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readx;?看着十数个二环奥术‘拟像术’所变化出来的一模一样的身影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飞速扑来,斯蒂芬妮只犹豫了不到半秒钟,就决定还是暂避为上。§

    .ibiquke.§

    虽然她知道她的逃遁可能会直接导致北方军团士兵的士气再度崩溃,虽然她能感觉到那身些影背后一道令人颤栗的感觉正在升起,正是那个西方人邪教大祭司正在追击,虽然她身上还是有两个压箱底的法则性奥术卷轴,但她还是升什么反抗甚至是阻挡这个敌人的信心。这些拟像她很容易就可以破解,但那个敌人给她的感觉太恐怖太不可思议,她都想不出该用什么奥术去对付。

    但就在她这个决定刚刚作出,念头刚刚凝聚在身上的奥术道具上,那一个‘定点闪现术’正要将发未发之际,颈脖上一阵剧痛传来,她的眼前就是一黑。

    怎么又是这样…下次一定记得把真知术的卷轴带上…她最后只能勉强浮起这个念头就昏了过去。

    一把扶住斯蒂芬妮的身体,风吟秋却是眉头微皱。他这些幻化出的身影可不止是用来迷惑视线的,凭着高阶隐身术,还有爆炸气浪的冲击和力场巨手的加速,他大可以无声无息地就直接将这女法师制住,还要特意奥术来变化出形象,就是想让这女法师拿出高阶奥术的卷轴来。哪知道这女法师居然是想要直接逃遁,那一阵曾经见识过的虚空逃遁奥术的波动隐约传来,他也只有出手将之击晕。

    识海中的万有真符之力已经所剩一小半。那个力场巨手虽然妙用无穷功效极大,但在接近极限输出力量的时候消耗也是颇大,之前不断地旋转十数发石弹并弹射出去,将那数千斤的岩石和自身一起举上百米高空,都在持续消耗力量。加上一直使用的其他奥术,尽管拓印了力场巨手之后万有真符已经当得起十位高阶法师之力,也快速接近极限。

    而且面对那位仇断大祭司,目前的所有奥术都难以起到作用,这时候分明携带得有高阶卷轴和道具的复兴会女法师就成了突破的目标。只要能在这里再拿到两个类似力场巨手,刚才用出的奥术法阵之类的奥术卷轴,不止可以大大补充万有真符之力,应对的手段也可以多出不少,说不定就能有奇效的。

    这时候,那边还未散尽的火焰和沙石瓦砾中,一股磅礴如海,凝重如山的拳意正在升起。

    伸手在斯蒂芬妮的胸前腰间手边这种方便拿取的地方飞速地搜摸了一下,却是一无所得,风吟秋微微一怔,凝神再仔细感知一下,这个复兴会女法师身上虽然还是有着几个隐隐散发出奥术气息的道具,但是却再没有什么强烈如力场巨手卷轴那般强烈的波动了。

    这女法师真是再没什么压箱底的手段了?风吟秋眉头大皱。对于另外几个相对气息比较平淡的道具他现在没有什么兴趣,普通奥术面对大祭司这样的对手不会有任何效果,只有七环之上的法则性奥术才能进一步扩展万有真符之力,带来翻盘的可能。

    不应该。这女法师如果没有压箱底的手段,不会之前那么轻易就把那个大范围法阵奥术卷轴用掉,也会在看见那些幻象的第一时间就逃掉……难道她的依仗只是那个会用奥术瞬间出现的高大老人?

    大祭司却没有给风吟秋留下慢慢思考的时间。呼呼声中,一面被火球炸裂的断壁在烟雾火光中高飞上天,然后大祭司的身影才一跃而起,站立在其上,狰狞古朴的木质面具后面,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牢牢锁住了还处于奥术隐身之中,其他人都完全看不见的风吟秋。

    一股毛骨悚然的危机感油然而生,风吟秋知道这是自己被大祭司的拳意牢牢锁定了。这并非是单纯的精神感应,他的身形也直接在空气中浮现,高阶隐身术居然在这拳意之下直接溃散。这是大祭司那凝练无比的精神气血,透过武道拳意震荡天地法则产生的结果。

    武道之途纯粹而直接,并没有什么花样,也不需要有什么花样,只是生命和精神意志最直接纯粹的升华,就是这天地宇宙间最根本性的力量之一。

    大祭司弯腰,脚下一蹬,那半片墙壁就在巨大的力量之下彻底粉碎成细碎石子朝后远远飞出,他整个人也如出膛的弩箭一样破空而来。但是在其他所有人眼睛里,看见的都不是大祭司,只是一个拳头,大祭司收在腰间的拳头。这一拳尚未出,就已然将所有人的心神尽夺。

    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朝那个拳头那里塌缩,仿佛整个世界都在那个拳头的笼罩之下。风吟秋身边一直紧随他的七环奥术力场巨手也在不断动荡,再要操作运转也很吃力,远没有了之前的灵活如意。这还是法则性奥术的结构和普通奥术有本质性的区别的结果,其他七环之下的任何奥术在这样的武道拳意之下甚至根本无法成型。

    换句话说,只要没有足够高端的法则性规避或者抵御手段,欧罗大陆的任何奥术师,即便是通晓数万种普通奥术精神力庞大到无限,在这一拳之下也是脆弱如蝼蚁蚊蝇。

    风吟秋的瞳孔缩小到了极点,后背的汗毛倒竖。他认得这一拳,这是大祭司所学传承中最强的一式‘天河倒卷碎乾坤’,但是比起当年在神州之时,这一拳中的气势韵味威能又远远超出。原来他还是小看了这位故友,小看了这些年的颠沛屈辱愤怒对他的磨砺。

    随手将手中昏迷的女法师丢出去,面对这仿佛能粉碎世界的拳意所带来的巨大威胁,身体最深处那股狼神遗留的气息本能地在血肉中飞速蔓延,无穷无尽的精力和气血充斥在身体内的每一分。身周那越来越盛几乎让意识都要模糊的压迫感终于稍稍松动了些,也只有这同源于生命源头的力量才能与那拳意微微抗衡。

    风吟秋全力掌控着体内蓬勃如山呼海啸一般的精血力气,双臂相互虚抱成球,双掌交叉外翻,迎向飞袭而至的大祭司。这是真武宗玄天九式中的‘运转阴阳’,在他所学繁杂的武艺中传承最高最为玄奥的一式,虽然他从没有在人前显露过,但实际上已能得其中二三分真传精髓,已然是他所能用出的最强的一招守势。

    也就在他这一式守势刚刚完成,大祭司的拳头便已经到了。从大祭司起身出拳到跨过这近百米的距离不过三分之一眨眼的时间,但是连一丝风声气流声都没有产生,连最细微的动静都在这一拳的拳意和拳势中被彻底湮没。

    而在四周旁观的其他人感知中,这一拳从一出现就已经击中,这一拳的存在本质便是命中和摧毁击溃,再不会有其他任何的过程和可能性。

    通的一声又长又大的闷响,好像数十面巨鼓一起敲响的声音浓缩到两三个呼吸之内的声音。风吟秋的身形猛地倒飞出去,不过三四米之后就狠狠地撞在地上,然后从撞击处往后的扇形地面就好像一张被抖动的毯子一样起伏,一直蔓延到百米开外才渐渐消散,沿途的所有建筑无论大小形状,全都如同沙滩上被海浪冲刷的沙雕一样无声无息地就垮塌崩溃下来。无论是岩石塑性的坚硬地面还是建筑,在这一拳的余波之下全都粉碎成了米粒至黄豆大小的碎渣。这一拳的余波,就居然在这石头建筑密布的镇中央开辟出了一片不小的碎石荒漠。

    风吟秋躺在这片碎石海洋的源头上,身体大半都被细碎的沙石掩盖了起来,只是露在外面的双手以一个不正常的形态扭曲着,口鼻耳窍中不断有丝丝鲜血流出,他终究还是没能接得下这样一拳。

    大祭司就站在面前数米处静静地看着他,木质面具后的一双眼睛里并没有丝毫终于击倒这个对手的喜悦和轻松,只是一片平静,深处也还有些许惘然。

    “原来连真武宗的招数你也偷学到了?”半晌之后,大祭司忽然开口笑了笑。

    “可惜没能好好练练,终究还是接不下你这一拳。”风吟秋也笑了笑。他一开口,口鼻中的血就加倍地流得更欢快。

    “…我还以为你会把这小子扔过来挡一下的。”大祭司看了一眼远处的斯蒂芬妮,被风吟秋扔出去的女法师砸在两个北方军团士兵的身上三个滚作一地。不过也因此而把女法师给砸得清醒了过来,正在吃力地爬起。

    “…你不是不杀女人的么…”风吟秋继续吃力地笑。他伤得极重,双手骨骼还有肋骨锁骨全数折断,内腑也被震伤,鲜血从口鼻中不断流出,连每一次呼吸都感觉全身如数百把小刀一同切割一样的痛,而最重要的是他体内的气血全被震散,连那一点真灵气息也无法再与自身血气精元勾连作用。他能强撑着说话就已经是能做到的极限。

    若纯以对敌来说,刚才把手中的女法师当做暗器直接丢过去,或者当做盾牌挡在前面那确实都是不错的选择。即便当时大祭司那一拳已是一往无前,挡着的是一个人还是一百个人还是神佛妖魔都不能让他收手,但就算不能让击杀盟友的后果去乱他心境,只是先杀一人也能让他的拳意稍泄,接下来应付也要多少轻松一些。

    不过风吟秋还是想都没想就把手中的斯蒂芬妮朝旁边丢了出去,不只是因为他知道这看似只是个干瘦小子的复兴会法师是个女的,也因为在他内心深处,始终还是无法把这个因为复仇而不顾一切的当日故友,还有背后那备受屈辱的神州族裔当做敌人。若是把复兴会法师的性命砸在他们的手上,难说以后这个极端法师组织会怎么样去对付他们。

    “哦?是个女人?”大祭司略有些意外地再瞥了一眼远处爬起来的斯蒂芬妮,她用来改变身体的奥术并非是幻术一类,而是颇为高阶的直接把身体外形体征甚至气味都全部变化,连刘玄应这样的高人也都只能在一掌击中她之后才能从体内深处感觉到女性特有的阴柔气息。大祭司自然一直都没能看出来。

    不过也仅仅是微微意外的一眼之后,大祭司就转过来,淡淡说了句:“无妨。一般来说我是不杀女人。不过若是挡在我道上的虫子一不小心踩死了,也不会在意那虫子是公是母。”

    “不过,我还是要多谢你,替我和其他教众少了不少麻烦。这法师的身份有些敏感,而且之后对我们来说还有大用。”大祭司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还有,我不是提醒过你,莫要挡在我的道上么。你若是一心要逃,我不一定留得住你。你又何必一定要拦在我面前?你来欧罗大陆才多久?那些欧罗人就成了你的至交好友了?”

    “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逃。拦在你前面,只是因为我知道你这条路一定是错的,更没有必要让没关联的人用命来给你铺路。”风吟秋咳着血,淡淡说。“只是我没有想到你没那么硬了,拳头却还是那么硬,还更厉害了。”

    大祭司面具后的一双眸子闪了闪,似乎是冷笑了一下。默然片刻之后才说了一句:“我提醒过你的。那么你也怪不得我了。”

    说完这句,他就转过身去,看着慢慢走过来的斯蒂芬妮,对复兴会女法师沉声说:“按照约定,我把这个人活生生地抓住了,就在这里,你随时可以带走他。”

    之前他与风吟秋的对话全都是神州话,只有这个时候才用上了欧罗语。

    “你们是认识的?你们刚才在说什么?”看了看那余波造成的一片砂石荒漠,又看了看这两个明显是相互认识的西方人,斯蒂芬妮的眼光中还是不自禁地带着几分警惕。她能看出这一片砂石可不是单纯的冲击力能造成的,当然相对于一些专注于破坏的法则性奥术的破坏力来说,这样的场面并不算什么,但血肉之躯居然在举手投足之间就有这样的威能,背后所蕴含的深层次意义还是让她本能地感觉到了忌惮。

    如果不是手中还握着可以调动这个邪教大祭司的底牌,她甚至有些不敢靠近这两个超出他理解的怪物。

    “那不关你的事。”大祭司显然却没有和女法师深谈的意思。“我只是让你来确认一下。”

    “当然关我的事,大祭司先生。”斯蒂芬妮也寸步不让。她确实是心存顾忌,但是作为法师的尊严也不允许她面对一个西方野蛮人,即便是一个非常强大的野蛮人的时候表现出退让和弱势。“这个人是我们复兴会很看重的研究对象,对他的一切资料当然我们也有必要知道。如果大祭司先生你知道他的过往请你最好……”

    “够了。”大祭司的声音平淡而低沉,好像只是随口而出,但那双面具后的眸子深处透出的晦涩气息还是让女法师不自禁地停下了话语。“听着,你是男是女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是属于哪个组织哪一位大人的手下,我都不感兴趣。这个人你们要抓去研究还是生吃还是油炸什么的,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是叫你来确认一下,你是不是可以肯定我已经完成了我们约定的协议。你只需要告诉我是还是不是就可以了。”

    斯蒂芬妮涨红着脸,视线在大祭司和地上的风吟秋之间转了几个来回之后,才点头回答:“没错。看起来你确实是做到了。”

    “那么,你们答应的条件呢?”大祭司的声音和眼神一成不变。

    “你放心。尾款的一百八十万奥金币就一笔勾销,我们不会再向你们,或者那几个西方人家族追讨。”

    “还有呢。”

    “这个你就更不用担心了。”斯蒂芬妮的眼神中有一抹奇异的神采闪过。“祭祀的‘钥匙’我会亲手来替你们打开。你不用再去花心思找其他人,或者冒险让你们自己的人来。”

    “好。”大祭司点点头,视线扫过四周的满地狼藉。“那么,你就尽快召集人手,开始吧。”(未完待续。)