根基,其实都是在那一道玄妙无方的万有真符之上。

    在反复体会那半截闪电法术的时候风吟秋就有感觉,对于这方有异于神州大地的天地法则,万有真符那包容一切,演尽万法的特性更显得得天独厚。不只可以照样将那半截法术完整地复制出来,而且还似乎与这片天地还有魔网有了丝丝交融的迹象,风吟秋觉得,随着与魔网的特性的相互包容,与这片天地有更深一步的契合,万有真符所能发挥出的力量应该会慢慢恢复,说不定也有能将那三十六道先天灵符重新在这片天地中施展出来的时候。

    这也是他现在有些急于想见识更多那些使用魔网的欧罗法术的原因,只有让万有真符接触更多,更广,更深层次的魔网,才能更加地契合交融。

    “不知道那位港督大人那里还有没有更多的法术卷轴……你说我可以去拜访他吗?”风吟秋问。

    “听说罗伊那拉大人回家去养病了,连港口的事情都撇下不管了。而且我猜他肯定不愿意见到您。”阿诺德牧师手一摊。

    “大概是吧。”风吟秋一笑。忽然心中一动,问:“会不会有外来的法师到这里来?”

    “当然。西海岸法师议会的成员之间有矛盾,但是也有交流。不过那些法师同样是贵族,一般都是互相拜会……”阿诺德牧师不以为然地耸耸肩,然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拍手。“不过确实也还是有流浪的法师的,虽然很少。他们基本上都是破产了的流浪贵族,只有混在冒险者团队和雇佣兵组织里混饭吃,因此经常四处流动。只是奥斯星城这一带是比较少见的,北方军团的驻地离这里并不远,能用到雇佣兵和冒险者的时候并不多。”

    “哦?那这种人一般会在城中哪个地方呢?”

    “一般都在几家酒馆中吧。您要去看看吗?不一定能见到,不过那些地方的消息很灵通。”

    “也好,去看看吧。”

    和阿诺德牧师一起走出日光神殿没几步,风吟秋忽然有种被人注视的感觉。

    顺着感觉到的目光看去,那边却只有两个渔夫在和客人讨价还价,专注又隐含不屑的神情,口沫横飞的争论,看起来简直没有一点可疑的地方,连那两人身上粗糙的皮肤和手脚上的厚茧都确实是常年出海的人才有的。

    风吟秋只是笑笑,连看都没去多看。早在神州之时,这种江湖把式他就熟得不能再熟了。借助万有真符增幅的感应,他甚至可以分辨出刚才那目光中并没有什么敌意和杀意,只是单纯的监视而已。想不到自己刚刚到这里两天,就有麻烦上身的趋势。

    是那位被气得回家养病的港务总督?这是到欧罗大陆之后唯一扯上的恩怨了。如果只是这种单纯的监视的话,还真没什么值得在意的,那位总督大人只是想找机会来报仇的话,风吟秋甚至觉得那不是件坏事。

    ‘九个老酒桶’是奥斯星城里最大的酒馆,老板是个颇有名气的退休老船长,人脉够多够广,手下几个老伙计也足够硬朗,所以生意远比其他酒馆的兴旺,也安稳。不过总的来说其实也和其他酒馆一样,这里也是海员,冒险者,雇佣兵的集散地,各种真假流言和消息漫天乱飞满地乱窜。

    对于这种龙蛇混杂之地风吟秋并不陌生,神州江湖之上也是酒楼客栈最是热闹,演绎无数恩怨无数格斗厮杀的首选之地,尤其这欧罗酒馆中还有陪酒侍女,吟游诗人,算是兼了一部分青楼的功能,更是热闹非凡。

    “嘿,看,有个西方人!不是说西方人都跑光了吗?”

    “也许是被抓回来的?你没看见有个太阳神牧师跟着他么?嘿,西方人,那些邪教徒付给你们多少钱?让你们连生意和老家都不要了,你们这一趟赚够了吗?”

    “不,应该是新来的那帮西方人吧。你们看见港口的那艘大船了吗?可真够大的。”

    “大又怎么样?约克人爱吃的鲸鱼也很大,还不是几个人就能捕获。我打赌只需要两艘三桅战船,一百个棒小伙子就能把他们全部变成下酒菜。西方人都是只知道玩小聪明的孬种。”

    “……”

    刚刚踏进酒馆几步,各种注视和七嘴八舌的议论就从周围涌来,风吟秋还是泰然自若,反倒是旁边的阿诺德牧师有些尴尬,低声说:“真是对不起,因为之前港口的西方人帮助邪教徒,大家对西方人的印象不大好……”

    “没关系。”风吟秋无所谓地摆摆手。神州人在欧罗大陆上有些被人看不起,这是他之前就从阿诺德牧师口中得知的了。

    眼光朝酒馆中的诸人一扫,风吟秋心中也有些微微失望。这里果然并没有发现法师的迹象,虽然也有几个人身上散发出微微的法术灵光,但也只是单纯的法术物品,其人并没有如同港务总督那样强于寻常人的神思波动,反倒是隐隐有神道气息的人不在少数。

    既来之则安之,风吟秋也就和阿诺德牧师找了个桌子坐下,叫了几份酒馆特有的鳕鱼煎饼,蔬菜汤。风吟秋向来不饮酒,阿诺德牧师倒是叫了一大杯泡沫满溢的麦酒。

    不得不说,船上的几位大人为首,还有其他人也都将这欧罗大陆看做番夷之地,并非单纯的妄自尊大,单单只是这吃食一样比之神州就差了不知多少。之前在太阳神殿中的时候还以为神职人员并不讲究口腹之欲,这才饮食寡淡简单,现在一尝这号称是奥斯星城有名美食的鳕鱼煎饼,放在神州去就随便一个路边小摊都不如,做法粗糙简陋,大约只是调料掌握的不错,食材新鲜而已。不过风吟秋倒不挑剔,神州各地的风味美食他在周游天下之时几乎尝尽,连皇家御厨的手艺也感受过,但野外时候的蛇虫鼠蚁,芋头野菜也没少吃,当真没办法的时候,从发臭的动物尸体上剔下的肉用道法过了毒性也照吞。比起那些东西,这面前的吃食再粗陋自然也是无上美味,风吟秋几下就将送上来的吃了个精光。

    正要考虑着要怎么样打听些消息,一个晃晃悠悠的粗壮身影来到了他们桌前。风吟秋抬头一看,是一个提着空酒杯,四五十岁的肥壮欧罗大汉,凸出的大肚腩和肥肉也掩盖不住这汉子手臂上凸起的筋肉,满脸的浓密络腮长胡和头发搅在一起,上面还有口水鼻涕和麦酒的痕迹,从那红得像是猴屁股一样的脸色和呼吸中吹出来的浓重麦酒味看,这肥壮汉子已经是喝醉了。

    “西方人!你们还有胆子回来!”这大汉直愣愣地看着风吟秋,碰的一下将酒杯砸在桌上,杯底的残酒飞溅起来,和他的口沫一起四散落下。“你们帮助那些邪教徒打劫了我的商铺,烧光了我的商品,还赖掉了我的债务!你们害得老马尔一无所有!你现在出现在这里,是想让一无所有的老马尔一酒杯砸碎你的头吗?”

    被溅了一头酒水和口水的阿诺德牧师立刻站了起来,愤然对着这肥壮汉子大声呵斥:“嘿,马尔,这位先生是日光神殿尊贵的客人!他是前天才刚来到奥斯星城的,和那些港口的西方人还有邪教徒没有半点的关系。你必须立刻向他道歉!”

    “哦,是阿诺德牧师。抱歉,老马尔刚刚睡醒,没有注意到你……”这欧罗大汉睁着朦胧的醉眼仔细辨认了一下,才有些呐呐地收住了脾气,不过对于风吟秋的态度却没变。“您肯定是在开玩笑,西方人怎么可能会是太阳神殿的客人。他们是卑贱的无信者,他们都很奸猾,没一个带种的……”

    “马尔,我再说一次,你必须向这位先生道歉!马上!”阿诺德牧师也是真的发怒了,甚至一手握住了圣徽,准备起了神术。

    “好了,好了。”风吟秋站了起来,对着阿诺德牧师摆摆手,示意他不用在意。实际上对一个醉汉的发泄,他也真没有丝毫被冒犯的感觉。“这位老先生不过是喝醉了而已。而且他刚经受了那样的打击,心情肯定是很糟糕的,需要发泄一下也是情有可原。”

    “您的大度和宽容如同阿曼塔的光辉一样。”阿诺德牧师对风吟秋鞠了一躬,风吟秋自己不在意,他的怒火也去了大半。

    而风吟秋转向了那叫马尔的老壮汉,说:“您的不幸遭遇令人遗憾,但是那确实只是一场意外而已。如果是我的同胞真的是造成这些意外的原因,我代替他们向您表示歉意……”风吟秋看了一眼这老壮汉那筋肉凸起,汗毛浓密犹如猩猩手臂一样的胳膊。“这样吧,我们可以来比比力气,如果你赢了,我就代替那些逃走的同胞来偿还你的债务,怎么样?而如果我赢了,我只需要询问你两三个问题。”

    “真的?”马尔瞪大了眼睛。“你知道那笔钱有多少吗?”

    “多少都没关系。”风吟秋笑了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