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readx;?当风吟秋看见那三个少年被推出来之后就知道,他们是诱饵。★

    。ibiquke。★

    这个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四周又不见其他半个人影,这简直就分明是在引诱这里的人冒险前去营救他们。那三个矮人就把他们抗在肩膀上捏在手里,对于他们的力量来说也和人类手里捏着的绒毛小鸡一样,不过是心念一动就能拧断脖子撕成两截。所以这也肯定是针对他和邓德尔法师两个陷阱,而且极有可能就是针对他的。

    但是即便以万有真符的感应,他也没看出三个少年周围有什么埋伏着的不妥的地方,连虎视眈眈地被人所注视的感觉都不怎么浓厚,至少他最忌惮的那位故友应该是没有的。所以当看到后面的大批人马渐渐靠上,他终于是忍耐不住用拟像术和高阶隐身术一路潜伏过来。

    当看到这个巨熊一样的老人猛然出现在身边,而且居然仿佛完全能看穿他用奥术的隐去的身形,他意外之余又不怎么意外。只是这个分明是运用奥术的老者居然是像战士一样用一对大刀斩击,这才让他有些惊奇。

    风吟秋侧身险险闪过老人手中的长刀,肩膀上找人借来的硬皮甲刚刚被刀锋擦过就像纸片一样被刮成了漫天飞舞的碎片,地面上的岩石也好像黄油一样地被刀锋划出一道深深的沟渠,这老人刀上的力道居然丝毫不输于那个矮人首领那样的怪物。而这老人的刀势也是极为老辣,一看就是历经了千百场生死搏斗淬炼的。

    不过风吟秋又何尝不是。无论是西狄蛮人在蛮荒中厮杀出来的杀戮技巧,还是军中千锤百炼专重杀伐的战技,各门各派各式各样的招数,甚至于近乎道的绝明根本伤得不重。

    而且很有些古怪的是,老者的攻击虽然看似势大力沉凶猛无比,但风吟秋却没感觉到什么真正的杀气,这也是他能一直躲开老者攻击的原因之一。老者对着那几个拟像落刀之际也有意无意地避开了头颅胸腹之类的致命要害,对准的也是胳膊大腿之类的地方,也就是说老者是要生擒他。

    一阵微微的麻痒感伴随着魔网的振动从他身体里浮现,但是随着庞大的生机和血肉精气的运转,这阵麻痒感几乎没地风吟秋产生任何的影响就消散了。但是风吟秋可以肯定,如果不是他的血肉精气足够强大,这依托魔网产生的效果就会将他身上所有的生机锁死,就像是被人用重手法封了所有经脉一样,连手指头都别想动上一下。

    顺着魔网波动的源头抬头看去,一个瘦小的身影正漂浮在他头他其实不是复兴会的,只是偶尔得到了复兴会流落出来的卷轴?”

    ###

    矮人和北方军团士兵形成的包围之外,临时的指挥所内。

    “你们为什么不出手帮忙?”

    蒂芬妮强忍着肩膀上传来的几乎要让她昏厥过去的剧痛,恶狠狠地瞪着矮人和邪教大祭司这两个名义上的盟友。然后又转身看看正在驻地指挥官的搀扶下吃力地坐下的阿达里爵士,脸上满是悔恨和内疚:“爵士大人,您没事吧?真是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老爵士的身上看起来没有任何的伤痕,连那些被灼热射线烧光了的头发和胡须,这个时候已经又长出了短短的一截,他那魁梧的身躯中似乎还充满着常人难以理解的生机和力量。只是此刻他的神情却是有些呆滞和迟缓,眼中的光芒犹如风中烛火,随时都会熄灭一样。

    “没关系,我还撑得住。”阿达里爵士歇了几口气,眼中才恢复了些神采,挪了挪嘴唇,慢吞吞地挤出一句话。但是谁都看得出他现在和之前的区别,战斗的时间虽短,但他实际上运用的奥术可不少,数个‘闪现术’都是五环奥术,奥术战甲上自动激发的‘再生术’和‘元素障壁’则是六环。

    “你不是说你们先去试试吗?尊敬的法师阁下?所以我们就没急着动手。”金石首领咧着嘴,阴森森地笑着,他的心情实在是不错,还难得地学着普通人的口吻用着敬语。看着老爵士那模样,他高兴得几乎想要跳一支舞来庆祝。就算这个老家伙经过奥术改造又怎么样,要使用那么多高级的瞬发奥术可不是没有代价的,只看这个老家伙的样子就知道了。“嘿嘿,还有,后来你们有奥术飞来飞去的那么高,我和大祭司阁下可都是战士,就算是想帮忙也帮不到啊。”

    足足失败了两次,斯蒂芬妮才给自己用上了一个死灵系的二环奥术‘痛苦截断’,把肩膀贯穿伤带来的疼痛给消除了。北方军团的医护士兵已经给她处理了伤口,止住了血抹上了药膏缠上了绷带,但是除非是法则性的死灵系法术来重塑肢体,否则她的胳膊短时间之内是别想用了。

    但是**上的疼痛,还远远比不上此刻她心里的难受。这次能得到老爵士的相助,她原本以为十拿九稳的绝好机会,对于这两个肯定是心怀鬼胎的异族自然就不希望他们来插手,但是想不到结局却是一败涂地。原本就是强弩之末的老爵士大大透支了精力,而她准备用来抓捕那个西方人的卷轴居然反而被抢了过去。

    “这位法师阁下不用担心,局面可依然是掌控在我们手中的。”一旁的西方人大祭司开口淡淡说。他语气平淡,木质面具后的双眼依然如两个深不见底的水潭,波澜不惊,好像刚才上演的不过是一场平淡无味的小把戏。

    “好。那接下来就请你们两位去对付那家伙了。”斯蒂芬妮恶狠狠地看着大祭司。相对于完全那边完全不可理喻的矮人蛮子,相对来说这个西方人至少还有把柄在自己这方的手上。“如果大祭司阁下希望我们完美地履行我们的承诺,那你最好把那个人抓来交给我们。那对我们都有好处。”

    大祭司点点头,缓缓说:“请放心,我不会再失手了。我从不会给人第二次机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