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readx;?风吟秋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这个欧罗贵族,他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这个欧罗人那比寻常人强大近倍的神思波动,还有他身上所配饰的几个小首饰,腰包中隐隐勃动着的灵气,这无疑是个法师。★

    。ibiquke。★但是那精神却勃而不精,大而不纯,看来这法术上的造诣并不高,反倒是隐隐有一股天地法则和他整个人的相连,似乎是神道中人特有的那股气息。

    罗伊那拉也瞪着眼睛上下打量着这个西方年轻人,不大能相信这年轻人刚才的话,一个这么年轻的西方人怎么能是法师?怎么能是高贵的法师?

    ‘贵族即法师,法师即贵族’,这是奥由罗帝国不变的骄傲,魔法帝国屹立数百年的根本。就算帝国已经名存实亡,分崩离析了数十年了,但在真正的帝国贵族心中那份骄傲可是未变分毫。罗斯切尔德家族自诩为帝国贵族,更将这个传统很好地保持了下来。原本就有法师天赋的不用说了,其他没有的只要不是天生太过蠢笨的家伙,成年之前也要用炼金药剂强行提高感知去感应魔网,至少也要成为一个高阶学徒级的入门法师。

    罗伊那拉的天分还算不错,没用感知药剂就迈过了学徒的门槛,不过他没什么时间精力也没兴趣去专研法术,这么多年下来依然是个一环法师。相对来说,身为港务总督多年处理海上事务,又经常去风暴神后的神殿去祭祀跪拜,聆听神后祭祀的喻示,他倒算是风暴神后的半个牧师,居然能感知神恩释放三阶神术。不过这一点对于一个自诩帝国正统的贵族家族来说可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最多只能从侧面说明他身为港务总督确实是非常称职。所以罗伊那拉向来对法师这个词既自傲又有些敏感,一个这么年轻的西方人胆敢自称是法师,他是无论如何不会相信的。

    西大陆也是有法师的,这个他早就听说过。但是在受过正统法师教育的真正法师看来,那种没有运用魔网技术,和最古老的德鲁伊一样纯粹依靠自身与元素共鸣的施法手段,简直和那些拿着石块骨棒狩猎的未开化野人一样粗陋,那也能被冠以‘法师’这个高贵的称谓么?

    没有触摸到魔网的法师哪里有资格被称为法师?

    对面的年轻西方法师却正在问:“我早就听说过奥罗由帝国数百年前铺设的那个…奥罗斯多塔魔能奥法网络…是整个欧罗文明最伟大成就,一直很想见识一下,想不到刚刚来到这里就能遇见一位法师,您现在能满足一下的好奇心吗?用这个奥法网络施展一下法术给我看看吗?”

    “当然不能。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是来这里做什么的?”罗伊那拉眼睛一瞪。“我说你最好快点吧我刚才说的话告诉你们的首领,我罗伊那拉·红手·罗斯切尔德以奥斯星港港务总督的身份宣布,怀疑你们和不久之前的一起邪教徒事件有关,必须要将你们全部暂时扣押起来。”

    “啊,对。”风吟秋也拍拍头,总算想起了自己还有‘公务’在身。说起来刚刚登陆欧罗大陆的第一个城市就莫名其妙地遇到这样的事,也确实够让人头痛的,好在最头痛的还远没轮到他。想了想,他觉得还是该先尽到自己的通译之责,先提醒一声:“恐怕您不能这么做吧。我们可是外国使节,应因克雷公爵的邀请才远道而来这里的…”

    这是意料之中的质疑,罗伊那拉可没耐心和一个非正式的翻译人员解释,不耐烦地说:“这里不是因克雷,那个有钱的暴发户邀请你们可不关我们的事!这里是帝国治下的奥兰多行省奥斯星港!你们对我们来说只是一群来历不明的外来者而已,而且和前几天帮助邪教徒制造骚乱的家伙们都是一样的西方人!我们有理由怀疑你们更有资格拘捕你们!还有你只是个翻译员,没资格来质疑我的决定,你只需要把我的原话转告给你们的首领就行了。我希望你们能听从我们的处置,这样大家都能少些麻烦,这些天来我们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不过如果你们执意要反抗的话,我们也就只有诉诸武力,相信那也不是你们所希望的。”

    风吟秋叹了口气,转身回去使节团队前,刚刚拱了拱手还没来得及开口,站在人群中间的使节团官方首领,高冠古服的持节使李文敏李大人就先怒吼起来:“你这小小通译简直不成体统!初入这番夷之邦面见这番夷头领,正该是由我礼部之人来交涉,你一介白身平民不通礼数轻重,万一言语有失没了我上邦颜面那便是万死莫辞之罪!早知如此当初便不该允你上船!”

    风吟秋有些无语,在船上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位大人在礼部默默无闻地憋屈了一辈子,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了这个出使异邦的机会,自然将此事看得重要无比,憋足了劲要将上国威仪在这番夷大陆上展现出来,所以事事要求必须符合礼仪体统,对于他这个走后门混进使节团的江湖中人很是看不起。这位大人其实在前几日的风暴中受了颠簸,差点命都去了半条,前两日还连床都下不来,这时候还要勉力专门去穿戴正式装扮来接见番夷,可见是极为重视的。他这擅自去和那港务总督说话在注重礼仪体统的李大人眼中确实是极为失礼的举动。

    “洪译官,方才他和那夷人首领说些什么?可有辱我朝廷颜面?”李文敏大人沉声问旁边那礼部的通译。

    姓洪的礼部通译却是额头冒汗,他其实连一句囫囵话都听不明白也说不出来。毕竟神州大陆与这边已经断了近百年的交往,这位洪通译的那些欧罗语是从祖爷爷辈流传下来的,根本没想到会有用上的地方,只是子承祖业地留在礼部吃闲饭而已。得知要来欧罗大陆之后也曾回去看着祖传的笔记下过一番苦工,硬记了两三百个词汇,自觉勉强也该够应付了,但一到实用之处才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好在这位通译欧罗语不怎么会,做官那一套还是精通的,对李文敏拱手一礼道:“回大人,风先生只是与那欧罗番夷随便说了几句私话而已,并无丝毫逾越不妥之处…”

    “那好,你去与那首领说,为何不摆下香案仪仗来迎接天朝来使?还有,不是听说这欧罗大州之上也有些许我神州子民么?虽然是前朝遗民,但既然我大乾已立,他们也该当前来参拜,沐浴王化。”

    “嗯…这个…下官之前也与那夷人说过,但那些夷人蛮横粗俗,一时之间难以明白我上邦威仪…还有,下官这欧罗语多年不用,有些微微生疏,一些生冷词句不大能翻译得流畅,怕是有失我大乾礼仪风度。这位风先生的欧罗语听起来却是常用的,下官觉得还是请这位风先生来……”

    “胡说八道,他一介江湖术士,不知晓礼仪体统,如何能做得这等场面上的事情?你也莫要担心,就算一时间有小小生疏也无妨,只要多说说便熟悉了…”

    “李大人。”风吟秋叹口气,还是觉得自己先把话说明了最好。“那欧罗人首领是这港口的地方长官。据他刚才说,不久前有一伙邪教徒作乱,而原本居住在这城中的前朝遗民却帮助了那些邪教徒。他们现在怀疑这艘船上的人是同伙,要将所有人都拘捕下狱再慢慢审问…”

    以李大人为首,几乎所有的人都呆滞了一下。然后李大人才转头问身边的洪通译:“真是如此?他说的是真的?”

    洪通译当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他看了一眼风吟秋,又瞅了一眼那些剑拔弩张杀气腾腾的剑士,还是只能点头:“厄…确实如此…虽然那夷人措辞其实已经是很客气的,但是大意就是如此…”

    李大人又呆滞了,而且这次是许久都没缓过气来,好像突然就变作了一尊泥塑木雕一样,只有胡须和手指头在微微发抖,微微发抖……微微发抖了好一阵子之后才猛地握拳怒吼:“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我等天朝上邦来使,怎能受这番夷如此侮辱!这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眼看这礼部老人由之前的满脸苍白一下变得满脸赤红,好像随时都能激动得晕过去一眼,风吟秋好心向他解释道:“这欧罗大陆上的最大之国奥由罗如今如神州那春秋战国一般,名义一统,其实却是诸侯割据,给朝廷送上使节国书的,只是这欧罗大洲上一位诸侯。这里的长官说他们不知道这事也不承认这使节身份…”

    “你…你……”李文敏李大人指着风吟秋,须发皆张满脸通红口不能言,然后终于双眼一翻软倒在地。

    “李大人!李大人!”

    “快拿风油精来!快拿风油精来!”

    “刘仙师,快来看看李大人…”

    看着一团糟的使节团,风吟秋还是对着其中几个算是首领的副使问:“那欧罗人首领让我们投降,说免得妄动刀兵伤了人,诸位大人,你们觉得如何?”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那如何能够?我天朝来使怎能任由这些蛮人无礼?”

    “绝无可能!绝无可能!头可断血可流,我大乾颜面绝不能丢!”

    也早料到了是这样的反应,风吟秋转过身来走到罗伊那拉面前摊摊手:“您看到了吧,作为一个庞大帝国派遣来的使节,他们有着自己的骄傲和尊严,他们是不可能乖乖听从处置的。您还是动手吧。”

    “我们要拘捕的对象可是包括你在内,年轻人。”罗伊那拉真的是有些被这个年轻人那完全无所谓的态度给逗乐了。

    “那是当然的吧。对你们来说我也是这使节团的一员不是吗。”

    “那你还叫我动手?看起来你很希望我们打起来的样子?”

    “不,我只是想快点见识到您的法术。”风吟秋淡淡一笑。这倒是真心的。姑且不论这一群欧罗人能不能拘下这一船人,至少是绝对不可能留住他。

    “哈哈哈…”罗伊那拉也终于被逗得笑了起来,他忽然觉得亲自来这里真是个正确的选择,能遇见个这么有趣的小子,可真是给被这几天被枯燥烦闷的事务压逼得喘不过气来的精神好好调剂了一下。“好吧好吧,你是个很有趣的年轻人。就算你过不了牧师们的阵营审查,我也会尽量让他们不吊死你。如果你被释放出来之后还有心情,我会介绍你去做个法师学徒的。”罗伊那拉退后一步,对卫队副队长挥挥手。“动手吧,把他们全都抓起来。”

    呛呛呛的拔剑声联成一片,二十多个剑士都拔出了手中的长剑,虎视眈眈杀气腾腾地朝前逼去。那边原本就已经乱作一团的人更是乱上加乱,那些士兵也拔出了手中的武器,不过看那架势似乎并不是长于作战的。

    咚的一声巨响,似乎连船身都跟着摇了摇。却是一直跟在李文敏大人身边的陈参将迈步上前,只是这迎头的一脚踩下,这气势就隐隐与那逼来的二十多个剑士不相上下。这位陈参将四十来岁,矮壮得有些像木桶,一脸狰狞的伤痕将五官都扯得有些挪位,据说曾在雍冀边境上任职,和西狄蛮子厮杀过不少时候。

    那边的卫队副队长琼斯已经从二十多个手下中越众而出,对方的首领已经站了出来,他这边当然也必须做出回应。他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大汉,一张圣武士专有的严肃古板的面容,将手中长剑对准了陈参将。

    陈参将也捏紧了手中的拳头,发出嘎巴嘎巴的骨节响动,他那张狰狞扭曲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那双眼睛深处冷得有些骇人。

    “陈将军且慢动手。”忽然一个声音响起,不徐不疾不温不火,却让陈参将蓄势待发的动作一缓,因为这出声的人是刘玄应。

    “刘道长。”陈参将一拱手。幸好李大人已经昏了过去,否则又要有一番喝骂训斥。以朝廷礼仪体统来说,随军仙师的身份当然是受参将管辖的,无论如何受不起这一礼。

    刘玄应只是点点头,转而向风吟秋问:“风先生,难道一定要动手么?”

    风吟秋看了看身边的港务总督,点点头:“看起来恐怕是。”

    “此时只有风先生你一人可说欧罗语,为了两国颜面,风先生还请多多和那欧罗人斡旋交涉。”

    风吟秋摇摇头摊摊手:“没的说了,他们就是要动手。”

    看着一脸事不关己模样的风吟秋,刘玄应也是没好气地再叹了一口气,转而对陈参将说:“那陈将军请先退下吧,让我来便是。”

    “那就有劳刘道长了。”陈参将也好像是微微松了一口气,拱手朝旁让开。刘玄应漫步而上,直接朝着那持剑的卫队长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