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readx;?再有趣的事情,当重复得太多之后也会变得无聊。%.ibiquke.%当投掷魔像发射的石弹超过十枚之后,周围的矮人战士们早都已经没有了再去嘲笑的兴致,连看都懒得在去看,有不少无聊地坐在地上聊天,打着呵欠和瞌睡,还有些到处走动,吵闹着要去酒馆里找些麦酒来喝喝。

    “该死的,你们到底在做些什么?我们的勇士们来这里可不是来看你们玩扔石头游戏的!”金石首领也不耐烦了,找过来对着指挥官和阿尔斯通法师咆哮。矮人暴躁粗鲁的脾气和简单的头脑让他们能成为极为优秀的战士,却不是合格的士兵,有些时候这些战士们的情绪上来了他也不大指使得动。

    指挥官根本不想理会这个没有头脑的且无知的暴躁矮人,也懒得去对这个肯定不能理解的野蛮人解释这个战术的意义,不过介于暂时性的盟友关系,还是淡淡说:“我们这样做是有深层次的意义的,而且你也不希望你手下的战士产生无谓的多余伤亡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金石首领的表情和眼神像是马上要跳起来咬人。

    “该死的,你们到底在做什么?”原本在后面养伤的斯蒂芬妮也忍不住过来了,看到这样不断重复的弹射石弹,也一样地发出怒吼。“你们把部队聚集在这里,只是做这种无用的把戏来浪费时间?”

    指挥官和阿尔斯通法师并没有因为这个小个子是个奥术师就高看他一眼,甚至连气都懒得去生。居然发出和矮人蛮子一模一样的质疑,这水平也确实可怜。好在这多少也算是个有奥术常识的人,指挥官好心又耐心地解释说:“这是为了消耗对面那个高阶法师的精神力。你们没看到吗?为了防护我们射击的炮弹,他必须使用奥术来防护。而我们的弹射奥术是把精神力利用到了最高效率的弹射法阵,每一次只需要消耗二环奥术的精神,对面这样的防护却至少是四环三环的奥术,我们这边有足足将近十个战斗法师,只要把那个高阶法师的精神消耗完毕,我们的伤亡和危险也可以大大下降……”

    只随便看了两次石弹弹射之后的诡异减速,斯蒂芬妮的原本就因为失血而苍白的脸色越加地难看起来,瞪着指挥官说:“谁告诉你对面就是在用三四环的防护法术来和你们消耗?你们怎么又能肯定你们是在消耗里占据上风呢?”

    “当然是凭逻辑,凭推理,凭丰富的奥术知识,还有凭千锤百炼的实战经验!”阿尔斯通法师站了出来,昂首挺胸斜眼看着这个看起来连他年纪一半都不到的年轻法师,对于这种依靠资源堆积起来的学院派法师,他有一万个鄙视的理由。“即便是用最简单的力场障壁来防护,也是三环奥术。而力场障壁还承受不了石弹的动能冲击,弹射法阵在这个距离上的冲击力是超过了力场障壁的承受度的。所以对面的法师必须是用更高级的奥术来防护!如果你有不同的见解,可以马上说出来告诉我们那边的防护到底是什么法术?怎么可能比弹射法阵的精神力消耗还要低?”

    “是…是…”斯蒂芬妮大概已经看出来了那是什么,但却说不出口。

    “这就是战场的经验,这就是法师该有的逻辑和判断。年轻人,是你在学校里永远都学不到的。”阿尔斯通用语重心长的口气缓缓说。

    “法师的逻辑?”斯蒂芬妮气得反而笑了起来。“自以为是的蠢货,你们必须马上开始进攻!压迫式的进攻!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阿尔斯通法师马上毫不客气地回应道:“是谁给了你在这里发号施令的资格?年轻人?你是谁?如果不是看在你和爵士大人认识的份上,我马上就叫士兵把你抓起来。”

    “好,好…”斯蒂芬妮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忍住没有朝面前那张满是褶皱的老脸上扔去一发酸液箭。“我马上就去请爵士大人下令…”

    “喂喂,你们看,那是怎么了?”指挥官忽然拍起手来,把两个快要打起来的法师的注意力转移过去。

    在驻地高墙下,飞过去力竭之后掉落在地,一直静静的没有任何动静的石质弹丸忽然开始旋转起来。一个,两个,三个…原本静止不动的石弹被莫名的力量牵引着,变得好像陀螺一样开始在光滑的地面上原地旋转。

    “这个…这个…这个是什么奥术?是那个力场防护法术的附带效果吗?”阿尔斯通瞪着眼睛,看着这一幕用力思考,却又想不出什么道理来。“不过弄出这样又是什么意思?”

    斯蒂芬妮也呆呆地看着。那些石弹转动得越来越快,逐渐开始带出了呼呼的风声。为了方便魔像的移动,灰谷镇地面都是和建筑一同被魔法塑造而成的,光滑平整又坚固,现在这些同样坚固的浑圆石弹在上面旋转起来没有丝毫阻碍,只是隐约可以分辨出转动得越来越快。

    忽然间斯蒂芬妮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样,眼睛一亮,随即脸色又变得更加灰败,点头喃喃说道:“原来还可以这样,居然还可以这样……好吧,果然是个聪明的家伙…”

    “年轻人,不要故弄玄虚,不懂装懂…”阿尔斯通法师沉声想要提醒一下这些后辈,却看到斯蒂芬妮转头就跑了。

    这个时候,驻地之内,邓德尔法师和一干商队护卫已经骑上了马,按照风吟秋所说的,做了进行突围的准备。在没有援军的情况下死守在这里没有丝毫的意义,突围而出还有生机。

    但是就在这整装待发的情况下,整个驻地的气氛却非常尴尬,因为这驻地中的马匹不够。除了霍华德家族的马匹原本就在这里之外,其他商队赶来的时候都把马匹丢在了原来的驻地中,这时候再想要回去找也不大可能了。而有限的马匹就注定了只有一小部分人能够冒险突围出去,即便把那几只原本拉车的驼兽一起拿来当坐骑,也不过多带上二三十个人而已。

    “诸位,有温德法师的帮助我们现在很有可能能够成功突围出去,那些北方军团的士兵们就不存在灭口的冲动了。他们最多只会是把你们当做人质,甚至取走货物和金币之后也会放了你们……”

    邓德尔法师骑在一匹召唤出来的幻影驹上,努力对着其他人解释。但是那些没有马匹的人看过来的眼光却依然满是敌意。

    有人开口了:“那为什么不让我们跟着那个强大的法师突围出去?我们出去之后依然可以去通报神殿和法师议会,你们也一样不会有生命危险啊。”

    “说得对!凭什么你们就能骑马出去?还有那四个带头的,凭什么他们就可以有马?凭什么我们就要留在这里?”立刻就有人回应。虽然这些商队护卫中有守护之手的战士,但其他更多的则是商队请来的雇佣军,这些人不过是拿钱办事而已,在这种生死关头上绝不会表现出什么高尚的道德。

    邓德尔法师急的直抹汗,如何应对这种场面他的经验实在不足。有了之前北方军团叫喊着给他们开出来的口号,很多人就已经有些蠢蠢欲动,等到他回来说出突围的计划,分配马匹的时候这些矛盾就全部爆发出来了。那些没有分到马匹的雇佣兵已经抽出了武器拦在他们前面。

    “诸位,诸位!”罗丹商会的领队老者也驼兽的背上在努力挥舞双手安抚下面雇佣兵的情绪。这些巨大的驼兽上匆匆绑上了些座椅,至少把几个商队领队和各自的亲信安排到了。“请大家相信我们。我保证付给你们三倍的酬劳!我们很快就会带领援军回来的。有日光神殿和守护之手的威慑,那些矮人和北方军团一定不敢乱来的!”

    “去你的!如果他们孤注一掷,被你们的逃跑激怒了又怎么办?命都没了再说钱又有什么用?”

    “对对!叫他们下来!大家要死就都死一块,谁也不准走!”

    一些雇佣兵居然开始上来强夺马匹,霍华德家族的护卫骑士立刻拔剑制止砍伤了两个,但这丝毫没有让冲突平息下来,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忽然之间,前面争执得最激烈的几个雇佣兵猛烈地呛咳起来,随即抱着喉咙就倒了下去,从他们喉咙里猛力呛咳出来的是一团一团带着自己血肉的冰渣子。

    那些想要去争夺马匹的人群马上就散开了,因为他们都看见了自己面前漂浮着一团一团的水雾,而地上那几个正大口大口吐着血的家伙正是不小心把这水雾给吸进了喉咙,或者说不小心被这水雾给钻进了喉咙。

    “邓德尔阁下。如果他们不愿意接受我们的建议,执意想要大家一起死的,就请你先用奥术让他们去死吧。”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缓缓响起,像是水雾一样飘渺冰冷,却浸透人心。

    说话的是沐沁沂,她骑在一匹马上,长裙已经割下了多余的裙摆。她脸上的血色好像更少了几分,白得有些怕人,但很多人看向她的眼光都带着恐惧,因为她的手指正在空气中逗弄着一团团水雾,那些不知什么时候漂浮在这庭院中的水雾好像她饲养的宠物一样,都在围绕着她缓缓旋转。

    “凭什么?就凭你们的命都是我们救回来的。如果不是我们的提醒,你们昨天晚上就被那些矮人给砍下了脑袋。现在我们已经给了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你们却要问我们凭什么要比你们的机会大?好吧,如果你们还想要一个更有力些的回答,那就是凭我们随时可以宰了你们。”

    “够了,邓德尔阁下,不用再顾忌了。再要有人乱来的话就直接赏给他们奥术吧,他们不需要你的仁慈和尊重。”

    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响起了刺耳的奇怪呼啸声,让沐沁沂淡淡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不过邓德尔法师还是觉得这实在是这辈子所听过的最有魅力的女性声音,他点了点头。

    高墙外,十来发不断旋转的石质弹丸已经开始发出刺耳的尖啸声,这是他们的旋转速度已经接近极限的证据。

    风吟秋满意地停下了力场大手对这些弹丸的搓弄。力场大手的运动速度最多只能给予到接近音速,而这些弹丸的旋转速度几乎已经快要达到这个极限了,十多个刺耳的尖啸声混合在一起,而在每个弹丸的上方隐约可以看见旋风一样的气流。

    力场巨手所能输出的力量并不大,极限只有三四千斤左右,对于一个高达七环的奥术来说,这个强壮一些的野兽都能达到的力量实在是有些不够看。也就是说这个力场巨手用来战斗的话,也就是最多只能挥舞一个千斤左右的重型武器,运转之间肯定还不会有多灵活,抑或将一个细小轻便些的利器运使到近音速。这样说下来,也许在一般人的眼中,这个奥术的战斗力甚至还比不上一些五六环的奥术。

    但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这终究是一个已经形成自我循环的法则性奥术,持续不断地输出力场灵活运用才是这个法术的根本。斯蒂芬妮也是看中了这一点,也是知道其他奥术能量在风吟秋面前会被直接分解,才会选择这个可持续的力场巨手来作为抓捕和牵制他的办法。只是她并不知道其实就连同系的九环奥术也曾在风吟秋的面前被击破过。

    而这个奥术现在落在风吟秋手中,那早在神州江湖上就已经熟练了的此类法术的各种招数,当然就不是欧罗法师们所能想象的。顺势卸力以柔克刚,以三四千斤的力量接下有数万斤冲击力的弹丸这样都只是小意思,用特别的暗器手法将那三四千斤的持续力道不断积蓄起来,才是真正的杀招所在。

    魔像的抛射已经停了下来。战斗法师们虽然还一时弄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只是看着自己射出去的弹丸徒劳无功,然后在地上发疯一样的旋转,都能隐隐地感觉不妙。

    其他的士兵们也都是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那些矮人刚开始的时候还是当做看把戏一样单纯地觉得有趣,等到看到十多枚数十近百斤的弹丸开始旋转出尖啸的风声,他们也能感觉到其中蕴含的巨大力道。只是看着这些只是徒劳在原地旋转的石球弹丸,他们又不大能明白这到底有什么用。

    “阿达里爵士阁下说了,让你们开始进攻!魔像冲上去,砸烂他们!”斯蒂芬妮从后面跑了上来,尖声大叫。

    魔像上的驻地指挥官心痛地咧了咧嘴,若是可以他可不愿意动用这些值钱的宝贝疙瘩。其实严格来说他才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但他也很清楚以老爵士的地位既然出现在了这里,那就绝对没有他说话的份了。他也没办法,只能挥挥手,站在前面原本只是作为威慑性力量的几尊近战魔像就开始迈开大步朝着前面走去。

    “嘿!你们也要出力!准备让你们的战士跟上!”指挥官对着下面的金石首领大叫。矮人首领回给他一个狰狞地好像要生吃人肉一样的笑容,不过还是用矮人语高喊了几声,周围原本懒散的矮人战士们也提起了武器。

    看着前面的魔像开始挪动了,风吟秋转身过去一脚踢在身后那面满是裂痕的墙上,高声说道:“邓德尔阁下,开始了。”

    轰隆一下,原本就已经崩裂到了崩溃边缘的加固高墙,在风吟秋的大力一脚下彻底崩塌了。好在早有安排,高墙后的人也全部都躲开了,而已经后面列好阵形的诸人正整装待发,只不过在前面幻象光幕遮挡之下,外面的人看过来依然是一片完好的墙壁。

    看着几尊近战魔像一步一步地接近过来,后面则是手持各种重武器的矮人,风吟秋却是不慌不忙,用力场巨手拈起来了一颗飞转的石弹,然后对着一尊魔像就丢了出去。

    力场巨手的力量并不算太强,所以石弹飞出的速度也不算太快,不过对于笨重的魔像来说还是不可能闪避。操控魔像的战斗法师也根本没想过要去闪避或者是遮挡,魔像本身的上万斤的自重就注定了不会怕这种数十斤的弹丸撞击,所以石弹正正地砸在了魔像的胸口,只是在砸中的瞬间,那速度和势头猛地增加,以起码加快了数倍的速度朝着侧面弹了出去,冲入不远处的人群中掀起一片惨叫和血雨。

    力场巨手本身无形也无质,只是力能表现时候呈现出的一种形状,所以拿起石弹丢出也不产生任何的摩擦和阻力,但一旦接触到实体,那旋转到极限速度所携带的巨大力量便释放了出来。反弹出去的石弹速度极快,首当其中的一个矮人战士还下意识地举起了手中的战锤遮挡,但是这数十斤的重武器就好像纸片做的一样刚刚一接触飞速旋转的石弹就被弹了开来,石弹撞在矮人的脸上,在半眨眼的时间之内将之变成了一个血肉模糊的凹面,稍稍变向之后冲入后面的北方军团士兵队列中。普通人类远比矮人脆弱的肢体当然更无法抵挡这旋转的巨大力量,凡是接触到那旋转球面的肢体和血肉全部在眨眼间就被扯得支离破碎朝着四周飞洒,甚至在石弹撞上后面墙壁落地之后又重新朝另外一个方向飞滚而去,沿途被撞断扯飞的人腿到处都是,士兵们惊叫着四散逃离这个恐怖的投掷物。

    只是这样一个石弹就把一个方向上的队列给击溃。其他方向上的人,无论是矮人战士还是北方军团的士兵都惊呆了,这些一直被他们当做小把戏的旋转石弹原来有着如此恐怖的破坏力。

    不少人马上把恐惧的眼光投向了还在高墙下不断旋转的其他石球,在他们越加惊恐的眼光中,又有两颗旋转的石弹漂浮起来,然后带着刺耳的呼啸声在半空中划出诡异的弧线一同撞向一尊魔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