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readx;?没用多少时间,之前一战引起的小小波澜很快就在持续凝重的气氛中完全平复了下来。☆.ibiquke.☆

    驻地之外,矮人和北方军团的联军在两百多米之外结成阵势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两百多个的矮人,好几百的北方军团士兵,总共接近一千人的总兵力把驻地四周的四条街道彻底塞满了,连房屋上都站上了人。不止完全在人数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而且每个军团士兵都是全部制式的装备齐全,加起耸立其中的几尊魔像,看起来确实是杀气腾腾,气势十足。

    “只有这些人了吗?你的族人就只能再找这一百来个?”

    驻地指挥官站在一尊专门改装过的魔像的肩膀上,巡视着这些理论上属于自己的部队,却显得不怎么满意。他探出头去对着下面那个秃头而狰狞的矮人首领问:“能不能再找些人来?比如那些怒风部落的战士们可以么?大家只需要短暂的合作而已,放下过去的恩怨,各取所需不是更好么?”

    “放屁!”下面的金石首领马上就咆哮起来。“我们黑石部落勇士们和那些怒风的杂碎们怎么能相提并论?这可是我们事先就商量好了的!别想着我们会分他们一分钱,只要有一个怒风氏族的人出现在这里,我们马上就离开!”

    “无知的矮个蛮子。”指挥官收回头来悄悄低声嘟囔了一句。他当然清楚自己手下这些好几百的士兵们是个什么德行,拿起装备来装装样子还行,要动真格的来上阵厮杀,还是这些矮人战士更有用,一个打五六个是最起码的,如果算上斗志士气的因素,起码能以一当十。所以在矮人战士有所折损之后,他要求金石首领想办法再去找一些矮人战士过来帮忙,结果也只添加了一百多个。

    常年在灰谷镇附近活动的矮人当然不止一百多个,只不过矮人部落之间也常有分歧矛盾,所以金石首领在行动之初就要求北方军团驱赶了其他氏族的矮人们,尤其是和他们素有仇隙的怒风氏族。

    按照原本的计划,只是在夜间偷袭那些商队,黑石部落的一两百矮人自然也就完全够了,但现在弄成这样的正面攻坚,指挥官当然希望再能多上一些矮人战士能更保险一些,所以才提出这个建议,却被金石首领一口回绝了。

    不过指挥官也明白,从长远来看这其实绝不是什么坏事,如果是这些矮人们能够抱团在一起那才是真正让人头痛。现在的北方军团可不是帝国时代那一只有能力直捣斯古特大山脉中央的奥术军团了,利用这些蛮人氏族之间的矛盾让他们自我消耗,已经成了北方军团高层的共识。

    也希望尽量不要演变成正面战斗,能够让那些商队们自己投降是最好的。而且就算打了起来,可能也就只是那几个家伙之间来决定胜负,这些普通的士兵战士都是炮灰而已。指挥官缩缩头,心里哀叹一声。现在的军团真的比一帮土匪强不到哪里去了啊,如果是在奥术帝国的时候,在数百各式各样的魔像和夹杂其中的奥术战士面前,那几个家伙又算得了什么呢。

    无用的东西再多想也是无益。指挥官鼓起精神,轻轻搓动着手中的戒指指挥着乘坐着的魔像朝前面走了几步越出了队列,再激活了魔像上的扩音法阵,就对着对面的商队驻地说道:“罗丹商会,金泊德商会,还有其他几个商会的朋友们,相信之前我的手下已经把条件给你们说得很清楚了。现在我们之间的力量对比,相信你们也看在眼里,那么我就好心地在这里给你们最后一个提醒,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我最后说一次,放下武器叫出自己的货物和金钱来,我们可以保证你们安全离开。如果有人能够把霍华德家族商队中那位法师先生给交给我们,避免一场无谓的战斗,我们可以让你们保留一半的金钱来表示感谢……”

    不出意外的,对面依然没有什么动静,指挥官撇撇嘴,向后挥了挥手,立刻又有一尊魔像迈着步子走了过来。

    这尊魔像高达四米,下半截是一双比例还要比矮人更为粗壮的双腿,尤其是脚部非常厚重宽大,更像是一对肥壮肿大了的鸭掌,而上面的整个身躯则成三个合并在一起的钢质长筒,身侧两边则是一对弓弩模样的手臂,只可惜已经老旧残破不堪,看来是用不了了。魔像行走之间也不大顺畅,一只脚下不断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好像润滑不良的木质门枢。一跌一撞的,硬是把这宽阔平整的石面街道走出了崎岖山路的感觉。

    几个北方军团的士兵围绕在这个古怪魔像旁边,待等到魔像走到指定地点之后,两个爬到魔像身上去扭着腰部的几个枢纽,其他的在下面死命地用力推着,然后那魔像才慢慢地弯下腰来。后面又有几个士兵哼哧哼哧地搬运着几个大大的木箱掀开,里面是几个南瓜大小的圆形石弹,两个士兵合力抬起一个吃力无比地塞进魔像身躯的长筒中去。

    “这鬼玩意简直比老祭司的马桶还破还旧!你们打算用它来装粪吗?如果你们是想要把那石头扔出去,用两桶麦酒来换,我们用胳膊就行了!”

    不远处的矮人战士中有人用腔调古怪的通用语大声说,随即就是一阵爆笑声在矮人群中爆发出来。几个在这魔像身上折腾得满头大汗的士兵也是满脸通红,面色不善地对着矮人低声咒骂。

    站在魔像上的驻地指挥官看了也觉得牙痛,这抛射魔像确实太过陈旧,比破烂好不了多少,不过这也是真没办法的事,都是帝国时代遗留下来的玩意,缺乏维修保养的几十年之后,还勉强能动也就不错了。

    在好几个士兵的合力下,终于把三个石弹给分别塞进了三个长筒中,也调校好了角度,对准了远处的驻地墙壁,这时候才有一个战斗法师走到魔像下方的驱动部旁边,将手按在了驱动法阵上面,闭上眼睛借助法阵来沟通魔网。

    通的一下,一枚石弹从魔像的长筒身体中冲出,带着风声朝驻地的高墙飞去。这石弹的速度比起箭矢要慢多了,看起来简直都有些慢悠悠的让人着急,足足用了一两秒的时间才穿过这两百来米的距离,在墙头护卫骑士们的注视下打在石墙上。

    好在效果还是不错的,轰的一声巨响,墙上趴着站着的护卫们全都跌了下来,石弹完全地镶嵌进了墙体,整面墙体就好像受了猛击的玻璃一样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痕,大大小小的石块剥落下来。看起来这威力却是要比刚才四个矮人用石柱撞击要大得多了。

    “呜呜……”“破玩意!还没有我们扔过去的力量大!”矮人战士们却又发出一阵嘘声。

    “哈哈哈哈!怎么样?难道你们是要等着我们来一下一下地把你们的乌龟壳砸烂吗?”站在魔像肩头的驻地指挥官没理会下面的矮人,特意用用很猖狂的声音哈哈大笑。其实他心中是有些凄凉的,真正和这抛射魔像配套的奥术炮弹只需要一下就能将那边的驻地给抹平一大半,射程也绝不至于只有这几百米,不过那些玩意早在十几年前就大都打包悄悄给卖掉了,剩下的也都被当做压舱底的保管在几个高层手里,他们这些底层的部队只能用打磨的石头来充数。

    好在这些石头蛋子其实威力也不错的,数十斤将近一个人的分量用一秒百米多的速度飞出去,看似慢悠悠的,其实如果打在人身上真是不比三四环的杀伤性奥术威力小,那种冲击力之下人体就如番茄一样的脆弱,就连矮人那样远胜于人的身体结构,在密集阵型下也能一下砸死十来个。这样说来对面的石墙用奥术加固得确实不错,居然没有一下就彻底崩碎。

    对于指挥官的大笑,对面没有任何回应,那些被震得掉落下去的护卫们匆匆爬起来又重新跑了进去。然后那面濒临破裂的墙壁居然又慢慢地恢复了过来,镶嵌在其中的石弹居然也被恢复的墙体给挤得掉落了出来。

    “哼,不开眼的家伙。这样正好,继续。”指挥官冷哼了一声,对下面负责发射石弹的战斗法师打了个手势。指挥官的奥术常识可是经过军团正规培训的,能够看出这修补石墙的至少也是三四环的奥术,就算对面的是个高阶法师这也不是个可以忽略的消耗,如果就能靠这样的办法把这个法师的精神力给耗光那就一个重大的战略优势。

    下面的战斗法师耸耸肩膀,做了个没办法的表情,只能再把手放在启动法阵上重新再开始勾连魔网。这发射石弹的其实也是奥术,只不过是在法阵和魔像体内的魔纹的帮助下单纯地把所有作用都变作了对投掷物的抛射上,消耗的不过是普通二环奥术的精神力而已,就算是他这样低阶法师也能运用。当然在原本的帝国制式装备上可都是用蓄能水晶来当做动力,哪里需要奥术师来做这些苦力事情,而在现在一块蓄能水晶可比他一年的军饷还高得多了,也只能重新用人工代替。

    通的一下,又是一发石弹在力场的推射下飞了出去,不过这一次石弹眼看要撞在石墙上,却是忽然莫名其妙地减速下来,随后很快地力竭,在离石墙还有数米的距离时掉落在地。

    “嗯?”指挥官猛地瞪大了眼睛,然后探头出去瞪视下面的战斗法师,战斗法师也是一脸呆愣地看着前面忽然掉落下来的石弹,然后回头看了看指挥官,摊摊手做了个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动作。

    “哈哈哈哈…”大群矮人爆发出嘘声和嘲笑,有的还用盾牌武器互相拍击,一时间喧闹无比。

    对这些简直就好像对方派过来的嘲弄部队一样的盟友,指挥官除了脑袋上的青筋直跳之外也没办法。他从腰间小包里摸出一根蜜汁肉干来丢进嘴里大咬,想了想也只能把问题归咎于魔像的老化问题,探头对下面的战斗法师说:“检查一下,看是不是哪里太过老旧了出了问题,然后继续。”

    战斗法师挠挠头,他当然比指挥官更为专业些,知道这不大可能,如果是这魔像上的魔纹和法阵出了问题,那基本上就是整个地都会失去效果,没道理造成这样诡异古怪的结果。不过长官发话了他也没办法,招呼两个平时负责维护这魔像的士兵一起在魔像上仔细检查了一下,确定了没有问题,于是再对准了远处的石墙,发射出了长筒里的最后一发石弹。

    通的一声,依然和刚才的一样,数十斤重南瓜大小的浑圆石弹还是气势十足地朝着石墙飞去,不过刚来到石墙前数米远的时候就开始骤然减速,就好像飞进了粘稠之极的胶水里一样,直到最后完全停下来。

    矮人们的嘲笑声又一次此起彼落地爆发出来。但是这一次无论指挥官还是战斗法师都没心思再去理会这些野蛮人了,因为他们都看清楚了,这次那粒发射出去的石弹没有掉落下来,而是就那样漂浮在了半空中。

    还没有等指挥官他们理解过来这是怎么回事,那粒半空悬浮的石弹开始缓缓地旋转了一下,然后又猛地朝这边反向着飞了过来。好在这反向飞来的力道不足,那石弹只是飞出几十米之后就掉落在地,然后一路咕噜噜地一直滚到了这边的抛射魔像的脚下。

    矮人们的嘲笑声和嘘声达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对他们来说这些高个子人类的任何吃瘪任何洋相都是无比滑稽的小丑戏,再有点这种出乎意料不可思议的来调料,那简直不能更好笑了。

    “这是…什么奥术?”指挥官这时候也明白了过来,这大概应该是对面的法师所用的奥术造成的效果,但凭他的奥术知识实在无法分辨这到底是什么奥术。他探头出去把询问的目光投向下面的战斗法师,但收获的依然是一脸呆滞的无奈手势。

    “你们******除了聚集闹事要求发饷要求补给之外,还能干点其他什么有用的?”指挥官呸的一声朝旁边吐了口口水,又摸出一根烟熏鸡腿吃了起来。“把阿尔斯通法师给我叫过来,继续发射让他辨识一下。”

    没用多久,一脸皱纹褶皱的战斗法师首领过来了,几个士兵也吭哧吭哧地重新帮投掷魔像的三个投掷长筒中填装上了新的石弹,嘭的一下又是一发射了过去。然后又是和上一次完全一样的反应,石弹在奇异的停滞之后重新又射了回来,而这一次石弹滚动得更快更远些,一直滚到了矮人的队列面前,被两个矮人伸出脚去猛力一踹才停了下来。而那两个矮人中的一个也被石弹的力道冲得站立不稳跌坐在地上,旋即蹦跳起来破口大骂。

    “这个…”阿尔斯通法师也是瞪起了眼睛,对于这样的反应不大能够理解得了。“箭矢防护力场?没可能能承受这么大力量的冲击的。那看起来好像是柔性的减速…普通的力场防护是做不到这个地步的,而且居然能够反弹……难道是传说中的空间类奥术…”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能不能判断出那样的防护奥术是多少环的?对法师的消耗大不大?”指挥官很有些不耐烦了,啃着鸡腿问。“如果你看不出来就去请爵士大人来看看,或者跟着爵士大人的那个法师?那家伙好像能用四五环奥术,应该水平还不错吧?”

    “哪里需要劳动爵士大人?你没看到爵士大人已经很累了么?”阿尔斯通法师的反应有些激烈,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能力和地位受到了质疑。“至于那个小子不过是学院里靠资源泡出来的温室花朵而已,中看不中用。看他居然用着飞行术还能被人给揍下来就知道是个废物。没有被那个怪家伙把他那可怜的脑袋给砸烂就是他运气好了。就让他躲在爵士大人的背后哭鼻子去吧,叫他来捣乱什么?”

    “至于这个防护奥术…虽然我碍于学习资料的不足辨认不出来,但是并不妨碍我做出判断,只是从这个效果来看,就绝不会弱于四环。三环中防护力最强的力场障壁也不可能连续防护住这样的冲击,更不用说还有反弹的效果了……”

    指挥官迫不及待地问:“那么说,我们如果一直这样用石弹投掷,就可以快速消耗对面法师的精神力了?”

    “那是当然的。”阿尔斯通法师非常有自信地淡淡一笑。“弹射法阵只需要三十多点的精神就可以完成一次,但是通过魔纹和弹射物本身的质量造成的破坏可不逊色于三环奥术。那可是帝国时代的**师们设计的,精神力利用的效率做到了极致,所有能调动的魔网能量都用于弹射力。而想要防护住这样的攻击,至少需要三环以上,现在看来至少是四环的奥术。那至少是上百,也可能是两百点的精神力消耗。不管那个来自奥罗由斯塔的高阶法师有多厉害,只要他还没有越过法则障壁成为**师,这样的防护他最多就能释放十多个罢了……”

    “而我们这边可是足足有七…八个能使用弹射法阵的战斗法师。”指挥官的眼睛也亮了,环视了一下周围街道上布置得密密麻麻的阵形。“没错,就这样消耗下去,就会逐渐扩大我们的优势,没有了精神力的高阶法师和废物没什么区别。”

    “对,就是这样。”阿尔斯通法师也很肯定地点头。“那就这样维持着不断射击吧,我去把另外几个法师也叫来。”

    通的一下,又是一发石弹弹射了出去,同样地又在石墙前面停了下来,不过这一次却没有反弹回来,只是无力地跌落在地。

    “你看,那个法师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正在想办法减少消耗。”阿尔斯通法师脸上的每一条皱纹都在闪出自信的光彩。“但是没用的,无论如何他也不可能拼得过我们。他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等着被这样持续的防护法术耗光精神,要么放弃防守等着被击毁堆砌起来的工事,让里面的人被抛射的石弹砸死。”

    “还有第三个选择,那就是先被耗光精神,然后再被砸毁那些墙壁,慢慢砸到他们士气崩溃自己乖乖投降!”指挥官狠狠咬了一口鸡腿大力地咀嚼,感觉好像这肌肉纤维的弹性脂肪的香味都突然更美味更迷人了。他探出头去对着下面的士兵喷着肉渣子大声下令:“不要停!继续射击!叫人去把所有的石弹全都给我搬过来!”

    “看起来他们好像想要这样继续玩这个弹珠游戏……这样正好,刚才我突然想到一个好办法,这些石头弹子有助于我们的突围计划。”

    看着远处的士兵们忙碌起来,风吟秋笑着对邓德尔法师说。他们两人就站在那面被石弹砸得裂痕处处的破墙下,脚下不远处是两个直径小半米的浑圆石弹。不过对面的士兵和矮人们看过来却只是一整面和之前完好时候一样的加厚高墙。因为他们前面不远处浮动着一面半透明的光幕,那是邓德尔法师所用的三环幻术系奥术‘幻视之墙’,既能够遮盖这里的真实情况,也能顺便帮他们两人隐去身形。

    通的一声中,又是一枚石弹迎面飞了过来,风吟秋只是看了看,那颗石弹又变得和前一次射来的一样,在射进他们十多米的距离之后就快速地减速,直到最后完全停下来轻轻掉落在地。不过他们当然知道,这是因为他们的前面漂浮着一只足有两米大小纯粹由力场构筑的无形大手,在风吟秋的操控之下将射来的石弹轻轻卸力接住,然后再放下来。

    “这真是…太神奇了,您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邓德尔法师的脸上还是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即便是他已经亲眼看到风吟秋第四次这样轻轻松松地接下射来的石弹了,但还是觉得不可思议。“我…我…不得不承认您真是个超出我理解的天才法师。力场巨手是公认的难以掌握的,这种持续性的操控一般来说需要大量的练习才能熟悉操控公式运用自如,只有到八环之后掺进了心灵系的法术公式才能自由操控…但是您这只是七环的力场巨手,操控得却比我所看到的八环的力场双拳更为熟练,不,说是熟练都不止,这简直得就像是陶艺大师在揉捏艺术品一样……”

    “也许是我对这种操控方式很有些天赋,以前也曾经接触过类似的低阶法术…您不要再夸奖了,这真算不了什么…”风吟秋随口应付着,他当然不会真的告诉邓德尔法师,这严格来说,和原本的那个七环奥术已经有一些本质上的区别了,他可不是用什么操控公式这样别扭的方式来使用这个法术的。

    还算是运气不错,这次从女法师那里获取的这个七环奥术‘力场巨手’依然和万有真符中的一道先天灵符‘龙虎金光镇魔掌’有了共鸣。虽然力场的构筑完全是魔网的特有效果,和龙虎金光镇魔掌的心念引动信仰再实体化完全不一样,所以这一次的共鸣远远不及‘戊土甲兵咒’和‘土元素长老’的合二为一那样,能够大量提升万有真符和魔网之间的共鸣契合还能更为灵活地运用与之相应的法则性奥术,但现在这两者其中多少还是有一部分隐含的天地法则相互融合了。最为明显的就是拓印进万有真符之后,这个无形也无质,由力场构筑巨大手掌已经变得和神州道法一样,依靠神念引动操控,或者说,提前达到了那个据说八环之后才有的操控效果。

    所以风吟秋就可以操控着这只力场巨手,让其在数十米的距离之内可以凭借他心神牵引做出任何动作来,卸力接下这石弹只是小菜一碟,他甚至刚才还尝试着用唐门的暗器手法将这些石弹给扔回去,可惜失败了。暗器手法再精细,力道其实并不止于手上。腕力,臂力,肩,腰力乃至于站姿都是叠加力道的一部分,这只是一只漂浮在半空的手,终究和长在身体上血肉之躯还是有区别的。

    好在经过两次尝试之后风吟秋想到了一个新手法,应该会在接下来的计划中发挥重大作用,所以这个时候不断飞来的石弹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法则性奥术的持续性不是非法则性的普通奥术所能比拟的,这个力场巨手理论上只要不超过负荷导致崩溃,或者使用者失去意识就能一直维持下去,但维持和做功依然会有消耗,而且这个奥术毕竟是用卷轴激发的,只能保持最低效果的利用率。请温德阁下您一定要注意自己的精神状况。”

    “当然,我会留意的,请您放心。”对于邓德尔法师的好心提醒,风吟秋也只能点头答应。法则性奥术和普通奥术的不同,不止在于能够触发法则性的效果,还在于有些能自成一个复杂而自洽的循环,像是这一只能够自由移动做出动作的力场大手和单纯的力场障壁相比,就像是一个活人和一坨猪肉之间的差异。一个活人能做出许多一万斤一亿斤猪肉也做不出的事,但在某些单纯的方面,一个人也依然不见得有一千斤猪肉管用。这个比力场障壁复杂上百倍的力场大手的结构,其实并不比两三个叠加在一起的力场障壁更结实,而且一直维持这个结构也是需要消耗精神力的,所以邓德尔法师才会这样提醒。

    不过邓德尔法师当然不会知道相对于再度拓宽了的万有真符来说,这样的消耗其实根本不在话下,风吟秋甚至可以就站在这里接石弹一直接到明天早上。

    当然这种事情不会发生,现在这样有些滑稽的平静场面其实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风吟秋对邓德尔法师说:“这里交给我就行了,您还是快回去开始准备吧。请一定要让那些人明白,我们不是舍弃他们,只是让他们在这里当人质而已。只要有一部分人能够逃出去把这里的消息散布到南方,北方军团的人就没必要真的赶尽杀绝。这个办法可是比单纯地放下武器任人鱼肉更有保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