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readx;?以神术汇聚的阳光从穹:“风先生,刘道长,在下有一事相求…能不能请两位对这施法授语之事替在下保密?”

    风吟秋笑笑不说话,刘玄应则淡淡道:“那自然不能。使节团原本就必须有至少一正二副三位通译,只是和欧罗大陆断了多年往来,人才难觅,才只得你和风先生两位。风先生若不归去,只依仗洪通译你一人,这如何能够?”

    “这…是,是…刘道长教训得是,刘道长教训得是…”洪通译面有惭色低下头去,又抬起头来惊问。“风先生不回去了?风先生如何能不回去?”

    刘玄应看向风吟秋,淡淡苦笑:“虽然见到风先生之后,贫道心中有所猜测,但还是要为其他人尽力问一句:风先生,能否看在这两月同舟共济的情谊上重回使节团?这欧罗大陆局势莫测,此行前途难料,波折困境必定不少,若有风先生在,一切艰难自可迎刃而解。贫道还请风先生回来。”

    一旁的洪通译听得差点连眼睛都鼓出来了。在他看来风吟秋只不过是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子混进使节团来混饭吃的江湖人,刘玄应就算在使节团中挂名的身份不高,但实际上地位超然,如果放在朝廷中,就算礼部尚书侍郎也要以礼相待,之前的言语客气还可以说是君子风度礼贤下士,现在说出来的话却近乎于恳求。

    风吟秋却笑笑:“刘道长太抬举在下了。不过几手江湖把式,哪里入得了真武宗高人之眼?使节团能者无数,高手如云,也不缺我一个了。”

    刘玄应不回答也不说话,就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顿了顿,风吟秋面色一整,叹了口气重新说道:“好吧,既然是刘道长开口,我也不说废话了。我原本就是顺便搭个船来这欧罗大陆的,朝廷使节要如何我是一点也不想操心。那几位大人的咸酸规矩太多,就算管不了我,终究是难听聒噪。我自有我的去处。”

    “你…你怎能…”洪通译瞠目结舌,在他的认知中很难想象会有人如此不尊朝廷不守规矩,就像很难想象这人居然能不吃不喝不睡不呼吸一样。“风先生你难道不是大乾子民?既背着通译名分,难道不该为朝廷,为同胞略尽些绵薄之力?”

    “我就是我,也不是什么其他的。该操心的,我在神州之时早就操得够了。”风吟秋淡淡说道。“不过大家终究同舟共济了两月之久,能帮的我自然会顺手为之。我下来就去向这太阳神殿的牧师问清楚该如何去因克雷,还有这欧罗大陆上的局势详情,沿途该注意些什么,这样你们上路也心中有数。有刘道长在,有陈将军在,还有沐仙子,纵是有些什么波折变故也应该应付得了才是。”

    “如此…也是只能多谢风先生了。”刘玄应一声叹息,还是对风吟秋一拱手。

    “倒是辛苦刘道长了。”风吟秋也对着刘玄应拱手为礼,一笑。可以预见接下来的时日,让这位真武宗长老烦心头痛的事情还有不少,也真难为他这样一个道门高人,来替那一大队人当爹作娘。

    洪通译翻着白眼,欲言又止。这人难道不知道使节团乃是以李大人为首的么?

    “贫道也只有回去和陈将军沐道友多多合计一下了。”刘玄应脸上的苦笑越来越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