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readx;

    终于,第二只驼兽也迈着宽大的脚步,小心翼翼地走过了对它们来说简直是独木桥的通道。*

    .ibiquke.而这时候后面的雇佣兵们几乎已经陷入了疯狂,有十多个霍华德家族的护卫骑士已经倒在了他们的疯狂攻击下。而他们自己也没好多少,抢过来的马匹马上又会招来同伴的抢夺,这一群人几乎陷入了歇斯底里的互相杀戮中。

    邓德尔法师不得不承认自己错了。其实就在他决定把其他商队都号召集合起来之前,那位温德法师就问过他,他是否真的肯定在危机之下聚集一群陌生人是正确的选择。当时他还觉得很奇怪,巨大的外部压力不正好是增加凝聚力的绝好因素么,而且身为奥罗由斯塔贵族的荣誉感,一个法师的骄傲,他觉得他不能丢下这些无辜的商人和护卫。直到现在为止他才知道自己真的是太天真了。

    周围扬起的烟尘已经基本平息,被打乱了阵型的矮人和北方军团的士兵们正在吵吵嚷嚷地一边叫喊一边重新围了过来,好在霍华德家族的护卫骑士们现在已经基本算是冲破了阻拦,现在只要全力冲刺并不是没有突围的希望。

    但是一个人影从天而降,拦在了队伍的前面,是那个曾在天空中飞舞的小个子法师。他手中握着一只奥术卷轴,上面散发的奥术波动深邃而悠远,邓德尔法师可以肯定这又是一张涉及到法则层次的七环之上的奥术卷轴,而且正处于半激发状态,也许只要一个音节和一个动作,里面被编制好了的奥术公式就会喷薄而出,在魔网中演化出应有的法术形态。

    “我曾经以为,法师都是有一颗高贵的心,至少是应该有。但是知道今天我才发现,也许我是太天真了。”

    邓德尔法师整了整有些散乱的仪容和头发,看向前面蓄势待发的小个子法师。周围和身后一片混乱,但是既然这个法师出现在了前方,那么再慌张也是无用的。

    “我也曾经以为,复兴会的目标是伟大的。对奥术的复兴对帝国的复兴,对奥术的梦想,这应该是每一个奥术师心中的梦想。有了这样一个伟大的目标,就算是他们有些时候的行动有些过于偏激,我觉得也是情有可原的。甚至我还想过如果能够遇到复兴会的法师,我可以向他们捐款……幸好我没有遇到,因为我实在是难以接受,高贵的法师会和这帮卑鄙贪婪的军团士兵还有矮人一起勾结杀害一帮无辜的商人。不管他们标榜的目标有多么神圣和伟大,这都不能掩饰他们行为的卑鄙。而卑鄙的手段是不可能达成任何伟大的目标的,就像蟑螂的肢体不管再多再巨大,也没办法拼接成巨龙。”

    如果说之前的一个七环奥术卷轴还有可能是自复兴会中不小心流失出来的,那么眼前这个法师又拿出了一个同样强大的法则性奥术卷轴,加上这个法师之前展现的和年龄不相称的奥术造诣,那答案为何就毋庸置疑了。邓德尔法师这个时候几乎对逃跑已经不存任何希望,心中的不安反而平静下来了。

    斯蒂芬妮的眼角忍不住地抽搐。对于面前这位法师的话她完全不能否定,复兴会也确实没有具体策划过这一场阴谋,她插足进来只是临时的另有原因,而且对于这些矮人和军团士兵居然意图暗害一位帝国贵族她也觉得不能接受。

    但现在也肯定不是慢慢对这位法师解释的时候,她看似直视着前面,其实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瞳孔中秘法眼传来的景象中,那个西方法师依然漂浮在百米高空上,就像一只猎食的兀鹫一样注视着下方。她勉强分出一两点心思说:“不要做无谓的反抗,我保证你和那三个学生的生命安全。”

    “我身后的都是发誓以生命来护卫霍华德家族的骑士,我绝不会舍弃他们。”邓德尔法师摇头。“不过如果你还有一点作为法师的尊严,就让那三个孩子离开。我可以给你在学院私人储藏室的秘钥,里面的物资和道具价值二十万奥金以上,换取你们复兴会的**师施展用奥术抹除那三个孩子的部分记忆……”

    “好吧……”上空那个身影还是很谨慎地漂浮在百米高空,没有丝毫接近的迹象。斯蒂芬妮微叹口气,看来还是要照那个大祭司的说法,没必要去做戏。看了看面前那些厮杀在一起的雇佣兵和护卫骑士,她将精神力灌入手中的卷轴,完成了最后的一个奥术回路。

    磅礴的奥术能量从卷轴中释放,在魔网中瞬间勾勒出早存储好了的法则公式,一个方圆近百米,若隐若现的巨**阵在空气中浮现,这片地域中的所有人都笼罩在其中。

    这个通过卷轴释放奥术的已然完成,但是在斯蒂芬妮的秘法视野中,上方那个人依然是漂浮在那里,似乎是顾忌着下面随时可能的袭击而不敢妄动。

    似乎是自己想多了?斯蒂芬妮微微松了一口气。但就在这时,轰然一声巨响,一个身影猛然从旁边的建筑中冲出。奥术捏造的岩石外壁简直就好像纸板一样,还是被风吹日晒雨淋了几十年的纸板一样脆弱,被这个身影一带就碎成了满天的粉尘,没起到丝毫的阻拦作用。那个身影不过是半眨眼之间就冲到了斯蒂芬妮的身边,带出的劲风和灰尘几乎要将她给刮倒。

    怎么会是在这里?上面原来只是个幻象?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斯蒂芬妮震惊得脑海里一片空白。但是这个时候她已经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法则性奥术的构建已经将她的所有精神都牢牢吸附,连想用最少的精神力来激发法术道具都做不到。

    不过随即她就发现这个身影原来并不是她一直以为的,这突然冲出的身影高大魁梧,只有一只手臂,头脸上带着一个狰狞古朴散发着极度别扭不详气息的木质面具,赫然是那位复仇之神的大祭司仇断。

    猛然冲到了斯蒂芬妮身边的仇断大祭司却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只是对着她身边的空气击出一拳。砰的一声,另外一个身影就从这空气中突然显出形状来,看起来就好像他这一拳硬生生地从无到有打出一个人来一样。而这个突然现身,被大祭司一拳击飞出去的才正是斯蒂芬妮一直小心注视着的那个人。

    卷轴中激发的奥术模型这个时候终于完成了,法则的波动席卷过被这法阵覆盖的所有生灵,好像有一个无声的巨大震爆从各自的心灵和身体深处爆发。不管是正拿着武器厮杀的雇佣兵和护卫骑士,还是正围上来的矮人,甚至是马匹和那两头巨大的驼兽全都身体齐齐一震,有的变作了泥塑木雕,有的干脆直接直挺挺地躺下,所有呐喊,怒吼,垂死的呻吟和惨叫也都一同消失,就好像这个世界都被这个奥术法阵震慑得停止了。

    除了直接冲出来的仇断大祭司,还有被他一拳从空气中轰出来的风吟秋。这两人也处在这个法阵之中,还是法阵最为核心的位置,但是那爆发出的法则波动对他们来说好像只是拂面的春风。

    碰的一下,风吟秋的后背重重地撞上一个街道旁破旧的小楼。他收敛气息的吐纳法虽然得自唐门,可算是神州江湖上一等一的法门,但奈何自己本身修为不到,得自狼神的自身气血又太过旺盛难以驾驭。和这隐身奥术一起运用,也许瞒过普通高手和侦察手段还不成问题,但在大祭司这样的先天高手的感知下终究还是露出了行迹,居然反被大祭司埋伏偷袭中了一拳。

    直接在墙面上撞出一个大洞来跌入小楼里,一股不知道存了多少年的腐臭陈朽味道直冲风吟秋的鼻端,他想要站起,但一阵短暂的酸麻震弊之感让他行动一滞,所幸这感觉在他体内庞大气血的运转下很快就消散了。

    这并不是那个奥术法阵带来的麻痹。风吟秋感觉得很清楚,那个法阵所激发的是生灵自身生命力震荡,对他体内的残余神力来说这种浅层次的法则波动只是犹如隔靴搔痒,这是被大祭司仇断那一拳中所含的外罡内劲一同震荡所致。

    他身上的高级隐身术其实还有相当长的持续时间,但是在大祭司的先天拳罡之下,魔网在物质层面所构筑的法术结构全数被瓦解。更为要命的是那层层叠叠,雄浑无匹又凝练有如实质的内劲不断从中拳之处在体内冲击震荡,只要风吟秋的体质再差上半分,就要被震散气血精神全身瘫软散架。而这还是因为大祭司的用意并不是单纯的杀伤,否则以他更为擅长的刚猛拳劲这一拳就要风吟秋筋断骨折受伤不轻,若是中在头脑或者心脏这种要害处甚至可能一拳毙命。

    “我给过你机会的。”

    大祭司的声音低沉得像是从地底发出来的熔岩涌动产生的低鸣。刚刚被撞出大洞的墙面瞬间彻底崩塌,只因为他在踏入这里的同时就已经出拳。

    只是一拳击出,却有整个世界都朝出拳之处坍缩的错觉,风吟秋知道,这正是这位故友的先天拳罡已入极高境界的证明,以欧罗奥术的说法,那就是带动的浓烈生命能量和意志高度结合,在极小范围之内扭曲和摧毁世界法则。

    但这一拳却没打中风吟秋。风吟秋的手在地上一撑身体一扭,以一个极不合理的姿势和轨迹飞速地沿着地面滑了出去。大祭司的一拳击在空处,噗的一声好像一个巨大的气囊破掉,劲风四溢气流狂动,而拳风所对的那出地面则是无声无息地凹陷了下去一大块,坚实的石板地面直接被临空拳风给震成了极小的碎石砂砾。

    大祭司也是微微一惊,他也是知道风吟秋的轻功身法并不比他高明多少,但这一下避让灵巧诡变之处居然不输于那些长于身法闪避的成名高手,而且其中还有一些单纯的身法所没有的特异。

    再度紧跟而上的连环数拳,风吟秋又是灵巧之极的几个转折便从旁边的窗户中又冲了出去。大祭司这次看清楚了,他那动作并非完全的轻功身法,好几个看似不可思议的转折全都在空中毫不着力的情况下做出来的,更像是如飞鸟昆虫一样地在空中飞舞,就像是刚才在空中闪避他投过去的石弹一样,只是在这斗室之中敏捷灵巧又更上了几个台阶。

    “欧罗奥术?”大祭司沉喝一声,身形一闪直接撞破了墙壁追上。他在转折灵便上有所不及,不过风吟秋想要甩开他也不是那么容易。

    但墙面一破,迎接他的则是一道暗红色的灼热射线,飞扬在他前面的几块砂石尘埃在半空中就已经飞速地化作了岩浆,周遭的空气瞬间灼热得好像到了火山口,大祭司身上的衣衫瞬间着火。

    一声暴喝,大祭司猛然出拳了。凝聚如实质的先天拳罡带着暴风一样的气流迎向面前的暗红色光柱,然后那道从风吟秋指尖射出的光线就急速地暗淡下来转眼消失了,大祭司身上刚刚燃起的火焰也在气流中被吹熄,连他身上的衣衫只是被烧出了几个洞而已。

    如同刚才的高阶隐身术一样,这种只是单纯地在物质层面产生效果的法术,在凝固了拳意,引动扭曲了法则的先天拳罡下直接被破坏了法术结构。在神州江湖上,这样的境界已被称为‘一拳破万法’,足以开宗立派,成就一方拳法宗师。

    风吟秋一声暗叹,继续转身就跑。目前他所能运用的最强大的杀伤性奥术居然被一拳就这样破去,他其实并不意外。武道先天之上精神血气合一之后,对后天法术都有压制,这位故友其实天赋极高,就算传承不够深厚做不到如刘玄应那样举重若轻万法不侵,大巧若拙以力破巧还是毫不吃力的。

    不管神州道术还是欧罗奥法,灵活多变花样百出上肯定是要胜过拳脚武艺的,但法术毕竟是调用天地外力,又如何能与性灵合一,无时无刻不浸淫其中的血肉精元之气比持久,比凝练?

    而这一点无论风吟秋还是大祭司仇断都是再清楚不过的。

    看着不远处飞扬的沙石尘土,一栋一栋破碎塌陷的建筑,一群残存下来的北方军团士兵都是面面相觑,神色恐慌。虽然看不见交手的两人,但只是看这威势,就和两具魔像差不多,早已经超出了寻常血肉之躯的概念。

    斯蒂芬妮的脸色更是一片苍白,就算她其实手中还有一个七环一个八环卷轴,身上的防护性奥术和逃遁奥术只需要一个意念就能激发,但还是不能带给她丝毫的信心和安全感。这个好像可以无视任何奥术,连法则性奥术都可以瞬间就学会的怪物对手早就在击溃了她的许多奥术常识的时候就连她作为法师的信心都隐隐被打得摇摇欲坠,而直到之前被抢夺去那一个力场巨手的卷轴,刚才又被潜伏到身边而不知,要靠着那位邪教大祭司才捡回一条命,她心中的最后一点底气这才完全崩溃。现在她最想做的是有多远就逃多远。

    但看了看周围那些彷徨失措的北方军团士兵,胆大些的才一步一顿地朝这里接近,更多的只是在远处探头探脑,也许还有不少早就逃得没影了,斯蒂芬妮又强行提起精神大喝起来:“别慌张,那个仅存的敌人已经完全被我们的朋友压制住了!现在我们已经完全胜利了!现在拿出你们的精神来,一半的人快点去救治伤员,剩下的把准备好的绳子拿出来,把这些人全都给绑起来!”

    有了这位法师的发话,士兵们的神色总算安定了些。刚才正是发自这位法师手中的强大奥术将这方圆百米之内的所有人全部击倒,甚至包括那些凶悍蛮横的矮人战士,也只有他们被之前的旋转石弹给打得四散逃窜,反而才安然无恙。不过他们现在左右四顾,也还是有些不知所措。这位法师的命令太过模糊而想当然,显然并不是一位擅长指挥的长官。

    “菲尼克斯尉官带第一小队,第二小队的人去救助重伤员,里维斯小队长把其他所有还能动的人都召集起来,迅速把这些商队的家伙都绑上。轻伤员也必须要上去帮忙,动作要快!奥术震慑这些家伙的时间是有限的!那个霍华德家族的法师和三个法师学徒直接打晕!”

    好在这时候驻地指挥官指挥着勉强能动的魔像挪了过来,开口接过了指挥权。刚才他的魔像被石弹打中了下肢,歪歪扭扭地倒了下去,险些把上面的指挥官给压成了肉饼。跌得头昏脑涨的指挥官一时间根本爬不起来,也因此而没在刚才的奥术范围之内,这时候才凑过来指挥大局。

    魔像扭动着粗大的身体,像是个偏瘫病人一样吃力地一步一步迈到斯蒂芬妮身边,上面的指挥官偏着身体偏着头,半个身体都探出魔像肩上的平台,用尽可能低矮的声音问:“这位…法师先生,爵士大人在哪里?”

    “在后面。”斯蒂芬妮瞥了这个好像随时都要掉下来胖子一眼,能看出他一脸肥肉下的惊恐和不安,又补充说:“他没事,只是有些劳累,所以在那边休息而已。”

    “哦,那就好。”指挥官松了一大口气,脸上的肥肉也松弛了一些,又看了一眼那边不远处不断扬起的沙尘飞石,不断崩塌的街道建筑。“那…那个,那个野蛮人大祭司能战胜那个敌人吧?他是受我们的指挥的吧?”

    这个问题其实斯蒂芬妮也很想知道,不过她还是板着脸淡淡说:“那是自然的,你不用担心。”

    “那就好。”指挥官点点头,脸上的肥肉终于完全松弛下来。“那…您那个法则性奥术的效果能持续多久?能制住这些人多久?那些矮人呢?”

    那是死灵系的七环奥术‘生灵震慑法阵’,还远不是斯蒂芬妮所能真正掌握的,但并不妨碍她用深厚的奥术基本知识两三秒之内就推测出大概的结果:“那些雇佣兵不过是强壮一些的普通人,大都是二到三能级左右的生命强度,极少数最强壮的也不过能达到四能级,法则性的生命震荡对他们应该至少有一到两个小时的效果。矮人一般来说至少也有四能级,一般也有五个能级左右,甚至可能接近第六能级,那么最短的效果也就只有十分钟左右吧…”

    “哦…”指挥官瞪大了眼睛,周围扫视了一下满地的矮人战士。这些蛮族本性悍勇凶猛,就算面对那些恐怖的旋转石弹的时候都没有一个后退的,全部集中在了战场最中央厮杀,因此几乎全部被笼罩在刚才的奥术法阵当中,除了一些之前被石球砸伤了的,现在全都在奥术之下变作了泥塑木雕。指挥官脸上的肥肉突然之间狰狞起来,指着地上的矮人大叫:“那就先把这些野蛮人给捆起来!快!快!用那些矮人专用的特制牛筋束缚皮带!没用过的新兵就向那些会用的新兵学习怎么用,不能像捆你们的绑腿那样胡乱绑!德普尉官还活着吗?还活着就先指挥他们捆绑一下!先不要管那些商人和雇佣兵,先把矮人都绑起来!”

    这命令出乎所有人的意外,不过北方军团士兵们也就很快地行动起来。那些用以捆扎俘虏的绳索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和矮人打了一辈子的北方军团当然不会缺乏专门对付这些力大无穷的蛮人的工具和特殊手法,有早受过专门训练的老练士兵拿过来专门的束缚皮带,用多年实践研究出来的特殊手法把地下动弹不得的矮人捆猪仔一样地捆扎起来,最大幅度削减他们的力量。这些凶悍的矮壮蛮子都是满目赤红眼珠子乱转乱瞪,却还是连手指头都动不了。

    “你在干什么?”斯蒂芬妮看着满脸奸笑的指挥官。她对这场阴谋中的细节并不清楚,也没兴趣去了解。

    指挥官笑得好像偷吃了几百斤美食的大肥猪:“还是要多亏法师大人的高阶奥术,才能把这些矮人蛮子给一举拿下……”

    “你们在干什么?你们这群卑鄙无耻的蛆虫!你们比羊粪里面的蠕虫还懦弱卑鄙,比喝蜥蜴尿的老鼠还令人恶心!”尖利的叫骂声在不远处响起,居然是还被钉在地面上的金石首领。他也是被笼罩在那个七环奥术的范围之内,但好像很快就摆脱了被震慑麻痹的状态,现在正在吃力地想要从地里爬上来。只是这个矮人首领伤得实在不轻,宛如水银一样元素化了的血液流得到处都是,那扭曲了的胳膊分明用不上力,爬得很艰难。

    “把他压住!别让他爬出来!”驻地指挥官手一挥,立刻有战斗法师指挥着仅有的还能动的两尊魔像挪了过去,把重达数万斤的钢铁身躯压在了金石头领身上,立刻让这个重伤的矮人首领再也难以动弹。

    “这些该死的野蛮人,终于都落到我们手里了,看他们还怎么嚣张。请大人快快去请示一下爵士大人,我觉得既然任务已经完美达成了,那么这些蛮人就没有用了,不如趁这个机会全部都干掉,他们脑袋可都是军功啊,而且可以借此向西海岸法师议会索要报酬,而且我们这次任务的这个…这个收益也是可以大大提升的……”

    “我保证你会后悔的!你这只只配吃山羊屎的粪虫!我保证要让你后悔!我要把你身上的肉一块一块拧下来让你自己重新吃下去!我保证!”尖利的叫骂声从魔像下面不断传出来,像是那个矮人首领正在用牙齿啃咬魔像的金属外壳一样的刺耳。

    驻地指挥官脸上的肥肉抖动了几下,眼中露出狰狞之色,对那几个指挥魔像的战斗法师下令:“把他挖出来!这个矮人首领穷凶极恶,曾经当着我们的面杀死过军团的军官,实在是罪大恶极。也不用请示爵士大人了,趁这个机会把他直接就地正法!”

    “够了!你们就不能等等再内讧么”斯蒂芬妮出声呵斥。她对这些军团士兵和矮人的死活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这时候明明战斗都还没有结束,这种迫不及待就要内讧的行为简直不可理喻。

    就好像印证她的话一样,不远处那些崩塌的房舍和飞扬的沙石尘土猛地朝这边延伸过来。

    轰然巨响中,一栋附近的小楼在冲天而起的爆炸和火焰中粉碎,沙石碎片被汹涌地气流裹挟着肆虐四周,有几个稍微靠近些的北方军团士兵被砸得人仰马翻。斯蒂芬妮一眼就能看出,这是数发破坏力最强的三环奥术‘爆裂火球’叠加在一起的效果。

    她还来不及想明白该怎么办,就看见十数个身影从火光和碎片中冲出,朝着她飞速冲来。

    ps:多谢大家的关心,母亲已经恢复大半,勉强可以自理了,我也不用整日守在医院里了。只是每天一顿做饭而已,老婆也不省心,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